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让他们回家团圆”──全球“黄丝带行动”
[主页]->[博讯文坛]->[“让他们回家团圆”──全球“黄丝带行动”]->[我终于找到中国政治改革的道路了]
“让他们回家团圆”──全球“黄丝带行动”
·请愿信样本
〖蔡陆军〗
·声明:署名“盼民主”的文章不一定是蔡陆军所写
·网友蔡陆军被捕!蔡陆军简介
·蔡陆军罪名有“里通外国”、“策划游行”
·中国民主之路的时间表
·3.15话打假,最大的假货——假官
·小议中共人大正在酝酿出台的《监督法》
·小议“以德治国”
·请记住:任何人任何党派无论它多么伟大、光荣、正确,它都有其局限性!
·人大代表的产生及其法律地位--兼答老左
·观村级直选的闹剧
·论当今政治垄断及其危害
·竞争机制会在政治上起到在经济领域一样的作用吗?
·一党和多党的区别
·竞争机制绝对不是万能的,但她能最大限度的从根源上防止腐败及愚蠢
·政治民主只是手段,强国富民才是目的
·对内反对独裁专制,寻求民族发展;对外反对霸权主义,维护国家尊严
·给对推动民主治国失望的同志们的劝告
·老左兄的问题:民主和竞争不是灵丹妙药……
·民主治国可行
·为什么要推翻中共的独裁专制统治?
·能够推翻中共的只有它们自己
·政治体制改革的可行性办法
·中国人一定有能力实行民主治国
·建国、治国概要
·对《中国六四真相》的看法
·苦难的二等公民--------2001年10月河北农村访谈录
·让我对中共和台湾当局讲讲我的两岸统一模式
·统一是全民族的利益所在,民主政治是必然趋势是福民强国的唯一选择
·武统和台独都是民族罪人
·大陆和台湾两方关于统一的误区
·如果争取民主如果碰上了统一问题是要先放到一边的
·台独要过的关很多
·是被杀一儆百吓死?还是尊严的站起来?
·中国民主的大体过程
〖罗长福(正义与良知)〗
·网友罗长福(正义与良知)被捕!
·声明:无法证明署名“罗长福”或“正义与良知”的文章是被捕的罗长福所写
·(网络)世界共和国公告 (1号)
·(网络)世界共和国公告(2)
·正义与良知:(网络)世界共和国宣言
·中华民族的历史机遇
·中国小报之父诚征合作启事
·中国民主的失败—从募捐救小老鼠谈起
·中国退出联合国
·历史选择了李嘉诚--提名李嘉诚为中国国家主席侯选人
·给布什先生的一封公开信
·腐败比民主更可怕--致阿淘网友
·中国首位民选国家主席竞选人营救小老鼠办公室成立并正式办公公告
·中国首位民选国家主席竞选人营救小老鼠办公室公告
·正义与良知:营救小老鼠办公室公告(3)
·正义与良知:营救小老鼠办公室公告(4)
·论中国的前途和中国的民主革命战争
·人民之声(五)
·我终于找到中国政治改革的道路了
·挑战最高权威--沉默终于爆发(一)
·挑战最高权威--沉默终于爆发(二)
·挑战最高权威--沉默终于爆发(三)人民之声
·挑战最高权威--沉默终于爆发(四)时机终于来临
·挑战最高权威--沉默终于爆发(五)大结局
〖袁浪生(中国愚民)〗
·中国愚民被捕!!
·杜导斌:请关注袁浪生、蔡陆军及罗长福三案进展
·从小事做起,承担有限责任!
·论民主和自由的关系
·人民的意愿高于一切——驳民主条件论及民主误国论
·什么是真理的标准?
·大独裁者:我的治国方略(五奇八正理论)
〖罗永忠-残疾青年作者〗
·残疾青年罗永忠近期被捕面临判刑
·《从小品和小品演员来看残疾人的称谓》
·我是一名残障人士
·只有弱者,没有弱势!
·残疾人的模仿秀,真正的表演艺术家--------赵本山
·“盗版”的残疾人 ”
·“不良称谓”使残障儿童产生情绪障碍的探讨
·恰当称谓是残障儿童融合社会的最低保障
·在使用中寻找《残疾人的规范称谓》
·和谐———回报给社会的是繁荣!
·别再使用“日本鬼子”的称谓了!
·用残疾人的形象做笑料的小品
·关键的不是一个无赖,是一部分文艺的腐败!
·罗永忠给某国内论坛管理员的信
·改变吧,哪怕流传很久的观念!
·“寒号鸟”
·快板书 “少年公冶长”
·兄弟学音乐
·老虎怕驴
·延长地球的寿命,期望全世界和平,请牢记历史吧!--
·和平演变,远离战争!
·树立起“民主自信心”!
·人才外流,有这个道理吗?
·三个有点迷信色彩的故事
·植物人
·把草民意识转变成公民的民主意识
·露脸还是现眼?
·把我也劈两瓣
·吃土豆的心情
·好汉武松没有暂住证,那情况会如何?
·建议规范残疾人称谓的倡议书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我终于找到中国政治改革的道路了

正义与良知

   中国的政治改革现已成为百姓、当局及民主派共同关注的焦点,民众渴望政治改革,当局也为此伤透了脑筋,民主人士也在积极寻求政改之路,但均不得要领。

   确切的说本人属于政治旁观者,无意中找到这条政改之路也纯属偶然,起因是本人做了一个叫《中国智网》的个人网站最近已开通正在调试之中,因一些原因本人的信箱被封,最近连ICQ也被封了,也就是说我的个人网站还没有正试对外开通就有胎死腹中的危险,重庆公安最近更到了我家。

   在从和对方进行的几次沟通中,我感觉双方误会很深,为使本人的个人网站能顺利成长,我觉得有必要通过沟通来消除彼此的误会并达成谅解使之网站能顺利成长。于是我以《给当局和公安的一封公开信》的形式给重庆市公安局长信箱发了一封信说明了相关情况,后鉴于我对中国政治复杂性的认识又以《给当局的一封秘密信》的形式给局长信箱又发了一封信。

   说是公开信其实并没有公开,而秘密信对本人来说也更没有任何秘密之必要,公开信的主要内容也只是请当局可以派四名网警24小时监控本人及网站的一切言论和行动,或者到公安局办公或他们认为任何便于他们监控的地方办公。秘密信的也主要是想通过开设拥共及相关的两个论坛的形式来表明本人所持有的中立立场,并顺便给对方解一些围而已。

   最近两天本人对这两封信进行了仔细的评估,特别是对两个焦点性论坛的仔细疏理发现它所具有的象征性意义可以成为各方都可以接受的政治改革方案,相反对本人来说这两个论坛可有可无,它的作用不过是本人借此来表明本人所持的中立立场而已。

   中国政治改革的难点和难度是不言而喻的,本人也正准备以最近广东流行病的事以《中华民族到了最危险的时候》说明中国的政治改革已到了一个多么紧迫和非改不可的地步了。现就在这里简单的说一下。

   并非本人在此危言耸听,能在危险未到来之前察觉危险的到来并即时避开危险者毕竟是少数,而大多数人在危险到来之际都不会相信危险真的会到来(如六/四北京学生),然而,真正能洞察危险者看了我下面的话马上后背就会惊出一身冷汗。

   这次广东事件我只说两个字有人就会体会到它的威力有多大,这两个字就是“谣言”,同时使我联想到前不久安徽学潮的性质,“偶发事件”,如果将“偶发事件”和“谣言”联系在一起意味着什么它的指向是再明白不过的了。

   这两起事件都没有政治因素,然而正是因为它没有政治因素才使我们能真正看清危险之所在,安徽学潮学生所表现出来的过激行为(部分学生打砸抢),这在任何国家都可以成为镇压的理由,但这事并没有镇压,但如果类似偶发事件当事人政策水平不是那么高,中国那么多偶发事件的处理人不可能保证每一个人都有那么高的政策水平,所以,不用我多说,偶发事件也就真正成了中国的火山口了。

   再说广东事件,它的能量和爆发力就不用我多说了,幸亏它也只是自然偶发事件,但危险就在这里,所谓偶发就是不可预知和预测,这次“谣言”所表现出来的、摧枯拉朽之破坏力已经是事实而不只是威胁了,互联网加上两亿多手机用户和固定电话用户所构成的“谣言”传播网是任何力量都无法阻挡的,限制的结果一是可能使传播更快,二是只能限于境内,三是偶发不可预测无从准备,四是限制所涉及的面实在是太大和太宽了,五是如果不是自然偶发事件而是蓄意破坏我们连想都不敢想会有什么后果。

   这就是真正的危险之所在,我也不想多说,因为事实已摆在面前,幸好现在还只是偶发我们还可以针对那不是偶发的事件制定相关对策,因为那不是偶发的事件是我们任何人都承受不起的,也并非我想在这里装好人,因为我实在想象不出这“谣言”将会产生出多么可怕的结果,但我们从“谣言”的起因就可以推导出它的必然结果,所谓“谣言”也就是人们对“正言”失去了信任“谣言”才会有它的市场和传播的可能,并且人们才会听信“谣言”,而“谣言”如果是蓄意的,它就不会只是在广东省了,而“谣言”如果是特别针对“正言”的,前述互联网、手机和固定电话再加上人们口传的夸大和添油加醋“谣言”会成为一个什么样子是任何人都无法想象的,其传播范围和所爆发的能量则是可以想象的,而中国一旦陷入无政府状态,也就没有任何力量可以控制社会尖锐矛盾的爆发了。

   它的可怕之处也正在于此,我也无法形容那时会是一个什么样的情形,我能想象的也就是人间地狱这类抽象词语即吃人肉、喝人血等极端的行为,而吃人肉者也不是平时那些大呼小叫的民运知识份子,而是那些那些平时恭敬顺从的顺民,因为顺民的另一面就是暴民。

   从整体上说全民都会是受害者,但从狭隘的概念上说无产者将成为相对的受益者,虽然他们会为此负出巨大的牺牲,受害者也就是广意上的富人,特别是巨富和财富分配者。

   说实话,我一点也不想危言耸听,安徽学运和这次的广东事件已不仅仅是猜测,而敌对势力(如果有并且也够聪明的话)会怎样看待这事我就不说了,不过我觉得当事人在这两件事面前有充分的理由冒冷汗,同时当事各方也有充分的理由放弃各自的分歧而在此事上达成高度的统一,那就是立即作手建立第三方中立机制。这一机制就象军队一样是建立在假象敌的基础之上的,因为你不知道是明天还应后天在何处发生不是偶发的事件。

   我将这一机制称之为高压锅上的减压阀或者山峡大坝上的泻洪孔,而我觉得现在的大坝是没有泻洪孔的拦水坝,而这两次事件则是已经翻过大坝的洪水,因此这一机制的建立也是刻不容缓的,这两次事件使我想起了六/四,历史虽不能假设,但我们却可以从中吸取教训,假如那时学生和政府之间有一个中间层可以作为缓冲,能通过中间层进行行沟通或能获得较为中立客观的信息,事情也就不会发展到不可收拾的地步了。

   这一机制的建立在于应付危机,说得更明白点也就是在政府机能失灵的时候社会还有最后一道防火墙,也就是说大家还可以有一张坐下来谈的桌子,好可以用滩牌的方式来最终达成协议,想象一下在群情激愤的时候,有一个在社会中一直扼守中立和并未介入当事双方冲突的第三方所能起到的作用,就可知道这中立的第三方对社会稳定巨大作用也就是社会稳定的最后基石。

   说得更明白点这第三方最大的受益者乃是那些害怕被人吃掉的人,其次才是吃人者,最后才是可能吃力并能讨好的第三者。

   之所以写上面一段文字是希望危险和复杂的局势下下定决心,因为鱼和雄掌永远不可兼得,任何决策都不可能不负出代价,而且就我看来秘密信所述内容虽然大家都觉得有理,但大家谁都不会在此事上表态,是或者不,这我非常清楚,但我必须获得一个明确的东西,这就是一对难解的矛盾,也就是说我必须把我自已和大家从这难解的矛盾中解脱出来。

   说实话,这事对我是太简单不过了,因为我本来就是一只脚踏在界内一只脚踏在界外,我只需要将一只脚收回来就完事,而这事对其它当事者来说,如以时间来起卦的话,可以说以进入一个天落地网,这并不是说我具有布下天落地网的能力,而是我看出了这一卦象而已,所属天罗地网也就是没人能从这网中逃出,其卦解为:

   一、作为我本身来说不过是想借两个论坛来说明本人所持的中立立场而已,而没有左右也就无所谓中,而作为当事各方来说都不可能表态,因为无论是与非都可能成为他们手中的话柄。所以虽然谁都觉得是好但没有人会说出来,而我又必须获得首肯才可脱身,这就成了难解之局。

   二、而要想脱身就必须将将责任转移他方,虽然我已给重庆公安局长信箱发了公开和秘密信两封将其责任脱手,但从法律上说孤证是不能成立的,因此我必须获得足够多具有公信力的人士证明,在我开设这两个论坛之前已通过相关程序获得许可,这种许可排除书面反对和同意,也就只有即不反对也未说明同意,(也就是默认)获得公证之目的也就是公安机关有责任得知此事后作出要么终止犯罪(如果此行为最终被定为有罪的话),换句话说公安机关在事前没有将此定为犯罪并在还未实施犯罪前终止犯罪它就不能在将来以此定罪。

   三、具体的脱罪细节下面将会详细说明,在这里,球就到了重庆公安或新华网或国务院网站的信箱的了,而本人和许多具有公信力人士手里都有证据显示这个球是什么时间到达上述机关信箱的,这些机关也就进了天罗地网,而本人却在网外,而上述机关接到这些球后必然将球上传而和我一样希望脱罪,因为中国的体制就是只得好处而不用负责,于是球最终也就传到了一两个人手里,在谁也不愿接这个球的情况下最终必然是谁也不负责任的集体决定,因为对大家都有好处但又不能说,所以集体决定的结果就是集体决定对这事不作决定,但因这事高度敏感,也就必须要有一个专门的班子来加以应对并在可以控制的情况下默认它的出世并在严密的观察中有控制的让它成长,由此,中国的政治改革之路也就在这平衡各方利益的特殊情况下第一次由民间和政府的合作中破土而出。

   四、之所以叫“天罗地网”其利害之处在于无论是与不是都会对当事人形成致命的损伤而本人却毫发无损,而且这事本来就是象征性的而毫无任何实际意义,然而所能捞到的好处则是巨大和根本性的,同时也是中国社会从此转向从良性方面发展的开始,两个论坛在中国国内的诞生向世界发出的信号是明确的,也是正面的,同时它也为解决辣手问题开启了渠道,具体的我已在秘密信中说了在这里就不多说了,总之,发这篇文章的目的一是为自已脱罪寻找公证人,以便在最终万一的情况下便于拍了屁股走人,也表明本人根本就不想管一些人的闲事,只不过是为了自已的网站不得不和一些本身就不愿打交道的人露出一付笑脸吧了。

   五、本人所要寻找的公证人主要包括国内和国外两个方面,国内本人所知道较具公信力的人士有:任不冧,刘晓波,吕加平,东海一枭,其它网友也可推荐,国外的主要有退休政坛人士和诺贝尔奖获得者几其它名人,如克林顿、戈尔、撒切尔夫人,戈尔巴乔夫等,其作用本身不含政治意义,只是代本人给重庆市公安局局长、新华网及国务院的电子信箱发出本人《致当局和公安的一封公开信》和《致当局的一封秘密信》(代为发信者非经本人同意不得公开这两封信的内容,确认本人因此被捕后方可公开),然后将发信信箱所显示的时间复制下来,以备将来在当局因此定本人的罪时公开所发出信的时间而已。

   六、希望一切渴望中国进行政治改革的人士都来促成这事,我可以在这里很负责的告诉大家,这事是当局可以正面或默认中国政治改革的开始,你们可以告诉那些我要找的公证人他们是在为中国的政治改革做这件事并作为中国政治改革的见证人,无需要的是:一找到这些人,二、将此信翻译成相关国家的文字贴于该国著名网站,三、和上述人有关系者可直接在这里留言,四、国外希望中国进行政治改革的民运人士也可利用你们在国外的便利条件直接找到我所说的上述公证人,请他们为中国的政治改革作见证。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