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黑尚
[主页]->[百家争鸣]->[黑尚]->[好个“只有事实优先”--论多元主义和自由主义 ]
黑尚
·神侃美伊历史恩怨
·他们为谁阵亡?
·话剧:宋健飞黄泉路上迎刘涌
·陈水扁即使用了苦肉计也不需要惭愧
·三农问题目前无解 ——读《中国农村问题调查》的一点感想
·我爱党,也爱日本
·强烈呼吁党和政府隆重庆祝十五年前六四伟大的胜利
·举世惊讶的印度大选
·从俾斯麦和李鸿章说起
·如何说服“新欧洲”支持解除“对华军售禁令”
·论民主派争取保皇派的策略
·致信美国高干
·工资与剥削
·为什么只向日本索赔
·为了祖国统一,向我开炮!
·死刑的执行方式
·推理共产党抗日动机
·民主政权侵犯人权
·望海潮 缅怀赵紫阳
·“公仆”乱伦?
·回闲言先生的《乌克兰大选告诉了中国人什么》
·分裂祖国的民族败类——华盛顿
·好个“只有事实优先”--论多元主义和自由主义
·从领土纠纷看中共的卖国本质
·对污言秽语贴的感受
·弃暗投明的交易
·就凭《宪法》抨击政府
·请闲言自尊自重,不要血口喷人造谣诬蔑
·儒学复兴的注意事项
·最蠢的奴
·自繇选举和自繇言论的基本常识
·不肃清左翼的荒谬,西方必将沉沦 ——写在法国骚乱之后
·纯逻辑思考死刑存废
·拍照风波中我差点把爸爸送进监狱
·我是怎么反驳洋鬼子维护祖国尊严的
·屠夫与伟人 ——评《香水——一个谋杀犯的故事》
·捐躯异邦者说
·吃狗肉是高貴上流的標誌
·誰弄髒了我們的民風
·國際法亟需完善國家分裂機制——對科索沃獨立的思考
·建议海外华人上街游行,抗议藏独打砸抢的暴行
·立憲承認平民對官權濫用的有限復仇權
·中國領導人也將穿和服合影
·祖國應該感謝周洋,周洋無須感謝祖國
·痛吟一位投江的老母
·日本的女足,日本的頑強 評日本女足奪世界盃冠軍
·從比較兩部中國電影説開
·下策促離心——昆明恐怖事件後的思考
·香港和新加坡——佔領中環的背景透析
·中共外交部用史料證明南海諸島自古屬於
·中國高科技——無翼沿軌慢飛機
·雙邊本幣互换協議與人民幣國際化
· 下一個爆發顔色革命的極可能是沙特阿拉伯
·民主成敗和國民智商
·川普爲何要建美墨隔離墻
欢迎在此做广告
好个“只有事实优先”--论多元主义和自由主义

   

   从《没有优先价值,只有事实优先——再论多元主义》一文来看,我不得不承认闲言先生是精明的,他发现了一个歪理邪说的悖论,为了继续为持歪理邪说者摇旗呐喊,闲言先生悄悄地把该歪理邪说的悖论部分清除掉了。持歪理邪说者喜欢说“世界是丰富多彩的,各国有各国的国情,不能都用一种模式”。这其实就是“多元主义”。于是有人会反驳它:“出于多元主义,那么你也不能用一种模式强加到每个人头上。有人天生有奴性,喜欢权威统治自己;还有更多的人喜欢自由,憎恶权威来决定自己的命运,你凭什么强迫每个人都像那几个有奴性的变态一样,顺从你的权威?这时候你怎么不搞‘多元主义’了?”持歪理邪说者被驳得没话说,于是精明圆滑的闲言先生赶忙粉墨登场,鼓动三寸不烂之舌来帮腔了。

   闲言先生说:“我并不特别崇尚多元此一价值,因此我也并不认为‘保障各种价值共存’是一种必须。”这话我是同意的。它已经反驳了“世界是丰富多彩的,各国不能都用一种模式”的谬论。多元并存还是单元独存应该是自然选择的结果,不是强迫出来的。如果人类最终都自由的涌向某一元,那么我们就应该接受这单元独存的结果。如果人类中某部分真心喜欢此元,某部分真心喜欢彼元,那么我们就应该接受多元并存的格局。但是这点闲言是不会说出的,因为他知道,如果自然选择,他到处兜售的权威主义这一元肯定会被淘汰。中国人的基因虽然和西方人有异,不过也不至于大多数都是带着奴性基因的变态。闲言先生现在的逻辑就是:既然我已经讲了“我不特别崇尚多元”,那么如果有人强制全民一元,我也完全可能是支持的。而那个强制全民一元的人恰恰就是闲言先生耗尽毕生精力为之擂鼓吹号的持歪理邪说者。此时,闲言先生圆满的把歪理邪说中的一个悖论悄悄清理了。

   其实现在问题的关键根本不是单元与多元的对立,而是自由与强制的对立。当然闲言先生可以说:自由与强制也各是价值的一元,把自由“在抽象的观念世界确定某种‘元价值’,并以之为核心构建一种理论是容易的,但它并没有多大的现实意义”。我同意闲言先生说的“真正具有实用价值的理论建构必须由两部分组成,即观念元素和经验元素。”。那么强制,或者所谓的“权威”,这个闲言先生鼓吹的理论建构,在中国到底有多少正面的经验元素?面对这个问题,恐怕此时闲言先生又不得不扭曲一些事实作为证据了。

   或许算故伎重演,或许算黔驴技穷,总之闲言先生每次兜售权威主义时,总忍不住要来撕咬自由主义。除了用些玄奥的词汇,他的论调本质还是和初中政治课本一样:“自由主义理论是从西方经验的土壤中生长出来的,对于西方世界来说,它是一种完全的理论形态。但当人们把它‘横移’到经验环境极其不同的中国时,它就成了一种残缺的东西。”但是,我就是搞不明白,自由主义在中国到底怎么“就成了一种残缺的东西”,既然你说“事实优先”,拜托你给几个事实让我开开眼界,好不好?其实闲言先生的那套权威主义理论构建根本不是从中国的实际条件、实际需要出发的,而是从统治上层的实际条件、实际需要出发的。闲言先生在此偷换了概念。正如一个暴徒把一个妇女锁在笼中当性奴。从整个事件的实际条件、实际需要出发,自由主义者坚决要求暴徒洗心革面,还该妇女自由。但是闲言先生等文人却从暴徒的实际条件、实际需要出发,主张强奸时温柔些,搞性虐待也别太过头,就是坚决不给该妇女自由,还劝她说“ 实际情况是他无比强大,你怎么也逃不出去,还不如每次配合他强奸,这样你也可能会得到高潮”。历朝历代的一些文人就是这类自甘堕落为淫媒的。

   其实价值本无所谓“普世”不“普世”。当全人类都趋向于某个价值时,这个价值自然而然就显得“普世”。每个民族都经历过战争,经历过屠杀,经历过暴政,经历过一个又一个人类自己给自己制造的灾难。每个民族都在总结教训。这个总结就是该民族选择的价值。面对同样的灾难,有的民族的总结是正确的,可以避免灾难,它就选择了正确的价值;有些民族的总结是错误的,灾难依旧重演,它就应该一边继续总结,一边参考其他民族的总结,以获得正确的价值。

   闲言先生武断地说“中国的自由主义者总是相信‘普世’”。这是颠倒了因果。自由主义正是从中国的实际条件、实际需要出发,同时参照国外经验教训,而构建出的理论。并不是因为自由主义者相信“普世”而选择自由,而是因为蔓延世界的自由主义同时也符合中国的实际条件、实际需要而显得“普世”。

   中国的实际条件、实际需要到底如何,只要保持清醒头脑,不被持歪理邪说者的喉舌迷惑,人们是可以看清楚的。但是一旦闲言先生等文人一定要扭曲事实,于是思想争论就成了“鸡同鸭讲”。

   附:闲言

   没有优先价值,只有事实优先--再论多元主义

   网友统计局兄无疑是倾向于自由主义价值立场的,但他不同于那些“自由主义者”。他认同思想结论可以是开放的,需要通过争论不断找到新的认识角度、不断接近真相和真理,而不是预先肯定自己早已“真理在握”;他也愿意立足于现实条件来探讨问题,而不是只能从书本来、往主义去。这样的人不管他持何种观点、何种立场,都是理想的讨论对象,也是我所尊重的思想者。

   统计局兄《再谈什么是自由---回闲言兄》一文,很多表述很好,我都赞同,这里只说说主要的不同看法:在我看来,多元当然也是一种价值,而且是我所谓“好的价值”之一。但是,“多元”价值之好,并不是我自称为多元主义者的原因;我所谓的多元主义并不特别崇尚作为价值之一的“多元”,更不将其作为元价值来构建体系。多元主义这一名词中所谓“多元”,并不是一种价值,而只是一种对待各种不同价值的态度。正象统计局兄的“政治理论”不遵循自由主义常规以概念为中心、而是以概念与概念的关系作为着眼点一样,我的多元主义也不是以某种价值为中心,而是以价值与价值之间的关系作为着眼点。我认为只有这样,思想理论才不会静止僵硬,才能够契合于经验世界的变动不居。

   正因为我并不特别崇尚多元此一价值,因此我也并不认为“保障各种价值共存”是一种必须,当然更不认同抽象说能够“保障各种价值共存”的宪政民主政治制度的建设具有绝对的优先性。各种价值共存的多元格局与能够保障这种格局的宪政民主政治制度都是好东西,但它们并没有好到能够使人不顾一切的程度,或者说它并没有好到能够使人不要吃饭、不怕打仗。如果走向宪政民主就意味着没有饭吃或失去安全感,那么我肯定选择停下来。

   所以,在抽象的观念世界确定某种“元价值”,并以之为核心构建一种理论是容易的,但它并没有多大的现实意义。如果把理论建构比作设计建筑,那么观念世界中所拥有的抽象价值等元素,只相当于绘图所用的线条和色彩,有了这些东西当然已经可以凭空钩画出多种设计图形,甚至可以使图形具有美感,但是有什么用呢?你还不知道建筑物所处的周遭环境以及地基条件,现在的设计只能是无的放矢,各种方案之间的争论也只能是不着边际。可惜,这就是当前中国思想界的主体状况。

   真正具有实用价值的理论建构必须由两部分组成,即观念元素和经验元素。自由主义理论是从西方经验的土壤中生长出来的,对于西方世界来说,它是一种完全的理论形态。但当人们把它“横移”到经验环境极其不同的中国时,它就成了一种残缺的东西。遗憾的是,中国的自由主义者总是相信“普世”(如果“普世”是真的,那倒也确实省事。更重要的是“普世”是自由主义理论的“相对竞争优势”,所以他们总是抱紧不肯放手),不愿意从中国的实际条件、实际需要出发构建新的理论,而总是埋首于从中国的土壤中寻找能够说明外来理论的“本土资源”--他们总是能够找到他们所需要的东西,但循此而行,他们也会永远建构不起真正能够适用于中国的理论体系。

   在理论建构的两大元素中,经验是出发点和立足点,观念只是立足于其上的骨架。由于经验总是自我否定的,所以理论也只能不断更新,因此哥德说:理论是灰色的,生命之树常青。多元主义从不试图离开具体经验来构建抽象体系,更不会试图建构一种一劳永逸的核心框架(这两者其实是一回事,一劳永逸的核心框架必然是超越于具体经验之上的),这是它有别于迄今为止一切理论体系的地方。现存的各大理论,都有它们的核心元价值以其建构于其上的完整体系;对这种体系的论证,最终只能依靠脱离了具体经验的抽象逻辑或者是所谓“先验”。在失去了现实约束的抽象世界,各种理论都可以自圆其说;但离开了现实“真”的根基,相互比较又如何可能呢?于是只能比“美”,即比谁的设计更合乎“理想”。但核心价值的不同即意味着“审美观”的不同,于是思想争论就成了“鸡同鸭讲”。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