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黄翔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作家笔会]->[黄翔文集]->[黄翔充满自由人文精神的诗篇]
黄翔文集
·黄翔自述:半个世纪的烛光
·黃翔已經出版著作目錄
·已经和即将出版的关于黃翔作品研究、翻译、回忆录目录
·海内外有关黄翔作品的出版物及研究资料
·黄翔英、汉对照双语诗集广告:
·黄翔日文版新书《黄翔的诗和诗想》内容介绍
·订 书 单
·一朵红玫瑰的力量——诗 化 演 说 辞—---
·The Power of a Red Rose— a poetic speech —
·世 纪 之 殇-----为纽约双座摩天大楼遭受恐怖分子撞毁悲歌
·DEATH OF A YOUNG CENTURY-----A Lament for the Destructive Attack on the World Trade Towers
·海外清纯女性系列之一<午 夜 灯 光>读旅美女诗人施雨及其以诗充满的灵魂
·海外清纯女性系列之二<京 都 雪 痴>天生白日梦人秦岚的淡墨肖象画
·海外清纯女性系列之三<独自拥有的辽阔>巴黎“自由谈”沙龙女主持人安琪
·海外清纯女性系列之四<城市在她的身后矮下去>荒野和大峡谷的女儿引小路
·黄翔英汉对照双语诗集精装大开本出版
·李润霞:黄翔充满自由人文精神的诗篇——论黄翔在文革时期的地下诗歌创作
·钱理群:诞生于“停尸房”的中国世纪末的最强音——日译本《黄翔的诗与诗想》序
·张嘉谚:中国摩罗诗人——黄翔
·张嘉谚:焚烧的教堂——《自由之血》或“人”的自由解读
·一覽衆山小:精神生命的顛狂縱欲——黃翔的朗誦詩和詩朗誦
·張嘉諺:本色詩人——黃翔
·黄翔充满自由人文精神的诗篇
·震撼北京:1978─1979
·黃翔獲邀擔任匹茲堡駐市作家--強調詩歌就是在大地上自由書寫
·傅正明:黄翔评传《黑暗诗人--黄翔和他的多彩世界》绪论:诗界婆罗浮屠导游
·傅正明:黑暗诗人--黄翔和他的多彩世界
·哑默著黄翔传记三部曲《见证》前言、后记、目录摘录:
·悼念美国友人安迪·爱默生(Andrew Emerson)先生
·愤怒抗议逮捕自由诗人师涛
黄翔日图片
·1,纽约的美国诗人Paul Catafago送来鲜花祝贺黄翔日
·3,美国著名小说家、北美避难城联盟主席Russell Banks先生发表演讲
·4,匹兹堡市席梦思艺术博物馆馆长Michael Olijnyk宣读市长命名黄翔日的公告
·6,左起:匹兹堡避难城主席Ralph Reese先生、Judy Manton女士、黄翔、蔡楚先生、黄翔夫人张玲、Russell Banks先生
·8,房子诗歌最后完成
·12,匹兹堡大学英文系教授、著名诗人Toi Derricotte女士朗读黄翔的英文发言
·13,诗人蔡楚先生和黄翔夫妇在他们的诗歌房子前合影
·14、15、16,招待会和晚宴
·14、15、16,招待会和晚宴
·房子诗歌
·「黄翔日」命名仪式和黄翔的房子诗歌剪彩活动盛况
·高举红玫瑰!以诗支持中国的退党大潮和天鹅绒革命
海外女性系列之八-世界公民-天宽地广的东方女性北明(带图片)
·世界公民:天宽地广的东方女性北明(一)
·世界公民:天宽地广的东方女性北明(二)
·世界公民:天宽地广的东方女性北明(三)
·世界公民:天宽地广的东方女性北明(四)
·世界公民:天宽地广的东方女性北明(五)
·世界公民:天宽地广的东方女性北明(六)
·世界公民:天宽地广的东方女性北明(七)
·世界公民:天宽地广的东方女性北明(八)
·世界公民:天宽地广的东方女性北明(九)
·世界公民:天宽地广的东方女性北明(十)
·世界筆者之聲 紐約國際文學節-黃翔應邀朗誦受禁詩歌
·著名诗人黄翔声援百万民众退党
·流亡游戏—— 质疑所谓“反对派”并对“异议者”持异议
·充血带电杨春光——一位诗坛操家与杀手
欢迎在此做广告
黄翔充满自由人文精神的诗篇

   在同美国读者和听众交流中受到欢迎
   文心社
     【文心社消息】黄翔“A Bilingual Edition Of Poetry Out Of Communist China By Huang Xiang” (《走出共产中国:英汉对照黄翔诗选》)由美国The Edwin Mellen Press出版社出版后,在近期展开的系列文化交流活动中,受到普通美国读者和听众的欢迎。这些活动包括大学英语系、纽约东村艺术村和喜欢黄翔诗歌的美国读者和听众为他举行的诗歌朗诵会和一些大型派对。黄翔作品也参与了纽约诗歌图书馆的图书展览,并在展出中被置于显著的位置。同时参展的有另一位现旅居香港的诗人郑单衣的英汉对照诗选《夏天的翅膀》。
     黄翔作品的译者Andrew Emerson(安德鲁•爱默生)为翻译他的书前后耗去六年时间,他把此书在美国的正式出版视为具有民间性质的真正意义上的中美文化交流,更视为他此生中在精神上最重要的一件大事。书中收入了黄翔上世纪一九六二年至本世纪二零零二年一生中不同时期的作品,这些作品题材、风格和表现手法各异,包括长、短诗一百三十七首,全书共四百余页。书中附有关于黄翔人生和创作经历的长篇介绍,配有黄翔一生不同生活场景包括监狱在内的二十幅图片,由美国汉学家、St. John’s University(纽约圣约翰大学)的Jeffrey C. Kinkley(金介甫)教授作序。
   



   左起:黄翔夫人秋潇雨兰、英文翻译安德鲁•爱默生(Andrew Emerson)先生、黄翔、
   为此书写序的汉学家、圣约翰大学的教授金介甫(Jeffrey C. Kinkley, St. John’s University, New York)
   
     黄翔曾在新泽西一所美国人的大教堂举行朗诵,他的为“9/11”事件创作的《世纪之殇》使全场美国听众为手秉烛光面对听众朗诵的黄翔所震撼。邀请他去新泽西Union College英语系进行专场朗诵的Deborah Pires教授最早就是受到他感动的一位普通听众。Deborah Pires教授亲自主持了在她所在的大学礼堂举行的黄翔诗歌双语朗诵会,与会的大学生十分踊跃。会上还播放了以诗人黄翔为主要人物之一的美国电影纪录片“Well-Founded Fear”(《告诉忧心者一个可怖的神话》、另译名为《真实的恐惧》)相关黄翔和他的诗歌命运的片断,并由黄翔回答了与会的美国大学生听众的提问。
   


   黄翔应邀访问Union College,演讲并朗诵,右为主持人Deborah Pires教授
   
     纽约东村艺术村A Gathering of the Tribes(部落聚集艺术走廊)主持人、前著名文学教授、现已双目失明的诗人Steve Cannon先生,是用耳朵“读”黄翔的诗的,他并买下了一本很贵的黄翔的书留作纪念。黄翔英译新书出版后,他在艺术村专门为黄翔举办了一场新书发布朗诵会,由巴勒斯坦裔美国诗人Paul Catafago先生主持,到会的人全为纽约诗人、作家、艺术家。活动未开始前一位曾于1999年与黄翔在新泽西Drew University同台朗诵过的黑人女诗人Jayne Contez,对黄翔的朗诵记忆犹新,见到展出的黄翔精装诗选,马上就买下一本作为收藏。黄翔诗歌《梵高》、《裸女》、《动物世界》、《白日将尽》、《东方之佛》和《世纪之殇》受到欢迎。黄翔与夫人秋潇雨兰并应邀同台朗诵,他们朗诵的是当年黄翔入狱时,他们在狱里狱外分别共同写下的充满分离痛楚的歌词《攀枝花》,全场听众报以热烈掌声。此次朗诵会主要由黄翔和他的诗歌翻译Andrew Emerson先生分别用中、英文双语朗诵。朗涌会结束后,一位与会的印度舞蹈家Sridhar Shanmugam先生在音乐声中翩翩起舞,他把黄翔的诗歌延伸为舞蹈,以舞姿诠释黄翔诗歌的精神隐函,并当众宣布把他的舞蹈献给黄翔,主持人让全场与会者为黄翔与秋潇雨兰碰杯!
   


   黄翔夫妇与诗歌图书馆主任经理Jane Preston女士(右二)在书展上
   
     黄翔诗歌翻译Andrew Emerson先生为新书出版举行了庆祝派对,会上他与黄翔共同朗诵了黄翔的许多作品,包括文化大革命前后的作品、黄翔的爱情诗、黄翔旅居美国后的新作。译者的老友、一位白发苍苍的美国老诗人说,他从黄翔的诗中感到智慧、悲悯、同情,与西方相异的东方的人文和性情,积雪的喜马拉雅群山……一位美国中年女性听众,边听边读黄翔的诗歌的译文,她红着眼睛说,黄翔的诗特别是在他入狱前后写下并献给秋潇雨兰的爱情诗《血啸》、《纯情之恋》,她边听边读,感觉“浑身发抖”。这位女士因此决定要以读者和听众的名义在家中为黄翔举行一次派对,译者的姨姐Betsy B. Matlack女士也当即表示响应,并于2004年5月9日在家中为黄翔隆重举行了一次诗歌朗诵会,许多听众开车从外州赶来参加。听众中有一位高龄长者,在大学时代曾亲自听过美国桂冠诗人弗洛斯特朗诵诗,节奏很平缓,一句一句地念,很平静。他也听到过别的诗人的朗诵,他说他从来没有见到过象黄翔这样的朗诵,完全不一样,给人一种全生命投入、焚烧的感觉!
   


   黄翔、爱默生分别用中、英文朗诵
   
     黄翔被封杀数十年的作品中文版除政论文集外,现在基本已经出齐。去年他的作品日文版《黄翔的诗歌与诗想》出版后,日本著名汉学家、大阪外国语大学现任校长是永骏教授、日本中国文学博士牧野格子女士等都分别写有书评。他的英译本出版后,美国“自由亚洲电台”第二次从文化和文学的角度为他制作了长篇专题节目,并分别就此采访了大陆、日本、美国、英国、法国、瑞典等不同国家的学者和黄翔作品的关注者与研究者。黄翔的前一个专题节目为女作家北明于1998年制作的《一个中国自由诗人的故事》长篇报导,现正播出的专题节目为张敏女士制作的《黄翔和他的多部新书》。
     美国友人Andrew Emerson(安德鲁•爱默生)先生和中国自由诗人黄翔今生冥冥中有一份尘缘。他说这些年来,当他半睡半醒或沉静独处的时候,他的家族中的祖先、美国著名作家、评论家爱默生总会出现在他的脑子里。在这样的时刻他总会听到一个声音低声对他反复说:你别选择做别的什么,你就做这么一件事,并且坚持做下去……在这样的情况下,才会有这么一部丰满、厚重的“A Bilingual Edition Of Poetry Out Of Communist China By Huang Xiang” (《走出共产中国:英汉对照黄翔诗选》),才会有五年后的今天此书的终于出版、并与英语世界的读者见面。
   


   黄翔在纽约诗歌图书馆书展上
   
   


   左起:书会主持人Betsy B. Matlack女士和先生,秋潇雨兰、Andrew Emerson 先生和夫人
   
   


   左起:黄翔、翻译Andrew Emerson先生、诗人Steve Cannon在诗歌图书馆书展上
   
   


   黄翔和美国女作家Rose Gilbert女士(左)及听众
   
   


   黄翔现场用毛笔书写书中的诗句:“粉身碎骨的呐喊,为了完整的独立”。
   
   


   黄翔和Andrew Emerson xian先生在Book Party上用汉、英双语朗诵
   
   


   黄翔和听众碰杯
   
   


   Union College演讲大厅里的听众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