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郭知熠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郭知熠文集]->[千古奇书《超级厚黑学》之十三]
郭知熠文集
·闲话毛泽东:论红卫兵是毛泽东的特殊炮灰
·也谈杨振宁老夫少妻
·杨振宁有伤道德风化吗 - 与徐水良商榷
·杨翁之恋的目的论分析
·论时光
·论人生为己
·关于中国哲学发展的一点浅见
·【哲学】论人的五种存在形式
·人生之目的论
·存在目的论与基督徒信仰 -答友人
·论自杀
·论人的五种存在形式之关系
·人生目的之阶段论
·人生各阶段的主要目的和次要目的
·论金钱
·李敖印象
·闲话毛泽东:江青希望老毛早死吗?
·论生命和自杀
·对《论生命和自杀》评论的答复
·闲话毛泽东:彭德怀骂娘之我观
·生命和爱情的对话录
·闲话毛泽东:谈谈毛泽东说粗话
·论纯洁爱情之虚妄
·厚黑学批判
·卢梭的“模子”
·我的笔名的来历
·千古奇书《超级厚黑学》之一
·千古奇书《超级厚黑学》之二
·千古奇书《超级厚黑学》之三
·千古奇书《超级厚黑学》之四
·千古奇书《超级厚黑学》之五
·千古奇书《超级厚黑学》之六
·千古奇书《超级厚黑学》之七
·千古奇书《超级厚黑学》之八
·千古奇书《超级厚黑学》之九
·千古奇书《超级厚黑学》之十
·千古奇书《超级厚黑学》之十一
·千古奇书《超级厚黑学》之十二
·千古奇书《超级厚黑学》之十三
·千古奇书《超级厚黑学》之十四
·千古奇书《超级厚黑学》之十五
·千古奇书《超级厚黑学》之十六
·千古奇书《超级厚黑学》之十七
·千古奇书《超级厚黑学》之十八
·千古奇书《超级厚黑学》之十九
·千古奇书《超级厚黑学》之二十
·千古奇书《超级厚黑学》之二十一
·千古奇书《超级厚黑学》之二十二
·千古奇书《超级厚黑学》之二十三
·千古奇书《超级厚黑学》之二十四
·关于《超级厚黑学》答读者
·从李敖的裸体照到汤加丽的写真集
·再论“用艺术之光环护身”和“用名声之光环护身”
·揭开爱情神秘的面纱(1)
·揭开爱情神秘的面纱(2)
·揭开爱情神秘的面纱(3)
· 揭开爱情神秘的面纱(4)
·揭开爱情神秘的面纱(5)
·李敖靠什么出名?
·揭开爱情神秘的面纱(6)
·揭开爱情神秘的面纱(7)
·鲁迅究竟是不是一个思想家?
·揭开爱情神秘的面纱(8)
·爱情“钓鱼论”
·怎样才能算是一个思想家?
·闲话毛泽东:论林彪的愚蠢
·论伟大的孤独
·人生闲笔之一
·人生闲笔之二
·评李敖说鲁迅不是思想家
·人生闲笔之三
·闲聊李敖:骂人太多的人一定有毛病
·关于《评李敖说鲁迅不是思想家》一文答天涯读者
·是狂妄还是自信?
·论人过留名
·关于《评李敖说鲁迅不是思想家》答海外逸士
·论叔本华的两种性欲
·谁说历史是完全公正的?
·闲谈李敖的大陆之行(之一)
·论上帝的力量
·评毛泽东的自我评价
·毛泽东与克林顿论
·闲谈李敖的大陆之行(之二)
·裸体:是美感还是淫荡?
·思想和思想家宣言
·论裸体的相对权利
·也谈女“性解放”与男“性荒淫”
·关于《思想和思想家宣言》答读者
·人生闲笔之四
·一个关于性饥渴强度的有趣公式
·闲话李敖的“吹牛”
·从自称“当代鲁迅”所想到的
·关于女人“性放纵”答悠彩
·中国人成不了思想家的真正理由
·人生闲笔之五
·论专制制度与一个人的家天下
·人生闲笔之六(我与世界的冲突)
·人生闲笔之七
·人生闲笔之八
·论流氓燕的“成名”
·闲话毛泽东:毛诗词中的“风流人物”究竟指谁?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千古奇书《超级厚黑学》之十三

如有出版商愿意出版,请与作者联系。

    千古奇书。集天使与魔鬼于一身,熔幽默,智慧和思想于一炉。人类历史,一书总览,千秋功罪,重新评说。推翻无数历史的定论,揭开英雄神秘的面纱。谁是谁非,谁真谁假,敬请阅读郭知熠先生所著的《超级厚黑学》。

    超级厚黑学是正确的厚黑学超级厚黑学是超越的厚黑学超级厚黑学是更刺激的厚黑学超级厚黑学是更完备的厚黑学

   

    作者:郭知熠

   第3。5节 超级厚黑第五金刚和第六金刚:厚金刚和黑金刚

   超级厚黑学的第五大金刚是厚金刚,第六大金刚则是黑金刚。厚黑学是李宗吾先生的绝学。厚黑二字也是厚黑学的全部内容。李宗吾先生谈厚黑二字,是指脸厚心黑。因此,从某种意义上说,厚黑学只是超级厚黑学的一个子集。

   我们将厚金刚排在八大金刚的第五位,黑金刚排在第六位。其实,它们两者的地位不相上下。这两大金刚也是相当重要的。不然,李宗吾先生也不会将它们作为他的厚黑学的全部内容。

   三国中的曹操被李宗吾先生推为厚黑英雄之首,是有一定的道理的。曹操有句名言,宁可我负天下人,不可天下人负我。在这种哲学指导下,曹操什么事都能干出来。李宗吾先生曾提到曹操杀吕伯奢之事,足以说明曹操心之狠毒。也是他的宁可我负人,不可人负我的人生观的最好诠释。

   当曹操刺杀董卓未遂,仓惶逃出京城后。曹操某天与陈宫投宿来到他父亲的一好友吕伯奢家。陈宫是慕名而追随曹操的。吕伯奢吩咐家人杀猪款待,只因家中无好酒,他骑着驴子出去买酒。而曹操误认为吕家人磨刀是为了取他的性命,不分青红皂白就将吕家一家八口全部杀害。最后,他发现吕家绑猪待杀,才知道自己杀错了人。于是,连忙逃离吕家。

   在路上曹操遇见了吕伯奢买完酒归来。吕非常惊奇曹操走得如此惊慌。但曹操恐吕伯奢归家发现真相后告知官府,又手起一刀杀死吕伯奢。可怜吕伯奢本是一片好心招待曹操,却落得一个全家被杀的命运。

   陈宫认为,曹操心太黑了。杀吕伯奢一家八口本属于误杀,还情有可原。而后面再杀吕伯奢本人,却不是误杀了,是心太狠毒的表现。所以,陈宫决定不再追随曹操,给曹操来了一个不辞而别。不过,陈宫后来追随吕布,最后还败于曹操之手,此是后话。陈宫也没有准金刚,追随吕布这种人明显地算不得明智之举。

   曹操之心狠手辣,由此可见一斑。但笔者以为,在杀吕伯奢这件事上,曹操也有其难以言说的苦衷。曹操已经杀错了,如果不再杀吕伯奢,吕伯奢回家后一定会想法报仇。招来官府,曹操也许无法脱身。如果曹操跪下请求原谅,犯下如此大错,是可以被原谅的吗?一般人也许会进退两难。当然,这里是宁可我负天下人的曹操,情况就不会那么复杂了。曹操自然是快刀斩乱麻。犹豫什么?杀了再说。

   不过,历史上有一个人比曹操还要脸厚心黑,其成功也远远超过曹操。这个人当推唐朝的武则天。

   武则天的脸皮显然太厚。她先侍奉于唐太宗李世民,是李世民宠幸的才人。而在李世民病重期间,武则天不顾乱伦,勾引太子李治,和李治鬼混在一起。在李治登基为唐高宗后,她又利用皇帝对她的旧情,回到皇宫。过五关,斩六将。爬上了皇后的宝座。在李治死后,她又抢她儿子的皇位,正儿八经地做起皇帝来。

   武则天是一个很不安份的女人。她的脸皮太厚,不仅表现在她还是老皇帝的才人时,就勾引太子。而且表现在她登上皇帝的宝座之后,不顾天下舆论,在皇宫里公然养情人。有人推断说,武则天甚至在高宗还未死的时候,就与其它的男人有一手。

   公认的武则天的第一个情人也许是薛怀义。薛怀义的原名叫冯小宝。武则天嫌冯小宝这个名字不好,将冯小宝改名为薛怀义。

   薛怀义本以卖艺耍拳棒为生。据说此人阴处其势雄伟,坚挺有力。一个偶然的机会,他认识了一位公主。该公主与他鬼混后,将他推荐给武则天。也有人说这位公主就是武则天的女儿太平公主。笔者不想对此作进一步的考究。总之,有人把薛怀义推荐给武则天。武则天非常满意,完全被薛怀义所迷住。为了让薛怀义自由地出入宫廷,武则天还下令把薛怀义的头发剃光,让他作了白马寺的方丈。这样薛怀义就可以经常到武氏的寝宫来,因为只有僧人才有特权进出皇宫。

   超级厚黑教主说,世上的人们出家做和尚是为了逃避红尘,斩断情缘。而只有薛怀义出家做和尚是为了更方便地与人通奸。武则天为了满足其疯狂的情欲,哪管什么佛门清规呢?

   除了薛怀义外,武则天又与一个御医搞上手。据说薛怀义还为此事妒火中烧,愤怒之下一把火烧掉了他自己督造的耗资巨万的明堂。

   甚至到了七十多岁的高龄,武则天又开始宠信两个二十几岁的年青人:张易之和张昌宗兄弟俩。张昌宗是武则天的宝贝女儿太平公主所荐,而张昌宗又推荐了他的哥哥张易之。这兄弟二人共同服侍武则天,把武则天的皇宫弄得乌烟瘴气。

   由此可见,武则天是一个脸皮极厚的女人。这些风流韵事不仅大臣们知道,而且宫廷之外,街头巷尾,到处都在议论纷纷。可武则天依然我行我素,完全不理会别人的讥评。除了脸皮厚以外,武则天还极端的心黑。她不仅害死了王皇后,害死了众多的先朝老臣,而且在必要时连她的亲生子女也不放过。为了嫁祸于王皇后,她曾亲手掐死自己的女儿。她的妒忌到了极端疯狂的程度,甚至先毒死了她的姐姐,后又毒死了她的侄女,只因为高宗对她们的偶尔宠幸。

   高宗李治在世时,武则天牢牢地控制着李治的一举一动。李治的任何动静,都有人报告给武则天。高宗成了名义上的皇帝,实质上的傀儡,什么事情也做不得主。身为皇帝,空有三宫六院,却只能过着一夫一妻的生活。武则天不容许他接触除她以外的任何其它女人。可是,武则天后来当了女皇,却以七十多岁的高龄,不顾朝臣的反对,不顾社会上的非议,公开地同时宠幸着很多男人。天理何在?如果高宗在地下有知,不知会作何感想?

   总之,武则天是一个成功的女人,也是一个极其阴毒的女人。她的成功是以很多人的鲜血为代价的。超级厚黑教主说,天下拥有厚金刚和黑金刚者,武则天当推第一。甚至天下超级厚黑者,武则天也是高居第一位。

   即使是历史上公认的圣明之主,在必要时也不得不心狠手辣。唐太宗李世民为了夺得皇位,在玄武门发动政变,杀死了他的哥哥,即太子李建成以及他的弟弟,齐王李元吉。然后,又强迫他的父亲李渊退位。他自己终于登上了皇帝的宝座。由此可见,为了能够得到皇帝的宝座,李世民是不顾一切的。他既没有顾忌手足之情,也没有顾忌到父子之情。对李世民来说,皇位远远重于这些人伦情分。

   显然,李世民是具备黑金刚的。杀哥哥,杀弟弟,逼退父亲,还娶夺弟媳,这些都不是封建仁义道德所容许的。可李世民做了,却没有谁敢于指责,历史还在强调他是一代明君,颂扬其丰功伟绩。而他杀兄篡位,人们不仅给予谅解,而且还为其开脱,说这是李世民不得已所为。

   因此,厚黑之事,在一般人做来就是大逆不道,可是由这些英雄人物做来,就不是大逆不道了,最多也只能说他们是不得已。可见,一个人的地位是可以弥补过错的,一个人的功绩更是可以弥补过错的。隋炀帝也是篡位,但他一生做的坏事太多,他篡位就成了罪过。而李世民篡位,只因他后来贤明,他篡位的过错就可以忽略不计了。而如果你想篡位,就一定是逆天道而行无疑了。

   在脸皮厚的人中,李宗吾先生还特别提到过司马懿和韩信。其实在他们这两位老先生那里,脸皮厚和隐忍是同一个意思。古人说,忍字心头一把刀。这说明要达到“忍”的功夫,很多时候是极其难能可贵的。想一想,“忍”就如在你的心口放了一把刀,你稍微动一下这把刀就剜着你的肉,你会不难受吗?

   诸葛亮与司马懿交战。司马懿每每出兵都吃了亏。因此,司马懿决定拒不出战,以拖垮蜀兵。诸葛亮为激司马懿应战,派人给他送去女人衣服,以侮辱司马懿。如果是别人,将他比作女人,此乃奇耻大辱,岂能忍受?还不赶快出兵决一雌雄?可司马懿最多不好意思笑笑,默默地接下了诸葛亮的礼物。

   李宗吾先生说,他在读史书时读到司马懿甘愿接受女人衣服时,不禁拍案大叫,天下归司马氏无疑了。笔者以为这话有点牵强。司马懿情愿接受女人衣服,仅仅表示他有隐忍的本领,脸皮厚。但要得天下不光是脸皮厚就能成的。我们不能说,司马懿脸皮厚,且他的子孙得了天下,只要脸皮厚的人他的子孙就一定能得天下了。这根本就不是一码事。这个逻辑没办法讲通。

   至于韩信受胯下之辱的事,恐怕是妇孺皆知。如果韩信奋起反抗,但他显然不是这帮流氓无赖的对手,弄不好韩信会有性命之忧。所以,韩信为了他的远大的志向,情愿受胯下之辱。有人说,不可图虚名而处实祸。司马懿和韩信真正地做到了这一点。当然,很多人为了解一时之气,不愿意忍一分钟,而招来杀身之祸,或自己的事业遭受巨大损失,实不是明智之举。

   我们可以看出,司马懿和韩信的脸皮厚,他们是得益于自己的隐忍功夫。隐忍的功夫在于要放弃虚名,有时可能会成为万矢之的。鲁迅先生也说,走自己的路,让别人去说吧!所以,鲁迅不怕别人围剿他。至少在文章领域里的围剿不会使他自杀。

   超级厚黑教主说,许多人过分地看重虚名,甚至为了虚名而抛弃性命。实在是不值得之举。在中国的文革中很多人受不了名誉上的重大打击,就选择了自杀的道路。如此则更是死得冤枉。人可以图虚名,但如果这个虚名会剥夺你的性命时,你就应该不干了,而且是坚决不干了。如果因为图虚名就轻易地抛弃性命,你就不是超级厚黑教主的真正弟子。

   请注意到教主把“忍”也当作厚金刚的一种。其实,“忍”有几种情形。一种“忍”是我们在前面提到过的,这种“忍”主要是名誉上的忍。比如司马懿接受妇女衣服,比如韩信胯下受辱,这些都是名誉上的忍。还有一种是肉体上的忍。忍受肉体上的痛苦,忍受千难万险。肉体上的忍当首推中国共产党的二万五千里长征。长征之苦不是一般人所能承受的。再有精神上的“忍”,比如勾践的卧薪尝胆。当然,勾践的卧薪尝胆是为了等待时机,是为了不忘过去,在这里既有肉体上的“忍”,更多的是精神上的“忍”。

   不管是何种忍耐,肉体忍,精神忍,还是名誉忍,最后都反映出一种极度的内心折磨。因此,我们把“忍”归在厚金刚里面。厚黑教主李宗吾曾说过,对别人心狠是心黑,对自己心狠是脸皮厚。这话当然是正确的。我们可以看出,“忍”是对自己心狠的一种表现,它应属于厚金刚。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