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郭知熠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郭知熠文集]->[是狂妄还是自信?]
郭知熠文集
·千古奇书《超级厚黑学》之十四
·千古奇书《超级厚黑学》之十五
·千古奇书《超级厚黑学》之十六
·千古奇书《超级厚黑学》之十七
·千古奇书《超级厚黑学》之十八
·千古奇书《超级厚黑学》之十九
·千古奇书《超级厚黑学》之二十
·千古奇书《超级厚黑学》之二十一
·千古奇书《超级厚黑学》之二十二
·千古奇书《超级厚黑学》之二十三
·千古奇书《超级厚黑学》之二十四
·关于《超级厚黑学》答读者
·从李敖的裸体照到汤加丽的写真集
·再论“用艺术之光环护身”和“用名声之光环护身”
·揭开爱情神秘的面纱(1)
·揭开爱情神秘的面纱(2)
·揭开爱情神秘的面纱(3)
· 揭开爱情神秘的面纱(4)
·揭开爱情神秘的面纱(5)
·李敖靠什么出名?
·揭开爱情神秘的面纱(6)
·揭开爱情神秘的面纱(7)
·鲁迅究竟是不是一个思想家?
·揭开爱情神秘的面纱(8)
·爱情“钓鱼论”
·怎样才能算是一个思想家?
·闲话毛泽东:论林彪的愚蠢
·论伟大的孤独
·人生闲笔之一
·人生闲笔之二
·评李敖说鲁迅不是思想家
·人生闲笔之三
·闲聊李敖:骂人太多的人一定有毛病
·关于《评李敖说鲁迅不是思想家》一文答天涯读者
·是狂妄还是自信?
·论人过留名
·关于《评李敖说鲁迅不是思想家》答海外逸士
·论叔本华的两种性欲
·谁说历史是完全公正的?
·闲谈李敖的大陆之行(之一)
·论上帝的力量
·评毛泽东的自我评价
·毛泽东与克林顿论
·闲谈李敖的大陆之行(之二)
·裸体:是美感还是淫荡?
·思想和思想家宣言
·论裸体的相对权利
·也谈女“性解放”与男“性荒淫”
·关于《思想和思想家宣言》答读者
·人生闲笔之四
·一个关于性饥渴强度的有趣公式
·闲话李敖的“吹牛”
·从自称“当代鲁迅”所想到的
·关于女人“性放纵”答悠彩
·中国人成不了思想家的真正理由
·人生闲笔之五
·论专制制度与一个人的家天下
·人生闲笔之六(我与世界的冲突)
·人生闲笔之七
·人生闲笔之八
·论流氓燕的“成名”
·闲话毛泽东:毛诗词中的“风流人物”究竟指谁?
·评高校将成为中国的最大妓院
·人生闲笔之九
·论曹操一生的最大失误
·为什么顾城失了他的伊甸园?
·男人是势利的,还是女人是势利的?
·女人为什么痛恨顾城?
·我为杨振宁辩护(打擂版)
·荒唐的裸奔者
·论媒体的独立性 - 与徐沛商榷
·关于媒体的独立性和良知答丁柯
·汤加丽出裸体写真集究竟为了什么?
·再论人生为己,兼谈扑克牌桌旁的人生
·人生闲笔之十 (谈谈“真”与“理”)
·再为杨振宁辩护
·妓女与嫖客论
·论势利
·论爱情与虚荣
·关于处女膜与性高潮的一点思考
·幸福与快乐论
·闲话毛泽东:谈毛泽东的愚民政策
·闲话芙蓉姐姐现象
·论快乐
·北外的处女率想说明什么?能说明什么?
·我看周恩来
·论权威与奴性
·鲁迅的形象会更高大吗?
·江湖骗子郑奎飞
·为什么男人们普遍重视处女膜?
·中国的传统文化究竟是什么东西?
·什么样的女子更爱金钱?
·翁帆会不会爱上杨振宁?
·老夫少妻的婚姻有相对的稳定性?
·为什么婚姻是爱情之坟墓?
·李敖大师是思想家吗?
·论尼采的鞭子与女人
·叛逆
·尼采为什么会疯?
·孤独
·春天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是狂妄还是自信?

   

   

   作者:郭知熠

   狂妄是指一个人的自我感觉良好,目空一切,而自信也是指一个人自我感觉良好,说到底,也是目空一切。什么是这两者之间的真正区别呢?笔者将在本文中探讨一下这个非常有趣的问题。读者诸君,请随着郭知熠的思路来。

   其实,狂妄和自信对于一个人来说在有时是很难辨别的。同样的行为,我们可以理解为狂妄,我们也同样可以理解为自信。对于某一个人的某个具体行为,我们没有一个统一的标准来判断他的行为究竟是出于他的狂妄,还是出于他的自信。从这个意义上来说,我们没有办法找到一个道德标准来给某个具体的行为作判断,如果我们把狂妄作为恶,把自信作为善的话,道德本身在这里是无能为力的,逻辑混乱的。如此,是否道德相对主义就是正确的呢?这个问题是一个值得我们思考的问题,也可能是一个很难有统一答案的问题。

   恐怕笔者还是得用一些例子来为我所说的这段话作进一步的解释。设想这样的情形,一个人出人意料之外地说出一番惊天动地的话来,那么,这个人是狂妄还是自信呢?读者诸君,也许你会说,那就要依具体的情形而定了。

   如果这个人现在所处的位置离这个目标不远,那么,他就是自信;然而,如果这个人离这个目标太远,根本就不可能达到,那么,他就是狂妄。这个话听起来似乎有道理,其实是不通的。当陈胜在田野里与别人一起耕田的时候,陈胜言道,苟富贵,不相忘。而另外的农夫却嘲笑他。为什么要嘲笑他呢?因为他不过是一个农夫,连温饱都有问题,离富贵就相差的更远了,不知道是猴年马月的事。陈胜却要说,燕雀怎能知道鸿鹄的志向呢?把自己比作鸿鹄,而把同是农夫的其他人比作燕雀,这个比较绝不只是数量级的。可见这个陈胜是狂妄的了。可是,我们在历史上却找不到任何人对他这句话的半点责备。为什么呢?我们没有人会真正地认为陈胜说出这句话来是狂妄的。我们都会说陈胜是有远大志向的。他是自信的。他有坚实的人生目标,等等,等等。所以,郭知熠说这个道理是说不过去的。因为陈胜在说出那番著名的话来的时候,他还不过是一个卑贱的农夫。

   那么,也许有人会说,既然这样,我们就把在开始离这个目标太远,而后来居然达到了这个目标的人所表现出来的行为认为是自信的,而把开始离这个目标太远,后来完全没有达到这个目标的人认为是狂妄的。陈胜虽然开始是一个农夫,而他后来居然能够称王,他成功了。所以,陈胜就是自信的。这种说法似乎也有道理。可是,当陈胜说出这番话的时候,你怎么知道陈胜后来会不会成功呢?如果你不是一个巫师的话,你怎么知道陈胜不会永远耕田一辈子呢?这种说法把一个人当下的行为的善恶的判断留给了他以后的命运,本身就是非常荒谬的。我们在这里是判断一个人的行为(当下的行为)的善恶,而不想把他整个的人生都搅进去。他现在的行为的善恶依赖于他今后的行为,这是不可能的。

   那么,也许我们只能说,当一个人在卑微的时候夸口时,我们要判断他是狂妄还是自信,要依赖于他是否有这个潜能,他是否具备完成他所夸口的目标的潜能。可是,这种说法也是无法说通的。首先,你怎么知道他是否有这个潜能?如果你是与陈胜一起耕田的农夫,你在当时能知道陈胜有今后称王的潜能?恐怕不会吧。要估计这个潜能应该是不可能的。其次,不同的人对这个人的潜能的判断是不相同的。张三说这个人是有潜能的,因而他说这番话是自信的,李四说这个人是没有潜能的,因而他说这番话是狂妄的,而王老五说他搞不清楚这个人有没有这个潜能,所以,王老五说这个人既不是自信的,也不是狂妄的。一个人的同一个行为,不同的人有完全不相同的评价。所以,潜能之说也是行不通的。

   读者诸君,读到这里,恐怕你也糊涂了。一个人的某个自夸行为究竟是出于狂妄还是出于自信,居然我们是永远搞不清楚的。

   写于2005年9月3日,首发于《华夏快递》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