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郭知熠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郭知熠文集]->[千古奇书《超级厚黑学》之二十四]
郭知熠文集
·关于批判鲁迅答顾晓军
·批判鲁迅其实与鲁迅无关
·论项羽之愚蠢
·我是如何解决关于爱情的千古难题的?
·闲话美国穷人们的“快乐”生活
·看《新三国》有感
·关于林彪争当国家主席答“天下事”
·关于爱情的第二大难题:是为爱情,还是为金钱?
·唐人柳宗元的《封建论》究竟错在哪里?
·我的命运观
·柳宗元的《封建论》必须从中学生的教材里滚出去
·为什么分封制明显地优于郡县制?
·我们怎样才能得到幸福?
·现在的中国人不幸福的根源在哪里?
·一个女大学生该不该做裸模?
·华师大教授为何不能盯着苏紫紫的下身?
·苏紫紫的行为是否构成犯罪?
·史上最聪明的皇帝和他的愚蠢子孙
·赵本山其实是一个文化庸人
·我们离民主真的很近吗? - 驳杨恒均
·论历史研究应该以历史为本
·鲁迅的垮台与孔子的再崛起
·2011年年终的一点感想
·论刘邦的装神弄鬼骗金刚
·韩信和项羽,究竟谁有妇人之仁?
·西晋王朝早夭的原因究竟是什么?
·西晋王朝之早夭是皇后贾南风所致吗?
·郭知熠对人类思想界的贡献究竟是什么?
·偶感
·揭开爱情神秘的面纱(9)
·揭开爱情神秘的面纱(10)
·揭开爱情神秘的面纱(11)
·郭知熠式的幸福与他的哽咽泪水
·孤独的伟人
·论郭知熠爱情理论的伟大意义 (1)
·论郭知熠哲学理论的伟大意义
·和郭知熠相比,鲁迅算个屁!
·论郭知熠伟大的孤独
·论活着就是幸福
·说说郭知熠与鲁迅:鲁迅算个屁!
·论郭知熠爱情理论的伟大意义 (2)
·论伟人不应该为生存而劳作
·在感恩节前与大女儿谈心
·因为有你
·遇见
·我有一壶酒
·再论郭知熠哲学理论的伟大意义
·我是如何证明“人是有灵魂的”?
·郭知熠究竟有多么伟大?
·数数郭知熠的爱情渗透理论所解释的爱情现象
·夜读
·关于我批判柳宗元《封建论》的一些趣事
·千年后
·杨绛之争: 中国人的荒唐逻辑
·记参加女儿的毕业典礼
·论郭知熠对人类历史的伟大贡献
·论张志新和林昭是两个蠢材
·为什么说张志新和林昭有点傻?
·除了哲学,爱情理论以及历史, 郭知熠还有什么思想贡献
·嫖妓为什么对社会无害?
·很可惜,刘邦只需要加三个字,汉朝江山就会千秋万代
·如果毛岸英没有死在朝鲜,中国也不会像现在的朝鲜一样
·刘邦杀功臣究竟对不对?
·为什么人类“追求幸福”的提法是错误的?
·为什么毛泽东时代的中国人比现代的中国人更加幸福?
·生活中的郭知熠与博客中的郭知熠
·郭知熠的哲学: 保存的痛苦与扩张的痛苦
·论郭知熠的人生目的与命中注定
·郭知熠的哲学:人生第一原理: 人生所有冲突都是目的论的冲突
·郭知熠的歪诗: 人生
·郭知熠的哲学:论人生最大的痛苦
·痛苦与幸福
·从王宝强的婚变谈婚姻是为爱情,还是为了金钱?
·从王宝强的婚变谈通奸是否犯法
·郭知熠哲学的核心: “存在”
·郭知熠的哲学: 国家,法律以及道德的起源
·郭知熠的歪诗: 如何
·郭知熠的歪诗:秋天的狂妄思绪
·郭知熠的歪诗: 纵火者与启明星
·郭知熠的哲学: 人生是一场戴着枷锁的旅行,且行且珍惜
·郭知熠的歪诗: 假如全世界都背叛了你
·中国的皇帝们为什么这么蠢? (之一)
·中国的皇帝们为什么这么蠢? (之二)
·中国的皇帝们为什么这么蠢? (之三)
·郭知熠的歪诗: 你的王国
·中国的皇帝们为什么这么蠢? (之四)
·中国的皇帝们为什么这么蠢? (之五)
·郭知熠的歪诗: 是谁
·一个全新的哲学体系 ---- 超存在主义 (之一)
·一个全新的哲学体系 ---- 超存在主义(之二)
·中国的皇帝们为什么这么蠢? (之六)
·郭知熠的歪诗: 心雨
·郭知熠的歪诗:愚蠢的人
·世上第一个爱情理论 --爱情渗透理论,解释所有爱情现象(之一)
·一个全新的哲学体系 ---- 超存在主义(之三)
·世上第一个爱情理论 --爱情渗透理论,解释所有爱情现象(之二)
·中国的皇帝们为什么这么蠢? (之七)
·一个全新的哲学体系 ---- 超存在主义(之四)
·一个全新的哲学体系 ---- 超存在主义(之五)
·世上第一个爱情理论 --爱情渗透理论,解释所有爱情现象(之三)
·知熠语录(之一)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千古奇书《超级厚黑学》之二十四

如有出版商愿意出版,请与作者联系。

    千古奇书。集天使与魔鬼于一身,熔幽默,智慧和思想于一炉。人类历史,一书总览,千秋功罪,重新评说。推翻无数历史的定论,揭开英雄神秘的面纱。谁是谁非,谁真谁假,敬请阅读郭知熠先生所著的《超级厚黑学》。

    超级厚黑学是正确的厚黑学超级厚黑学是超越的厚黑学超级厚黑学是更刺激的厚黑学超级厚黑学是更完备的厚黑学

   

    作者:郭知熠

   第4。9节 再说刘邦

   笔者曾经在第三章中讨论骗金刚的时候说过一段话,有朋友S君对这段话提出异议。我们先将这段话摘录如下:

   “对陈胜吴广装狐狸叫的事,《史记》作者司马迁明白指出是骗局。而刘邦斩蛇之事,司马迁以为是真事,至少没有说明这是刘邦玩弄的骗局。而笔者以为,同样是道听途说的故事,司马迁将一个当作真事,而一个当作骗局。谁能说历史是完全公正的呢?这说明了司马迁也有趋炎附势之嫌疑。”

   S君认为,从《史记》来看,太史公并没有刻意美化刘邦。比如对刘邦不务正业,游手好闲的描述,绝对没有“趋炎附势之嫌疑”。

   笔者以为,S君的话自然是有道理的,也是完全正确的。笔者在其它的时候,也指出过,太史公乃正直之人,决不会蓄意讨好某人而歪曲历史。但笔者上面这段话的意思并不是责备太史公的为人,而只是责备太史公的偏袒倾向。这种偏袒倾向的形成并不是太史公有意造成的,而是他在无意识的过程中所形成的。

   对于古人来说,皇帝是真命天子。因此,刘邦夺得天下,做了皇帝,他就是真命天子了。可是他却出身卑微,怎样解释一个出身卑微的人最后能够做皇帝呢?那么,在太史公看来,他必有神迹。因此,太史公就会将与刘邦相关的传说都作为真事记下来,而与别人相关的传说,太史公首先在心里就不相信它是真的,所以太史公就告诉你那是假的。比如说关于陈胜和吴广的传说,自然就是假的了。笔者只是想说明,从这个角度来说,太史公有“趋炎附势之嫌疑”了。

   谢谢S君对这个问题的讨论,笔者在这里先澄清一下。我们再来言归正传。

   对于围绕着刘邦的一些神话传说,笔者不相信它们都是真的。因为有些传说非常荒诞不经,你无法相信它们会是真的。传说刘邦的母亲是因为与龙交配而生下他,简直让人无法想象。读者诸君,如果你能想象出一个究竟来,就请原谅郭知熠先生贫困的想象力吧!据说,刘邦的父亲刘太公有一次去找刘邦母亲的时候,发现她在一大泽岸边,看见蛟龙骑在她的身上与其交配,后来怀孕生下刘邦,真可谓无稽之谈。

   自然,绝大部分的神秘传说,都是刘邦所使用的骗金刚。刘邦要起事,当然需要神话传说来使得人心归附。因此,刘邦杜撰出斩蛇之事,还有什么白帝和赤帝之子之说。但刘邦显然利用了这些传说来招摇撞骗,他还把军队的旗帜都用红色,以此表明自己是赤帝之子。

   超级厚黑教主说,刘邦出身寒微,不如此就无法收买人心。如果人心归附,星星之火,也可以成燎原之势啊!刘邦在这里正是用骗金刚来得到用金刚。

   不过,笔者觉得关于刘邦的某个传说,有可能是真的。这就是吕公对刘邦的相面之说。笔者的推理是这样的,如果吕公不觉得刘邦有异相,他不会把自己的女儿嫁给他,因为刘邦是一个游手好闲的人。而如果没有特殊的理由,一个年长的人不会对一个游手好闲的人感兴趣。据说,吕公的老婆对这桩婚事很不满意,怪吕公把自己的女儿嫁给了刘邦。她很后悔没有把女儿嫁给沛县县令,因为沛县县令曾很想娶她的女儿。

   如果吕婆真得把她的女儿嫁给了沛县县令,相信她后来会把肠子悔青。这恐怕就是世人所说的嫌贫爱富吧。谁能够想到刘邦有一天会君临天下呢?虽然吕公不知道刘邦会在有一天成为皇帝,但他能预测刘邦之富贵远超过一个沛县县令,看来吕公的面相术也并非虚妄。

   但显然刘邦的父亲没有觉得刘邦会有富贵的一天。看到刘邦不务农事,刘太公心里非常着急。因此,常常责备刘邦。据说,刘邦称帝后,有一次大宴群臣,刘邦不无自豪地对刘太公说:“当初您觉得我不会务农,不经营产业,比不上二哥刘仲。如今,和刘仲相比,谁的产业更大呢?”。 于是,满朝文武哈哈大笑。

   刘邦寡居的大嫂也很鄙弃刘邦。刘邦经常带一些狐朋狗友到她家,使她不胜厌烦。她对刘邦也很不客气。笔者不知道刘邦称帝后,对他的大嫂会说些什么话。我想,也一定会嘲笑一通吧。据说刘邦是一直记仇的。在取得天下后,刘邦对他的亲戚大加封赏,唯独不肯封他大哥的儿子。究其原因,是因为刘邦不肯原谅其大嫂。后来,刘太公只得出面相劝,他大哥的儿子才被勉强封侯。

   超级厚黑教主说,世上的人看人,多只看他的现状,而不看他的发展。即使是父母兄弟,也不能幸免哪!叔本华的母亲自以为大小是一个作家,瞧不起叔本华,而叔本华说,今后你的名声的传播都是因为我的缘故。果不其然。如果不是叔本华,几十年或者上百年之后,有谁还记得世上曾有过如此的三流女作家呢?

   综观刘邦的成功,还得归功于刘邦的用金刚。刘邦曾说过他自己有著名的“三不如”:运筹于帷幄之中,决胜于千里之外,他不如子房(张良)。镇国家,抚百姓,督粮草,他不如萧何。连百万之军,战必胜,攻必取,他不如韩信。刘邦说,这三个人,是人中之英杰。他用了他们,所以取得了天下。

   有一个关于刘邦知错就改而用人的故事。在刘邦进军咸阳的途中,路过高阳。有一个名叫郦食其的老人来见刘邦。据说刘邦正坐在床上,让两个女子给他洗脚。郦食其很不高兴,责备刘邦说:“如果你想消灭暴秦,就不应该坐着接见老者。”听了这话后,刘邦立即起身道歉,为郦食其设坐。最后刘邦采纳了郦食其的建议,还将他封为广野君。

   超级厚黑教主说,正如刘邦自己所说,刘邦本身没有多大本领,而他为什么能夺得天下呢?在于他的用人,在于他的听劝谏,在于他驾驭人的本领。

   在韩信攻下齐国后,韩信派使者要求刘邦封他为“假齐王”。韩信的理由是如此就能镇住齐人(不失为一个好理由!)。当然,这个韩信也很有意思。他不敢公开地要求刘邦封他为“齐王”,但又想当王,就要刘邦封他为“假齐王”。笔者不知道如果刘邦真给他这个封号的话,这个“假齐王”究竟算不算“王”?

   刘邦当然大发雷霆,张良和陈平急忙暗示刘邦。刘邦一下醒悟过来,连忙说:“他妈的!大丈夫定诸侯,做就做真王,干嘛做假王?!”。可见刘邦转舵之快。于是,刘邦封韩信为齐王。

   对于刘邦来说,韩信要当齐王,他实质上没有办法制止。如果他拒绝,韩信就会倒向项羽一边,刘邦就会失去一个得力的同盟者。果真如此,刘邦就几乎没有办法得到天下了。张良和陈平看到了这一点,暗示刘邦,刘邦即使非常愤怒,也只得忍气吞声,最后还要讨好韩信,因为刘邦还需要继续使用他。

   因此,一个人要成大业,有时还得舍弃一些利益,给别人一些好处。这样,别人才会死心塌地地跟随你。也就是说,在使用用金刚的时候,还得准备有一些牺牲。

   但我们必须清楚的是,刘邦用人,刘邦驾驭人,并不意味着刘邦不防人。刘邦的防金刚是无时不在的。即使对于赤胆忠心的萧何,刘邦也没有忘记他的防金刚。

   萧何被刘邦称为“三杰”之一,是因为萧何对刘邦夺取江山的关键作用。萧何不仅向刘邦推荐了韩信,还是刘邦整个楚汉之争的“根据地”。萧何坐镇关中,及时地向刘邦提供粮饷和补充兵员。没有萧何的全力以赴,刘邦的成功是不可想象的。所以,刘邦夺取天下后,论功行赏,萧何名列第一。

   但对于萧何,刘邦时时都有防备。在刘邦与项羽相持不下时,刘邦曾多次派人回关中慰劳萧何,这使萧何有些迷惑不解,不清楚刘邦葫芦里到底卖的是什么药。后来有人提醒萧何:“汉王多次派人来慰劳您,恐怕是对您在关中不放心,怕您借机反叛。如果您将您的亲戚和儿子都送到前线去,汉王就会对您放心了。”萧何照着做了,才消除了刘邦的猜忌之心。

   后来,淮南王英布被逼造反,刘邦领兵亲征。临行前,刘邦数次派使者问萧何准备做什么,使得萧何生疑。有人对萧何说:“如今您的功劳天下第一,而且深得人民爱戴。皇上是对您不放心哪!如果您能强迫压价多买一些私田,使得人民怨恨您,皇上就不疑心您了。”萧何只好从其计,自愿毁其清名,刘邦果然高兴。

   读者诸君,作为皇上,刘邦却希望臣子做一些害民的事。你是否觉得很奇怪呢?一般人为了其江山牢固,要求臣子有爱民之心,为什么刘邦不愿意萧何如此呢?这是因为萧何的名声太好,对人民有感召力的缘故。因为刘邦在外,萧何有什么动作,刘邦鞭长莫及,所以,刘邦希望萧何做一些坏事,以消除他的影响力。

   超级厚黑教主说,当好一个臣子,有时候是很难的。萧何如果不爱民,他就得不到人民的爱戴,刘邦就不会重用他。但如果他太爱民,又会功高震主,使得刘邦又猜忌他。如此,同一个人需要两样的性格,既不能太好,也不能不好,这叫那些赤胆忠心的人,着实为难哪!

   有人因此而攻击萧何,认为萧何不值得同情。萧何只要自己忠诚就够了,何必向刘邦妥协,自毁自己的清名呢?又有人说萧何太世故,是官场的“痞子”。其实,笔者觉得萧何是值得深深同情的。他自毁清名实在是万不得已。萧何这样做既是万不得已,也是他唯一正确的选择。

   有些人也许会说,他既然猜忌我,我干嘛要表示清白?甚至不惜毁坏自己的名声?如果要求死理,确实没有人能够反驳。但是,如果你是一个忠臣,你没有反叛之心,为什么又不肯让主上消除他的怀疑呢?姑且不说主上的怀疑,可能造成你的灭门之祸。即使就忠心本身来说,你让主上一方面在战场上担心,一方面又担心后方,二心都不安,你的忠心又在哪里呢?

   超级厚黑教主说,从这个意义上说,萧何是千古难得的忠臣。为使主上放心,不惜使自己受辱。这种精神在我们这个时代是很难再找到的。

   至于刘邦的猜忌,也就是他的防金刚,笔者也觉得情有可原。比如在楚汉之争时,萧何坐镇关中。如果萧何反叛,刘邦就会腹背受敌,而且关中易守难攻,刘邦如何不担心呢?如果是你,又将如何呢?除非你是一个糊涂虫,你才会对关中局势的发展毫不上心。因此,刘邦屡屡地派人去“慰劳”萧何,以确信萧何没有反叛的举动。人之常情,有什么值得奇怪呢?

   我们再来谈谈韩信。韩信在楚汉之争的晚期,对天下局势起着举足轻重的作用。如果韩信助汉,天下就归汉;如果韩信助楚,天下就会归楚。据说蒯通曾劝说韩信,叫他谁也不助,这样就会形成三足鼎立的局面。可韩信却偏偏说汉王待他不薄,他不能见利忘义。以至于被吕后所擒时,韩信大叫后悔,后悔没有听蒯通之言,招来杀身之祸。这个时候再后悔当然是毫无用处的了。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