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黑尚
[主页]->[百家争鸣]->[黑尚]->[儒学复兴的注意事项]
黑尚
·神侃美伊历史恩怨
·他们为谁阵亡?
·话剧:宋健飞黄泉路上迎刘涌
·陈水扁即使用了苦肉计也不需要惭愧
·三农问题目前无解 ——读《中国农村问题调查》的一点感想
·我爱党,也爱日本
·强烈呼吁党和政府隆重庆祝十五年前六四伟大的胜利
·举世惊讶的印度大选
·从俾斯麦和李鸿章说起
·如何说服“新欧洲”支持解除“对华军售禁令”
·论民主派争取保皇派的策略
·致信美国高干
·工资与剥削
·为什么只向日本索赔
·为了祖国统一,向我开炮!
·死刑的执行方式
·推理共产党抗日动机
·民主政权侵犯人权
·望海潮 缅怀赵紫阳
·“公仆”乱伦?
·回闲言先生的《乌克兰大选告诉了中国人什么》
·分裂祖国的民族败类——华盛顿
·好个“只有事实优先”--论多元主义和自由主义
·从领土纠纷看中共的卖国本质
·对污言秽语贴的感受
·弃暗投明的交易
·就凭《宪法》抨击政府
·请闲言自尊自重,不要血口喷人造谣诬蔑
·儒学复兴的注意事项
·最蠢的奴
·自繇选举和自繇言论的基本常识
·不肃清左翼的荒谬,西方必将沉沦 ——写在法国骚乱之后
·纯逻辑思考死刑存废
·拍照风波中我差点把爸爸送进监狱
·我是怎么反驳洋鬼子维护祖国尊严的
·屠夫与伟人 ——评《香水——一个谋杀犯的故事》
·捐躯异邦者说
·吃狗肉是高貴上流的標誌
·誰弄髒了我們的民風
·國際法亟需完善國家分裂機制——對科索沃獨立的思考
·建议海外华人上街游行,抗议藏独打砸抢的暴行
·立憲承認平民對官權濫用的有限復仇權
·中國領導人也將穿和服合影
·祖國應該感謝周洋,周洋無須感謝祖國
·痛吟一位投江的老母
·日本的女足,日本的頑強 評日本女足奪世界盃冠軍
·從比較兩部中國電影説開
·下策促離心——昆明恐怖事件後的思考
·香港和新加坡——佔領中環的背景透析
·中共外交部用史料證明南海諸島自古屬於
·中國高科技——無翼沿軌慢飛機
·雙邊本幣互换協議與人民幣國際化
· 下一個爆發顔色革命的極可能是沙特阿拉伯
·民主成敗和國民智商
·川普爲何要建美墨隔離墻
·北吳人是漢族中智商最高的民系
欢迎在此做广告
儒学复兴的注意事项

   近来有一批新儒者提出了儒学复兴的主张。这让我回想起少年时代的梦,做一名当代鸿儒。如果一个中国人少年时代就喜欢读些思想意识方面的书籍,他首先接触到的非官方思想往往就是儒家思想。毕竟这是在中国被奉为圭臬两千多年的意识形态,而且又曾经长期被当代官方意识形态视为必须消灭的敌人。作为一个对思想界了解不深却又感兴趣的少年,如果想看看,除了政治课上学的那些马列主义思想外,还有什么其它有趣的思想派别,那难免就要翻翻四书五经了。

   古代儒家直接讨论的问题多是今天已经不存在的问题;今天存在的问题,往往古代儒家又不可能提及。所以我在接触其他思想后,最终不想成为、当然也就不可能成为什么当代鸿儒,今天自觉少年时的想法简直就幼稚。不过近代新儒家的一个研究方向是用古代儒家传统的方法原则去分析现代问题。新儒家代表梁漱溟的乡村建设理论还是著述颇丰的。还有更多新儒家研究的是儒家思想史,这个领域其实是一个和现今社会建设无关的纯学术学科。即使今天提倡儒学复兴的儒者也不会主张,全民都应该记住王充是什么朝代人、有什么思想,张载是什么朝代人、有什么思想。正如虽然今天西方基督教复兴,但人数不断增多的信徒普遍不知道也不用知道基督教史。

   新儒者推崇儒家,宣传儒家,是他们的自由。但复兴儒学有些注意事项。

   首先,新儒者绝不可以打出弘扬民族文化的吓人旗号,强迫每个中国人都奉行儒学义理。否则就和伊斯兰原教旨主义成同门师兄弟了。儒家的道德提倡每个人应该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但很多普通小民没什么治国平天下的崇高理想,只想看看超级女声,让自己平凡的生活多点乐趣,就很满足了。这时新儒者可以提倡人们学习先儒的先忧天下的精神,但绝不可以贬斥小民低俗,没有建设祖国振兴民族的宏图大志。人类历史上几乎每一个暴政都会打出无比高尚的旗号,鞭策每个平民为所谓崇高的理想牺牲自己。如果哪个平民不认同这个崇高理想,还可能挨整挨斗。据说为数月前炸开罗叫好的穆斯林就认为:被炸死的阿拉伯人,都是不为振兴伊斯兰教的伟大事业而奋斗,却向西方妥协、沉湎于西方靡靡之音的穆斯林败类,他们死有余辜。为描述这种社会现象,新儒家可能还应该引入一个新术语“恐怖主义”。

   其次,新儒家绝不可以把儒家中的“王道”社会强加到新中国头上。中国搞了四千多年王道,1911年总算从形式上结束了王道乐土。小民求你们千万别再从儒家的王道思想里面汲取什么营养。中国每个朝代,就是因为上了儒家“王道”思想的当,所以走不出灭亡的怪圈。

   新儒家可能不服气,儒家的“王道”一向要求王们讲学习、讲正气,效法古代贤王如尧、舜、禹、汤、文、武、成王、周公,努力行仁政、建设和谐社会。每个朝代亡国,都是那些皇帝们不听从我们的“王道”主张,怎么能怪我们的“王道”不好?

   问题正是在于孟子提倡“王道”的时候,没提出如何让权力没有制约的王必然遵循“王道”,反而鼓吹王的权威至上。既然王的权威至上,不行“王道”,谁管得了?为了让掌权的王不得不遵循“王道”,法国也有一个孟子,孟德斯鸠,和其他先哲提出了比较好的方法:执政者如果不遵循“王道”,人民有权投票表决,把执政者废了。这样每个执政者为了保住宝座,就不得不实行“王道”了。

   法国的孟子也姓孟,虽然是洋人,但这年头不能搞种族歧视,建议新儒家把洋孟子也算进儒家大师。这样顺带着把洋孟子的好办法也宣传一下。

   基督教的传教士谋求基督教在西方复兴时,他们只是努力让更多的人信教,接受基督教的伦理道德。但绝不是要在西方各国重建、哪怕部分重建扫罗、大卫、所罗门三位古代闲王的政治体制,虽然《圣经》把这三王的统治视为理想良制的典范。

   当代儒者复兴儒学也只应该是让更多国人了解并接受儒家提倡的优良传统。如果当代儒者把儒学复兴当成实现或部分实现儒家典籍中的“王道”理想社会制度,那就彻底走错了路。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