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让他们回家团圆”──全球“黄丝带行动”
[主页]->[百家争鸣]->[“让他们回家团圆”──全球“黄丝带行动”]->[一党和多党的区别]
“让他们回家团圆”──全球“黄丝带行动”
·小议“以德治国”
·请记住:任何人任何党派无论它多么伟大、光荣、正确,它都有其局限性!
·人大代表的产生及其法律地位--兼答老左
·观村级直选的闹剧
·论当今政治垄断及其危害
·竞争机制会在政治上起到在经济领域一样的作用吗?
·一党和多党的区别
·竞争机制绝对不是万能的,但她能最大限度的从根源上防止腐败及愚蠢
·政治民主只是手段,强国富民才是目的
·对内反对独裁专制,寻求民族发展;对外反对霸权主义,维护国家尊严
·给对推动民主治国失望的同志们的劝告
·老左兄的问题:民主和竞争不是灵丹妙药……
·民主治国可行
·为什么要推翻中共的独裁专制统治?
·能够推翻中共的只有它们自己
·政治体制改革的可行性办法
·中国人一定有能力实行民主治国
·建国、治国概要
·对《中国六四真相》的看法
·苦难的二等公民--------2001年10月河北农村访谈录
·让我对中共和台湾当局讲讲我的两岸统一模式
·统一是全民族的利益所在,民主政治是必然趋势是福民强国的唯一选择
·武统和台独都是民族罪人
·大陆和台湾两方关于统一的误区
·如果争取民主如果碰上了统一问题是要先放到一边的
·台独要过的关很多
·是被杀一儆百吓死?还是尊严的站起来?
·中国民主的大体过程
〖罗长福(正义与良知)〗
·网友罗长福(正义与良知)被捕!
·声明:无法证明署名“罗长福”或“正义与良知”的文章是被捕的罗长福所写
·(网络)世界共和国公告 (1号)
·(网络)世界共和国公告(2)
·正义与良知:(网络)世界共和国宣言
·中华民族的历史机遇
·中国小报之父诚征合作启事
·中国民主的失败—从募捐救小老鼠谈起
·中国退出联合国
·历史选择了李嘉诚--提名李嘉诚为中国国家主席侯选人
·给布什先生的一封公开信
·腐败比民主更可怕--致阿淘网友
·中国首位民选国家主席竞选人营救小老鼠办公室成立并正式办公公告
·中国首位民选国家主席竞选人营救小老鼠办公室公告
·正义与良知:营救小老鼠办公室公告(3)
·正义与良知:营救小老鼠办公室公告(4)
·论中国的前途和中国的民主革命战争
·人民之声(五)
·我终于找到中国政治改革的道路了
·挑战最高权威--沉默终于爆发(一)
·挑战最高权威--沉默终于爆发(二)
·挑战最高权威--沉默终于爆发(三)人民之声
·挑战最高权威--沉默终于爆发(四)时机终于来临
·挑战最高权威--沉默终于爆发(五)大结局
〖袁浪生(中国愚民)〗
·中国愚民被捕!!
·杜导斌:请关注袁浪生、蔡陆军及罗长福三案进展
·从小事做起,承担有限责任!
·论民主和自由的关系
·人民的意愿高于一切——驳民主条件论及民主误国论
·什么是真理的标准?
·大独裁者:我的治国方略(五奇八正理论)
〖罗永忠-残疾青年作者〗
·残疾青年罗永忠近期被捕面临判刑
·《从小品和小品演员来看残疾人的称谓》
·我是一名残障人士
·只有弱者,没有弱势!
·残疾人的模仿秀,真正的表演艺术家--------赵本山
·“盗版”的残疾人 ”
·“不良称谓”使残障儿童产生情绪障碍的探讨
·恰当称谓是残障儿童融合社会的最低保障
·在使用中寻找《残疾人的规范称谓》
·和谐———回报给社会的是繁荣!
·别再使用“日本鬼子”的称谓了!
·用残疾人的形象做笑料的小品
·关键的不是一个无赖,是一部分文艺的腐败!
·罗永忠给某国内论坛管理员的信
·改变吧,哪怕流传很久的观念!
·“寒号鸟”
·快板书 “少年公冶长”
·兄弟学音乐
·老虎怕驴
·延长地球的寿命,期望全世界和平,请牢记历史吧!--
·和平演变,远离战争!
·树立起“民主自信心”!
·人才外流,有这个道理吗?
·三个有点迷信色彩的故事
·植物人
·把草民意识转变成公民的民主意识
·露脸还是现眼?
·把我也劈两瓣
·吃土豆的心情
·好汉武松没有暂住证,那情况会如何?
·建议规范残疾人称谓的倡议书
·保护记者组织谴责中共逮捕网路作者罗永忠
·下一步 反党既伐树 树倒猴方散
·剥下领导关心重视的外衣
·一国两制到何时休
·漫谈「打江山,坐江山」都不是民主意识
·健全的政府需要配套的民主制度
·把心拾起 放回胸膛~(诗两首)
·罗永忠“认罪”书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一党和多党的区别

左兄: 您好!

    我在“左派之声”没找到您的那篇有关人大选举的文章,如果没有不方便的话,烦您email给我好吗?我拜读后,自当附上我的认知及理解的状况。我的信箱:[email protected]

    在我尚未拜读您的大作之前,我想就一党专制及多党竞争制这个问题,给您谈谈我的看法。

    一党制的确会有您所讲相对效率高的特点,可以避免一些不必要的诸如扯皮阻挠甚至捣乱破坏麻烦,但这恰恰也是它最大的弊端。我不想和您探讨每一个人每一个政党都守法的理想状态,那在现实社会中是不可能存在的。我们现在面临的是:某些人或执政党犯了错误(先不要上升到犯法与否这种高度),能不能有效的最大限度地纠正它们的错误。实际上这个问题才是过去现在和将来永远要面对的实质性问题,您说,对吗?

    我们先不要说西方国家的多党竞争及民主普选是否优越,也不要提它是否适合中国国情,我们就从建国50年来所发生的事,来论证一党专制及多党竞争制的区别。用一党和多党的区别来推断将来的事,可能太抽象,也难让广大群众理解和信服,我们就以历史的角度,客观地分析已发生的事,可能会让更多的人能认知。

    我出生在60年代末,是生在红旗下长在红旗下的一代人,过去发生的事,对我没有任何直接影响,我的家族中即没有在过去的事情中受益的,也没有因过去的事受牵连的,在中国是极普通的的大部分中的一份子。

   一. 从50年代末,共产党——准确地说应当是共产党中某些超重量级的人的头脑开始发热,做出了一系列违反科学的有损国家健康发展的事:大跃进,大炼钢铁。。。。。。我还清楚地记着这样一句口号:人有多大胆,地有多大产。虽然那时有很多类似的东西,但我对这句话印象最深。(这句口号在我而言还有个小故事。我记得是在我5~6岁时候,我父亲那时是个军人,一天,父亲带我去他的办公室,不知他们当时是在聊天还是开会,当时有个叔叔提到这句话,我马上很大声地说:你的那句话是不对的,难道我想吃十碗饭,我也能吃下吗?不会把我撑死吗?每个叔叔都笑了,但我的父亲却把我打了一顿,打得很重,在叔叔们的劝解下,我才得以逃脱。)当时那些违反科学的决定,对中国的经济损害非常严重,当时在党内外都有反对的呼声,结果是那些反对的人被诬蔑为反革命右派,甚至有些人为此还丢掉了性命。

    如果当时中国处在民主体制下,多党竞争局面下,虽然不一定能完全避免,但最起码会对共产党那些近似疯狂的行为,起到最大程度的降温作用,最起码能避免一系列的违反科学的东西连续出台,把对中国经济的损害降到最低程度。我这样讲,您不反对吧。

   二. 人口学家马寅初先生提出计划生育的主张,但被共产党毫不犹豫地打倒。

    如果当时中国处在民主体制下,而不是一个人独断专行的话,而是由专家学者及相关的政府部门进行专门的科学的论证,我想有可能避免现在13亿人口的状况。您说,可能吗?

    三.。。。。。。

    四.。。。。。。

    实际上每个人都能举出几个类似的例子来。我们可以忘掉历史,但我们不能否定历史。客观地研究并正视历史,可使将来少走弯路。

    您在文中提到:就如西欧诸国表面允许共产党活动,暗地里政府却与中情局一道组织诸如"短剑行动"之类的恐怖集团对共产党进行暗杀,窃听,抵毁,破坏及阻止共产党执政. 我想说的是:我不知有否这样的组织存在。我们要客观地分析共产党在西方国家的情况,我认为自共产党在西方国家诞生后,在那种多党竞争机制下,共产党始终未能取得过执政党地位的原因,不应该是某个恐怖组织的作用,而是共产党在那些国家里,始终未能得到足够多的选民支持,(但他们始终仍有一定的支持者)我这样说,是不是比您那种说法更接近实际些呢?

    您在文中讲到:一党制也好,多党制也罢.都是一些形式上的东西,根本不存在谁比谁更先进,谁比谁更民主的问题.问题是在于这是为谁服务的?如何服务?

    我想说的是:一党制,无论它代表谁,无论它为谁服务,无论它干得好还是不好,人民没有选择的余地。正象中国这50年一样,无论共产党作过些什么,人民还是只能必须团结在它的周围,无论你是真心的还是虚假的。这点既是您所说的优点,更是最大的弊端。

    多党制跟一党专制的区别在于,无论你代表谁,无论你为谁服务,只要你在上次竞选时放的空炮多,你的施政措施不力,就可能会失去一些选票,没有足够的选票,那只能有一个结果,下台,重新反省自己。

    还有,我还没回答您问我的那个问题:在我第一那到选票时,我公开表示这种所谓选举的虚伪性,(选票上有三个人名,让我们画两个对勾。我根本不知道这些人是干什么的,他们当选后有会干什么,我怎么画他们的勾呀!?)跟单位党委书记发生言词争论,我当时差点因此受到处分。党委书记警告我说:如果时间早上几年,非得打你个反革命,让你做牢不可。从那以后,就没人再给我选票了,我也从未再要过,这种虚伪的选票,不选也吧。

    我希望您能听懂我的观点。另外,我从www.bs88.com/bbs.asp?user=aaa 下载了一篇介绍美国民主的文章,希望您能从中了解其立法精髓。其有些观点,我也不能认同,我只想让您了解美国民主的精神所在。

美国民主的基础 作者:不详

   当你与美国的知识分子谈美国人的价值观念时,问他们最珍视的价值是什么。他们不会回答民主,而是说自由(FREEDOM)。民主作为一种制度安排,像一棵树,它植根的土壤,是美国人民对于自由和个人权利的珍惜。在美国人的传统观念里,谁是自由的敌人?谁最可能为害和剥夺人民的自由?不是邻居的手枪,不是宣扬不同观念的‘邪教’,而是政府权力。一个有组织的,掌握了权力和武装的政府,远远强大于一个小民百姓,是对于公民自由的最大威胁。

   在200年前,美国的一批先哲立国的时候,他们没有想像一个大一统的强盛王国,一个流传万代的至尊的权力,像秦始皇所做到那样。他们要建立的是一个保护人民个人权利的政府。

   政府的建立,意味着人民不得不放弃他们的一部份权力,不得不把一部份本属于自己的权力委托给这个政府,由它管理众人之事。对于政府可能滥用权力,危害公民权力的深深的恐惧,使他们在建立这个权力时,就在着力于对于这个权力的监督和制约。

   美国的宪法是对于国家制度的规定。这种规定中包含了不允许国家所作的事。最著名的是宪法的前十个修正案,称作权力法案。它明确地规定了为保障公民权力,立法机构所不能作的事情。是美国人民与政府的立约,有如摩西的十戒。其中又以第一修正案最为著名,他规定了:‘国会不得制定关于下列事项的法律:确立国教或禁止宗教活动自由;剥夺言论或出版自由;剥夺人民和平集会和向政府诉冤请愿的权利。’历史表明,这一戒律无异于政府权利头上的紧箍咒,有效地保护了人民的权利。由于这条法案,折腾了二十年的独尊英语提案被判为违宪,因为他限制了一部份人的自由表达的权力;焚烧国旗罪(这无疑是爱国主义的提案)被否定,因为它是一种意见表达;由政府监控,网上扫黄,根本不能被接受。什么是‘黄’,什么可说,什么不可说,如此大事,怎能有政府界定?谁能担保政府不会滥用权力妨碍言论自由?不断发生的枪击命案,使禁枪呼声不断。但第二修正案明明白白写着‘人民持有和携带武器的权利不得侵犯。’这条修正案的初衷,是人民在受到政府压迫时可以进行反抗,以保护自己。尽管在今天,几条枪已无法与强大的国家机器对抗。但保守派们强调和坚持它的意义。事实上,也真存在着这样的民间武装组织,如在中西部的Militia。他们活跃于密执根,密苏里等中西部几个州。有自己的组织,武器库和军事训练,类似中国的民兵。但是完全独立于政府的民间武装团体。他们的活动完全受到宪法保护。在奥可拉和马政府大楼爆炸案里,嫌犯与这个组织有关系,这个组织才被世人关注。但是至今,militia仍然合法存在,并没有招致麻烦。对于美国的法律观念,有一个最好的注解:凡是宪法没有规定的,政府都不能去做;凡是宪法没有禁止的,美国人民都可以做。

   美国政府没有取缔‘邪教’的权力。也没用发生过取缔‘邪教’的事。只有某些宗教活动涉及世俗的犯罪行为时,政府才出面保障秩序与公共安全。至于它的教义邪不邪,不关政府的事,也不容政府置喙。大卫教是因为它危及妇女和儿童的安全,FBI才出面解救。但活儿干得不漂亮,反招致了大量伤亡,一直受到批评。南方不断发生的黑人教堂被烧毁案件,受到克林顿的强烈谴责。只因为它是暴力行为,破坏了公民的宗教信仰自由。不论是什么教派的人,烧了什么教派的教堂。前年发生的HEAVENGATE集体自杀事件,FBI的工作就是去收尸,调查有没有谋杀案情。对其‘邪教’意义的讨论和谴责,是媒体,作家,教育工作者和宗教界的事,没有政府插嘴的地方。去年台湾的一个大仙,得到神示:四月的某天上帝将降临Texas某地。于是不少信徒赶去迎圣。政府的责任就是维持当地的秩序,防范自杀事件再发生。上帝降临是真理还是伪科学,还是干不着政府的事。若是以法轮功的标准界定邪教,美国的‘邪教’何止成百成千。按美国人的观念,信仰完全是个人的事,这信仰是真是假,是祸是福,与那个收税,发救济金,开邮局,修高速公路的政府何干?

   法轮功事件不会在美国发生。在美国人的观念里,那是政府利用手中的权力,粗暴干涉和压制公民个人信仰自由,是政府的滥权行为。这正是200年来,从开国元勋到平民百姓尽力防范的事情--国家是不得不有的,它也是公民自由最大的潜在的敌人。他们天天讲,月月讲,年年讲的是:必须监督匡正国家的行为,不使它越雷池一步。国家的全部价值,就在于它是保护公民权利和自由的机构。

   写到这里不禁要问,如果说自由主义价值观是美国民主制度的土壤,那么中国实现民主的土壤在那里呢?中国人最指望的就是有个依靠。明君盛世是最大的期待。没有明君,就退而求个清官。老百姓凡事希望政府给个政策。知识分子也嘟囊着,要政府提高知识分子待遇。政府就责无旁贷地担负起了从准生证到追悼会,从公车票价到千秋万代,兴邦富国的所有权责。如果东土的土壤真的与西天不同,即使把这一套民主制度都搬了去,也难逃南橘北枳的厄运。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