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贺伟华
[主页]->[百家争鸣]->[贺伟华]->[陋室随想笔录(连载):陋室门前的偶遇]
贺伟华
·陋室随想笔录:刑场上没有婚礼
· 陋室随想笔录:伍继光教授的忠告
·陋室随想笔录:《面粉厂的技术员经历》
·陋室随想笔录(连载):我的打包工、维修工生涯
·陋室随想笔录(连载):陋室门前的偶遇
·强权下的罪恶(2004年原稿)
·强权下的罪恶连载之一
·强权下的罪恶之二---自序
·强权下的罪恶连载之三---前言
·强权下的罪恶连载之四---当事人简介
·强权下的罪恶连载之五
·专制暴政下的女权主义误区(之二)
·专制暴政下的女权主义误区
·西方的良药,东方的祸水:马克思走下神坛(上)
·西方的良药,东方的祸水:马克思走下神坛(3之2)
·西方的良药,东方的祸水: 马克思走下神坛(3之3)
·无法收场的悲哀――强权者的恶梦
·我被逮捕的真相
·大年初二深夜和女儿的对话
七、哲学与政治
·藏民启示录:中国未来的方向(1)
·为中国自由文化运动喝彩
·掀起拯救中国扒粪运动高潮、为新闻自由闯关
·脊梁----走向现代公民社会
·从主权在君到主权在民---人民主权的起点
· 递进民主:现代文明构筑之探索
·读书心得:康德哲学思想对唯物主义的批判
·多元化公民社会
·我们头上的星空,还有心中无限的敬畏
·现代民主政治、公共理性对马克思主义的回应
·读书心得:康德哲学思想对唯物主义的批判
·多元化公民社会
·我们头上的星空,还有心中无限的敬畏
·现代民主政治、公共理性对马克思主义的回应
·脊梁----走向现代公民社会
·论马克思主义的起源、发展及其本质
·马克思主义思想理论研究与批判对中国大陆公民维权运动的意义
·现代多元民主政治思想对马克思主义一元专制的回应
·现代文明思想库:读《现代民主政治〉心得之一
·从主权在君到主权在民---人民主权的起点
·胡温暴政的奴隶制本质与中国人奴的革命权利
八、人文
·“非人状态”与“道德存在”
·“囚禁的亲情”
·夸父追日、天涯求梦之路
·中国——监控无处不在,一个全民动员的警察国家!
·童奴泪——响彻云天、泣轨神、惊天地的《同一首歌》
·信仰者的苦难
·燃起自由的篝火,为中国自由文化运动壮行
·官民冲突愈演愈烈.知识分子集体失语
·无法承载的生命之轻---鲜活消逝于五指之间
·从权力中心下放农村 并不意味着落花飘零、好景不再
· 老子的养生哲学与贾宝玉的出家
· 拯救与逍遥
·生存的意义生存的意义
· 生与死的抉择
·永远的丰碑
·半个世纪的法西斯专制,五十五年的民族悲歌
·奠基于苦难的史诗般经济学辉煌
·突破网络封锁之后,惊闻汕尾东洲血腥镇压有感!
·信仰危机与屈原自杀
·权力与金钱不是万能的
·信仰者的苦难---对“同唱一首歌”的亲身感受
·比尔*盖茨,知识经济、人文时代的宠儿!
·新年诗话
·请留意:人们利用传统污辱他人的时候,可能自己也会被传统埋葬!
·请留意:人们利用传统污辱他人的时候,可能自己也会被传统埋葬!
·我所经历与看到的中国劳工境遇(连载)
·我所经历与看到的中国劳工境遇2(连载)
·我所经历与看到的中国劳工境遇3(连载
·我被带到中共耒阳市公安局问讯的经历
·我被带到中共耒阳市公安局问讯的经历
· 拯救与逍遥
·专制暴政下的女权主义误区
·非政府组织与团队归属---生命意义的自我赋予
·被变质馄饨毒倒的人究竟有多少?
·一封导致被关疯人院的信件
·贺伟华:巨星陨落、光耀千古
九、杂文
·要“磁浮”?要奥运?还是要人权:论上海民众和平散步的意义
·要猪的竞技,还是人的奥运:回复王思源先生的奉劝
·裸照门:张柏芝的坦荡与阿娇的“虚伪”
·我命中注定自由、孤独的走过!
·网络大时代----专制政权的末日!
·新闻自由的意义:减肥致死案引发的扒粪挖贪风波
·缅甸军政府的血腥镇压、 中国责任与奥运
·或许我们难逃宿命,却在反抗宿命中获得自由!
·高山遣返案 中共指控真假莫辨
·《百姓》总编黄良天,开启拯救中国的“扒粪运动”
·辩论主题:八九民运是否真是第二次文化大革命?
·利益驱动下的权力疯狂、民生苦难与官民对立
·走向覆灭的特权腐败阶层(之一)
·为即将爆发的中国革命正名
·中国共产党在未来五年内分解成两党势在必然
·新左派劳工维权者的崛起---对掠夺性权贵资本的清算?
·评论:谁是抗战的主力---历史的真相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陋室随想笔录(连载):陋室门前的偶遇

   陋室随想笔录(连载):陋室门前的偶遇
   作者:贺伟华
    今天是2006年3月30日,几天阴雨之后,天气难得的变得晴朗了起来,心情也随着好了许多。在从清早3点钟开始连续工作八个小时之后,突然想起楼上陋室里的鸽子还没有喂食,于是赶紧停止了工作,上得楼来一边清理鸽舍、换水;一边在怀念几天之前突然夭折的、才出生三天的小鸽子,越想越觉得奇怪!为什么把鸽舍搬到了楼上之后,陆续出生的三个小鸽子都莫名其妙的死于非命?
      而这次这个小鸽的突然死亡更让人觉得可疑,前一天的晚上,我还留意观察了她许久,把她捉在掌心,活蹦乱跳的,确实可爱至极。小鸽子全身都是灰黑色,连指甲都是黑黑的,眼睛更是黑亮有神,当时我想以后每天都给它照一张照片,记录它的成长过程,然后做成影集,再上传到我的博客网站,与大家分享这种快乐,那该多有意思。却没有想到,在第二天,竟出现了这种意外。这小巧而可爱的动物,就这样走完了它的生命旅程!生命的脆弱、生命的价值与意义真让人费解。它为什么要来到这个世界?为什么又会突然逝去?是造物主的安排?还是刻意的人祸?又是一种什么力量主宰着它的生命,让它瞬息即逝,吝啬那哪怕再多一点的记忆。
      正这么想着想着,一个在我掌心中看着成活长大的白鸽子飞到了我的肩膀上,在我的耳际不停的啄食着耳屑,我突然间清醒了过来,回到了现实。一阵快意冲散了刚才笼罩心头的乌云。知道它们饿极了,于是赶紧的给每一个鸽子放上一些食物,让他们尽情的吃个饱,希望不要再有任何的意外发生。

      看着他们吃饱之后,我才有些不放心的离开,心里担心自己不在楼上的时候,它们又出什么意外。正这么打开房门准备离开之时,从对门的屋里突然出来两个人,其中一个竟然是我二十岁才参加工作时第一个认识的单位同事---伍春耕。当时看着他,心中泛起了一丝疑问,他为什么在这时在这里突然出现?是偶然还是刻意?想必了解我的人比我更清楚其中的内幕。我们简单的聊了几句,得知他已经下岗,被单位几万块钱给买断了,现在是自谋职业。基于我现在的身份,我也不好过问得太多,就这么各走各的分开了。
      在我来到大街准备到张飞公园游泳场去看看时,发现他骑在摩托车上,又正对着我,却装成一副目空一切高傲的神态,这时我才得以判定陋室门口的相遇不是偶然的。我开始有些莫名其妙的担心其鸽子的命运来。我不在时,它们可好?如果哪一天我被判刑关进了监狱。它们还有活下去的机会吗?
      有时人是很矛盾的,本来对尘世的一切都已经看的很透切了,也不再有更多的留恋了。为什么又会对身边的事物产生一种莫名的牵挂?难道仅仅是因为它们和我一样,命运不能自主?难道仅仅是因为也感到这个世界从来就没有属于过它们?由此而对它们多了一点珍爱。好在鸽子不像人,没有任何的虚假与伪装,你对它们多一点关心,它们对你就多一些亲热。这时我终于悟出了人们养宠物的缘由来了。
      一边想着,一边就走到了河边,轻轻的和风吹拂着树枝上的新叶,“二月春风似剪刀”,一派新绿,尽收眼底;温暖的阳光,照在有些开始发烫的脸上,久违的快乐与轻松感油然而生,日渐笨拙的身躯仿佛顷刻间轻盈了许多。我开始了活动四肢的健身运动。当然已经不是从前,不再能飞奔、也不再能跳跃,只能够慢慢的一边散步、一边活动上肢了。也许电脑前的长时间工作在沉醉自己的同时,也伤害了我的身体;或许药物的伤害最终导致我气关节的残废已经在所难免了。
      过了浮桥,终于来到了位于河中央的公园。才发现“隋堤杨柳、嫩叶葱葱,曾见几番、拂水飘径送行色;莺歌燕舞、舞榭歌台、似曾相识又归来。”转眼之间,半年已经过去,公园的景色却浑然不似从前。春色如梦、春花浪漫。目睹此情此景,心中油然而生前度刘郎,重归故里的感觉。
      来到公园的尽头,游泳场的水泥河堤旁,远望一眼春水、游船迢递远渡,思绪却回到了陋室前的偶遇、回到了那人生开始扬帆起航的岁月。
    记得已是二十三年以前了一九八三年,无尽的沧桑岁月并没有冲淡有如新春的青春记忆,高考才恢复不到几年,从省粮食学校刚刚毕业的我就告别了学习生涯、告别了满是憧憬与梦幻的岁月,正式步入了象征“独立与自由”的人生旅程,当时中专毕业生作为具有一技之长的中等人才,还是大有用武之地的,也根本不存在就业问题。这时,我被分配到耒阳市粮食局面粉厂工作,单位离县城有六里左右的路程,为了上班方便,我特意买了一辆凤凰牌的单车。这天,正准备到单位正式报到上班时。突然,城关镇书记兼镇长的小儿子孙平修来到了我的身边,提出要陪我一起去面粉厂报名上班。这时的自己还不明白这其中有什么内幕,更无法想象这其中有什么的动机,只是觉得虽然和自己向无往来,却和弟弟亲如兄弟、情同手足;而她的姐姐这时已被介绍成为自己的未来女友、成了由父母包办的婚姻对象,因此自然的对他家及他多了一些好感,少了许多戒心。当时头脑简单的我并不明白所谓的包办婚姻既可能是一种来自亲情的关怀;也可以是不平等家庭之间利益的组合与纠葛;还可能被当成控制人、羞辱人、打击人的手段。人们不需要任何再多的其他借口,只要建立起这种来自双方家庭的共同意志,当事人在不知情的情况下就丧失了自由、集会与平等做人的权利。从此,他们有了干涉你生活起居与工作的特权,又有了利用这层关系,通过当面展示男女之间的暧昧来羞辱你的特权。只是到了现在,才明白其中的道理。这时的我是否一开始就命运完全不能自主?是否仅靠强权者的个人意志、没有国家公权力的支持,它也能达到予取予求、主宰弱者生死沉浮的目的?要了解实事真相、还原真实历史,请看:《我的打包工、维修工生涯〉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