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为了忘却的纪念
[主页]->[百家争鸣]->[贺伟华文集]->[强权下的罪恶之二---自序]
贺伟华
·“非人状态”与“道德存在”
·“囚禁的亲情”
·夸父追日、天涯求梦之路
·中国——监控无处不在,一个全民动员的警察国家!
·童奴泪——响彻云天、泣轨神、惊天地的《同一首歌》
·信仰者的苦难
·燃起自由的篝火,为中国自由文化运动壮行
·官民冲突愈演愈烈.知识分子集体失语
·无法承载的生命之轻---鲜活消逝于五指之间
·从权力中心下放农村 并不意味着落花飘零、好景不再
· 老子的养生哲学与贾宝玉的出家
· 拯救与逍遥
·生存的意义生存的意义
· 生与死的抉择
·永远的丰碑
·半个世纪的法西斯专制,五十五年的民族悲歌
·奠基于苦难的史诗般经济学辉煌
·突破网络封锁之后,惊闻汕尾东洲血腥镇压有感!
·信仰危机与屈原自杀
·权力与金钱不是万能的
·信仰者的苦难---对“同唱一首歌”的亲身感受
·比尔*盖茨,知识经济、人文时代的宠儿!
·新年诗话
·请留意:人们利用传统污辱他人的时候,可能自己也会被传统埋葬!
·请留意:人们利用传统污辱他人的时候,可能自己也会被传统埋葬!
·我所经历与看到的中国劳工境遇(连载)
·我所经历与看到的中国劳工境遇2(连载)
·我所经历与看到的中国劳工境遇3(连载
·我被带到中共耒阳市公安局问讯的经历
·我被带到中共耒阳市公安局问讯的经历
· 拯救与逍遥
·专制暴政下的女权主义误区
·非政府组织与团队归属---生命意义的自我赋予
·被变质馄饨毒倒的人究竟有多少?
·一封导致被关疯人院的信件
·贺伟华:巨星陨落、光耀千古
九、杂文
·要“磁浮”?要奥运?还是要人权:论上海民众和平散步的意义
·要猪的竞技,还是人的奥运:回复王思源先生的奉劝
·裸照门:张柏芝的坦荡与阿娇的“虚伪”
·我命中注定自由、孤独的走过!
·网络大时代----专制政权的末日!
·新闻自由的意义:减肥致死案引发的扒粪挖贪风波
·缅甸军政府的血腥镇压、 中国责任与奥运
·或许我们难逃宿命,却在反抗宿命中获得自由!
·高山遣返案 中共指控真假莫辨
·《百姓》总编黄良天,开启拯救中国的“扒粪运动”
·辩论主题:八九民运是否真是第二次文化大革命?
·利益驱动下的权力疯狂、民生苦难与官民对立
·走向覆灭的特权腐败阶层(之一)
·为即将爆发的中国革命正名
·中国共产党在未来五年内分解成两党势在必然
·新左派劳工维权者的崛起---对掠夺性权贵资本的清算?
·评论:谁是抗战的主力---历史的真相
·在中国动用坦克、军警镇压平民,不叫“屠杀”!
·黄金高真是腐败分子吗?
·“宪政改革”,一个多么富有欺诈而鼓舞人心的称谓!
·官办媒体、主流话语之外的第二种声音----心灵之声
·人权与民权的关系
·民权运动与人权运动的内在渊源及关系界定
·中美首脑工作会晤----中国的“崛起”?抑或西方的没落?
·越南的政治变迁给中国人民的启示
·与老农的通信存档---难道你真是中共特务?
·自由主义不是冤大头:制度性缺陷是中共权贵腐败与堕落的根源
·中国从来就不缺独立思想者,所缺者宽容的环境
·新的“文革领袖”在哪里?访民期待您!
·关注民王炳章与杨天水两先生的不幸命运---与暴君的斗争与妥协
·从天赋人权看中共得网络监控
·“持不同金钱者”的诞生与力量
·荆楚,在强权者膝下,你做了些什么?
·揭开ZYZG《自由中国论坛〉的面纱,警惕中共布下的陷阱
·从倒扁浪潮看台湾的制度监督缺陷与法治无力
·严重的自然灾难, 再次凸显出公众对政府的信任危机
·独立评论:不可抗拒的中国民主化浪潮与民族利益
·要有真的物权保障,必须反出一个“自由新中国”——论自由宪政下的广义财产观与制度性保障
·"天灭中共 " 标语无处不在,中共官员避祸自顾不暇
·你不应该抱怨,存在就是合理!
十、个人经历、技术、网络等相关知识
·在广州天添化工公司工作时开发的系列技术资料及成果(1)
·在广州天添化工公司工作时开发的系列技术资料及成果(2)
·在广州天添化工公司工作时开发的系列技术资料及成果(3)
·在广州天添化工公司工作时开发的系列技术资料及成果(4)
·在广州天添化工公司工作时开发的系列技术资料及成果(5)
·在广州天添化工公司工作时开发的系列技术资料及成果(6)
·在广州天添化工公司工作时开发的系列技术资料及成果(7)
·在广州天添化工公司工作时开发的系列技术资料及成果(8)
·烂在肚中、不如无私奉献——十年磨一剑,我的科研开发生产研讨计划分述
·个人开发的美容化妆品系列成果
·主题:大家小心特务的陷阱(2张图s)
·精神病药物伤害、防范与对策1(连载)
·精神病药物伤害、防范与对策2(连载)
·与老农的通信存档---难道你真是中共特务?
·掌握破网技术后的感想
·被当局所控制的我与湖南省中医美容研究所合作内幕
·孵化、成长与腾飞
·科研与实践: 精白红薯粉丝技术转让原始依据之一
·科研与实践: 精白红薯粉丝技术转让原始依据之一
·科研与实践:精白红薯粉丝技术转让原始依据之二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强权下的罪恶之二---自序

自序
    良心知识分子的力量!
    哲学家卢梭说过:“人人生而自由,然而束缚却无处不在!”作为自然界的一份子,人无法回避生、老、病、死的自然规律而摆脱自然法则的限制;作为社会中的一员,人无法逃避法律及传统习俗对我们的束缚;作为有限的理性存在,人也无法摆脱知识的局限性而获得更多更大的创造性自由;但是,作为一个理智而有尊严的个体,我们却可以抗拒基于权力的外在非理性统治性力量的强制与暴虐而捍卫自己天赋的与生俱来的人权---自由与尊严。虽然在追求自由、捍卫人的尊严的过程中我们历尽磨难、九死一生。然而人的尊严、个人的权利、自由的价值就在于每一个人前赴后继、舍命追求与誓死捍卫之上。为了这一伟大的人类理想,我们的前辈、中华民族的良心知识分子们苦苦探索了近百年;踏着他们的足迹,接过自由的火种,我们还将奋勇而前行。
    在布满荆棘与坎坷的追求与探索的道路上,文革中的无数的知识分子倒下了,他们倒在自己学生的乱棍之下;六四屠城,无数的莘莘学子们到下了,他们倒在了曾几何时自己无限热爱的子弟兵的枪口之下、党旗之下、倒在血泊之中。从此似乎良心知识分子已经丧失了他的力量与勇气而受尽世人的嘲笑与鞭挞、践踏与侮辱,成了于苦难中迷失方向、在失落中流离失所的卑贱者。“知识分子嘴巴硬、骨头软!”成了强权者不无自豪的狂妄与叫嚷!难道事实真的如此吗?
    在此,作为他们中的同一志向的普通一员,我不禁回想起那铭刻于心、永志不忘的激情岁月;那震撼人心、充满血腥的六四大屠杀:

    由于资讯闭塞,我并没有直接参加八九民运,当时的我就像一个科研迷一样沉浸在新产品开发的兴趣之中,也不知道自己一直被当局暗中严密监控着,只是现在才想到当年自己的思想太超前、太激进,以至于强权者把我看管的比这些民运领袖们、学生精英们更加的紧。结果我到省科委科技情报研究所查阅资料后,我在省政府门前与学生们的亲密交谈、我无比兴奋的奋力挤向前去和当时正完成振奋人心、慷慨激昂演讲的学生领袖握手的情景也被当局严密监视着。
    虽然当时我们素昧平生,从未相识过,但是他们的勇气、他们的热情、他们的大无畏精神却深深的感染了我,让我至今自愧不如!在他的演讲结束之后,作为北京民运湖南声援团的一位战士,他就带着队伍浩浩荡荡的开向了北京,看着他们远去的背景,看着他们热情高涨、意气风发的青春朝气,我仿佛看到了自己心仪已久却不能表达出来的美好前景,仿佛一个自由而平等的民主法治社会就在眼前。在高兴和希望的鼓舞下,我情不自禁的让在省政府门前静坐的湘大学生们给我多一些宣传资料,我要把这些资料带到死气沉沉的耒阳来,我要在公共场所张贴这些资料、我还要在同学同事之间广为散发,从而带动起耒阳人也加入这场声势浩大的反腐倡廉八九民运。我既没有想到在火车上我的即兴演讲被当局严密监控着,也没有想到大屠杀就在眼前,而刚才还充满热情与朝气、满是爱国、爱民情操的湖南学生领袖及天之骄子们瞬间就成了法西斯强盗的刀下冤魂。这种震撼与愤怒是难以言状的,这是我首次对生命的尊严、价值与可贵有了刻骨铭心的感受,也是我首次对强权者产生了刻骨铭心的仇恨,此后,他们在我的心里除了轻蔑之外,除了在心里骂他们法西斯强盗之外,再也没有了以往的起码尊重。从此我就有了“你们共产党”这句把他们和自己分割开来的口头禅,家人姐弟们也感受到了我对共产党的轻蔑。
    当时我带回来的资料被早已知情的父亲从包中搜出,强行烧掉!我周围的亲戚与朋友早就对我心存戒备,同时我对自己的境遇还不自知,而周围的威胁及秋后算账却是我更不曾意想的到的,当时确实太单纯,也并不真正明白政治与生活的界限,因此犯了法西斯的禁忌。而在六四大屠杀之后,先是住在我家斜对面的一个中学校友特地来告诉我、提醒我“凡是参加过八九民运的学生,没有一个有好结果!”后来姐夫也这样提醒着我。而另一件让我终于愤怒起来的事情就是我看到了一篇文章,记得作者是某位移居国外的学者,文章在对八九民运失败的原因分析中有这么一句话:“中国的知识分子嘴巴硬,骨头软!成不了大事!”整篇文章洋溢着失败主义情绪及对民运学生的轻蔑,仿佛就在不断的往杀人犯脸上贴金!看到这篇文章,我仿佛看见了一张充满奴性的嘴脸,我不禁产生了对共产党培养的所谓高级知识分子的轻视。六四学生舍生忘死、不畏艰险的在为国家的前途、人民的幸福而请愿、绝食、静坐,用自己生命的代价来换取社会的进步,呼唤人类的文明。而这些所谓的高级知识精英即使到了国外对受害者也没有有半点同情与珍爱之情。至此在心里产生了有朝一日向全世界证明中国良心知识分子的铮铮铁骨及大无畏精神的强烈愿望!当然现在已经知道这份杂志不是偶然放到我的床前的、也知道为什么他们要把这篇文章翻开显露在外面,并在那句“嘴巴硬、骨头软”的句子下特地划上几条粗线,生怕我没有留意。而后来人们故意的如前所述的提醒更加加深了我的印象。当时,我的手脚被束缚着,还幻想着自己能够有一个正常人的生活,虽然愤怒而深感压抑,但还是强压住内心的冲动,任人宰割而等待机会的来临!
    不知经历了多少坎坷与不幸、遭遇了多少痛苦与折磨之后,一个被践踏的卑微者在无数次忍无可忍的挑衅与攻击之下终于从沉默、压抑、苟且偷生到愤怒到抗争到爆发,从或将计就计、或以暴易暴到最后不顾一切的愤怒挑战强权者的威严,完成了有生以来第一篇战斗性文章《强权下的罪恶〉。而导致写下这篇文章的直接原因却是一次死亡的威胁:
    记得那是2004年6月的某日,在当局的严密监控之下,我到耒河大桥下游泳,大概游了一个小时左右,已是下午六点来钟,我正在河流的中央,远远看见当局指使的一对男女来到了河边,男的站在河边,女人竟在黄昏前的光天化日之下退去所有的衣服赤身裸体的故意在岸边洗澡。一看到此情景,我背过身去游得更远,不再向这方张望。当时并不知当局是怕我利用黄昏后的夜色逃跑而让这个男人来故意挑衅,目的就是威胁我不能再游泳及扯断我已经留得较长的头发,防止我潜逃。这时岸边的男人看我越来越游到了河中央,就开始大声叫骂起来,说什么:“还游什么泳?赶快上岸!不然我打死你!”开始我当作没听见一样的继续游,没想到他继续如此的叫骂,于是我大声问道:“我游泳跟你有什么关系?”“就是有关系,”他回到“我老婆要在这里换衣服,你还不赶快滚!不然我要你的命!”听到这话,我有些愤怒了起来,于是我游到岸边,对他说:“命在这里,你有本事就来拿吧!”结果我还没有上岸,他就冲了过来,站在平膝的水面抱头就打。他一只手抓着我的头发,另一只手卡住我的喉咙叫嚷着:“这次你死定了!这次你死定了!”然后猛力扯断我的头发。忍无可忍之下我奋力的将他掀翻在水里,也让他吃了两口水。这时他拼命的揪着我往岸上爬,知道在水里肯定不是我的对手。就这样爬上岸后,他开始叫人来帮忙一起对付我。这时的我本来就游了一个小时泳,已经精疲力尽了,还被两个人围攻,而那个光身子的女人这时也穿上了衣服来帮忙。看着他们疯狂的不顾一切的神态,我知道继续下去只有死路一条,因此再次跳入水中,他们追赶过来,在岸边用石头不断的向我砸来,顿时头顶与耳背遭受重创,在片刻间失去了知觉,被呛了两口水后才清醒过来。于是不顾一切的向对岸游去。这时天色已黑,警车在桥上鸣起了笛声,手电筒对着河面来回的照着。一艘渔船从岸边朝我的方向开来。为了尽量不被他们发现并放松已经无力的手脚,我翻过身来睡在水面只露出自己的鼻子呼吸空气。就这么慢慢的飘呀飘、游呀游,终于游到了对岸。在夜幕的隐护下我找到了一户人家,借了双鞋及长裤,深一脚浅一脚的逃回了家。心里还想着他们在水里找不到我一定以为我葬身鱼腹了。
    在家里休息了片刻,再止了血、擦了药之后。打开电视,竟发现当局的媒体是如此的步调一致、行动迅速:湖南电视台在播放人们给我开追悼会的情形(当然没有指名道姓,但所有认识与了解我的经历的人都可以理解其中的含义。),这时我才进一步发现当初自己的有关自由与民主的言论给此后今生的我带来了如此之多的不幸,当局简直不择手段的要我的命!虽然从来没有对强权者提出过任何的批评、虽然自己没有任何对政治的野心与兴趣、虽然当时自己不过是在家庭与孙家的联合迫害之下苦苦的探讨与追询而发出心灵的真诚呼唤,并真心的渴望着自由与平等。然而这一切注定了自己被人当成企图染指法西斯皇权的人---当局因此刻意指使电视台在把我的骨灰装在一个腾龙围绕的木盒而被人们供奉,这是多么的荒唐与无聊而且无中生有!
    这时心里知道,一场以生命为代价的抗争已经开始,再也不再有任何的退路。只有把二十几年来遭受的迫害用自己的血泪控告来写就这告世界、告人类之书《强权下的罪恶》才能给不可一世的非理性统治力量以致命的打击。这种打击的力量来自于人类良知的同仇敌忾、来自于理性人类的良心、来自于中国人民长期压抑下敢怒而不敢言后的情感宣泄。终于有一个人敢于站出来用心灵的力量、用生命的力量、用真实的力量书写悲愤下的控诉;这种控诉不是屈原在报国无门、走投无路之下的“问天”,而是直指皇天的怒骂与寻仇!一个被冤杀的灵魂在寻仇!一个厉鬼在诅咒!因此,更具有了挑战性的力量。因为这篇《强权下的罪恶》,强权者再也没有了当初的气焰,一种期望妥协与放弃的信息以各种方式表现出来,而许多的对法西斯强权幸灾乐祸的正义者们却在以各种的方式鼓励着一个孤独的抗争者继续前行。一个被孤立了二十多年的贱民终于感到自己不再孤独,而且找到了自己的最佳抗争方式,以最直接的方式直接通过法西斯国安局的电脑向外发送自己的声讨与知识性信息,强权者的阴暗与龌龊与我的坦荡、磊落、无畏形成鲜明的对比。再也没有任何方式能够像这样在世人面前直接打击强权者。
    此时,什么“身在曹营心在汉”、什么“自己人打自己人”、什么“两败俱伤”等等信息成了不断的暗示,似乎在祈求我一个冤魂厉鬼对尘世灾难与不幸的放弃。然而一个被践踏的奴隶又怎能不抗拒强制下的人身依附及无时无刻无处不在的挑衅与威胁?一个从未被人当作人的弱者又什么时候和他们成了自己人?一个一辈子被愚弄的人又怎么可能不“身在曹营心在汉”?面对死亡威胁,我不再软弱、不再胆怯、不再举足不前,而把当初只针对地方贪官污吏的控告文章改写成直指皇天的怒骂!并把自己标榜成一个反法西斯专制的自由战士!以鼓励自己面对苦难的斗志。终于,二十年的血海深仇、二十年的苦难与煎熬、二十年的不断探索与反思,化作一个个字符通过网络传遍了世界。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