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郭知熠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郭知熠文集]->[再论人生为己,兼谈扑克牌桌旁的人生]
郭知熠文集
·和郭知熠相比,鲁迅算个屁!
·论郭知熠伟大的孤独
·论活着就是幸福
·说说郭知熠与鲁迅:鲁迅算个屁!
·论郭知熠爱情理论的伟大意义 (2)
·论伟人不应该为生存而劳作
·在感恩节前与大女儿谈心
·因为有你
·遇见
·我有一壶酒
·再论郭知熠哲学理论的伟大意义
·我是如何证明“人是有灵魂的”?
·郭知熠究竟有多么伟大?
·数数郭知熠的爱情渗透理论所解释的爱情现象
·夜读
·关于我批判柳宗元《封建论》的一些趣事
·千年后
·杨绛之争: 中国人的荒唐逻辑
·记参加女儿的毕业典礼
·论郭知熠对人类历史的伟大贡献
·论张志新和林昭是两个蠢材
·为什么说张志新和林昭有点傻?
·除了哲学,爱情理论以及历史, 郭知熠还有什么思想贡献
·嫖妓为什么对社会无害?
·很可惜,刘邦只需要加三个字,汉朝江山就会千秋万代
·如果毛岸英没有死在朝鲜,中国也不会像现在的朝鲜一样
·刘邦杀功臣究竟对不对?
·为什么人类“追求幸福”的提法是错误的?
·为什么毛泽东时代的中国人比现代的中国人更加幸福?
·生活中的郭知熠与博客中的郭知熠
·郭知熠的哲学: 保存的痛苦与扩张的痛苦
·论郭知熠的人生目的与命中注定
·郭知熠的哲学:人生第一原理: 人生所有冲突都是目的论的冲突
·郭知熠的歪诗: 人生
·郭知熠的哲学:论人生最大的痛苦
·痛苦与幸福
·从王宝强的婚变谈婚姻是为爱情,还是为了金钱?
·从王宝强的婚变谈通奸是否犯法
·郭知熠哲学的核心: “存在”
·郭知熠的哲学: 国家,法律以及道德的起源
·郭知熠的歪诗: 如何
·郭知熠的歪诗:秋天的狂妄思绪
·郭知熠的歪诗: 纵火者与启明星
·郭知熠的哲学: 人生是一场戴着枷锁的旅行,且行且珍惜
·郭知熠的歪诗: 假如全世界都背叛了你
·中国的皇帝们为什么这么蠢? (之一)
·中国的皇帝们为什么这么蠢? (之二)
·中国的皇帝们为什么这么蠢? (之三)
·郭知熠的歪诗: 你的王国
·中国的皇帝们为什么这么蠢? (之四)
·中国的皇帝们为什么这么蠢? (之五)
·郭知熠的歪诗: 是谁
·一个全新的哲学体系 ---- 超存在主义 (之一)
·一个全新的哲学体系 ---- 超存在主义(之二)
·中国的皇帝们为什么这么蠢? (之六)
·郭知熠的歪诗: 心雨
·郭知熠的歪诗:愚蠢的人
·世上第一个爱情理论 --爱情渗透理论,解释所有爱情现象(之一)
·一个全新的哲学体系 ---- 超存在主义(之三)
·世上第一个爱情理论 --爱情渗透理论,解释所有爱情现象(之二)
·中国的皇帝们为什么这么蠢? (之七)
·一个全新的哲学体系 ---- 超存在主义(之四)
·一个全新的哲学体系 ---- 超存在主义(之五)
·世上第一个爱情理论 --爱情渗透理论,解释所有爱情现象(之三)
·知熠语录(之一)
·知熠语录(之二)
·知熠语录(之三)
·一个全新的哲学体系 ---- 超存在主义(之六)
·知熠语录(之四)
·中国的知识分子为什么这么这么蠢? (之一)
·世上第一个爱情理论 --爱情渗透理论,解释所有爱情现象(之四)
·知熠语录(之五)
·中国的知识分子为什么这么这么蠢? (之二)
·中国的知识分子为什么这么这么蠢? (之三)
·知熠语录(之六)
·中国的知识分子为什么这么这么蠢? (之四)
·中国的知识分子为什么这么这么蠢? (之五)
·为什么说汉武帝刘彻是汉朝最最愚蠢的皇帝?
·人是完全自由的吗? -- 萨特哲学批判
·关于《为什么说汉武帝刘彻是汉朝最最愚蠢的皇帝?》一文答读者
·什么是“超级厚黑学”?
·为什么说郭知熠的哲学是人类哲学史上的革命?
·郭知熠的哲学: 论人生的六大痛苦
·郭知熠的哲学:论人的存在(之一)
·郭知熠的哲学:论人的存在(之二)
·郭知熠的哲学:论人的存在(之三)
·论郭知熠的哲学既是哲学,也是方法论
·最近对于“超存在主义”的一些思考
·你为什么不幸福? ---- 郭知熠与众不同的幸福理论(之一)
·你为什么不幸福? ---- 郭知熠与众不同的幸福理论(之二)
·你为什么不幸福? ---- 郭知熠与众不同的幸福理论(之三)
·你为什么不幸福? ---- 郭知熠与众不同的幸福理论(之四)
·你为什么不幸福? ---- 郭知熠与众不同的幸福理论(之五)
·你为什么不幸福? ---- 郭知熠与众不同的幸福理论(之六)
·你为什么不幸福? ---- 郭知熠与众不同的幸福理论(之七)
·你为什么不幸福? ---- 郭知熠与众不同的幸福理论(之八)
·你为什么不幸福? ---- 郭知熠与众不同的幸福理论(之九)
·你为什么不幸福? ---- 郭知熠与众不同的幸福理论(之十)
·你为什么不幸福? ---- 郭知熠与众不同的幸福理论(之十一)
·你为什么不幸福? ---- 郭知熠与众不同的幸福理论(之十二)
·你为什么不幸福? ---- 郭知熠与众不同的幸福理论(之十三)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再论人生为己,兼谈扑克牌桌旁的人生

   
   
   
   
   作者:郭知熠

   
   
   
   笔者以前曾写过一篇短文,题目是《论人生为己》。今天兴之所致,似乎觉得言犹未尽。于是,再开始动笔写这篇文章。
   
   人生的目的究竟是为了谁?不同的人对这个问题可能有不同的回答,但这并不意味着这个问题是没有答案的。笔者在《论人生为己》中断言不管是谁,不管他所说的话如何地冠冕堂皇,他的人生的目的是为了他自己的。
   
   在《论人生为己》中,笔者曾给出了关于这个断言的一个纯逻辑的证明。这个证明是非常有趣的。郭知熠觉得这个证明应该出现在任何关于人生的书籍的首页,它应该成为关于“人生为己”这个命题的经典证明,因为它是通向解决困惑我们的关于人生问题的第一把钥匙。
   
   我们在这里重新陈述一遍关于这个断言的逻辑证明。
   
   假设有一个个体,在这里是指人。这个个体的周围环境除了他自己外,还有很多的其它物体,这些物体可以是别的人,别的事物,甚至是一些抽象的物体。我们假设这个个体的目的不是为了他自己,那么,他的目的必然要为了除他以外的某一个其它的物体。
   
   为什么一个个体的目的要为了另一个物体呢?什么是一个个体的目的为了另一个物体的真正理由呢?没有理由。我们无法找到一个个体为了非自身的目的的真正理由。
   
   因为我们找不到一个个体为了别的什么事物的理由,因此,他的目的一定会指向自身,因为指向自身不需要任何理由。所以,我们断言这个个体的人生目的是指向自己的。
   
   这就从纯逻辑的角度证明了人生的目的是为了自己的。至于有些人说,你怎样能够解释人类社会里主动牺牲自己的情形呢?你怎样解释人类社会里互助的情形呢?在这种情况下,难道人生的目的也没有出现偏差而是指向自己吗?
   
   我们举一个简单的例子来说明这一点。笔者喜欢玩扑克,我们就以扑克牌桌旁的人生来作为例子。在打扑克时,扑克游戏的规则就相当于一个社会里的法律或者道德规则,一个玩扑克的人不能违反这些规则,就好象一个社会里的人们不能违反法律或道德一样。
   
   如果一个人犯规,譬如这个人偷牌,其他的人会责备他。这个责备他的人就如同我们这个社会里的“爱管闲事”的人一样,这个社会里的“爱管闲事”的人会对违反法律或者道德的人加以责备。
   
   也许你会说,一个责备别人偷牌的人是为了自己的目的是可以理解的。因为其他人偷牌将会影响他的成绩,他有可能因此而在这场游戏中败北。所以,他责备别人偷牌是可以理解的,因为他也是为了他自己。那么,人生为己这个命题在这里是成立的。但是,一个社会上“爱管闲事”的人似乎就不是为了他自己了。如果一个人偷窃其他人的东西,并没有偷他的东西,他有什么必要多管闲事?
   
   从表面上看,社会上“爱管闲事”的人不是为了他自己。但是,如果我们从本质上看,这些“爱管闲事”的人也还是为了他自己的。只是这个“为己”不是直接的,而是“有远见地”为了自己。可以想象,如果一个社会偷盗成风,杀人成风,那么生活在这个社会里的每一个人都会感到自危。因此,我们说维持社会治安是每一个公民的职责是有理由的,因为这样做的目的最后还是为了我们自己,没有人愿意成天生活在恐怖的环境中。
   
   我们来继续“牌桌”这个小社会与“生活”这个大社会的类比。
   
   我们都知道,有些扑克游戏是必须合伙进行的。在这些游戏中,个体为了整体的利益,有时情愿“牺牲”自己,以争取整体的成功。但是,这个情形并不是说,在这个扑克游戏中,个体不是为了自己的。其实,个体为了整体只是表面上的,个体为了自己的利益才是本质的。因为在这个时候,整体的成功才是真正的成功。如果没有整体的成功,个体即使再成功,因为扑克游戏的规则,最后也算着是失败的。
   
   笔者相信,读者容易接受扑克游戏中,个体的行为是为了自己的。即使有时为了整体而牺牲自己的利益,最后的目的还是为了自己。因为我们的合作者是暂时形成的,并且在扑克牌游戏中这些合作者还可能经常变更,我们无法接受在扑克牌游戏中我们是为了别人的结论。
   
   同样,在现实生活这个大舞台中,许多时候都是需要合伙的。其实,我们的社会本身就是一个需要分工合作的统一体。只是这个合作更加复杂,更加难于预料罢了。因为合作的相对复杂性,也许我们就没有感知到,即使某些行为是为了自己的,但因为这个行为有为了整体的“伪装”,我们就以为这个行为不是为了自己的了,我们就以为这个行为是为了别的什么事物了。
   
   将社会中的人生与扑克牌桌子旁的人生作这样的类比是有启发意义的。一个扑克牌桌子边的人生不过是社会中的人生的一个缩影,社会不过是一个放大了的扑克牌桌子。我们从这个缩影中可以看到人生为己这个命题是成立的。尽管笔者的意思不是要推出,从扑克牌桌子边的人生我们认为成立的东西,它一定在一个大社会里成立。但至少,这个在扑克牌桌子边的人生的结论将有力地支持人生为己这个命题在更大的范围内的正确性。
   
   
   写于2005年12月8日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