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让他们回家团圆”──全球“黄丝带行动”
[主页]->[百家争鸣]->[“让他们回家团圆”──全球“黄丝带行动”]->[论当今政治垄断及其危害]
“让他们回家团圆”──全球“黄丝带行动”
·网友蔡陆军被捕!蔡陆军简介
·蔡陆军罪名有“里通外国”、“策划游行”
·中国民主之路的时间表
·3.15话打假,最大的假货——假官
·小议中共人大正在酝酿出台的《监督法》
·小议“以德治国”
·请记住:任何人任何党派无论它多么伟大、光荣、正确,它都有其局限性!
·人大代表的产生及其法律地位--兼答老左
·观村级直选的闹剧
·论当今政治垄断及其危害
·竞争机制会在政治上起到在经济领域一样的作用吗?
·一党和多党的区别
·竞争机制绝对不是万能的,但她能最大限度的从根源上防止腐败及愚蠢
·政治民主只是手段,强国富民才是目的
·对内反对独裁专制,寻求民族发展;对外反对霸权主义,维护国家尊严
·给对推动民主治国失望的同志们的劝告
·老左兄的问题:民主和竞争不是灵丹妙药……
·民主治国可行
·为什么要推翻中共的独裁专制统治?
·能够推翻中共的只有它们自己
·政治体制改革的可行性办法
·中国人一定有能力实行民主治国
·建国、治国概要
·对《中国六四真相》的看法
·苦难的二等公民--------2001年10月河北农村访谈录
·让我对中共和台湾当局讲讲我的两岸统一模式
·统一是全民族的利益所在,民主政治是必然趋势是福民强国的唯一选择
·武统和台独都是民族罪人
·大陆和台湾两方关于统一的误区
·如果争取民主如果碰上了统一问题是要先放到一边的
·台独要过的关很多
·是被杀一儆百吓死?还是尊严的站起来?
·中国民主的大体过程
〖罗长福(正义与良知)〗
·网友罗长福(正义与良知)被捕!
·声明:无法证明署名“罗长福”或“正义与良知”的文章是被捕的罗长福所写
·(网络)世界共和国公告 (1号)
·(网络)世界共和国公告(2)
·正义与良知:(网络)世界共和国宣言
·中华民族的历史机遇
·中国小报之父诚征合作启事
·中国民主的失败—从募捐救小老鼠谈起
·中国退出联合国
·历史选择了李嘉诚--提名李嘉诚为中国国家主席侯选人
·给布什先生的一封公开信
·腐败比民主更可怕--致阿淘网友
·中国首位民选国家主席竞选人营救小老鼠办公室成立并正式办公公告
·中国首位民选国家主席竞选人营救小老鼠办公室公告
·正义与良知:营救小老鼠办公室公告(3)
·正义与良知:营救小老鼠办公室公告(4)
·论中国的前途和中国的民主革命战争
·人民之声(五)
·我终于找到中国政治改革的道路了
·挑战最高权威--沉默终于爆发(一)
·挑战最高权威--沉默终于爆发(二)
·挑战最高权威--沉默终于爆发(三)人民之声
·挑战最高权威--沉默终于爆发(四)时机终于来临
·挑战最高权威--沉默终于爆发(五)大结局
〖袁浪生(中国愚民)〗
·中国愚民被捕!!
·杜导斌:请关注袁浪生、蔡陆军及罗长福三案进展
·从小事做起,承担有限责任!
·论民主和自由的关系
·人民的意愿高于一切——驳民主条件论及民主误国论
·什么是真理的标准?
·大独裁者:我的治国方略(五奇八正理论)
〖罗永忠-残疾青年作者〗
·残疾青年罗永忠近期被捕面临判刑
·《从小品和小品演员来看残疾人的称谓》
·我是一名残障人士
·只有弱者,没有弱势!
·残疾人的模仿秀,真正的表演艺术家--------赵本山
·“盗版”的残疾人 ”
·“不良称谓”使残障儿童产生情绪障碍的探讨
·恰当称谓是残障儿童融合社会的最低保障
·在使用中寻找《残疾人的规范称谓》
·和谐———回报给社会的是繁荣!
·别再使用“日本鬼子”的称谓了!
·用残疾人的形象做笑料的小品
·关键的不是一个无赖,是一部分文艺的腐败!
·罗永忠给某国内论坛管理员的信
·改变吧,哪怕流传很久的观念!
·“寒号鸟”
·快板书 “少年公冶长”
·兄弟学音乐
·老虎怕驴
·延长地球的寿命,期望全世界和平,请牢记历史吧!--
·和平演变,远离战争!
·树立起“民主自信心”!
·人才外流,有这个道理吗?
·三个有点迷信色彩的故事
·植物人
·把草民意识转变成公民的民主意识
·露脸还是现眼?
·把我也劈两瓣
·吃土豆的心情
·好汉武松没有暂住证,那情况会如何?
·建议规范残疾人称谓的倡议书
·保护记者组织谴责中共逮捕网路作者罗永忠
·下一步 反党既伐树 树倒猴方散
·剥下领导关心重视的外衣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论当今政治垄断及其危害

    中国五千的文化传统,从某种意义上讲,大部分时间是垄断的经历。

    从奴隶制社会进步到封建社会,从封建社会再进步到当今的社会状态,决大多数人被各式垄断所控制的本质,没有得到多少改变,历代统治者都是在使自己的利益得到最大限度的满足的情况下来调整和加强其在社会各层面的垄断地位的。

    政治垄断是中国历代统治者所必备的武器,无论是远古的奴隶主,还是想千代万世的秦皇,或是贞观之治的李帝,又或是倔强的蒋氏,再或是不知天高地厚的现今的“公仆”们,它们无一例外的挥舞着垄断之剑,极其凶悍的斩杀着逆来顺受的子民们。

    现今的人们为得到只够温饱的赏赐而感恩戴德,(甚至被“公仆”们视为丰功伟绩,)他们不知道自己还有什么其它权力,他们只知道辛苦劳作而供“公仆”们去挥霍,他们得到了“生存权”就被“公仆”们认为是极其了不起的事了,即便是有不怕死的向“公仆”们乞求权力或其它什么,“公仆”们会面无表情地作出让秦皇也不及的手段作为回答,即使是坦克大炮上街,去平息他们孩子们的“暴乱”,他们也麻木不仁地堆出笑脸来给“公仆”们看。虽然这是在中国乃至世界也是前无古人后无来者事,他们也眼含泪水举双手拥护,咳!多么“可爱”可怜的人们呀!

    “公仆”们虽然视天老大地老二它们老三,但嘴上总是不厌其烦地讲:全国人民代表大会是最高权力机关,从上到下都步调一致地去干掩耳盗铃的事而自鸣得意。这就是中国目前的悲哀之处。一个人或一个政党,如果它的权力不受制约,不受监督,必然会无法无天和腐败!病在皮肤,可治;病在肌肉,可治;病在骨头,还可治;病在骨髓,仍可治;但病已入膏茫,那只有等死了。病入膏茫的专制统治,即使有百个千个包青天,也挽救不了,“公仆”们只有痛改前非,才有可能在将来有他的一定的政治地位,否则,到历史发展到被人民所抛弃的那一天,也是它永远离开中国政治舞台的开始!得民心着,得天下;失民心着,亦失天下。水亦可栽舟,亦可覆舟。这几千年来总结出来的真理,不会因为是“公仆”在统治而有所改变!从量变到质变,总有一个相对漫长的过程,无论哪朝哪代,一直在无休止地重复着。

    建国50年以来,由于政治高度垄断,使很多科学的建议被搁置,从而干出了许多愚蠢的事:现今的人口问题难道不是“公仆”们当时种下的祸根吗?恐怕马老先生在地下至今也不能瞑目吧!现今的环境问题风沙暴问题,难道不是“公仆”们当时毁山毁林毁草而作的孽吗?……如果说这些鼠目寸光的行为尚有可怜之处的话,那些诸如大跃进大炼钢铁破四旧等无知愚蠢的事,恐怕是无法让人原谅的!虽然西方的多党民主不一定是最好的,或者说不一定是最适合中国国情的民主方式,但在那种政治制度下,“公仆”们是决没有机会在长达近30年中,连续干那么多祸国殃民的事的,这一点恐怕无人能质疑吧。在这里我也想顺便说一下法轮功的问题:虽然我不信法轮功的学说,更不耻他们的极端行为,但我们应从深层次来看待法轮功现象,试想如果“公仆”们的政治民主统治清明吏制不腐败的话,虽然也不一定避免法轮功的出现,但李宏志还会有机会在全国诱惑那么多的人吗?咳!没办法!这的确是专制的“公仆”们一贯的作法,无论什么事发生,它从来就不会反省一下自身的问题,总是把错误或罪恶推得一干二净,咳!我感断言,等到中国能走到真正普选执政者的时候,掀翻“公仆“们统治的一定不是反对派的能量,而是那些无论是投谁的票也不投”公仆“们票的人们!让我们试目以待吧。

    过去的事就让它过去,不提也罢!现今这些垄断政治的“公仆”们又在干两件损害中华民族利益的事,也可以说会给中华民族带来灾难的两件事:第一,加入WTO:我决不是说WTO不好,更不是讲中国加入WTO不好,而是在中国目前的政治制度经济制度下,加入WTO将百害无一利。中国绝对应该加入WTO,但绝对不是现在,而是在打破专制的政治统治之后,在逐渐建立起与自由经济相适应的经济制度之时,否则将对中国经济带来灾难性的打击。第二,统一问题:想使台湾独立的人或不按自己的条件来谈判统一就付之武力的人都将是中华民族的罪人。分裂了50年的同宗兄弟,在谈到团聚时,总不免会有许多分歧和误解,但只要俩兄弟真心去面对,没有什么障碍是跨越不了的。我认为现在双方都没有诚意,尤其咱们“公仆”们的言行更是让觉得它在政治上的短视和无知。这件事放在普通老百姓家庭里,如果哥哥对弟弟讲:你必须按照我的条件回来和我团聚,否则的话,我就是把你打死也要把你拖回家。请大家站在一个旁观者立场上去看,在那种情况下,当弟弟的就是想回家,恐怕也不回了。即使换了任何人在台湾执政,也不会接受这种情况的。这实际上是一个很简单的道理,我真是搞不懂咱们的“公仆”们就是不明白呢?当然国事不象家事那么简单,但其中所包含的情意可以说是一样的。如果双方以民族大义为重的话,找到一个让两岸全体炎黄子孙都能接受的方案是不难的。东德西德已为我们作出榜样了,南北朝鲜也在紧锣密鼓的进行着,而“公仆”们和台湾当局都谈了十几年了,到现在连个相样的共识都没有,咳!

    我真心希望新一代的“公仆”们,能以历史的眼光来看待目前暂时的垄断地位,去清醒地认知这种垄断给中华民族已经带来的或将要带来的危害,拿出勇气去战胜自我,为全中华民族的繁荣昌盛,作一些炎黄子孙本应该作的事。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