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郭知熠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郭知熠文集]->[揭开爱情神秘的面纱(3)]
郭知熠文集
·超级厚黑评三国:自序
·超级厚黑评三国:曹操应该篡位吗?
·超级厚黑评三国:评董太后之死
·超级厚黑评三国:大将军何进的头颅为什么落地?
·超级厚黑评三国:评曹操刺董卓
·超级厚黑评三国:少帝之死与后主之生
·超级厚黑评三国:貂蝉与美女连环计
·超级厚黑评三国:董卓之成败论
·超级厚黑评三国:评孙坚背盟
·超级厚黑评三国:评曹操占张济之妻
·超级厚黑评三国:论曹操之奸诈
·超级厚黑评三国:评司徒王允
·超级厚黑评三国:论隐志骗金刚
·超级厚黑评三国:评曹操监视汉献帝
·超级厚黑评三国:论祢衡与狂妄之道
·超级厚黑评三国:评官渡之战
·超级厚黑评三国:刘备摔子与攻心骗金刚
·超级厚黑评三国:论忠心信金刚与不怕死信金刚
·超级厚黑评三国:评曹操杀死吕伯奢
·超级厚黑评三国:评刘备三请诸葛亮
·评刘逸明《白毛女为什么就不能嫁给黄世仁?》
·牛顿真的谦虚吗?- 郭知熠的怀疑
·从鲁迅先生“嫖妓”所想到的
·“强盗”与“拦路虎”论
·超级厚黑评三国:刘备为什么能够不屈不挠?
·评房向东《非议鲁迅现象面面观》
·评郭知熠的狂妄, 兼论毛泽东的狂妄
·我为秦始皇策划:如何让秦朝江山万代相传?
·秦始皇究竟错在哪里?
·评鲁迅的爱情观:焦大会不会爱上林妹妹 ?
·再谈林彪争当国家主席
·论郭知熠的奇怪文风
·论苦难
·幸福离我们究竟有多远?
·评李忠民:团结就是力量——只有团结中国民主才能实现
·幸福究竟是什么?
·他人的苦难就是我们的幸福?
·写在2009的岁末
·一个流传甚广的谬论:乞丐是最幸福的
·裸体行
·论刘晓波先生的苦难与幸福
·再论幸福是基于比较 --- 兼答读者
·论幸福的极限状态 -- 郭知熠的“超幸福”理论
·伟人
·“幸福是认同自己和接受现实”批判
·坏笑
·
·你是谁?
·要勇于承受世人的指责和谩骂
·伟人之光
·将狂妄进行到底
·人生难得几回醉
·我为什么要自称伟人?
·世界上为什么存在着爱情?
·尼采疯了,我该怎么办?
·我为什么这么兴奋?
·郭知熠的爱情公式:爱情 = 爱情尊重感 + 暧昧
·闲话爱情, 以及我关于爱情的理论
·谁是国宝? 我就是国宝!
·论现代人爱情痛苦之缘由
·大学生是否有性交权
·论中国不缺观点家,中国只缺思想家
·从一位女大学生手淫说起
·论狂妄的感觉就是好!
·传统文化与不肖子孙
·人生之美
·文字狱,中国人心中摆不脱的孽根
·哎呀,我喜欢
·历史
·鲁迅啊,鲁迅!你也成了落水狗?
·我就是中国唯一的思想家
·论中国的“屁民”以及“屁民观点家”
·韩寒,你傻呀,中国最应该出口思想和主义
·可怜的中国人:中国人集体精神分裂吗?
·让人民更加幸福也许是一件难办的事
·如何使得中国人生活的更有尊严?
·我也许应该首先做一个“观点家”
·韩寒和刘谦的“战争”以及“屁民同乐”
·奥巴马是出于无奈,难道中国就应该选择沉默?
·评“乌鸦”黎鸣:中国人没有思想
·祝贺我女儿获匹兹堡青年艺术家奖
·郭知熠对话录:关于超级厚黑学
·“乌鸦”黎鸣对中国的思想界是有贡献的,明显地超过鲁迅
·我对“性善论”与“性恶论”之争的“权威”解答
·马斯洛的心理学理论之错误以及我的修正
·我就是中国唯一的思想家, 为何没人敢应战?
·中国的思想界还没有走出拿来主义的阴影
·波普的三个世界理论以及我的“四个世界”
·毛泽东对于项羽的评价也是人云亦云?
·“超级厚黑学”是结构主义在历史中的运用
·女人不坏,男人不爱吗?
·爱情骗子为什么能够得逞?
·郭知熠对话录:我为什么要和鲁迅过不去?
·郭知熠对话录:厚黑学和超级厚黑学
·我为什么要讨论爱和性?
·郭知熠对话录:我喜欢毛泽东的狂妄
·被色情迷住的中国:生殖器展览是主旋律
·郭知熠对话录:论鬼魂
·中国的知识分子其实很可怜,我为郭沫若“翻案”
·论“超级厚黑学”远比“厚黑学”重要
·驳杨恒均:中国人更应该关心政治, 西方人可以不关心政治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揭开爱情神秘的面纱(3)

   

   作者:郭知熠

   第二章 对杨翁之恋我们究竟能说什么?

   本来打算在这一章中讨论爱情产生的群体基础。但考虑到如果我们过早地进入理论的范畴,有可能使一些读者失去兴趣。笔者决定延缓这个过程。我们还是先来讨论一些有趣的爱情问题,这些问题与世人对爱情的误解息息相关,也与我们的理论息息相关。至于关于爱情理论的部分,我们会在后面加以考察。请那些对理论感兴趣的读者稍稍等待一下。

   读者诸君,当你看到这个标题,你会作何感想?

   杨振宁先生和翁帆女士的故事已经是过去时了。郭知熠先生无意在这里挑起世人对他们婚恋的任何新兴趣,也没有在他们的私生活中找到什么花边新闻。事实上,即使他们的婚姻有什么新的动作,也与本章的讨论无直接关联。

   笔者在这里将着重考察的是,关于轰动一时的杨翁之恋,我们究竟能说什么?世人对杨振宁和翁帆两人的指责又有多少道理可言?

   首先,我们来考察杨翁之恋的特征。这些特征其实正是它造成轰动效应的理由。

   特征之一:杨振宁先生是一位知名的科学家。他曾得过诺贝尔物理学奖。目前叶落归根,到大陆定居。考虑到目前大陆科学家中还没有人得过诺贝尔奖,杨振宁的名声在大陆可以说是如日中天了。

   特征之二:杨振宁先生已经八十有二。这看起来不太象一个应该恋爱的年龄。而翁帆小姐仅仅二十八岁,虽然离过婚,但这个年龄仍属于妙龄,青春之气息仍四处弥漫。因此,杨翁二人在年龄上相差五十多岁,翁帆都可以是杨振宁先生的孙女辈了。

   特征之三:杨振宁在美做教授多年,相信会有不少的储蓄。考虑到目前中国大陆为钱财而嫁的婚姻甚多,翁帆难逃为了钱而出卖爱情的嫌疑。

   有了这三大特征,当杨翁相恋的消息传出来后,舆论界一片哗然自然是非常正常的事了。事实上,如果舆论界毫无反应,那才真真是天大的怪事。再加上中国人从来都喜欢津津乐道于别人的隐私,你如何能够封住国人幽幽之口?

   笔者以为,杨翁二人在准备将他们的私事公之于众的时候,是作好了完全的心理准备的。他们准备好了暴风雨,也准备好了应对的法则。不然,他们很难处理的如此潇洒。我们从此处可以看出,杨先生和翁小姐可远非平常之辈啊!

   但是,我们对杨翁之恋究竟能说什么呢?

   我们来考察一下前一段时间舆论界和普通大众对他们的一些指责。然后,我们再来考察这些指责是否切中要害。当然,有很多人完全是在作无聊的谩骂,这不在我们的考察之列。

   指责之一:虽然杨翁之恋不违背婚姻法,但杨翁之恋却违背社会的道德标准。

   这可能是人们对这场杨翁之恋的最大指责。杨翁之恋违背社会的道德标准吗?它究竟违背社会的什么道德标准呢?

   从人们的指责中可以看出,其实大家最感愤怒的,是杨振宁与翁帆的年龄差距。但笔者觉得,这个差距并不违背社会的道德标准。这是因为我们根本就没有一个关于婚姻之年龄差距的道德标准。自然,理想的情形总是男女双方有相当的年龄。即使有年龄之差别,也不应该超过十岁。但社会上的婚姻结合却没有办法设立这样一个标准。举一个例子:如果你规定男女结合其年龄的差距不能超过十岁,而有一对恋爱男女其年龄之差距恰恰有十一岁,你就因此大肆攻击他们,不容许他们结合,难道这样做就是正确和合理的吗?显然这是不合理的。

   从古代的情形来看,年龄的差距并不违背社会的道德标准。我们的传统道德从来就没有对男女之间的年龄作任何的限定。不仅没有限定,统治者往往利用自己的权势,找远比自己小的女人作为他们的消遣对象。你看看那些皇帝,作为封建王朝的最高统治者,即使他们已是目昏眼花,却不忘在普天下搜寻美貌的处女,放置宫中,供他们玩弄。也许你会说,他们是皇帝,自然有特殊化。那么,那些封建官吏又怎么样呢?历史上个别官员不讨小老婆,都会成为千古模范,你可以想象世上应该是讨小老婆成风了。那些有钱的财主,自然也会娶小,三妻四妾,生养成群,对他们又有什么年龄上的限制呢?

   你也许又会说,那是古代,现代自然就不同了。现代人强调感情,强调浪漫,年龄上的差距所形成的婚姻必然会违背社会的道德标准。真是如此吗?

   对于浪漫主义者来说,两个人之间的感情是第一位的,其它的都只是人为的阻碍,都不能成为阻止其相爱的理由。因此,年龄的差距也不能成为爱情不能产生的理由,就象男人的贫困不能成为爱情不能产生的理由一样。甚至,对浪漫主义者来说,年龄的差距和其它的阻碍一样,正是爱情应该大肆鄙弃的一种特性。

   因此,从浪漫主义的角度来看,相恋之男女有年龄之差距,不仅不应该受到责备,反而应该受到推崇。如果你是一个很现代的人,你信仰浪漫主义,你就不能因为某一对男女之间的年龄差距而诽谤他们的爱情,因为这与浪漫主义的基本思想相违背。

   我们从另一个角度来看这个问题, 也许更能有效地证明笔者的观点。假如有一对年青人相恋,这个男人很穷困,而这个女人不顾一切地爱他,从浪漫主义的角度来看,我们是不是非常推崇他们之间的恋情?我想,你的回答一定是肯定的。但如果恋爱中的男人年龄很大,比女方的年龄大很多,但女方也是很爱他,从浪漫主义的角度,我们是不是也应该推崇他们之间的恋情?

   可能你的回答就不是肯定的了。不过,如果你仔细地考察一下,你就知道这两者之间其实没有任何区别。“年老”对一个男人而言是一种缺陷,“穷困”对一个男人而言也是一种缺陷。我们有什么理由推崇一种缺陷下的恋爱,而贬抑另一种缺陷下的恋爱呢?毫无道理可言!

   因此,如果我们把浪漫主义贯彻到底的话,我们就应该推崇杨翁之恋才是,而不是诅咒杨翁之恋。

   读者诸君,如果你仍然怀疑,请你再仔细思之。如果你始终无法同意笔者的观点,并且有很好的理由,请你陈述你的理由。

   指责之二:杨振宁已经八十二岁了,以如此之高龄,去哄骗人家女孩子,真是罪大恶极。

   杨振宁先生的年龄当然是不容忽视的。这个年龄的人,多半与爱情之浪漫无缘。但如果一个年老之人,倘若他的心里却很年轻,他是否仍然有资格恋爱呢?

   回答应该是肯定的。笔者曾经反驳过一位民主人士徐先生写的文章,并在那里着重指出,作为追求自由和民主的人,干涉杨振宁先生的恋爱,实际上是干涉别人的自由,这是与民主和自由的精神背道而驰的。徐先生不敢回应我的批评,恐怕最后他也幡然醒悟了吧。

   一个年老的人也有追求爱情的权力,一个年老的人也有追求幸福的权力。这应该是天经地义的事。如果我们仅仅因为一个人年老,就指责他的追求幸福的努力,其实是相当残忍的。

   读者诸君,也许你会说,杨振宁追求幸福你不想干涉,但找一个如此年轻漂亮的女子,就显得太不应该了。

   对于这一点其实也很好驳斥。如果杨振宁爱上了一个年轻漂亮的女孩子,你却硬性地要求别人换一个又老又丑的女人。如果是你,你会答应吗?你难道会指望杨振宁很大方地对翁帆说:“因为你年轻漂亮,我不敢爱你(尽管我很爱你!),我要去找一个又老又丑的老婆子充数”?

   如果杨振宁真得这样做,你是不是又会攻击杨振宁背叛爱情,是爱情的叛徒呢?如此杨振宁进也不是,退也不是,那他又该如何你才能满意呢?

   因此,我们对于杨振宁,是没有办法进行指责的。至少这些指责不是公正的。再说,翁帆二十八岁了,也不是什么小孩子,并且她还有过离婚的经验,岂是杨振宁这个老头子能哄骗得了的?究竟谁哄骗谁,我看还真会把你搞糊涂!

   如果我们不能指责杨振宁,我们是否有理由指责翁帆呢?

   指责之三:翁帆爱上了杨振宁的地位和钱财,而不是爱上了杨振宁本人。

   这个指责恐怕是对翁帆的最大指责了。换句话说,翁帆真正地爱上杨振宁是可能的吗?当然,对这个问题的郭知熠式的解答还需要笔者的关于爱情的渗透理论。笔者会在引进了渗透理论之后,完全地回答这个问题。这个问题的更一般的形式可以陈述为如下两个问题:

   其一:如果一个人爱上了一个有钱有地位的人,她是真得爱上了他吗?还是爱上了他的钱财和地位?

   其二:一个年轻漂亮的女人是否有可能爱上一个年龄很大,但在事业上很成功的男人?

   我们把对这些问题的解答留给今后的更进一步的讨论。在这一章中,笔者只是想从表面逻辑形式上考察上述的指责。

   如果我们仅仅从表面逻辑形式上来考察,上述的指责也是不成立的。这是因为我们无法知道翁帆的真实情感的缘故。如果你公然断言翁帆没有爱上杨振宁,她不过是爱上了杨振宁的地位和钱财,你又如何能够确信是如此呢?你大概不会是翁帆肚子里面的蛔虫,你又怎么知道翁帆的隐秘之心思呢?你既然不知道翁帆的情感,你又如何能以此作为事实,而大肆批判和讨伐翁帆呢?

   还有一个攻击点是对杨振宁先生性能力的怀疑。杨振宁先生已经八十二岁了,他的性能力的衰退是不容怀疑的。笔者以为,性虽然是爱情产生的一个群体基础,但却并不是爱情产生的个体基础。我们会在讨论爱情的群体基础的时候再来考察这个问题。因此,性能力的缺乏并不能宣布爱情事实上之不存在。何况杨振宁先生的性能力并没有完全消失,只是性能力不强而已。

   综上所述,对杨翁之恋的一些熟知的指责其实是无法证实的,因而是无效的。我们没有办法对杨翁之恋做任何有意义的批判。但显然,我们也不愿意对杨翁之恋做特别地推崇。因此,我们对杨翁之恋其实什么也不能说。

   自然,世人还是会对杨翁之恋进行他们的评价,这与我们说对杨翁之恋没有什么可说并不相矛盾。我们的理由是从逻辑的角度来说的,而世人的评判往往渊源于他们的情感。不管他们有没有道理,恐怕没有谁能堵住他们喜欢讥讽的嘴巴。

   这个世界毕竟是自由的。

   原载于《华夏文摘快递》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