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贺伟华
[主页]->[百家争鸣]->[贺伟华]->[我所经历与看到的中国劳工境遇2(连载)]
贺伟华
·中国民主革命之路探索(连载)
·中国民主革命之路探索(之2)
·中国民主革命之路探索(之三)
·见证一个创造历史的时代:与联动参选地方人大之中国泛蓝成员的对话
·开历史之先河: 中国泛蓝联盟江苏组党!
·广义自私下的私权、公益、道德与法治正义
·新年伊始话革命:论革命的可能性——民主革命的突发性机遇与把握
·民主的真相:民主是真理吗?
·胡温暴政的奴隶制本质与中国人奴的革命权利
四、六.四专题
·為了忘卻的紀念──僅以此文敬獻給六四大屠殺的英烈及其家屬們
·为自由而战,对六四的最好纪念
·六四烛光,与自由勇士共勉!
·十七年生死两茫茫,不思量、自难忘
·你究竟是羊还是狼?
·诗魂力虹——监狱又如何囚禁你的灵魂?
·八九那年代——恰同学少年、风华正茂、书生意气(1)
·今年的六四,是我的生日
·八九那年代——恰同学少年、风华正茂、书生意气(2)
·八九那年代(2)初稿
·八九那年代(3)——公民反抗与宪政民主追求
五《共产受难者援助与救济》
·《共产受难者人道援助与救济》今日捐赠:贺伟华(我的人权与人道事业)
·共产主义受难者纪念碑
·从天而降的六千元稿酬,催生捐献与使用计划
·《共产主义受难者人道援助与救济》社论:
·《共产主义受难者人道援助与救济》今日关注:高智晟
·《共产主义受难者人道援助与救济》今日关注:盲人维权律师陈光诚
·《共产主义受难者人道援助与救济》今日关注:国民党员戴平山
·《受难者人道援助与救济》今日捐赠:“闹市修行”
·《共产主义受难者人道援助与救济》今日捐赠:高峰
六、个人连载
· 大年初二深夜和女儿的对话
·我的公开“打狗行动”声明
·我的打狗行动续集
·从“林黛玉”出家、李银河被禁音想起
·纳粹帝国滋生崛起的土壤及其群众基础
·苏格拉底的“死亡之吻”——守法即为正义
·无法收场的悲哀――强权者的恶梦
·利益诱惑、暗箱操作换来的究竟是什么?
·陋室随想笔录:电磁攻击又如何剥夺我的自由?
·陋室随想笔录:以亲身经历述说监控技术的发展
·陋室随想笔录:对精神控制与催眠术的感受
·陋室随想笔录:逐渐蒸发的生命活力???
·陋室随想笔录: 落花有意,流水无情
·陋室随想笔录:地狱之门
·陋室随想笔录:睁眼说瞎话的女人
·陋室随想笔录: “泰坦尼克”家庭颠覆案后续---刻骨铭心的记忆
·陋室随想笔录:刑场上没有婚礼
· 陋室随想笔录:伍继光教授的忠告
·陋室随想笔录:《面粉厂的技术员经历》
·陋室随想笔录(连载):我的打包工、维修工生涯
·陋室随想笔录(连载):陋室门前的偶遇
·强权下的罪恶(2004年原稿)
·强权下的罪恶连载之一
·强权下的罪恶之二---自序
·强权下的罪恶连载之三---前言
·强权下的罪恶连载之四---当事人简介
·强权下的罪恶连载之五
·专制暴政下的女权主义误区(之二)
·专制暴政下的女权主义误区
·西方的良药,东方的祸水:马克思走下神坛(上)
·西方的良药,东方的祸水:马克思走下神坛(3之2)
·西方的良药,东方的祸水: 马克思走下神坛(3之3)
·无法收场的悲哀――强权者的恶梦
·我被逮捕的真相
·大年初二深夜和女儿的对话
七、哲学与政治
·藏民启示录:中国未来的方向(1)
·为中国自由文化运动喝彩
·掀起拯救中国扒粪运动高潮、为新闻自由闯关
·脊梁----走向现代公民社会
·从主权在君到主权在民---人民主权的起点
· 递进民主:现代文明构筑之探索
·读书心得:康德哲学思想对唯物主义的批判
·多元化公民社会
·我们头上的星空,还有心中无限的敬畏
·现代民主政治、公共理性对马克思主义的回应
·读书心得:康德哲学思想对唯物主义的批判
·多元化公民社会
·我们头上的星空,还有心中无限的敬畏
·现代民主政治、公共理性对马克思主义的回应
·脊梁----走向现代公民社会
·论马克思主义的起源、发展及其本质
·马克思主义思想理论研究与批判对中国大陆公民维权运动的意义
·现代多元民主政治思想对马克思主义一元专制的回应
·现代文明思想库:读《现代民主政治〉心得之一
·从主权在君到主权在民---人民主权的起点
·胡温暴政的奴隶制本质与中国人奴的革命权利
八、人文
·“非人状态”与“道德存在”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我所经历与看到的中国劳工境遇2(连载)

我所经历与看到的中国劳工境遇2(连载)
   作者:贺伟华
   一、我亲身经历的劳工生涯
   2、欺诈、谎言与勾心斗角:
    也许,得天独厚而生活于现代文明法治社会的公民想象不出欺诈与谎言如何主宰着我们的生活、我们的情感、我们的命运与未来,他们也无法想象我们的快乐与愤怒是如何的为外在的无形力量所主宰。不能自主而感到无助与绝望往往是在无数次的上当受骗之后而必然产生的一种导致忧郁与自杀念头的糟糕情绪,如果这种情结仅仅是在我一个人的身上产生过的话;如果这种欺诈、谎言与背叛仅仅是针对我一个人的政府性行为的话;如果在我的生活之外,我还能看到基于契约与诚信而建立起来的真诚的、友爱的合作关系的话。那么我完全可以不顾一切的逃避这种际遇,逃避这种环境,找一个没有人能够找到的地方,安度我的残生与晚年。

    不幸让我看到的、让我感觉到的是我们深处其中的这个社会是如此的疯狂、无序,几乎所有的人都被一种随时警惕的堤防、不信任情绪所控制;也几乎所有人都被一种对他人怀有敌意与狼性的扭曲心态所主宰。而在此之外,又几乎所有的人,他们的思想、他们的行为、他们的动机、他们的喜怒哀乐都被高度集中起来的外在威权---权力与金钱所主宰、所左右,人的在世幸福与人生价值被异化、人们分辨是非与善恶的能力在丧失,人们无法找到自己的灵魂皈依与生存的意义。许多年来,回忆我过去所接触的有如过眼云烟的许多人当中,他们或是亲戚,或是朋友、同学、同事,他们在受着一种外在的无形力量所控制而来到我身边的时候,在他们都怀着一种扭曲的恶作剧心态在我面前装神弄鬼的时候;在他们在我面前自作聪明而不无狂妄的说着“对什么不满不好,为什么要抱怨共产党?”“只要我对党忠诚,我现在与未来就永远好!”的时候。我所看到的是恰恰相反,他们的结局往往是比我要惨得多,而我却是一个得天独厚的例外。虽然在生活中,我同样看不到真诚、找不到友情、得不到肯定,但是我起码可以不抱任何幻想的知道自己的未来,而他们却在无知与狂妄中被命运继续捉弄着、践踏着,他们面对的往往是意外的突然绝望、消沉,忧郁与自杀。
    而这其中让我感触最深的除了我的堂弟、我的姑爷、我的表弟即我姑妈的儿子们之外,就是在我劳工生涯中与我共同生活了三个多月的劳工们。在此我的陈述重点不是详述曾经在我面前不厌其烦的炫耀地位财富、在我新婚的前一天故意砸碎我梳妆台镜子来诅咒我破镜难圆,却突然被当局以所谓经济问题立案的堂弟;也不是曾经为强权所利用参与对我的愚弄而最后生不如死选择自杀的姑爷;也不是才结婚三天就被新婚妻子所抛弃的大表弟;也不是由于亲眼目睹我们的命运而至今三十多岁也不敢娶妻生子的小表弟,在此我要重点陈述的是那些为优厚待遇与高薪所吸引来到天添化工厂工作的所谓高级管理人才及劳工们。作为其中的一员,我也无一例外的成了相对轻微的上当受骗者。
    记得当时我受到公司接待时,黄总经理是作为一个全国闻名的美容化妆品专家的身份来与我进行有关医疗美容专业知识的交流的,当时他的诚恳与不耻下问的虚心求知的态度给我留下了非常好的第一印象,信任关系也就是在这种亲密无间的交流中得以产生,以至于在他口头许诺我月薪三千元人民币而聘请我为公司工作的情况下,我破天荒的第一次没有想到自己与公司之间应该还有一个聘用合同,更想不到以后将由于他的刻意违约而导致任何可能的不愉快情形产生,只是到了后来才发现,几乎每一个被聘用到公司来工作的劳工都受到过这种亲切的接见与交流,每一个员工都毫无例外的与公司没有签订任何的劳资合同!他们从为公司工作的第一天起,个人的收入与去留几乎都任由公司老总一个人主宰、一个人说了算数。
    而这其中,只有一个人,以公司对他专业技能的绝对依赖而主宰着自己的命运,他就是给我留下深刻印象、曾经视我为天敌而最后与我精诚合作的杨工。杨工毕业于湖南省轻工学学院,主修专业是日用化工,是天添化工厂唯一一个曾经受到黄总重视的公司元老、也是黄总的所谓得意门生。让黄总出乎意料的是杨工的专业水平的逐步提高以及最后对黄总的超越导致了整个公司在化妆品生产与科研上对他个人的绝对依赖,结果杨工成了公司的无冕之王,黄总倒成了他的傀儡。在广东这个对化妆品科研人才急需而紧缺的地区,公司面对无数的缺乏技能的求职者,却找不到可以取代他而摆脱这种尴尬局面的人,结果杨工成了唯一一个为工人所追捧、可以代表工人说话而在某种程度上保障工人最基本利益的人,也成了可以遥控黄总意志而炒任何劳工鱿鱼的人。
    这时,在当局一步步的诱惑之下,我就像一块天上掉下来的馅饼、就像一顿免费的午餐,成了黄总喜出望外可以利用来威胁杨工的棋子,成了可以降低工人待遇而任其妄为的工具。我的到来,出乎所料的让整个科研部感到了一种强大压力与紧张,而杨工与我的片刻交流又增加了这种恐怖气氛,他明显的感觉到他所主宰的一统天下的垄断局面的结束,一个竞争局面的来临。而我在二十天内陆续推出的整个迪比亚系列仿版产品又再次预示着杨工时代的结束。这时我才发觉他及其随从日益强烈的遭遇到公司进一步打压而准备离开公司、另图高就。
    当黄总也表示出这种可能而让我做好思想准备,当杨工的助手欧阳提醒我有技术也要悠着点,不要把同事逼上梁山时。我有些如梦方醒,感觉到他们所受到的来自公司高层的威胁,感受到他们在这种压力之下不得不也毫无保留的把自己的绝招、技能亮出;感受到黄总那种坐山观虎斗、情不自禁洋溢于言表的喜出望外。为了获得最大化的利益,黄总一方面刻意的鼓励这种竞争,同时又对科研部劳动成果极其不尊重的毫无忌惮的索取及公开;另一方面还日益嚣张的降低科研部员工的工资,仿佛公司又再次成了任他个人意志为所欲为的场地、仿佛他不再有任何的惧怕而予取予求的主宰着所有员工的命运。
    这时杨工曾经答应代表普通工人把他们每月三百元的工资提高到三百五十元的计划也泡汤了,在杨工一反常态推心置腹的交流之后,我才知道黄总曾经在我面前吹嘘的什么每一堂他的有关医疗美容教学演讲课所得两万元人民币收入的背后,包含着多少科研部成员的创造与艰辛!原来科研部每出一个成果奖励一百元,从此配方、样品及使用方法无条件公开给黄总,黄总再以他的地位及这些成果为依据,兜售他的所谓医学美容理论,靠着这种欺诈手段获得高额的报酬。这时,欧阳也在提醒“在他每一堂课的收入高达两万元的时候!你却在毫无保留而无条件的奉献自己的科研成果,为此,你获得的不但没有感激,我们走后,你的基本工资将也得不到保障!”
    这时,我终于看到了在这个表象之后可怕阴谋,我才发现一个打工仔的艰辛与毫无保障,我才了解到所有来天添化工厂工作的员工,都没有签订任何的劳资合同,而且他们第一个月的工资还将作为抵押留在公司!几乎所有的打工仔,在被权贵资本家榨干后,都毫无例外的被一脚踢开。而我一个人的到来,几乎导致五六个人的解聘,对黄总及公司来说,这是一种多么合算而廉价的交易!而对我们打工仔来说,这又是一种多么可怕的结局!从此,我开始了和杨工及其随从的精诚合作。为此,公司把我第一个月的工资从三千降到了一千元,虽然我没有因为他们的离开而获得三千元一个月的工资,但是我无怨无悔,因为我有了相辅相成、互相信任、毫无保留的同事。我们按着计划每个月只推出一个新产品,其他的时间与精力都放在了生产指导及质量把关之上。
    为此,了解内幕的公司最大顾客--卓曼尼公司老板--林总不无感慨的惊叹科研部的精诚团结、感叹我与杨工的互通有无、互相提携。这时我发觉,人们所说的“同行相忌”其实就是国人的一个最大弱点,也是为强权者所利用乱中取胜的一大法宝。就像中共至今视为不二法宝的统治权术一样,强权者都是期待甚至刻意制造着被压迫者之间的勾心斗角来实现其统治平衡、实现其所谓长治久安,实现其统治利益的最大化。如果被愚弄与剥削的劳苦大众万众一心了,强权者将不得不丧失它主导一切的地位,而迁就服从人民的意志,最终在被迫之下实现主权在民的愿望!
    由此我们从微观可以看到宏观、从局部可以看到全部,今天的统治者需要的不是人民的安居乐业、需要的不是社会的稳定、秩序、和谐与道德;它真正需要、真正在意的是政权的稳定,以及基于这一根本目的而刻意制造、诱导人们为权力与金钱而你死我活的互相争斗,即使由此而导致社会失范、道德沦丧、良心泯灭及基于利益的阶级仇恨与斗争也在所不惜。
    说到这里,我想起了当时在公司高层的暗中操纵下,我是怎样不由自主的卷入了一场预先策划好的与杨工的争斗当中。记得那时我到公司工作已经二十多天了,在杨工的配合下,由我主导的整个迪比亚系列产品已经开发出来,在获得公司主顾卓曼尼的首肯之后,准备投产。这时,本来一切都很顺利,对于科研成果的归属与贡献大小的问题我们科研部没有产生过任何的争执,我甚至每确定一个产品配方就把它给杨工也抄了一份。想不到的是,在投产的前一天,意外出现了。公司高层及卓曼尼的代表开始在我面前不断的提醒我整个产品的开发及成果的归属与我无关,我不过是一个随时可以被扫地出门的外来旁观者。这时的我用眼睛不解的看着杨工,杨工因此有些难为情的低下头去。当时的我还不知道自己被一种无形而控制一切的力量所笼罩,更不知道这种刻意的贬低与否认在今后还将反复的遭遇,因此也就有了马上离开公司的打算。
    在我正准备离开的时候,杨工却问起了我配方的问题,他竟然担心我抄给他的配方不是可以生产出合格产品的正确配方!由于没有亲手试验,他自己对马上要投产的配方及操作程序没有把握。这就给了我一个反击他的机会,当时打算离开走人的我没好气的回答到:“既然成果是你一个人搞出来的,何必问我?”情急之下,他道出了个中的原因。原来这一切都与他无关,这一切都是公司高层故意打击我的一种手段,并且他们还准备在杨工做出产品之后,大家一起来嘲笑我所有的成果都被骗了。在杨工说明真相后,事件的主动权回到了我的手上,整个生产过程杨工不再过问,完全由我来主导。一个下午的紧张忙碌之后,崭新而包装成型的产品出来了,我首次向所有人证明了自己的存在价值。这时担心被炒鱿鱼的不是我,而是整个科研部的其他人。也只是在这种情况下,我才获得了杨工的推心置腹,了解到在公司高层的背后,还有一种更加隐秘而强大的力量在主宰着我的命运,杨工及欧阳似乎在反复提醒着我,在他们失望的离开之后,我的命运将更惨。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