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郭知熠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郭知熠文集]->[爱情“钓鱼论”]
郭知熠文集
·揭开爱情神秘的面纱(1)
·揭开爱情神秘的面纱(2)
·揭开爱情神秘的面纱(3)
· 揭开爱情神秘的面纱(4)
·揭开爱情神秘的面纱(5)
·李敖靠什么出名?
·揭开爱情神秘的面纱(6)
·揭开爱情神秘的面纱(7)
·鲁迅究竟是不是一个思想家?
·揭开爱情神秘的面纱(8)
·爱情“钓鱼论”
·怎样才能算是一个思想家?
·闲话毛泽东:论林彪的愚蠢
·论伟大的孤独
·人生闲笔之一
·人生闲笔之二
·评李敖说鲁迅不是思想家
·人生闲笔之三
·闲聊李敖:骂人太多的人一定有毛病
·关于《评李敖说鲁迅不是思想家》一文答天涯读者
·是狂妄还是自信?
·论人过留名
·关于《评李敖说鲁迅不是思想家》答海外逸士
·论叔本华的两种性欲
·谁说历史是完全公正的?
·闲谈李敖的大陆之行(之一)
·论上帝的力量
·评毛泽东的自我评价
·毛泽东与克林顿论
·闲谈李敖的大陆之行(之二)
·裸体:是美感还是淫荡?
·思想和思想家宣言
·论裸体的相对权利
·也谈女“性解放”与男“性荒淫”
·关于《思想和思想家宣言》答读者
·人生闲笔之四
·一个关于性饥渴强度的有趣公式
·闲话李敖的“吹牛”
·从自称“当代鲁迅”所想到的
·关于女人“性放纵”答悠彩
·中国人成不了思想家的真正理由
·人生闲笔之五
·论专制制度与一个人的家天下
·人生闲笔之六(我与世界的冲突)
·人生闲笔之七
·人生闲笔之八
·论流氓燕的“成名”
·闲话毛泽东:毛诗词中的“风流人物”究竟指谁?
·评高校将成为中国的最大妓院
·人生闲笔之九
·论曹操一生的最大失误
·为什么顾城失了他的伊甸园?
·男人是势利的,还是女人是势利的?
·女人为什么痛恨顾城?
·我为杨振宁辩护(打擂版)
·荒唐的裸奔者
·论媒体的独立性 - 与徐沛商榷
·关于媒体的独立性和良知答丁柯
·汤加丽出裸体写真集究竟为了什么?
·再论人生为己,兼谈扑克牌桌旁的人生
·人生闲笔之十 (谈谈“真”与“理”)
·再为杨振宁辩护
·妓女与嫖客论
·论势利
·论爱情与虚荣
·关于处女膜与性高潮的一点思考
·幸福与快乐论
·闲话毛泽东:谈毛泽东的愚民政策
·闲话芙蓉姐姐现象
·论快乐
·北外的处女率想说明什么?能说明什么?
·我看周恩来
·论权威与奴性
·鲁迅的形象会更高大吗?
·江湖骗子郑奎飞
·为什么男人们普遍重视处女膜?
·中国的传统文化究竟是什么东西?
·什么样的女子更爱金钱?
·翁帆会不会爱上杨振宁?
·老夫少妻的婚姻有相对的稳定性?
·为什么婚姻是爱情之坟墓?
·李敖大师是思想家吗?
·论尼采的鞭子与女人
·叛逆
·尼采为什么会疯?
·孤独
·春天
·女人爱钱有错吗?
·苏格拉底的爱情观批判
·爱情就是老鼠爱大米?
·苦恼
·论爱国与自私
·爱情究竟是什么?
·评刘备的“换妻如换衣”
·永远的情人
·论鲁迅的出现是中国思想界的灾难
·关于尼采之疯答刘书林
·我为毛泽东辩护
·论名声
·三国里没有处女情结?
·杨开慧是被毛泽东害死的?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爱情“钓鱼论”

   

   

   作者:郭知熠

   前两天再读一遍李敖在《传统下的独白》里的一篇文章,题目叫做“张飞的眼睛”,是讨论爱情问题的。笔者一直有兴趣对李敖的爱情观进行考察。但又懒得去象别人那样,做很多研究后,得出李敖的整个爱情观,然后再一一剖析。姑且不说李敖是否有一个完整的爱情观,即使他有,也很难说是一成不变的。一个人老年时代的爱情观不一定比青年时代的更好。所以,郭知熠的方法是逮着一个评一个。笔者显然不想让枯燥的什么研究倒了我的胃口。

   在《张飞的眼睛》这篇文章中,李敖谈到了两个人。一个人是“情棍”,一个是“我”。不过,李敖的主要观点是通过这个“情棍”之口来表达的。可以这么说,“情棍”就是李敖本人,而“我”不过是一个旁观者。笔者把这种写作的方式叫做“隐身法”。“隐身法”的好处是可以胡说八道而不需要负责任,也没有人敢于攻击你。坦率地说,这个方法笔者从来没有用过,值得借鉴。

   

   钓鱼和恋爱的比较

   李敖在这篇文章中借“情棍”之口将爱情和钓鱼做了一个很有意思的比较。我们先来听听“情棍”的高见:

   “就以钓鱼而论,河里这么多可爱的鱼,有些是符合我的标准的,我爱它们,它们一定想吃我的饵的,可是它们没有机会碰到它;有缘碰到了,或因不敢吃而终身遗憾;有的吃了结果被钓住;也许被钓住又逃掉了,那我也无所谓。”

   在这里,对“情棍”来说,钓鱼就如同“钓女人”。首先把“饵”放在河里,就如同他之在红尘一样。“鱼儿”自然是那些围绕着他的少女们。如果有鱼儿想吃他的饵,就如同有女人想同他恋爱。如果一个鱼儿吃了他的饵,但这个鱼儿太小,他会毫不犹豫地把这条可怜的鱼儿重新放回水中。事实上“情棍”最初钓上了一条小鱼,被“情棍”丢入水中。也就是说,“情棍”并不接受所有的鱼儿,就象他并不能接受所有的女人,他只接受那些“符合我的标准的”。

   不过,在笔者看来,这里还是有一小小的区别:同样是拒绝,钓上来的鱼是因为太小,钓鱼人生出怜悯之心,把它抛入水中。而“钓上来”的女人可不是因为怜悯之心而被拒绝的,往往这个拒绝是心狠的结果。

   如果把恋爱真得看作是“钓鱼”,那么,“钓鱼人”的情感究竟放置在哪里呢?恋爱者的情感投入又在何方呢?显然,“钓鱼人”是不需要情感投入的。那么,这个“钓鱼人”与其说是在“恋爱”,倒不如说是在玩弄他可怜的“鱼儿们”。

   笔者很难相信当事人不投入情感的恋爱也叫做恋爱。“情棍”说:“也许被钓住又逃掉了,那我也无所谓。”很少真正恋爱的人能够象“情棍”这样潇洒。如果能够这样潇洒,要么他没有“心肝”,是一个畜生,要么他没有真正地恋爱。

   在笔者看来,这种“钓鱼式”的恋爱其实不过是在“玩妓女”,甚至还不如“玩妓女”让人觉得高尚。

   为什么这样说呢?

   首先,“玩妓女”还需要付出你的金钱。你得到了快乐,你付出了价钱。我们撇开道德的理由,至少你让人觉得你是在“等价交换”。可是,这种“钓鱼式”的恋爱你甚至连金钱也不需要付出。

   其次,“玩妓女”对双方来说,是开诚布公的。妓女对你的企望就是你的金钱,而你自然是愿意付出的。可是,在这种“钓鱼式”的恋爱中,可怜的“鱼儿”是有爱情的憧憬的,是期望你付出感情的。而你一开始就不准备付出你的感情。这对这些“鱼儿们”难道有一点点公正的影子吗?

   再说,现在的社会“玩妓女”是违法的。你要“玩妓女”,多少还是要冒一点风险的。可是,这种形式的恋爱却一点风险也没有。收回来的是快乐,而不需要任何付出。因此,通过与“玩妓女”的形式相比较,这种“钓鱼式”的恋爱其实是最具无赖的,是比“玩妓女”还要无赖的游戏。

   

   恋爱就是快乐,恋爱不应该有痛苦

   

   情棍说:

   “我觉得计较得失的恋爱都是下一层的恋爱,进一步说,凡是嫉妒、独占、要死要活、鼻涕眼泪的恋爱都不是正确的恋爱。爱情的本身该是最大的快乐之源,此外一切都该退到后面去。”

   快乐和痛苦,在笔者看来,是必然会伴随着一个人的恋爱过程的。如果你去告诉那些失恋的人们,告诉他们“爱情不是痛苦的,你们不应该痛苦”,一定会遭来他们的极端敌视。因为这不符合实际的情形。

   这种恋爱无痛苦之观念自然是关于恋爱“钓鱼论”的延续,是它的一个非常自然的推论。因为你不过是在“钓鱼”,“鱼儿”不过是你餐桌上的一盘佳肴而已。得知不甚喜,失之自然不甚悲。哪来的痛苦可言?

   其实,“情棍”在这里的推理和要求是相互矛盾的。一方面,“情棍”说,爱情本身是最大的快乐之源。请注意在这里,“情棍”要求的是“最大的快乐”。另一方面,“情棍”又要求失恋后不能痛苦。

   如果一个人失去了他的恋爱,他没有丝毫的痛苦,我们必须怀疑,这个恋爱在他的心里究竟占有多少的分量。如此,这个恋爱本身又怎么能够成为他的“最大的快乐”呢?

    这就好比有一个东西,是你人生之最大快乐,你一定会想千方设百计地得到它,你终于得到它了,你固然很快乐。可是,你突然又失去了它,你能说你心里没有痛苦吗?你是在骗自己还是在骗别人呢?

   反过来说,假如你失去了某个东西,你的心里没有丝毫痛苦,那么,这个东西决不可能是你的“最大快乐”。这是不言而喻的。由此可知,在“钓鱼论”下的爱情不可能有“最大的快乐”,因为失败根本不产生痛苦。“情棍”要求有最大快乐的爱情和“钓鱼论”的爱情这两者之间是永远无法调和的。

   

   张飞是最配谈恋爱的人,爱情不是永恒的,爱情不是专一的

   “情棍”说,尾生不配谈恋爱,因为太痴情;张生不配谈恋爱,因为太下贱;吴三桂不配谈恋爱,因为太混球;唐明皇不配谈恋爱,因为大胆小。在这里,尾生应该是传说中的那个痴情男人,因与一女子相约,而女子不至,尾生等在桥下被涨水淹死。张生应该是指《西厢记》中的男主角。因此,这些人都不配谈恋爱。那么,在“情棍”的眼里,谁有资格配得上谈恋爱呢?

   这个最配得上谈恋爱的人是《三国演义》中的张飞。

   这个结论恐怕是最令人奇怪的了。“情棍”的理由是因为张飞时刻都睁着他的眼睛,而恋爱是需要睁着眼睛的。

   “睁着眼睛的男人才配谈恋爱!能睁一小时眼睛就可谈一小时恋爱;能睁二十四小时眼睛就可谈二十四小时恋爱。同样的,不能睁开眼睛的人就不配谈恋爱,有人说‘爱情是盲目的’(Love is blind.),其实盲目的人是不配谈恋爱的,因为他们不会谈恋爱。盲目的人根本不懂爱情,他们只是迷信爱情,他们根本不了解爱情真正的本质;爱情不是‘永恒的’,可是盲目的人却拼命教它永恒;爱情不是‘专一的’,可是盲目的人却拼命教它专一。结果烦恼、烦恼、乌烟瘴气的烦恼!”

   笔者觉得李敖在这里调侃的成分高于逻辑的成分。所以,我们对于“张飞的眼睛”之说不必过于认真。李敖只是借张飞的眼睛来表述自己的观点,使自己的观点达到戏剧化的效果。李敖在这里究竟要表达什么意思呢?

   不难看出,李敖所要表达的意思应该是,爱情不应该是盲目的,爱情不是永恒的,爱情不是专一的。而世人觉得“爱情是永恒的”,“爱情是专一的”,是因为他们闭着眼睛,使得爱情盲目的缘故。

   显而易见,李敖的这个爱情非永恒论和爱情非专一论是“爱情钓鱼论”的继续。其实,如果我们仔细考察一下“爱情钓鱼论”,爱情自然就不可能是永恒的,爱情更不会是专一的了。“鱼儿”走了,你可以再钓一个。所以,爱情不必永恒。同样,你不仅可以钓一条鱼,你可以同时钓很多条鱼,如果你同时放两个以上的钓钩的话。因此,爱情完全不是专一的了。

   “情棍”甚至说,连兔子都同时有三个巢穴,它们决不会在一个窝里闷死自己。言下之意,何况人呢?人恐怕至少得有三个以上的巢穴了?!读者诸君,如果这种观念流行开来,这些“巢穴”非混乱不堪,以至于许多人走错他们的“巢穴”不可。笔者实在不敢想象,如果每个人都同时有至少三个“巢穴”的话,人类的价值体系(它是建立在私有制体系之上的)将会全面分崩离析,人类将不再成其为人类,恐怕会连猪狗社会都不如了。笔者在这里决不是危言耸听。笔者实在不知道李敖何以得出如此荒谬的结论。

   笔者的结论

   因此,李敖在这里所陈述的关于爱情的“钓鱼论”是完全错误的,是根本经不起任何有意义的推敲的。不管这个论点看起来有多吸引人,不管它听起来有多么动听,多么令一些新潮青年所陶醉,但它终究不过是尘世中千百个乌托邦中又一个迷惑人的乌托邦而已。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