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郭知熠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郭知熠文集]->[千古奇书《超级厚黑学》之二十二]
郭知熠文集
·千古奇书《超级厚黑学》之一
·千古奇书《超级厚黑学》之二
·千古奇书《超级厚黑学》之三
·千古奇书《超级厚黑学》之四
·千古奇书《超级厚黑学》之五
·千古奇书《超级厚黑学》之六
·千古奇书《超级厚黑学》之七
·千古奇书《超级厚黑学》之八
·千古奇书《超级厚黑学》之九
·千古奇书《超级厚黑学》之十
·千古奇书《超级厚黑学》之十一
·千古奇书《超级厚黑学》之十二
·千古奇书《超级厚黑学》之十三
·千古奇书《超级厚黑学》之十四
·千古奇书《超级厚黑学》之十五
·千古奇书《超级厚黑学》之十六
·千古奇书《超级厚黑学》之十七
·千古奇书《超级厚黑学》之十八
·千古奇书《超级厚黑学》之十九
·千古奇书《超级厚黑学》之二十
·千古奇书《超级厚黑学》之二十一
·千古奇书《超级厚黑学》之二十二
·千古奇书《超级厚黑学》之二十三
·千古奇书《超级厚黑学》之二十四
·关于《超级厚黑学》答读者
·从李敖的裸体照到汤加丽的写真集
·再论“用艺术之光环护身”和“用名声之光环护身”
·揭开爱情神秘的面纱(1)
·揭开爱情神秘的面纱(2)
·揭开爱情神秘的面纱(3)
· 揭开爱情神秘的面纱(4)
·揭开爱情神秘的面纱(5)
·李敖靠什么出名?
·揭开爱情神秘的面纱(6)
·揭开爱情神秘的面纱(7)
·鲁迅究竟是不是一个思想家?
·揭开爱情神秘的面纱(8)
·爱情“钓鱼论”
·怎样才能算是一个思想家?
·闲话毛泽东:论林彪的愚蠢
·论伟大的孤独
·人生闲笔之一
·人生闲笔之二
·评李敖说鲁迅不是思想家
·人生闲笔之三
·闲聊李敖:骂人太多的人一定有毛病
·关于《评李敖说鲁迅不是思想家》一文答天涯读者
·是狂妄还是自信?
·论人过留名
·关于《评李敖说鲁迅不是思想家》答海外逸士
·论叔本华的两种性欲
·谁说历史是完全公正的?
·闲谈李敖的大陆之行(之一)
·论上帝的力量
·评毛泽东的自我评价
·毛泽东与克林顿论
·闲谈李敖的大陆之行(之二)
·裸体:是美感还是淫荡?
·思想和思想家宣言
·论裸体的相对权利
·也谈女“性解放”与男“性荒淫”
·关于《思想和思想家宣言》答读者
·人生闲笔之四
·一个关于性饥渴强度的有趣公式
·闲话李敖的“吹牛”
·从自称“当代鲁迅”所想到的
·关于女人“性放纵”答悠彩
·中国人成不了思想家的真正理由
·人生闲笔之五
·论专制制度与一个人的家天下
·人生闲笔之六(我与世界的冲突)
·人生闲笔之七
·人生闲笔之八
·论流氓燕的“成名”
·闲话毛泽东:毛诗词中的“风流人物”究竟指谁?
·评高校将成为中国的最大妓院
·人生闲笔之九
·论曹操一生的最大失误
·为什么顾城失了他的伊甸园?
·男人是势利的,还是女人是势利的?
·女人为什么痛恨顾城?
·我为杨振宁辩护(打擂版)
·荒唐的裸奔者
·论媒体的独立性 - 与徐沛商榷
·关于媒体的独立性和良知答丁柯
·汤加丽出裸体写真集究竟为了什么?
·再论人生为己,兼谈扑克牌桌旁的人生
·人生闲笔之十 (谈谈“真”与“理”)
·再为杨振宁辩护
·妓女与嫖客论
·论势利
·论爱情与虚荣
·关于处女膜与性高潮的一点思考
·幸福与快乐论
·闲话毛泽东:谈毛泽东的愚民政策
·闲话芙蓉姐姐现象
·论快乐
·北外的处女率想说明什么?能说明什么?
·我看周恩来
·论权威与奴性
·鲁迅的形象会更高大吗?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千古奇书《超级厚黑学》之二十二

   如有出版商愿意出版,请与作者联系。

    千古奇书。集天使与魔鬼于一身,熔幽默,智慧和思想于一炉。人类历史,一书总览,千秋功罪,重新评说。推翻无数历史的定论,揭开英雄神秘的面纱。谁是谁非,谁真谁假,敬请阅读郭知熠先生所著的《超级厚黑学》。

    超级厚黑学是正确的厚黑学超级厚黑学是超越的厚黑学超级厚黑学是更刺激的厚黑学超级厚黑学是更完备的厚黑学

   

    作者:郭知熠

   第4。7节 天下第一神偷吕不韦

   吕不韦本是卫国人。他后来在韩国坐地经商。因为他贱买贵卖,很会做生意。因此生意兴隆,积攒了很多财富。当他在赵国的都城邯郸见到了穷困潦倒的秦国王孙子楚之后,认为“奇货可居”,机不可失,立即开始了他的窃取秦国江山的计划。可见,吕不韦虽然是商人,但他不仅在经商方面看得准,而且在政治上也看得准,他是具有准金刚的。

   历史上一直有秦始皇是否是吕不韦之子的疑问。秦始皇名义上的弟弟长安君曾因为怀疑秦始皇不是先帝亲生而发动叛乱,最后因兵败为秦始皇所逼而自杀。

   在笔者看来,秦始皇当然是吕不韦之子无疑。首先,《史记》作者司马迁认为秦始皇是吕不韦之子。考虑到司马迁为学严谨,没有证据太史公不会出此惊人之语。其次,如果吕不韦只是想帮助流浪的秦国王孙夺得王位,大可不必献什么美人给他。即使吕不韦想献什么美人讨好他,也大可不必献一个他已宠幸过的女人。再则,吕不韦处心积虑之人,既然能设计让子楚夺得王位,岂会放过这个让他的儿子登上王位的千载难逢的大好时机?

   据《战国策》记载,吕不韦曾与他父亲有一段非常有趣的对话。

   吕不韦问:“农人耕田种庄稼,能有几倍利?”吕父答:“可有十倍。”吕不韦问:“如果商人贩卖珠宝首饰,能有几倍利呢?”吕父答:“可有百倍。”最后,吕不韦又问:“如果能够扶植一国之君即位,能有几倍利呢?”吕父再答:“果真如此,其利就有千万倍,甚至可能无法估算了。”

   笔者以为,《战国策》并没有记载完吕不韦与他父亲的全部对话。还有一段对话尽管是笔者的想象,但仔细思之也在情理之中。我看可以把它加在上述这段对话的后面。

   在听了吕父肯定的回答之后,吕不韦又诡秘地问:“如果我能让我的儿子登上一国之君的宝座,能有几倍利呢?”吕父无比惊奇,反问道:“你说什么?!”吕不韦再说了一遍,这回是一字一顿:“如果-我能-让-我的儿子-登上-一国之君-的宝座,能有-几倍-利呢?”“哎呀”一声,吕父昏倒了。

   不仅吕父昏倒了。所有的人都要昏倒了。超级厚黑教主说,世人为了追求王位,流了多少血?费了多少劲?到头来可能仍然是竹篮打水一场空。可是,你看人家吕不韦,略使雕虫小计,就轻而易举地夺得了秦国江山。既不流血,也不费劲,轻轻巧巧地把别人的江山“偷”到手。吕不韦真不愧为天下第一神偷。

   超级厚黑教主又说,天下的盗贼只有偷金,偷银,偷财宝。甚至还有偷女人。却很少有人能够偷到王位,偷到一个国家。为了能偷到东西,盗贼们还要苦练基本功,也许还要练习飞檐走壁之能。可是,吕不韦什么都不需要练习,吕不韦的偷技岂是一般盗贼所能望其项背的?

   所以,笔者就把这一节的题目叫做“天下第一神偷吕不韦”。

   正是因为吕不韦轻巧地偷取了秦国的江山,其手法之巧妙让人叹为观止,教主非常高兴地邀请吕不韦登上我们的超级厚黑龙虎榜。

   超级厚黑教主又说,世上的道德标准其实非常奇怪。如果是小偷小摸,就是有罪。人人都应讨伐,个个都会痛骂。可是,对于这种偷一个国家的窃国大盗,世人反生沉默,甚至生出羡慕之心。岂非咄咄怪事?太史公如此正派之人,也没有丝毫微词。倒是郭知熠先生在此愤愤不平,胡说八道。岂非狗咬耗子,多管闲事?

   我们再来欣赏一下吕不韦的神偷技巧。先从子楚的背景说起。子楚又名异人,是当时秦国在位的秦昭王的孙子。子楚是作为秦国在赵国的人质而滞留在邯郸的。秦国太子死后,秦昭王立安国君,也就是子楚的父亲,为太子。

   显然,秦昭王死后,安国君会继位。而安国君死后,自然是他的某一个儿子继位。可是,子楚不过是安国君的一个居中的儿子,且他的母亲已经失宠,而安国君的儿子有二十几人。因此,子楚既非长子,其母又不受宠。子楚要继位,似乎是不太可能的。

   怎样找到突破口呢?这回吕不韦的准金刚瞄准了华阳夫人。华阳夫人是安国君的宠妃,现在是他的正夫人。但华阳夫人膝下无子。多么奇妙的巧合!这样华阳夫人就变成可以利用的了。因为华阳夫人也需要在安国君死后,有一个稳固的地位,如果能让自己信得过的人继位,华阳夫人的地位就可保住了。在这里,吕不韦找到了子楚和华阳夫人两人不同的需要点,让子楚和华阳夫人构成一种互相利用的关系。因此,吕不韦在这里是有用金刚的。

   如果能说服华阳夫人收子楚为子,那么大事就基本完成了。华阳夫人一定会利用其正受宠的地位,说服安国君立子楚为继承人。当吕不韦把他的计划合盘托出,告诉子楚时,子楚欣喜若狂,下保证说,事成之后,一定要分秦国的江山与吕不韦共享。当然,他不知道,吕不韦并不感兴趣得到秦国的一部分江山,他要把秦国的整个江山都神不知鬼不觉地偷走。

   吕不韦于是带珍奇玩物到秦国。先拜见华阳夫人的姐姐,告诉她子楚在邯郸非常思念华阳夫人,每每日夜哭泣,并说子楚在邯郸广交宾客。当然,这些都是吕不韦在使用骗金刚。子楚既没有日夜思念华阳夫人,也没有钱广交宾客。但华阳夫人是一个容易轻信之人,她被吕不韦的一番假话骗住了,真以为子楚在邯郸思念她。又为了自己今后有靠,于是劝告安国君立子楚为嗣。据说,华阳夫人怕安国君日后反悔,一定要安国君刻符为誓。至此,吕不韦的目的完成了一半。

   吕不韦的下一步计划是神不知鬼不觉地让自己的儿子继位做秦王。因此,他还要使用骗金刚和用金刚。吕不韦在邯郸娶了一美貌女子,历史上没有留下她的姓名记载,有人称她为赵姬。赵姬如何美貌,我们来看看冯梦龙先生对她的描写(摘自明人冯梦龙所著的《东周列国志》):

   “云鬓轻挑蝉翠,蛾眉淡扫春山,朱唇点一颗樱桃,皓齿排两行白玉。微开笑靥,似褒姒欲媚幽王;移动金莲,拟西施堪迷吴主。万种娇容看不尽,一团妖冶画难工。”

   据说赵姬还善于歌舞。吕不韦在这位赵姬怀孕后,特地请子楚前来饮酒。在酒过三巡后,吕不韦请赵姬出来给客人斟酒。哪知这位子楚一见到赵姬,立刻心荡神移,魂不守舍。借着酒劲,请求吕不韦把赵姬送给他。当然,这正中吕不韦的下怀。

   在《史记》中,司马迁认为吕不韦送赵姬是无意的。吕不韦在听完子楚的话语后,开始还很生气。其实,吕不韦送赵姬是有预谋的。他“生气”是在运用骗金刚,因而是做给子楚看的,是假生气,他此时正要送赵姬给子楚,应该是求之不得的。

   子楚因为长期居住国外,受尽了屈辱,从没有过亲近女色的机会。因此,对如此美貌之女子垂涎三尺也在情理之中。只是这位公子爷一点防金刚都没有,甚至也不查一下是否这位赵姬已然怀孕,糊里糊涂地把赵姬娶回家。以至于让秦国的江山为吕不韦的儿子所继承,这个亏岂不吃大了?

   超级厚黑教主说,吕不韦的骗术是很高的。为了实施他的计划,吕不韦假装毫无心计地邀请子楚饮酒,又漫不经心地让赵姬出来给子楚斟酒。当知道子楚对赵姬有兴趣后,又假装生气一番,都是为了引子楚上钩啊!这样,子楚就毫不怀疑吕不韦的动机了。

   后来,赵姬生下了一个儿子。这个儿子取名为政。他就是后来鼎鼎大名的中国第一位皇帝:秦始皇。至此,吕不韦的全部目的就达到了。在子楚继位后,为报吕不韦帮其夺嗣之功,任命吕不韦为相国,并封他为文信侯,食邑十万户。嬴政为太子。子楚在位三年而卒,太子嬴政继位为秦王。仍封吕不韦为相国,号称“仲父”。

   子楚死后,赵姬虽贵为太后,但却赖不住寂寞。经常招吕不韦至宫中私通。后来,吕不韦见秦始皇慢慢长大了,不敢再与太后私通。可见吕不韦还是有防金刚的。但这个太后生性放荡,不肯对吕不韦放手。

   于是,吕不韦再次使用他的骗金刚。他收了一个叫嫪毐的人作门客。据说这个人阴茎特别硕大。吕不韦让嫪毐把阴茎穿在桐木车轮之中,车轮转动,但嫪毐之阴茎却没有受损伤。可见,嫪毐阴茎之大且硬。据说围观者无数,众人都掩口大笑。吕不韦故意让太后知道此事。

   我们说过,这个太后生性淫乱。得知此事后,立即同意让吕不韦设法把嫪毐弄进宫来。吕不韦于是派人拔掉了嫪毐的胡须,假装对他施行了阉割之刑罚。最后,嫪毐得以进太后之宫,终日与太后厮混。

   说一句题外的话。嫪毐向市民公开展示其阴茎之事。记载于太史公的《史记》中,可见不是虚言。我们从这里可以看出,在那个时代,两性之事并不象我们所想象的那样,是完全封闭的。人们也不认为性事是龌龊的。相反,两性之事是可以公开的。连人们的生殖器都可以公开展示,可见其公开之程度。

   从嫪毐被邀请进宫可以看出,实际上太后只是为了性欲的满足。她同吕不韦的关系也不过是为了其性欲的发泄。一旦得知嫪毐也有相同甚至强于吕不韦的性能力后,这个太后就感到无比满足了,哪怕对方是市井无赖也无所谓。

   后来,因嫪毐叛乱,秦始皇处死了嫪毐。但嫪毐之事牵扯到了吕不韦。秦始皇立即免除了吕不韦的相位。笔者以为,秦始皇免除吕不韦的相位是他蓄谋已久的。只是他以前找不到借口而已。吕不韦大权独揽太久,而秦始皇是绝不愿意名不副实的。他时刻都在想夺回他的全部权力。哪怕是他的亲生父亲也不例外。可见秦始皇是具备黑金刚的。笔者以为,这也是为什么吕不韦怕秦始皇的原因,他是深深地了解他的儿子的。

   超级厚黑教主说,如果一个人辅佐幼主,因主上年纪太小,他可以为所欲为。但当幼主长大后,矛盾就不可避免。这主要是因为权力斗争的缘故。辅助者不愿意放弃已有的权力,而为主者又不愿意沦为傀儡。如此,矛盾就有可能激化,达到不可调和的地步。吕不韦和秦始皇本是事实上的父子,似乎可避免矛盾。但因为秦始皇性格上的原因,他们还是没有办法调和。

   在笔者看来,秦始皇夺走吕不韦的相位还有一个理由。秦始皇一直心虚,他害怕世人认为他只不过是吕不韦的儿子。果如是,他就没有登如此之高位的理由。而嫪毐之事又极其容易地让世人觉得太后太过荒淫。世人通过联想,一定会推测他是吕氏之子无疑。秦始皇急于免除吕不韦的相位,也是想向天下人表明,他与吕不韦完全没有任何血缘之关系。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