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横眉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横眉文集 ]->[谁要做死在爱国黑社会枪下的闻一多﹖]
横眉文集
·胡锦涛还能有多少可做得更开明的空间﹖
·是赵岩泄露了机密,还是中共自己泄露了机密﹖
·谁去猫脖子上系铃铛﹖
·没有共产党,就不准有中国﹖
·如果说中共在强奸民意;那李洪志就在迷奸民意!
·骂得中共,难道骂不得李洪志这个江湖骗子?
·我站在中共的角度, 替法轮功创始人李洪志先生抱不平!
·莫非SARS病毒都投奔了自由﹖
·也来闲话“法轮功的低级错误”
·邓小平就是“爱国不爱党”的始作俑者
·港人要“还政于民”,中共恼羞成怒!
·爱国者是永远站在人民一边的!
·缺乏民主法制的经济改革是一场民族灾难
·汉奸的口号[全世界无产者联合起来]
·从汉奸到民族英雄只需要时间
·如何做一个合格的汉奸﹖
·要爱中共,不要爱国!
·反腐败只能是中共的家务事吗﹖
·这就是爱,说也说不清楚
·是制造腐败﹔还是揭发腐败的人损害了中国的形象﹖
·要“下三路”的自由,不要“上三路”的自由﹖
·究竟谁分裂了谁﹖
·党是和谁在争军队﹖
·“叫花子唤狗,越唤越走”
·什么是先进性教育活动?
·重获自由的灵魂—悼念赵紫阳
·从营救人质到赵紫阳的后事安排
·助同胞杀同胞是英雄,助异族杀同胞是汉奸﹖
·稳定就是要人民忍气吞声吗﹖
·在中国实施民主果真是祸国殃民么﹖
·轻描淡写的背后—海底乾坤
·以党划国,国父何在﹖
·“带着钱去做贼”——论精英都在党内
·汉源事件说明中共执政能力提高了吗﹖
·喊共产党万岁的人和共产党打起来了!
·中共怎能如此吹捧布什﹖
·是要一个中国,还是要台湾属于中国﹖
·是谁关上了两岸和平统一的大门﹖
·美国的表态是对中华民国的最大支持
·军报是对胡锦涛褒扬还是发出警告﹖
·王鹏,你虽死犹荣。姜云春,你死不瞑目!
·新时期面对屠刀的共产党员
·中共照搬西方的都是些什么东西﹖
·民主未必令所有国家富强,但富强的国家一定有民主
·中国改革开放取得的进步,正说明中共的失败!
·民主固然不完美,但“贿选也算一种进步”
·枪声响起前的那一瞬间
·月亮在莲花般的云朵里穿行—记于中秋夜
·谁去猫脖子上系铃铛﹖
·是赵岩泄露了机密,还是中共自己泄露了机密﹖
·历史什么时候证明在中国照搬西方政治体制的模式是一条走不通的路﹖
·胡锦涛还能有多少可做得更开明的空间﹖
·中国卫生部泄露承认台湾独立﹖
·在中国的妓女、“恶劣嫖妓”和“文明嫖妓”者必读
·掌声背后的凄凉
·没有言论自由,哪有真话可听﹖
·中国的分裂是由于没有制定“反分裂法”吗﹖
·能一国两制,何以不能一国两党﹖
·中国人民只有反日才是“自发”的吗﹖
·总是令人啼笑皆非的中国新闻
·无权做主的中国人,日本何惧之有﹖
·反日由自发行为到违法行为—读胡子贴有感
·由“理智爱国”说开去
·从民众的欢呼声中,中共悟出了什么?
·中共邀连宋来访,是请神容易送神难
·和平统一的过程,必然是两岸民主化的过程!
·又见“六四”,又见“六四”!
·难能可贵的“爱党爱国”网友
·中共驻澳大使评论叛逃事件的语中玄机
·由程翔泄密被捕推测中共对台政策的底线
·二百年不遇的洪水和五千年不遇的共产党
·流氓打刁民是爱国的行为?
·党员说:中国哪还有共产党?
·春情勃发的中国女人吓怕人大代表?
·这类的“性骚扰”不是太多而是太少了!
·枪毙了王斌余,就是枪毙了共产党!yyy
·与人权相悖的生存权是啥玩艺儿呀?xxx
·独在监狱为死囚,适逢佳节倍思亲
·真正为神六上天而开心的应该是谁﹖
·为偷情般的爱国人士鸣不平!
·橫眉:堂堂副主席竟是一个托儿?
·松江污染家家乐,毒水过后尽开颜﹖
·在中共眼中,台湾人究竟算不算中国人?
·天太黑,子弹看不清前边儿!
·东施效颦,贻笑天下
·对面的女孩看过来—中国未婚男人心中的痛!
·冷血的“爱国主义”
·阿扁“废统”,国民党反得,中共却反不得﹗
·中华人民共和国是中共神圣不可分割的一部分
·中共既然也提倡民主,何不如此民主一把?
·请把社会主义去掉!
·常人看到健美,淫棍看到色情
·要歌颂共产党,就必须贬低中国人?
·为什么腐败压不垮共产党?
·西方反华势力需要与民运分子合作么?
·如果把反对民主的道理用到日常生活上来…
·中共专制所引发的管治危机
·见过无耻的法庭,但没见过这么无耻的法庭!
·反共必须倒扁
·是阿扁弱智,还是民众弱智?
·阿扁没有错,都是民主惹的祸!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谁要做死在爱国黑社会枪下的闻一多﹖

   (博讯2004年5月25日)

    三位封咪名嘴似乎正因在所谓压力前退缩,不敢舍身取义地维护新闻自由、言论自由的“卑怯行径”受到香港各界越来越多“爱国人士”的斥责。任择几位如下:

    曾在殖民地时代“勉入虎穴暂栖身”,“违心”地为港英政府服务、“屈居”司局级高官﹔在回归前夕,才忽然不畏惧英国可能给予的“报复迫害”﹔以“巾帼英雌”的姿态,毅然站到“爱国行列”内﹔现为人大代表、立法局主席的范徐丽泰女士公开对记者说:作为主持人,够胆的就多说几句,不够胆的就少说几句。如果说因为受到甚么压力,最好能做出清楚的交待…言外之意是指名嘴们不要自己杯弓蛇影,来个无中生有。

    立法局议员、民建联付主席叶国谦巳正式出函传召三位名嘴到立法局交待封咪真相,以免影响香港的形象。“法制精神”尽显无遗。

    因欲先拔头筹率先到祖国西部投资捞个便宜,结果被曾把胸膛拍得震天价响的西部汉子糊弄得焦头烂额,只好打落牙齿往肚里咽,暗中希望组织上给予补偿的红色资本家兼人大代表王敏刚说,名嘴不把封咪的真相说出来,是没有道德及不负责任的态度。促请「封咪」人士拿真凭实据证明涉及政治压力,否则便是滥用新闻自由。

    曾受英国人多年培养的现任警务处长李明逵,要那些说封咪是受到威胁、压力的人先拿出证椐来,充分表现了香港警察“讲事实重证椐”的办案手法。

    人大代表、文艺界的马逢国先生则感性地勉励名嘴们既然觉得自己受威胁,何不仿效闻一多先生﹔这位当年在国民党时期因言论大胆、批评政府而被暗杀的大学教授。并引用闻在最后一次演说中的话:“躲在暗处想暗杀我的人即管出来,我今日被杀,还有千千万万个闻一多站出来。想是暗喻名嘴们如不敢学闻一多,就是自己没有勇气或是根本无人受威胁,只是配合反共演戏罢了。

   

    似乎亲共“爱国人士”反倒是最关注言论自由,关注封咪的真相。大有我虽不同意你的观点,但你自己须“誓死捍卫”你表达的自由之风范。

    对此,名嘴之一的郑经翰率先公开响应,指自己告别电台节目,是因“有背景之有势力人士,善意或恶意声称代表中央向我传话,叫我收声。”文中又称:“中央为了操控九月的立法会选举……动员一切力量文攻武吓……既稳住亲中政党如民建联、港进联一类的席位,同时打击泛民主派力量。”他指暴力威吓教他“不寒而栗”,若有人仍不承认言论自由已响丧钟,就是“瞪着眼睛说瞎话……捂着良心为当权者说项”。他又指出,若出席立法会会议解释“封咪”理由,“威胁我的人可以灭口!”他表示只会在人身安全受保障情况下才会到立法会,又批评叶国谦“不负责任”和“玩政治”,若立法会传召证人而没留意保护证人安全,是十分草率的决定。此外,郑经翰又重提他当年受袭时,前任警务处处长曾荫培即派员贴身保护,但现任保安局局长李少光和警务处处长李明逵却以没有证据和当事人不合作为理由撒手不管,“客观上就是向恶势力发出纵容的讯号,让他们肆无忌惮、为所欲为”。说来说去,还是认为自己是得罪了中共,还是害怕“暴力威吓”,看不出郑名嘴有要学闻一多从容赴死的精神。

    黄毓民方面则有熟悉内情的朋友指出,他确有欠债。某方面的人士就利用这个弱点逼他封咪,香港记者协会副主席谭志强披露,一个月前获悉中央高层领导不满意香港一报章的内容,也不满意部分电台节目主持人“疯狂叫骂”,有人于是拿这几句说话,针对主持人的弱点,例如债务等,透过其朋友和家人施加压力。似乎只要肯封咪,这债务就好商量,甚至有人替你还了﹖所以看在家人和钱份上,不能敬酒不喝喝罚酒。自然也不肯做甚闻一多。

    但我觉得他们做不成闻一多最重要的原因是他们面对的对手是谁﹖当年闻一多被杀,国民党政权尚视闻一多是受害者,蒋介石还下令要破案,并处决了两名凶手。今天“不爱党不爱国”的名嘴们面对的是“声称代表中央”﹔善意或恶意地向他们传话的有背景之有势力人士,也就是“爱国黑社会”。能代表中央的“爱国黑社会”,自然是奉旨行事,等同当年中共在国统区的除奸队,杀尽中共叛徒顾顺章一家老幼十余口人就是他们的杰作之一。名嘴们倘若效法闻一多,结果反被当卖国奸贼惩办了,落得个死有余辜,何苦来哉﹖

    中央方面假如确实从未委托过“爱国黑社会”代表自己传话,倒是应该尽快公开澄清,以免以讹传讹。并对这些帮倒忙的“有背景之有势力人士”提出警告,不准他们对付“闻一多们”,真正保护香港的言论、新闻自由。更不要象50年代反右那样,中央亲自把“千千万万个站出来”的闻一多们都打进了十八层地狱,还踏上一只脚!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