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郭知熠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郭知熠文集]->[关于媒体的独立性和良知答丁柯]
郭知熠文集
·郭知熠胡说八道(六)
·郭知熠胡说八道(七)
·郭知熠胡说八道(八)
·郭知熠胡说八道(九)
·郭知熠胡说八道(十)
·郭知熠胡说八道(十一)
·郭知熠胡说八道(十二)
·郭知熠胡说八道(十三)
·郭知熠胡说八道(十四)
·郭知熠胡说八道(十四)
·郭知熠胡说八道(十五)
·郭知熠胡说八道(十六)
·郭知熠胡说八道(十六)
·郭知熠胡说八道(十七)
·郭知熠胡说八道(十八)
·郭知熠胡说八道(十九)
·郭知熠胡说八道(二十)
·郭知熠胡说八道(二十一)
·郭知熠胡说八道(二十二)
·郭知熠胡说八道(二十三)-- 我的期货经历
·郭知熠胡说八道(二十四)-----我的期货经历
·超级厚黑评三国:自序
·超级厚黑评三国:曹操应该篡位吗?
·超级厚黑评三国:评董太后之死
·超级厚黑评三国:大将军何进的头颅为什么落地?
·超级厚黑评三国:评曹操刺董卓
·超级厚黑评三国:少帝之死与后主之生
·超级厚黑评三国:貂蝉与美女连环计
·超级厚黑评三国:董卓之成败论
·超级厚黑评三国:评孙坚背盟
·超级厚黑评三国:评曹操占张济之妻
·超级厚黑评三国:论曹操之奸诈
·超级厚黑评三国:评司徒王允
·超级厚黑评三国:论隐志骗金刚
·超级厚黑评三国:评曹操监视汉献帝
·超级厚黑评三国:论祢衡与狂妄之道
·超级厚黑评三国:评官渡之战
·超级厚黑评三国:刘备摔子与攻心骗金刚
·超级厚黑评三国:论忠心信金刚与不怕死信金刚
·超级厚黑评三国:评曹操杀死吕伯奢
·超级厚黑评三国:评刘备三请诸葛亮
·评刘逸明《白毛女为什么就不能嫁给黄世仁?》
·牛顿真的谦虚吗?- 郭知熠的怀疑
·从鲁迅先生“嫖妓”所想到的
·“强盗”与“拦路虎”论
·超级厚黑评三国:刘备为什么能够不屈不挠?
·评房向东《非议鲁迅现象面面观》
·评郭知熠的狂妄, 兼论毛泽东的狂妄
·我为秦始皇策划:如何让秦朝江山万代相传?
·秦始皇究竟错在哪里?
·评鲁迅的爱情观:焦大会不会爱上林妹妹 ?
·再谈林彪争当国家主席
·论郭知熠的奇怪文风
·论苦难
·幸福离我们究竟有多远?
·评李忠民:团结就是力量——只有团结中国民主才能实现
·幸福究竟是什么?
·他人的苦难就是我们的幸福?
·写在2009的岁末
·一个流传甚广的谬论:乞丐是最幸福的
·裸体行
·论刘晓波先生的苦难与幸福
·再论幸福是基于比较 --- 兼答读者
·论幸福的极限状态 -- 郭知熠的“超幸福”理论
·伟人
·“幸福是认同自己和接受现实”批判
·坏笑
·
·你是谁?
·要勇于承受世人的指责和谩骂
·伟人之光
·将狂妄进行到底
·人生难得几回醉
·我为什么要自称伟人?
·世界上为什么存在着爱情?
·尼采疯了,我该怎么办?
·我为什么这么兴奋?
·郭知熠的爱情公式:爱情 = 爱情尊重感 + 暧昧
·闲话爱情, 以及我关于爱情的理论
·谁是国宝? 我就是国宝!
·论现代人爱情痛苦之缘由
·大学生是否有性交权
·论中国不缺观点家,中国只缺思想家
·从一位女大学生手淫说起
·论狂妄的感觉就是好!
·传统文化与不肖子孙
·人生之美
·文字狱,中国人心中摆不脱的孽根
·哎呀,我喜欢
·历史
·鲁迅啊,鲁迅!你也成了落水狗?
·我就是中国唯一的思想家
·论中国的“屁民”以及“屁民观点家”
·韩寒,你傻呀,中国最应该出口思想和主义
·可怜的中国人:中国人集体精神分裂吗?
·让人民更加幸福也许是一件难办的事
·如何使得中国人生活的更有尊严?
·我也许应该首先做一个“观点家”
·韩寒和刘谦的“战争”以及“屁民同乐”
·奥巴马是出于无奈,难道中国就应该选择沉默?
·评“乌鸦”黎鸣:中国人没有思想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关于媒体的独立性和良知答丁柯

   
   
   
   
   作者:郭知熠

   
   
   
   作为对笔者《论媒体的独立性 - 与徐沛商榷》一文的回应,丁柯先生发表了《“媒体的独立性”引发的联想》。丁柯在文中主要就媒体的独立性与媒体的良知进行了一些讨论。郭知熠以为这是一个有趣的题目,值得我们作进一步的思考。
   
   丁柯在文中说,“象郭先生一样﹐许多追求民主理念的知识界人士把媒体的独立性视为头等要务。这种认识有一定道理﹐因为媒体的独立性可以在一定程度上抑制独裁政权操纵媒体从而达到为所欲为的企图。不过依笔者之见﹐媒体更重要的特征不在于他的独立性﹐而在于他的良知。”
   
   究竟媒体的独立性和良知哪一个更重要呢?在丁先生看来,媒体的良知是更重要的东西。似乎有了良知,媒体的独立性就不重要了。良知就是为了反对暴政,除暴安良,就是为了抑恶扬善。丁先生甚至说,没有了媒体的良知,就不可能有媒体的真正独立。言下之意,有了媒体的良知,也就有了媒体的独立性。
   
   这些都似乎很有道理。但笔者有一个明显的反例:共产党在夺取天下的时候,是并不缺乏“良知”的,否则不能解释共产党能够以少胜多,夺得天下。但是,在共产党统治下的中国,我们有媒体的独立性吗?众所周知,媒体在共产党的统治下是不具备独立性的,即使在刚建国的时候也是这样。因此,结论非常明显,“良知”并不能保证媒体的独立性。
   
   对于丁柯的这个结论的另一个反驳是“良知”这个概念本身的相对性。“良知”是一个相对的东西,它不具备“独立性”所有的那种绝对性。对于某一个人是“良知”的东西,对于另一个人不一定是“良知”,这就是“良知”的相对性。
   
   因此,如果我们把“良知”的重要性无限夸大,我们就势必会走向专制。也就是说,我们会把某些人的“良知”普遍化,把它当作整个社会的“良知”,从而强迫全社会接受这个“良知”。如此一来,媒体的独立性就被完全扼杀了。这个教训就是共产主义的泛滥。如果你第一次听到共产主义的理想,对于创造出一个再也没有压迫,再也没有剥削的人人平等的社会,你会不会感到热血沸腾?你会不会觉得它就是我们这个社会里“良知”的顶峰?可是,哪一个共产党的国家不是在实行专制制度?媒体的独立性又在哪里?
   
   因此,民主和自由,第一个条件就是媒体的独立性,而不是所谓的人们心中的“良知”。当然,民主和自由的产生还需要许多其它的条件。但没有媒体的独立性,民主和自由就不可能成为事实,它不过是有些人口中美丽的口号而已。只有首先有独立性,媒体才有可能具有良知;否则,仅仅有所谓的“良知”,媒体的独立性得不到保障,专制就成了紧随其后的东西了。
   
   
   写于2005年12月16日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