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郭知熠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郭知熠文集]->[千古奇书《超级厚黑学》之二]
郭知熠文集
·论爱国与自私
·爱情究竟是什么?
·评刘备的“换妻如换衣”
·永远的情人
·论鲁迅的出现是中国思想界的灾难
·关于尼采之疯答刘书林
·我为毛泽东辩护
·论名声
·三国里没有处女情结?
·杨开慧是被毛泽东害死的?
·郭知熠对话录:关于神
·章子怡与孔子之比较
·美国会走向共产主义?-与王童探讨
·论爱情的极致:恋人死后自己自杀的逻辑何在?
·我的两个古怪的梦想
·武松会不会爱上潘金莲?
·自恋的伟人
·爱情物质化,究竟是谁之过?
·郭知熠胡说八道(一)
·郭知熠胡说八道(二)
·郭知熠胡说八道(三)
·郭知熠胡说八道(四)
·郭知熠胡说八道(五)
·郭知熠胡说八道(六)
·郭知熠胡说八道(七)
·郭知熠胡说八道(八)
·郭知熠胡说八道(九)
·郭知熠胡说八道(十)
·郭知熠胡说八道(十一)
·郭知熠胡说八道(十二)
·郭知熠胡说八道(十三)
·郭知熠胡说八道(十四)
·郭知熠胡说八道(十四)
·郭知熠胡说八道(十五)
·郭知熠胡说八道(十六)
·郭知熠胡说八道(十六)
·郭知熠胡说八道(十七)
·郭知熠胡说八道(十八)
·郭知熠胡说八道(十九)
·郭知熠胡说八道(二十)
·郭知熠胡说八道(二十一)
·郭知熠胡说八道(二十二)
·郭知熠胡说八道(二十三)-- 我的期货经历
·郭知熠胡说八道(二十四)-----我的期货经历
·超级厚黑评三国:自序
·超级厚黑评三国:曹操应该篡位吗?
·超级厚黑评三国:评董太后之死
·超级厚黑评三国:大将军何进的头颅为什么落地?
·超级厚黑评三国:评曹操刺董卓
·超级厚黑评三国:少帝之死与后主之生
·超级厚黑评三国:貂蝉与美女连环计
·超级厚黑评三国:董卓之成败论
·超级厚黑评三国:评孙坚背盟
·超级厚黑评三国:评曹操占张济之妻
·超级厚黑评三国:论曹操之奸诈
·超级厚黑评三国:评司徒王允
·超级厚黑评三国:论隐志骗金刚
·超级厚黑评三国:评曹操监视汉献帝
·超级厚黑评三国:论祢衡与狂妄之道
·超级厚黑评三国:评官渡之战
·超级厚黑评三国:刘备摔子与攻心骗金刚
·超级厚黑评三国:论忠心信金刚与不怕死信金刚
·超级厚黑评三国:评曹操杀死吕伯奢
·超级厚黑评三国:评刘备三请诸葛亮
·评刘逸明《白毛女为什么就不能嫁给黄世仁?》
·牛顿真的谦虚吗?- 郭知熠的怀疑
·从鲁迅先生“嫖妓”所想到的
·“强盗”与“拦路虎”论
·超级厚黑评三国:刘备为什么能够不屈不挠?
·评房向东《非议鲁迅现象面面观》
·评郭知熠的狂妄, 兼论毛泽东的狂妄
·我为秦始皇策划:如何让秦朝江山万代相传?
·秦始皇究竟错在哪里?
·评鲁迅的爱情观:焦大会不会爱上林妹妹 ?
·再谈林彪争当国家主席
·论郭知熠的奇怪文风
·论苦难
·幸福离我们究竟有多远?
·评李忠民:团结就是力量——只有团结中国民主才能实现
·幸福究竟是什么?
·他人的苦难就是我们的幸福?
·写在2009的岁末
·一个流传甚广的谬论:乞丐是最幸福的
·裸体行
·论刘晓波先生的苦难与幸福
·再论幸福是基于比较 --- 兼答读者
·论幸福的极限状态 -- 郭知熠的“超幸福”理论
·伟人
·“幸福是认同自己和接受现实”批判
·坏笑
·
·你是谁?
·要勇于承受世人的指责和谩骂
·伟人之光
·将狂妄进行到底
·人生难得几回醉
·我为什么要自称伟人?
·世界上为什么存在着爱情?
·尼采疯了,我该怎么办?
·我为什么这么兴奋?
·郭知熠的爱情公式:爱情 = 爱情尊重感 + 暧昧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千古奇书《超级厚黑学》之二

   如有出版商愿意出版,请与作者联系。

   ------------------------------------千古奇书。集天使与魔鬼于一身,熔幽默,智慧和思想于一炉。人类历史,一书总览,千秋功罪,重新评说。推翻无数历史的定论,揭开英雄神秘的面纱。谁是谁非,谁真谁假,敬请阅读郭知熠先生所著的《超级厚黑学》。------------------------------------

   作者:郭知熠

   第一章 从厚黑学到超级厚黑学

   在本章中,笔者将讨论厚黑学自问世以来在海内外的影响。林语堂先生和柏杨先生对厚黑学的评价,以及他们对厚黑学之发明者李宗吾先生的评价。

   经过笔者的细致考察,李宗吾先生的厚黑学在本质上是错误的,因此厚黑学作为理论是并不成立的。但尽管如此,我们不能因此而简单地抹煞厚黑学的重要性。李宗吾先生的厚黑学是仍然有其价值的。至少这个理论有它极其深刻的一面。

   在本章中,笔者也将发起对厚黑学的全面批判。笔者批判厚黑学的目的,不是为批判而批判,而是要通过批判的方法,建立起一个全新的理论。这个理论就是所谓的超级厚黑学。

   超级厚黑学将克服厚黑学的缺点和不足,完成厚黑教主李宗吾先生的最初目的。这个目的就是要找出英雄豪杰成功的真正秘诀。我们将看到,李宗吾先生的厚黑理论并不是关于这个问题的答案。而超级厚黑学才真正地解决了这个问题。

   从厚黑学到超级厚黑学,笔者以为这是厚黑学问世近一百年以来的真正飞跃。超级厚黑学的重要性,在我看来,不仅在于它是正确的,是对厚黑学的完善和超越,而更在于它将深深地影响我们对古今中外的历史评价。

   

   第1。1节 天下第一奇学“厚黑学”

   你听说过李宗吾先生的“厚黑学”吗?你想知道为什么“厚黑学”是古今天下第一奇学吗?对于上述的第一个问题,我想你的答案应该是肯定的,厚黑学的传播之广是如此地惊人。至于第二个问题,也许你也想作进一步的了解。想知道为什么很多人说厚黑学是古今天下的第一奇学。想知道厚黑学究竟有什么奇怪之处。

   我们将在这一节里主要讨论厚黑学之所以为天下奇学这样一个有趣的问题。

   1912年,李宗吾先生首创“厚黑学”。这是厚黑学历史上的大事件。我们应该牢牢记于心中。如果你忘了,你至少算不得厚黑学的真传弟子。李宗吾先生是四川人,他的“厚黑学”于1912年3月在成都《公论日报》上首次载出。

   厚黑学自从出世以来,立即得到了最广泛的传播。李宗吾自己作见证说道,厚黑学首次刊登出来后,一时间舆论大哗。其传播速度之快,实属惊人。现在,“厚黑学”三个字,已是家喻户晓,人人皆知。

   笔者偶尔问起一帮新老朋友们,你们可知“厚黑学”,朋友中竟然没有一个人说不知道的。可见笔者说到人人皆知不属虚言。如果你还不知道,只能说你孤陋寡闻,不能说笔者所言有差。

   二十世纪八十年代,厚黑学还漂洋过海,传到了日本,成了那里的畅销书。 不仅如此,厚黑学还传到了 韩国以及新加坡等国,也成了那里的畅销书。由此看来,不仅中国人对厚黑学感兴趣,而且外国人也对厚黑学感兴趣。现今的中国大学生们还将厚黑学作为他们的必读之书。并以此作为指导他们的求职指南。厚黑之道,流毒之广,可见一斑。

   李宗吾先生在发明厚黑学后,自称为厚黑教主。他要教习他的学生们厚黑的大学问。他要让他的弟子遍满天下。据说李宗吾先生还不允许他的弟子们承认自己是李宗吾的学生。李宗吾说,假如有人问你:“认得李宗吾吗?”,你就装出最庄严的面孔说道:“这个人坏极了,他是讲厚黑的,我不认识他。”口里虽然这样说,但心中则恭恭敬敬的,供一个“大成至圣先师李宗吾之位”。

   读者诸君,你也许会觉得很奇怪,为什么李宗吾先生要对他的弟子做如此之奇怪要求?这就是厚黑学被许多人称为天下奇学的一个原因。有哪一门学科要求学生否认自己的先生,否认这一学科的创造者呢?有哪一门学科这么重要而又这么见不得人呢?好像一切都应该偷偷摸摸地去做。没有见过吧。只有天下第一奇学。

   李宗吾的厚黑学,归纳起来其实就是两个字:“厚”与“黑”。厚与黑也就是脸厚心黑。脸厚者,脸皮厚也。李宗吾先生说,要成大事者,脸厚应厚过城墙。心黑者,心肠黑也。李宗吾先生又说,要成大事者,心黑要黑如煤炭。

   就这么两个字,也可以被称作为一门学问。很多人还要恭维其学问之深刻无比。著名作家林语堂先生说,如果读遍天下书籍,而没有读过《厚黑学》,应该感到遗憾。你看看!这是否也算得上“奇”字?这是否也算得上奇学?这是厚黑学是天下第一奇学的又一点理由。

   世界上的学问,多是以正面加以指导。譬如鼓励人们努力向上,奋发图强。或者推崇心地善良,好心落得好报。而很少有什么学问从负面加以指导的。厚黑学其实就是从负面加以指导人的行为的一门学问。自然,它也就遭到了人们的大量反驳。因此,一方面是厚黑学的负面指导,另一方面是人人痛击,或者说是很多人痛击。这两点其实都可以算得上一个“奇”字。负面指导,此事世上不多见应该算“奇”。厚黑学受攻击太多了,到处都是对它的谩骂声,应该算另一“奇”。

   因为厚黑这两个字,李宗吾先生把它演化为一门学问。他自己堂而皇之地自称为“厚黑教主”。俨然以大师级的身份,大师级的派头,开口闭口教训别人。不仅如此,李宗吾先生还自比孔子,自比那传扬佛教的祖师爷释迦牟尼,狂傲如此,无以复加。有哪一门学问的发明者会来这一手呢?有哪一门学问的发明者敢于如此大吹大擂,不怕把牛皮吹破呢?没有见过吧!惟有厚黑学。

   还有更奇的。虽然李宗吾先生如此张狂,这厚黑两个字的学问却被传得非常之广,人人皆知。中国也好,外国也好,表面上大家都在鄙弃厚黑学,暗地里却“偷偷摸摸”地学习厚黑经。毁誉者无数,赞美者有之。厚黑学的弟子满天下。李宗吾先生作为厚黑教主,如能得知其厚黑学获得今天如此之大的成功,一定会心满意足,乐哉悠哉。这正是:

   人人都谈厚黑学,个个都讲厚黑经。天下遍有厚黑客,厚黑教主广传名。

   厚黑学真正是古今天下第一奇学无疑了。

   首载于华夏快递版权所有,欢迎转载。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