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郭知熠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郭知熠文集]->[鲁迅究竟是不是一个思想家?]
郭知熠文集
·评毛泽东44年的民主言论
·论毛泽东是一个好皇帝
·文革能够被发动的真实原因
·毛泽东的文革与蒋介石的内战
·论应该让人放屁
·为什么秦始皇要被世代责骂?
·全裸女模遇到乡村老汉
·祝贺我女儿在世界钢琴比赛中获奖
·毛泽东为什么不可能学习华盛顿?
·论共产主义就是妖魔
·文革造成了中国人的道德沦丧吗?
·关于中国人的道德沦丧与文革的关系答贾明
·我看唐骏的“造假门”
·刘邦从秦朝之灭亡学习了什么?
·看《唐山大地震》,再论人生之苦难与幸福
·为什么基督教可以拯救中国人的道德? - 答魏世明
·评顾晓军《鲁迅与妓女没有什么区别》
·郭知熠颠覆历史:谁是汉朝之最大奸臣?
·关于批判鲁迅答顾晓军
·批判鲁迅其实与鲁迅无关
·论项羽之愚蠢
·我是如何解决关于爱情的千古难题的?
·闲话美国穷人们的“快乐”生活
·看《新三国》有感
·关于林彪争当国家主席答“天下事”
·关于爱情的第二大难题:是为爱情,还是为金钱?
·唐人柳宗元的《封建论》究竟错在哪里?
·我的命运观
·柳宗元的《封建论》必须从中学生的教材里滚出去
·为什么分封制明显地优于郡县制?
·我们怎样才能得到幸福?
·现在的中国人不幸福的根源在哪里?
·一个女大学生该不该做裸模?
·华师大教授为何不能盯着苏紫紫的下身?
·苏紫紫的行为是否构成犯罪?
·史上最聪明的皇帝和他的愚蠢子孙
·赵本山其实是一个文化庸人
·我们离民主真的很近吗? - 驳杨恒均
·论历史研究应该以历史为本
·鲁迅的垮台与孔子的再崛起
·2011年年终的一点感想
·论刘邦的装神弄鬼骗金刚
·韩信和项羽,究竟谁有妇人之仁?
·西晋王朝早夭的原因究竟是什么?
·西晋王朝之早夭是皇后贾南风所致吗?
·郭知熠对人类思想界的贡献究竟是什么?
·偶感
·揭开爱情神秘的面纱(9)
·揭开爱情神秘的面纱(10)
·揭开爱情神秘的面纱(11)
·郭知熠式的幸福与他的哽咽泪水
·孤独的伟人
·论郭知熠爱情理论的伟大意义 (1)
·论郭知熠哲学理论的伟大意义
·和郭知熠相比,鲁迅算个屁!
·论郭知熠伟大的孤独
·论活着就是幸福
·说说郭知熠与鲁迅:鲁迅算个屁!
·论郭知熠爱情理论的伟大意义 (2)
·论伟人不应该为生存而劳作
·在感恩节前与大女儿谈心
·因为有你
·遇见
·我有一壶酒
·再论郭知熠哲学理论的伟大意义
·我是如何证明“人是有灵魂的”?
·郭知熠究竟有多么伟大?
·数数郭知熠的爱情渗透理论所解释的爱情现象
·夜读
·关于我批判柳宗元《封建论》的一些趣事
·千年后
·杨绛之争: 中国人的荒唐逻辑
·记参加女儿的毕业典礼
·论郭知熠对人类历史的伟大贡献
·论张志新和林昭是两个蠢材
·为什么说张志新和林昭有点傻?
·除了哲学,爱情理论以及历史, 郭知熠还有什么思想贡献
·嫖妓为什么对社会无害?
·很可惜,刘邦只需要加三个字,汉朝江山就会千秋万代
·如果毛岸英没有死在朝鲜,中国也不会像现在的朝鲜一样
·刘邦杀功臣究竟对不对?
·为什么人类“追求幸福”的提法是错误的?
·为什么毛泽东时代的中国人比现代的中国人更加幸福?
·生活中的郭知熠与博客中的郭知熠
·郭知熠的哲学: 保存的痛苦与扩张的痛苦
·论郭知熠的人生目的与命中注定
·郭知熠的哲学:人生第一原理: 人生所有冲突都是目的论的冲突
·郭知熠的歪诗: 人生
·郭知熠的哲学:论人生最大的痛苦
·痛苦与幸福
·从王宝强的婚变谈婚姻是为爱情,还是为了金钱?
·从王宝强的婚变谈通奸是否犯法
·郭知熠哲学的核心: “存在”
·郭知熠的哲学: 国家,法律以及道德的起源
·郭知熠的歪诗: 如何
·郭知熠的歪诗:秋天的狂妄思绪
·郭知熠的歪诗: 纵火者与启明星
·郭知熠的哲学: 人生是一场戴着枷锁的旅行,且行且珍惜
·郭知熠的歪诗: 假如全世界都背叛了你
·中国的皇帝们为什么这么蠢? (之一)
·中国的皇帝们为什么这么蠢? (之二)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鲁迅究竟是不是一个思想家?

   

   

   作者:郭知熠

   

   关于鲁迅先生究竟是不是一个思想家的争论由来已久。郭知熠先生在这个问题上也来凑一凑热闹。尽管绝大多数人都认为鲁迅是一个(伟大的)思想家无疑,而且论证也似乎言之成理,但笔者还是要对鲁迅是一个思想家的表决投反对票。很可惜,郭知熠先生往往是少数派中的一员。

   远在鲁迅还在世的时候,李长之先生就在他所著的《鲁迅批判》一书中,指出鲁迅不是一个思想家。李长之说:

   “然而鲁迅不是思想家。因为他没有深邃的哲学脑筋,他所盘桓于心目中的,并没有幽远的问题。他似乎没有那样的趣味,以及那样的能力。倘若以专门的学究气的思想论,他根底上,是一个虚无主义者,他常说不能确知道对不对,对于正路如何走,他也有些渺茫。他的思想是一偏的,他往往只迸发他当前所要攻击的一面,所以没有建设。”

   这可能是关于鲁迅是不是一个思想家的讨论的最有名的一段话。事实上,李长之在《鲁迅批判》这本书中,不只一次谈到鲁迅不是一个思想家。我们再引一些李长之关于这个问题的评论:“可是说真的,鲁迅在思想上,不够一个思想家,他在思想上,只是一个战士,对旧制度旧文明施以猛烈的攻击的战士。”在另一个地方,李长之又说:“鲁迅在许多机会是被称为一个思想家了,其实他不够一个思想家,因为他没有一个思想家所应有的清晰以及在理论上建设的能力。”

   不过,李长之在《鲁迅批判》这本书里,并没有对鲁迅不是一个思想家作更深入的说明。也许他没有预料到后来人们对他的批评。这些批评本质上是为鲁迅是一个思想家进行辩护。笔者要在这里对这些辩护进行一一反驳。

   第一种为鲁迅是思想家辩护的观点其实在本质上是想表明文学家也是思想家,或者至少伟大的文学家也是思想家。譬如袁良骏在《误解与真知》一文中说:“康德、黑格尔、马克思、列宁诚然是思想家,但是,莎士比亚、巴尔扎克、歌德、托尔斯泰难道就不是思想家吗?”在这些人看来,一个文学家首先是一个思想家,因为文学家总是要在其作品中表达某种思想。

   但这种观点是错误的。一个文学家不一定是一个思想家,即使是一个伟大的文学家,也不一定是一个思想家。不错,文学家都要在其作品中表达某种思想,但却不能保证他表达出了某种新的深刻的思想。一个思想家必须要有新的思想,而且他必须要有深刻的新思想。否则,他就不能得到思想家的桂冠。一个伟大的文学家不是以他的思想而被称为伟大的,而是以他的文学作品称为伟大的。这些文学作品是以艺术的形式再现生活的,它的伟大往往在于其表现形式,而不是其思想。即使象《红楼梦》这样的伟大作品,其思想性也毫无新意,无非是些“追求功名利禄毫无意义”的陈词滥调。郭知熠先生没办法恭维曹雪芹是一个伟大的思想家。但不可否认,曹雪芹是一个伟大的文学家。

   有些人指出思想家必须要有一个思想体系,可是,鲁迅却显然没有任何思想体系。第二种为鲁迅是思想家辩护的观点实际上就是为了反驳思想家必须有一个思想体系。房向东在《鲁迅:最受诬蔑的人》一书中说:“怎样才有思想,又怎样才算有了思想体系?在某些人看来,只有学院的教授式专著才算有思想,才算建立起了自己的体系。我曾和朋友开玩笑说,这些有‘系统’的大部头是这样写的:一是古人怎么说;二是外国人怎么说;三是当今的人们怎么说;四是综合,古人外人今人都有一点道理,但都还片面,经过他综合的就最全面,就是系统思想。于是,他就完成了他的体系的创造。这些‘综合’来的‘系统思想’面面俱全,天衣无缝,正确到无与伦比的程度;然而,因为太正确了,说了等于没说,一堆废话而已。”

   显然,房向东先生在这里暴露了他自己对“思想体系”的无知。一个思想体系绝对不是别人东西的堆砌,绝对不是“综合”而来的“系统思想”,一个思想体系是一个自身完备的推理系统,它不是一些观点的堆砌,而是有着严密的或近似于严密的推导。和综合的“系统思想”相反,许多的思想体系是相当偏激的。譬如说弗洛伊德的体系,就是一个企图用“性欲”解释一切的思想体系,它是相当偏激的,完全与“正确到无与伦比的程度”无缘的。再说尼采的“权力意志”或者“超人学说”,也完全与“太正确了”相差十万八千里。在郭知熠先生看来,一个思想体系的伟大不在于它的正确性与否(至少不完全在于它的正确性与否),而在于它的深刻性。

   为什么一个思想家往往需要一个思想体系?这也是因为思想的深刻性的要求。如果弗洛伊德没有一个体系,他仅仅向你反复地宣称性欲是人类一切活动的原动力,一切艺术都是人类性欲升华的结果。那么,他的思想就不会是深刻的。他就不会被认为是一个思想家,更不会被认为是一个伟大的思想家。不仅如此,他会被人们认为是神经病患者了事。

   所以,思想家往往有一个思想体系,而鲁迅却没有任何思想体系,鲁迅的思想都是杂乱的,无规则的,针对具体事物的。从本质上讲,鲁迅的“思想”只是对许多事物的观点,尽管很多观点是充满了睿智的。因为这个缘故,有些人称鲁迅是伟大的思想者,以代替伟大的思想家。笔者觉得,如果我们硬要在这个问题上给鲁迅一个合适的称号的话,鲁迅先生可以被称为一个“伟大的观点家”。

   为鲁迅是思想家辩护的第三种观点是要将鲁迅的思想放在历史的以及文化的整体性中进行考察。这种观点批评持鲁迅不是思想家的观点的人缺乏对鲁迅思想在历史过程中的整体性把握。

   王富仁在《中国鲁迅研究的历史与现状》一文中说:“在古希腊时刻就存在着太阳中心说。但哥白尼、布鲁诺、伽利略所坚持的太阳中心说却具有自己独立的价值和意义,这种价值和意义只能放在从中世纪宗教神学向近代科学发展的历史过程中才能被揭示出来。鲁迅思想的价值和意义也是这样。不在中国传统思想向现代思想转化的历程中把握鲁迅思想,鲁迅思想就仅仅是一些零星的散碎的观点和看法,它很难给人形成一种整体感和深刻感。我们看到,李长之的《鲁迅批判》缺乏的恰恰就是这种历史、文化的整体性考察。”

   这种说法似乎有理。特别是关于太阳中心说的证据。但是,王富仁没有完全清楚哥白尼学说的真正意义。他在这个问题上是半懂不懂的。古希腊虽然存在着太阳中心说,但那仅仅是一种观点,而不是一个理论体系。而哥白尼学说是一个理论体系。这就是为什么哥白尼学说是重要的,而古希腊的太阳中心说仅仅是一个天才的观点的缘故。这正好说明思想体系对于一个思想家是极其重要的。王富仁想要用这个例子为鲁迅是一个思想家作辩护,无疑是帮了倒忙了。

   因此,笔者在这里已经完全地驳斥了鲁迅是一个思想家的观点。如果有人仍然认为笔者有什么逻辑上的漏洞,或者还有什么新的证据来反驳我,不妨写文章反驳。笔者相信,郭知熠先生的这个评论是最具有说服力的,因此是不怕别人反驳的。

   至于为什么这么多的人如此极力地提倡鲁迅是一个伟大的思想家。笔者觉得,林思云先生在《中国不需要思想家》这篇文章中提供了一个很有趣但也很实在的答案:“但是由于缺乏思想家的候选人,中国人只得再次发扬‘矮子里面拔将军’的传统,把鲁迅破格提拔为中国近代最伟大的思想家。”

   写于2005年7月9日,首载于《华夏文摘快递》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