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郭知熠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郭知熠文集]->[论权威与奴性]
郭知熠文集
·闲话毛泽东:为毛主席要名
·闲话毛泽东:论红卫兵是毛泽东的特殊炮灰
·也谈杨振宁老夫少妻
·杨振宁有伤道德风化吗 - 与徐水良商榷
·杨翁之恋的目的论分析
·论时光
·论人生为己
·关于中国哲学发展的一点浅见
·【哲学】论人的五种存在形式
·人生之目的论
·存在目的论与基督徒信仰 -答友人
·论自杀
·论人的五种存在形式之关系
·人生目的之阶段论
·人生各阶段的主要目的和次要目的
·论金钱
·李敖印象
·闲话毛泽东:江青希望老毛早死吗?
·论生命和自杀
·对《论生命和自杀》评论的答复
·闲话毛泽东:彭德怀骂娘之我观
·生命和爱情的对话录
·闲话毛泽东:谈谈毛泽东说粗话
·论纯洁爱情之虚妄
·厚黑学批判
·卢梭的“模子”
·我的笔名的来历
·千古奇书《超级厚黑学》之一
·千古奇书《超级厚黑学》之二
·千古奇书《超级厚黑学》之三
·千古奇书《超级厚黑学》之四
·千古奇书《超级厚黑学》之五
·千古奇书《超级厚黑学》之六
·千古奇书《超级厚黑学》之七
·千古奇书《超级厚黑学》之八
·千古奇书《超级厚黑学》之九
·千古奇书《超级厚黑学》之十
·千古奇书《超级厚黑学》之十一
·千古奇书《超级厚黑学》之十二
·千古奇书《超级厚黑学》之十三
·千古奇书《超级厚黑学》之十四
·千古奇书《超级厚黑学》之十五
·千古奇书《超级厚黑学》之十六
·千古奇书《超级厚黑学》之十七
·千古奇书《超级厚黑学》之十八
·千古奇书《超级厚黑学》之十九
·千古奇书《超级厚黑学》之二十
·千古奇书《超级厚黑学》之二十一
·千古奇书《超级厚黑学》之二十二
·千古奇书《超级厚黑学》之二十三
·千古奇书《超级厚黑学》之二十四
·关于《超级厚黑学》答读者
·从李敖的裸体照到汤加丽的写真集
·再论“用艺术之光环护身”和“用名声之光环护身”
·揭开爱情神秘的面纱(1)
·揭开爱情神秘的面纱(2)
·揭开爱情神秘的面纱(3)
· 揭开爱情神秘的面纱(4)
·揭开爱情神秘的面纱(5)
·李敖靠什么出名?
·揭开爱情神秘的面纱(6)
·揭开爱情神秘的面纱(7)
·鲁迅究竟是不是一个思想家?
·揭开爱情神秘的面纱(8)
·爱情“钓鱼论”
·怎样才能算是一个思想家?
·闲话毛泽东:论林彪的愚蠢
·论伟大的孤独
·人生闲笔之一
·人生闲笔之二
·评李敖说鲁迅不是思想家
·人生闲笔之三
·闲聊李敖:骂人太多的人一定有毛病
·关于《评李敖说鲁迅不是思想家》一文答天涯读者
·是狂妄还是自信?
·论人过留名
·关于《评李敖说鲁迅不是思想家》答海外逸士
·论叔本华的两种性欲
·谁说历史是完全公正的?
·闲谈李敖的大陆之行(之一)
·论上帝的力量
·评毛泽东的自我评价
·毛泽东与克林顿论
·闲谈李敖的大陆之行(之二)
·裸体:是美感还是淫荡?
·思想和思想家宣言
·论裸体的相对权利
·也谈女“性解放”与男“性荒淫”
·关于《思想和思想家宣言》答读者
·人生闲笔之四
·一个关于性饥渴强度的有趣公式
·闲话李敖的“吹牛”
·从自称“当代鲁迅”所想到的
·关于女人“性放纵”答悠彩
·中国人成不了思想家的真正理由
·人生闲笔之五
·论专制制度与一个人的家天下
·人生闲笔之六(我与世界的冲突)
·人生闲笔之七
·人生闲笔之八
·论流氓燕的“成名”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论权威与奴性

   
   
   
   
   作者:郭知熠

   
   
   
   一个权威在一个国家产生,必然会在这个国家中产生奴性。
   
   一个权威,无论是学术上的,还是政治领域的,站在那里登高一呼,就会有很多的响应。这些响应的人,就失去了他们的“自由”,他们就会为了这呼吁而奔走,而不知道自己的方向了。
   
   笔者最近写了《论中国人成不了思想家的真正理由》这篇文章,谈到了中国人的权威意识是中国人产生不了思想家的一个理由。权威创造出奴性,而奴性又会阻止一个全新的思想的产生。中国要产生思想家,首先必须完全抛弃权威,必须首先抛弃奴性。
   
   我们举一个例子来看一看权威是怎样地使得中国人产生奴性的。笔者相信,这只是无数个类似例子中的一个。一个权威的思想将几乎所有人的思想左右住,而不管这个权威的思想是不是荒谬的。
   
   据说,对于唐明皇和杨贵妃的爱情故事,鲁迅先生曾经有过一段出人意料之外的评述。这个评述没有记载在《鲁迅全集》中,但它是通过一些朋友的回忆流传下来的。鲁迅甚至希望用他的这个观点写一本关于李杨之爱(李杨之爱,指唐明皇李隆基与杨贵妃杨玉环之间的爱情)的历史小说,只是因为其它的事情,一直没有机会动笔。
   
   鲁迅认为,唐明皇和杨贵妃在“七月七日长生殿”的盟誓,是他们之间已经感到没有了爱情的缘故。在爱情浓烈的时候,哪里会想到来世呢?而他们发誓要世世做夫妇,正好表明了他们之间的爱情已经有了裂痕,他们之间的爱情已经稀淡,甚至衰竭,甚至已经没有了。
   
   笔者不知道你对鲁迅的这个观点有什么评价。我们还是来看一看其他人的反应。
   
   1993年,山东出版的《作家报》上登了一篇文章《海滨的谈话》,是一篇谈话录,记载了某记者(“我”)与作家李准关于文艺问题的一些谈话。我们将与鲁迅相关的内容引录如下(转引自房向东先生所著的《鲁迅:最受诬蔑的人》一书):
   
   “李准还说起唐明皇,说他也是个了不起的男子汉,真英雄,说他对杨贵妃不限制,不嫉妒,又真心爱她。我这时提起鲁迅对唐明皇与杨贵妃二人的盟誓曾有过某些推测的话:要真相好,也许想不到要盟誓,要盟誓,也许爱情已有了某些危机。李准断然说:那是庸俗社会学! ――我吃惊于李准的大胆。”
   
   该记者只是吃惊于李准的大胆,因为李准的观点与鲁迅的针锋相对,而权威的观点岂可随便评论?我们进一步来看看房向东先生对这个问题的评述(引自房向东的同一本书):
   
   “我遗憾鲁迅事业之未竟,我也遗憾目下写李杨爱情的作品都不去或不能理解鲁迅的见解,我更遗憾李准这样的现实主义作家,却没有冷峻之理性,而信口开河,伤害了鲁迅。”
   
   读者诸君,鲁迅的这个观点尽管新颖,但是这个观点是显然站不住脚的。这样说吧。如果提出这个观点的人不是鲁迅,而是别的什么人,那么,他一定会遭来人们的痛骂,因为这个观点过于武断了。我们看到,在小说中,在人们的实际生活中,热恋的男女往往会海誓山盟,难道他们的爱情都有了裂痕?因为他们的爱情有了裂痕才去盟誓?你可以去问一问那些热恋的男女,看谁会承认他们盟誓是因为他们的爱情有了裂痕?
   
   热恋的男女为什么要海誓山盟呢?其实,答案非常明显。因为他们感受到了爱情的无比甜蜜,他们希望这个甜蜜会永永远远,他们希望能够白头到老。所以,他们就以海誓山盟的形式完成他们的这个希望。而这与他们之间的爱情是否已经出现裂痕完全不相关。因为李杨之间的海誓山盟,就推想他们之间的爱情出现了裂痕是极其荒谬的。
   
   李准不敢说鲁迅的观点荒谬,就说那是庸俗社会学。即使这样,那位记者还要说李准大胆。而房向东却走得更远。“我遗憾鲁迅事业之未竟”,这大有拿起鸡毛当令箭的意味。鲁迅随便放一个屁,也与“事业”有关,还要去“遗憾”一番。不知读者诸君感觉如何,反正郭知熠觉得这个吹捧太肉麻了,感到浑身不自在。
   
   李准伤害了鲁迅吗?伤在哪里?他不过是表示他的不同意见而已。如果郭知熠说鲁迅荒谬,岂不是伤得更重?更加不可饶恕?写李杨爱情的作品之所以“不去或不能”理解鲁迅的见解,就是因为这个见解本身是荒谬的。其实,如果说李准信口开河,我看鲁迅比李准更加“信口开河”。难道不是吗?请读者诸君仔细思之。
   
   因此,我们可以看出,权威的存在对于别人思想的产生该是多么大的威胁。这件事幸而发生在最近几年,发生在“实事求是”的呼声传播了这么多年之后。可是,我们的思想界还是一派奴性。笔者敢断言,如果这件事发生得更早一些,李准一定会被打为“现行反革命”。
   
   让我们踢开权威吧。让我们去掉奴性吧。让我们轻轻松松地思想吧。
   
   
   
   写于2006年1月4日,首发于《博讯》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