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为了忘却的纪念
[主页]->[百家争鸣]->[贺伟华文集]->[中国民运未来与拿破仑精神]
贺伟华
·贺伟华:暴力与非暴力、革命与改良之辩证
·谁说打假、扫黑、批愚是民主运动的唯一出路
·泛绿、泛蓝与大陆同胞和衷共济,共筑中国民主辉煌
·现代民主社会与国家对中国艰苦卓绝的民主运动的历史责任与义务!
·全民的反抗,彻底埋葬中共特权腐败阶层(之一)
·递进民主:全民抗税---抗拒体制性权力腐败的第一步
·递进民主:实现权力制衡的第一步---与权力保持距离
·递进民主:多米诺骨牌效应---物价飞涨、房市崩溃、金融危机、银行倒闭
·递进民主:自由来源于天赋,不需要乞求恩赐
· 递进民主:现代文明构筑之探索
·中国民主革命之路探索(连载)
·中国民主革命之路探索(之2)
·中国民主革命之路探索(之三)
·见证一个创造历史的时代:与联动参选地方人大之中国泛蓝成员的对话
·开历史之先河: 中国泛蓝联盟江苏组党!
·广义自私下的私权、公益、道德与法治正义
·新年伊始话革命:论革命的可能性——民主革命的突发性机遇与把握
·民主的真相:民主是真理吗?
·胡温暴政的奴隶制本质与中国人奴的革命权利
四、六.四专题
·為了忘卻的紀念──僅以此文敬獻給六四大屠殺的英烈及其家屬們
·为自由而战,对六四的最好纪念
·六四烛光,与自由勇士共勉!
·十七年生死两茫茫,不思量、自难忘
·你究竟是羊还是狼?
·诗魂力虹——监狱又如何囚禁你的灵魂?
·八九那年代——恰同学少年、风华正茂、书生意气(1)
·今年的六四,是我的生日
·八九那年代——恰同学少年、风华正茂、书生意气(2)
·八九那年代(2)初稿
·八九那年代(3)——公民反抗与宪政民主追求
五《共产受难者援助与救济》
·《共产受难者人道援助与救济》今日捐赠:贺伟华(我的人权与人道事业)
·共产主义受难者纪念碑
·从天而降的六千元稿酬,催生捐献与使用计划
·《共产主义受难者人道援助与救济》社论:
·《共产主义受难者人道援助与救济》今日关注:高智晟
·《共产主义受难者人道援助与救济》今日关注:盲人维权律师陈光诚
·《共产主义受难者人道援助与救济》今日关注:国民党员戴平山
·《受难者人道援助与救济》今日捐赠:“闹市修行”
·《共产主义受难者人道援助与救济》今日捐赠:高峰
六、个人连载
· 大年初二深夜和女儿的对话
·我的公开“打狗行动”声明
·我的打狗行动续集
·从“林黛玉”出家、李银河被禁音想起
·纳粹帝国滋生崛起的土壤及其群众基础
·苏格拉底的“死亡之吻”——守法即为正义
·无法收场的悲哀――强权者的恶梦
·利益诱惑、暗箱操作换来的究竟是什么?
·陋室随想笔录:电磁攻击又如何剥夺我的自由?
·陋室随想笔录:以亲身经历述说监控技术的发展
·陋室随想笔录:对精神控制与催眠术的感受
·陋室随想笔录:逐渐蒸发的生命活力???
·陋室随想笔录: 落花有意,流水无情
·陋室随想笔录:地狱之门
·陋室随想笔录:睁眼说瞎话的女人
·陋室随想笔录: “泰坦尼克”家庭颠覆案后续---刻骨铭心的记忆
·陋室随想笔录:刑场上没有婚礼
· 陋室随想笔录:伍继光教授的忠告
·陋室随想笔录:《面粉厂的技术员经历》
·陋室随想笔录(连载):我的打包工、维修工生涯
·陋室随想笔录(连载):陋室门前的偶遇
·强权下的罪恶(2004年原稿)
·强权下的罪恶连载之一
·强权下的罪恶之二---自序
·强权下的罪恶连载之三---前言
·强权下的罪恶连载之四---当事人简介
·强权下的罪恶连载之五
·专制暴政下的女权主义误区(之二)
·专制暴政下的女权主义误区
·西方的良药,东方的祸水:马克思走下神坛(上)
·西方的良药,东方的祸水:马克思走下神坛(3之2)
·西方的良药,东方的祸水: 马克思走下神坛(3之3)
·无法收场的悲哀――强权者的恶梦
·我被逮捕的真相
·大年初二深夜和女儿的对话
七、哲学与政治
·藏民启示录:中国未来的方向(1)
·为中国自由文化运动喝彩
·掀起拯救中国扒粪运动高潮、为新闻自由闯关
·脊梁----走向现代公民社会
·从主权在君到主权在民---人民主权的起点
· 递进民主:现代文明构筑之探索
·读书心得:康德哲学思想对唯物主义的批判
·多元化公民社会
·我们头上的星空,还有心中无限的敬畏
·现代民主政治、公共理性对马克思主义的回应
·读书心得:康德哲学思想对唯物主义的批判
·多元化公民社会
·我们头上的星空,还有心中无限的敬畏
·现代民主政治、公共理性对马克思主义的回应
·脊梁----走向现代公民社会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中国民运未来与拿破仑精神

   作者:贺伟华
    突破互联网封锁之后,曾经对海外的民运组织寄予厚望的我才发现,与国内此起彼伏、蓬勃发展的公民维权运动相比,海外的民运正处于一个涣散而缺乏战斗力的颓废状态。这时的我想起了法国革命、想起了拿破仑反抗封建君主专制创立共和国初期,想起了法国驻扎在意大利沿海的意大利军团:这支部队当时被他们的敌人逼到了看来已经没有任何出路的可怕境地,他们的前方是连绵不断的山脉,而在山脉的丛林深处,一字排开的隐藏着无数的敌人,这些敌军后勤共给充足、武器精良,正以咄咄逼人的势态随时可能对他们发起最后致命的攻击。而法国这支意大利军团的背面是一望无垠的大海,他们已经没有了退路,他们在颓废与绝望中已经溃不成军。
    这时,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将军出现在他们的面前,他脸色苍白、身材短小、看上去没有任何的军人的气派和将军的仪表,然而,就是他把法国共和国革命挽救于危难、就是他把整个欧洲封建君主专制王朝掀了个底朝天!
    而拿破仑将军的出生又是怎样的呢?他来自于法国边缘的一个偏远而蛮荒的小岛---科西嘉岛,一个被文明人当成蛮族的野蛮人中的一分子,他甚至被后人不认为是法国人。然而,就是这样一个曾经一度在法国巴黎流浪街头的人,最后把整个欧洲变成了共和国的天下。而拿破仑战无不胜的法宝是什么?就是他天才般的把纪律涣散、溃不成军的意大利军团整治成了具有强大精神凝聚力的战斗团体,就在于它能够团结所有的力量,把张开的五指收拢,握成一个钢铁一般的拳头。再集中优势兵力,把这个拳头重重的砸了敌人最薄弱的环节,从而取得了历史性的第一次胜利。并为未来的胜利奠定了坚实的基础。而取得这次骄人战果的意大利军团几乎没有任何的物质优势,他们没有足够的军火、没有充足的粮食,甚至被敌人割断了一切后勤供给。为了共和国事业,他们只能以战养战,不断壮大自己。他们取得胜利的真正力量源泉来源于他们的精神,来源于拿破仑的钢铁般的意志!来源于他超人的号召力与感染力,来源于他内在的强大凝聚力。
    与当时意大利军团的困境相比,中国的海内外民运组织的处境要好得多,而且人才济济、个个知识渊博,同时在这些年,六四民运时期被中共软禁的领袖级人物纷纷脱离了魔掌。他们的自由,为海外民运注入了强大而不可估量的活力与生机。其中堪当重任、可以引领时代潮流的人物,如袁红兵先生、辛灏年先生等他们的号召力与感染力决不是当年的拿破仑可以比拟的。而国内的领袖级人物---高智晟先生更是光彩夺目,成了大陆百姓未来实现宪政民主的希望!成了劳苦大众摆脱专制魔掌,获得自由、人权的希望所在!

    我们中国正处于人才辈出、曙光乍现的伟大历史时期,此时需要的是什么?需要的就是像袁红兵先生所说的那样,把分散的五指紧紧地握成一个铁拳,再用这个钢铁般的铁拳重重的砸在专制暴政的最薄弱环节---屠杀平民、镇压法轮功成员!
     海内外民运组织、苦难深重的法轮功成员、国内的公民维权领袖及广大的劳苦大众为了抗拒共同的劫难、为了建立共同的美好未来,必须形成一个强有力的政治联盟,统一的政治意志。向人类社会最后一个顽固不化的专制暴政发起强有力的进攻----踊跃参与并号召退党及公民维权!
    六四屠杀以后的所有中共暴行已经说明了中国人民与专制暴政之间始终处于一种敌对的战争状态。在这种情况下,不要谈任何的所谓空洞的民主,更不要说各自为政、各执己见就是民主的本质。这是中共暴政希望看到的,但绝不是我们这些平民百姓希望看到的。战争状态需要的是一个强有力的领导核心,一个能够形成统一意志、一呼百应的战斗团体!而现在,我们未来民主宪政的领袖已经诞生!他们对苦难深重的法轮功成员的救恩本身就体现出了他们的人文精神、人道情怀及耶稣救世的牺牲精神。我们又怎能不团结在他们的旗帜之下,与受苦受难的善民们一起共同抗拒这个无恶不作的法西斯暴政!
    与宗教团体、信仰者的团结的合作并不意味着我们今后要建立一个神权政府,他们今天在绝境中的反抗行为与不屈精神也不足以说明他们今后要染指皇权,这是一种人人都有的本能反应及人权意识的觉醒。在什么都可能是政治的中国,请不要再跟着中共盖政治大帽、打政治牌。我们不要再惧怕任何的所谓搞政治。我们还要旗帜鲜明、明目张胆的捍卫无权者的权利,参与到公民参政议政的民主政治运动当中去!
    知识阶层对信仰者的轻视、民运人士对信仰者的轻视与戒心本身就体现出自己的心胸狭窄、体现出某些知识分子的自命清高。这正好为中共强权所利用!
    法轮功作为当今中国最大的受迫害团体,任何有道德与良知的知识分子都有责任与义务为他们请命、为他们伸冤。我们又有什么理由以他们涉足了中共的政治禁区而见死不救!甚至认为他们死有应得。凡是所有在大陆生活过的人都知道,什么叫中共的所谓政治!凡是强权者看不顺眼的人、敢说真话的人、对现实不满的人、与强权者隔着肚皮的人都可能变成所谓搞政治的“野心家”,都可能成为企图颠覆国家政权的敌人!
    我们今天不但要逆流而上,旗帜鲜明的搞政治!而且还要在人民的政治生活中彻底消灭阴谋诡计、消灭恐怖与欺诈。给与所有中国社会中的每一分子、每一个社会化的人,以健康的政治人的形象与资格、权利与责任!把参政议政的权利还给人民!把公民权还给人民!把公正与人道还给人民!政治不是强权者的特权,它是人民生活的一部分!它是人的本质!
    有人说,法轮功是反理性的,因此反对民运组织站在法轮功的退党运动一边,对此,不禁感到荒唐透顶!首先出此言论者把理性当成了区分是非善恶的绝对标准,把理性当成了正义的代名词。
     正因为人民为绝对理性、为无神论统治的太久,大陆人民才渴望反理性的成分;正因为对科学理性的绝对信仰在带来物质文明的同时,也导致了人类正义感的荒芜、心灵的荒芜及残酷的第二次世界大战的爆发,人类才放弃对人的绝对理性的信任、才认识到科学理性并不代表正义。科学理性的最新成果一旦掌握在法西斯手中,人类的灾难就开始了。今天高科技的诞生导致人的自由与隐私的丧失本身就说明了理性已经走到了人类尊严与正义的反面。理性作为启蒙时期人们追求人性解放、捍卫自由与人权的手段到今天泛滥成灾演变成统治这个社会,剥夺人类自由与尊严的最大威胁。如果民运人士固执于个人利益的理性计算、固执于物质力量对比的理性计算、固执于唯物主义的科学理性,我们将无法理解人类的伟大精神力量、也无法理解星火燎原的真正含义!更无法理解法轮功成员如何可能在绝境中产生抗拒强权的勇气与捍卫正义的决心!更无法理解今天全球的法轮功成员面对劫难众志成城、钢铁一般的意志。
     他们仿佛就是千百年来受害深深犹太难民的再现,虽然他们流离失所、流亡于全球各地,或深处于地狱劫难当中,然而,一本犹太经把他们紧紧的联系在一起,他们之间的互相救助与同情再现出人类的崇高美德,成就了亡国不亡族的神话!我们难道能够固执于对理性的绝对信仰而无视人类的感性之情感力量的高贵与伟大吗?
     在一个自由而民主的社会里,任何一种宗教都含有非理性的成分,我们不能因为宗教不是科学,就因此而否认宗教信仰对人类道德建设的价值、对社会稳定的价值。我们更无法否认宗教对人类思想灵魂的慰籍。人们无法想象如果没有了宗教信仰,人们如何在非人性的残酷竞争当中,在非人的暴力迫害当中,在物欲横流、科学理性、工具理性力量统治一切的现代社会里,在金钱与权力对人的残酷异化当中获得面对苦难的勇气、获得心灵的平静。人总应该有点信仰,才可能变得高尚!在一个无神论的国家里,人们最缺的就是宗教般的虔诚!最缺的就是理想与信仰,这就是为什么在大陆法轮功信仰能够迅速成长起来的原因。
     正义不是以唯物主义的绝对理性为原则,更不是以功利目的、以短视的需要与计算---工具理性为根据,它是以人类的道德与人文主义的人道精神为基础的。恰恰是唯心主义的人性论、唯心主义的自由、平等、博爱思想构筑了现代文明政治理论的思想基础。这也就是为什么伟大的哲学家--康德要在科学理性之外,为自由划界、为信仰划界而高歌灵魂不朽、上帝永存!
     在法轮功成员能够信仰“真、善、忍”而抗拒强暴的时候,我们尊贵而博学的民运人士为什么就不能够信仰“自由、平等、博爱”这一人类崇高理想而与中共强权割断那难解难分、千丝万缕的纠葛,团结于这一共同的人类理想之下,与信仰者—法轮功成员一起,形成一个坚定而顽强的政治团体,与非人道、反人类的统治力量相抗衡?
     国内外民运人士需要的不是为利益所收买的对信仰的背叛,需要的是对现代民主政治思想与理论如法轮功成员一般的宗教般信仰与虔诚。人们只有不把自由、民主、人权、法治思想当成我们个人得失的利益计算手段,而是把它当成了我们的宗教、我们的信仰、我们矢志不渝的追求、我们终生为之奋斗的理想,把它变成我们一刻也离不开的血液与骨髓!国内外的民运组织才可能如法轮功组织一样,不为权势所动、不为利益所惑而形成一个坚忍不拔、战无不胜的团体。才有资格和法论功组织一起,形成一个广泛的、同仇敌忾的联盟,向不可一世、无恶不作的专制暴政发起持续而不断的挑战。
     请谨记,在民主社会与制度得以建立之前,人民与强权者之间,深处于一种战争状态,在此境地下,当然需要反对互相之间的猜忌与攻击。人们需要统一步调、统一思想、形成一个强有力的战斗团体。我们又怎么能够攻击民运的先驱--坚定的民主政治信仰者们与法轮功团体精诚合作、共同抗拒强权呢?在此我要说胡平的选择没有错!高智晟的选择、袁红兵的选择、辛灏年先生的选择郭国汀先生的的选择就是广大苦难深重、受害深深的六四受害者的选择!就是中国人民的选择!
     
      一个局外人的忠告
      2006年1月20日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