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让他们回家团圆”──全球“黄丝带行动”
[主页]->[博讯文坛]->[“让他们回家团圆”──全球“黄丝带行动”]->[人民之声(五)]
“让他们回家团圆”──全球“黄丝带行动”
·请记住:任何人任何党派无论它多么伟大、光荣、正确,它都有其局限性!
·人大代表的产生及其法律地位--兼答老左
·观村级直选的闹剧
·论当今政治垄断及其危害
·竞争机制会在政治上起到在经济领域一样的作用吗?
·一党和多党的区别
·竞争机制绝对不是万能的,但她能最大限度的从根源上防止腐败及愚蠢
·政治民主只是手段,强国富民才是目的
·对内反对独裁专制,寻求民族发展;对外反对霸权主义,维护国家尊严
·给对推动民主治国失望的同志们的劝告
·老左兄的问题:民主和竞争不是灵丹妙药……
·民主治国可行
·为什么要推翻中共的独裁专制统治?
·能够推翻中共的只有它们自己
·政治体制改革的可行性办法
·中国人一定有能力实行民主治国
·建国、治国概要
·对《中国六四真相》的看法
·苦难的二等公民--------2001年10月河北农村访谈录
·让我对中共和台湾当局讲讲我的两岸统一模式
·统一是全民族的利益所在,民主政治是必然趋势是福民强国的唯一选择
·武统和台独都是民族罪人
·大陆和台湾两方关于统一的误区
·如果争取民主如果碰上了统一问题是要先放到一边的
·台独要过的关很多
·是被杀一儆百吓死?还是尊严的站起来?
·中国民主的大体过程
〖罗长福(正义与良知)〗
·网友罗长福(正义与良知)被捕!
·声明:无法证明署名“罗长福”或“正义与良知”的文章是被捕的罗长福所写
·(网络)世界共和国公告 (1号)
·(网络)世界共和国公告(2)
·正义与良知:(网络)世界共和国宣言
·中华民族的历史机遇
·中国小报之父诚征合作启事
·中国民主的失败—从募捐救小老鼠谈起
·中国退出联合国
·历史选择了李嘉诚--提名李嘉诚为中国国家主席侯选人
·给布什先生的一封公开信
·腐败比民主更可怕--致阿淘网友
·中国首位民选国家主席竞选人营救小老鼠办公室成立并正式办公公告
·中国首位民选国家主席竞选人营救小老鼠办公室公告
·正义与良知:营救小老鼠办公室公告(3)
·正义与良知:营救小老鼠办公室公告(4)
·论中国的前途和中国的民主革命战争
·人民之声(五)
·我终于找到中国政治改革的道路了
·挑战最高权威--沉默终于爆发(一)
·挑战最高权威--沉默终于爆发(二)
·挑战最高权威--沉默终于爆发(三)人民之声
·挑战最高权威--沉默终于爆发(四)时机终于来临
·挑战最高权威--沉默终于爆发(五)大结局
〖袁浪生(中国愚民)〗
·中国愚民被捕!!
·杜导斌:请关注袁浪生、蔡陆军及罗长福三案进展
·从小事做起,承担有限责任!
·论民主和自由的关系
·人民的意愿高于一切——驳民主条件论及民主误国论
·什么是真理的标准?
·大独裁者:我的治国方略(五奇八正理论)
〖罗永忠-残疾青年作者〗
·残疾青年罗永忠近期被捕面临判刑
·《从小品和小品演员来看残疾人的称谓》
·我是一名残障人士
·只有弱者,没有弱势!
·残疾人的模仿秀,真正的表演艺术家--------赵本山
·“盗版”的残疾人 ”
·“不良称谓”使残障儿童产生情绪障碍的探讨
·恰当称谓是残障儿童融合社会的最低保障
·在使用中寻找《残疾人的规范称谓》
·和谐———回报给社会的是繁荣!
·别再使用“日本鬼子”的称谓了!
·用残疾人的形象做笑料的小品
·关键的不是一个无赖,是一部分文艺的腐败!
·罗永忠给某国内论坛管理员的信
·改变吧,哪怕流传很久的观念!
·“寒号鸟”
·快板书 “少年公冶长”
·兄弟学音乐
·老虎怕驴
·延长地球的寿命,期望全世界和平,请牢记历史吧!--
·和平演变,远离战争!
·树立起“民主自信心”!
·人才外流,有这个道理吗?
·三个有点迷信色彩的故事
·植物人
·把草民意识转变成公民的民主意识
·露脸还是现眼?
·把我也劈两瓣
·吃土豆的心情
·好汉武松没有暂住证,那情况会如何?
·建议规范残疾人称谓的倡议书
·保护记者组织谴责中共逮捕网路作者罗永忠
·下一步 反党既伐树 树倒猴方散
·剥下领导关心重视的外衣
·一国两制到何时休
·漫谈「打江山,坐江山」都不是民主意识
·健全的政府需要配套的民主制度
·把心拾起 放回胸膛~(诗两首)
·罗永忠“认罪”书
·刘路:我给罗永忠当律师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人民之声(五)

1、英特纳雄耐尔就一定要实现  --给十六大的献礼

   2、2003年全球最具爆炸性的电影   --挑战最高权威

   3、后十六大时代将是一个什么样的时代?

    发声者:正义与良知

   说明:鉴于人民之声(四)(题为:中国人的嘴巴不是饭桶--它还可以用来说话)已被当局没收,但它存在我的大脑里是没法没收去的,收了也好,让人知道,这言论自由开也得开,不开,也得开!开--则在可以控制的情况下逐步开放。不开--则被人冲开,如脱缰之野马任何人都无法控制。我现在写的不过五千字,下次发出的人民之声(四)也就是五万字的操作手册,它将使一个普通人无可挽回的获得--言论自由!疏与堵是大禹几千年前就会的,无论最终结果如何都望三思。

英特纳雄耐尔就一定要实现  --给十六大的献礼

     至苏、东事件后,共产主义在全球以国家存在的形式已基本消失,中国--这个号称世界上现存最大的共产主义国家,我们现在已很难将它同共产主义联系在一起并很难用一个什么主义来说明它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国家,这个国家到底要向什么样的方向和目标发展,是资本主义?或者是共产主义?一句话,中国已是一个失去方向的国家,它不知道明天将会走向哪里?全民眼里只有一个字,“钱”!并将钱用各种华丽的东西包装起来,以堂而潢之的招摇过市。

     共产主义作为人类前进路上的标志物,对于指明人类前进的方向具有不可取代的作用,作为人类社会两种主要的社会制度,资本和共产在互为参照的互动中互为发展,其对人类社会和思想影响之深刻,已到两者缺一而无法生存的地步;一方面是没有共产主义也就是没有现在西方的社民党、工党、民主党等左翼政党。另一方面国家形式共产主义的消失使国家这一形式失去了赖以前进的目标和方向,从而使国家这一古老的形式面临前所未有的挑战,原来国家在面对贪污及恐怖主义方面并不明显的情况,在国家共产主义消失的今天,国家对贪污及恐怖主义方面则表现出了它的、前所未有无能和笨拙,这大概也是共产主义的后遗症吧。

      国家共产主义的消失使人类失去赖以变明是非的参照物,正如没有坏也就是无所谓好,没有卑劣也无所谓伟大一样,这也是美国和全人类的痛苦,因为有共产主义的存在而使美国得以成为资本主义的领袖,没有共产主义美国也同样丧失了领袖的资格,资本主义也象共产主义一样成了脱缰的野马而分崩离析,美国人除了英国这个小老弟外,资本主义作为一种主义而不是国家,实际上已经不复存在。

      国家共产主义的消失并不等于共产主义在这个地球上已经消失,共产主义只是从国家共产主义形式为主象宇宙大爆炸一样分裂成败了无数碎片散步在全球并演绎成了其它形式而已。归结起来可以分为一下几大类别:一是国家共产主义的消失使西方左翼政党成了共产主义的实际顶替者同右翼政党进行了新的组合与拉距较量。

      二是共产主义的碎片散落到了网络使民间共产主义思想获得了蓬勃的发展,不管它是以“自由王国”还是以“博爱社会”等什么面目出现,但共产主义的理想和核心始终是没变的。

      三是资本主义在已失去前进动力的情况下,资本家出于主观谋利的需要不断为大众的创造和提供物美价廉的产品和不断优化的服务,正在为共产主义的实现源源不断的提供物质基础,就给大众所提供的好处而言,跨国公司是共产主义最大的实际推动者而不是共产主义的理论家,虽然他们主观上是为了利润,但对于个人来说,一百万美元以上的财产在客观上都是为了他人,包括雇员和为社会提供产品和服务。

      四是如果我们将跨国公司归纳为共产主义的经济推动者而将其视为共产主义的右翼的话,那么“恐怖主义”则是正宗的暴力共产主义演变而成的极左共产主义,它将是共产主义中消失国家这一古老形式的最大力量,我们看到“国家”除了谴责之外,对恐怖主义毫无办法,普京更是叫嚣“恐怖分子没有言论自由”我以为这小子为什么这么牛,原来是有大量军队在周围才敢说出这样的话来,而普通老百姓没有军队在周围保护着,当然只有任普京去剥夺恐怖分子的言论自由(也剥夺不了只能干提劲)而老百姓用生命为他所提的劲买单,如果普京在莫斯科红场上在没有军队保护的情况下说这话,我就觉得这家伙真的很牛了。因为他说这话并不需要自已负出生命的代价,所以自然站着说话腰不疼。

      恐怖主义实际上是以一种以极端方式反抗国家及国家主义对弱势群体的超级压迫的,它是通过打击国家赖以存在的基础--大众(说得更明白点就是国家的顺民或糊涂虫也就是中间势力,从某种意义上说也就是国家的帮凶来达到自已的目的的)来表达自身的政治家诉求,以生命为代价表现人类反抗压迫的不屈意志。

      拉丹--一个亿万富翁,放着亿万财富不去享受,而为了他的阿拉伯兄弟去钻山洞,恐怖分子--受到高等教育,放着美好的前程不要,却要以自已的生命为代价,杀死和自已不相干的人来表达某种政治诉求,这和早期的暴力共产主义者没有什么两样,只不过他们没打共产主义的旗帜打的是反美的旗帜而已。

      遗憾的是世界上只有一个智慧的克雷蒂安看到了这一点,因为恐怖分子是永远没发消灭的,无论一个国家如何强大,武器如何先进,它都无法辩别并消灭恐怖分子,而只要一个人愿意献出生命,凭着现代科技,他都可以大量消灭国家赖以存在的有生力量,从而使国家彻底失去保护人民的功能而使人们背离国家这一形式而寻求更加安全的人类合谐存在形式(也就是共产主义的存在形式),人们终究有一天会认识到,他们不得不伸出双臂去拥抱他们的恐怖兄弟,并和自已不喜欢的人们共存于世,而不是去消失他们。

      五是共产主义的幸存者,它主分布于现存社会主义国家(如孔繁森之类)的共产党员,中国五十岁以上的共产党员所受的大多是共产主义教育,虽然多数现在可能也是既得利益者,但利益的获得并不能代替信仰的伦丧,一个人年轻时为之奋斗的理想会伴随他的一生,我相信他们在夜深人静之时还会想起他们青年时期的梦想并为之激动和感慨,我相信共产主义在他们的心中并没有死去而在心灵深处的某一个角落存在着,只要这个世界重新出现一个马列毛这样的共产主义领袖,他们心中的烈火就会重新熊熊的燃烧起来,而我--一个坚定的共产主义信仰者,已在十六大前重新举起了共产主义的旗帜,希望十六大代表中真正的共产党员在十六大上重新高举共产主义的伟大旗帜,重塑共产主义的信仰和前进方向,因为共产主义是人类前进的方向和灯塔,人类一旦失去信仰的力量,就会堕入欲望的黑暗之中而不能自拔。

      共产主义和共产党并非一个概念,说实话,共产党并没有给我带来哪怕是一丁点好处,但这并不防碍共产主义充满人性理想的光辉思想进入我的大脑,并不防碍我用一切智慧去探索它的成功和总结它的失败。也并不房碍我在马列毛闪光的共产主义思想中吸收其精华,从而为建立新的共产主义思想奠定基础。

      任何伟大的思想都必须与时俱进,都必须赋予它新的时代内容,否则任何伟大的思想都会随着时间的流逝而成为僵化的教条。

      而且共产主义只有在吸收当今人类一切最先进的思想才能在新的时代引领世界的潮流,否则只能成为一快掩饰落后的遮羞布。

      我的共产主义观其它非常简单,那就是如何使人类更舒服和更安逸,吸收当今最先进的思想和科技都是为这一目的服务的,我在我的网站《中国智网》中专门就有“网络共产主义”一文,它是带有现实批判性的,(原稿写成于90年)而其中一个重要的产品“企业赢利评测系统”则主要是建设性的,(类似于国外的FRP系统)与专装好东西的“三个代表”相比,它则是一套衡量一个共产党员、特别是领导干部是否合格的科学标准和体系。它虽主要是为企业领导者而开发的,但中国企业的组织形式与党和国家的组织形式乃一脉相成,国家也就是一个放大了的企业而已。

      建议广大十六大代表们都看一看,将它着为衡量党和国家领导人是否合格的标准,我这套系统也不是专门为你们设计的,也没打算自吹,而是将确定这套系统价值的标准交给了企业和他人,也就是说你觉得它值多少它就值多少,而不是象一般FRP那样动不动就N万美元。

      在共产主义最为核心的思想“各尽所能,按需分配”方面,本人在和网友讨论时曾对此作个迄今为止最为精典的演绎,文字不多,只有3-400字,运用马克思主义二元哲学原理对各尽所能的“能”及按需分配的“需”,以及二者相互制约与相互推动之关系作出了令人无发反驳的论证,它将“各尽所能,按需分配”从虚无缥缈幻想演变成了对社会稍加改着就能实现,人们只要稍做努力就能伸手可及的东西。对普通人理解共产主义的现实性及可行性及调动他们将共产主义作为他们可以实现的现实目标具有不可估量的作用。

      遗憾的是,我存在邮箱中的原稿被当局封了,以后我找到和网友的讨论稿后会重新发表。从我的网站和研究的东西看,我并不是一个搞事的人,但这并不表明我是一个软件可欺的人。

2003年好莱坞全球最具爆炸性的电影  --挑战最高权威

      至本人发出“挑战(一、二、三、四、五)”后,得到了广大网友的热烈响应,更有网友建议我将此写成剧本同好莱坞合作,一定会成为2003年好莱坞全球最具爆炸性的电影,并愿意代我同好莱坞投资商联系。

     我觉得这是个好主意,估计票房至少在十亿美元以上(除中国大陆之外的全球票房)将超过《泰》片等成为全球电影记录的新高。现剧本正进入紧张的创作阶段,预计明年三月开机,七月进入后期制作,十月一日“挑剧”诞生一周年之际在全球同时公演。

     现诚招特型演员(不收任何费用,只是意向性的)凡觉得中央某领导人象自已的均可报名。报名信箱为:[email protected],报名时请附上近照。

     当然,为了表现本人的爱国主义精神,如有中国投资商愿意合作,本人愿来个忍痛跳楼价,一律五折优惠。

后十六大时代将是一个什么样的时代?

      十六大为全球所关注,关中外记者就一千多,而后十六大将是一个什么样的时代也也为众人所猜测。不过本人早观天象,十六大后一定是一个帽子畅销的时代,所以本人早早就在“上帝帽子批发公司”那里进了五千顶尖尖帽,准备在十六大后小发一笔。本来想把帽子的名称写好后出售,想到现在是市场经济,还是客户需要什么样的帽子就给他什么样帽子的好,到时再赶工写上也不迟。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