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郭知熠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郭知熠文集]->[中国人成不了思想家的真正理由 ]
郭知熠文集
·论权威与奴性
·鲁迅的形象会更高大吗?
·江湖骗子郑奎飞
·为什么男人们普遍重视处女膜?
·中国的传统文化究竟是什么东西?
·什么样的女子更爱金钱?
·翁帆会不会爱上杨振宁?
·老夫少妻的婚姻有相对的稳定性?
·为什么婚姻是爱情之坟墓?
·李敖大师是思想家吗?
·论尼采的鞭子与女人
·叛逆
·尼采为什么会疯?
·孤独
·春天
·女人爱钱有错吗?
·苏格拉底的爱情观批判
·爱情就是老鼠爱大米?
·苦恼
·论爱国与自私
·爱情究竟是什么?
·评刘备的“换妻如换衣”
·永远的情人
·论鲁迅的出现是中国思想界的灾难
·关于尼采之疯答刘书林
·我为毛泽东辩护
·论名声
·三国里没有处女情结?
·杨开慧是被毛泽东害死的?
·郭知熠对话录:关于神
·章子怡与孔子之比较
·美国会走向共产主义?-与王童探讨
·论爱情的极致:恋人死后自己自杀的逻辑何在?
·我的两个古怪的梦想
·武松会不会爱上潘金莲?
·自恋的伟人
·爱情物质化,究竟是谁之过?
·郭知熠胡说八道(一)
·郭知熠胡说八道(二)
·郭知熠胡说八道(三)
·郭知熠胡说八道(四)
·郭知熠胡说八道(五)
·郭知熠胡说八道(六)
·郭知熠胡说八道(七)
·郭知熠胡说八道(八)
·郭知熠胡说八道(九)
·郭知熠胡说八道(十)
·郭知熠胡说八道(十一)
·郭知熠胡说八道(十二)
·郭知熠胡说八道(十三)
·郭知熠胡说八道(十四)
·郭知熠胡说八道(十四)
·郭知熠胡说八道(十五)
·郭知熠胡说八道(十六)
·郭知熠胡说八道(十六)
·郭知熠胡说八道(十七)
·郭知熠胡说八道(十八)
·郭知熠胡说八道(十九)
·郭知熠胡说八道(二十)
·郭知熠胡说八道(二十一)
·郭知熠胡说八道(二十二)
·郭知熠胡说八道(二十三)-- 我的期货经历
·郭知熠胡说八道(二十四)-----我的期货经历
·超级厚黑评三国:自序
·超级厚黑评三国:曹操应该篡位吗?
·超级厚黑评三国:评董太后之死
·超级厚黑评三国:大将军何进的头颅为什么落地?
·超级厚黑评三国:评曹操刺董卓
·超级厚黑评三国:少帝之死与后主之生
·超级厚黑评三国:貂蝉与美女连环计
·超级厚黑评三国:董卓之成败论
·超级厚黑评三国:评孙坚背盟
·超级厚黑评三国:评曹操占张济之妻
·超级厚黑评三国:论曹操之奸诈
·超级厚黑评三国:评司徒王允
·超级厚黑评三国:论隐志骗金刚
·超级厚黑评三国:评曹操监视汉献帝
·超级厚黑评三国:论祢衡与狂妄之道
·超级厚黑评三国:评官渡之战
·超级厚黑评三国:刘备摔子与攻心骗金刚
·超级厚黑评三国:论忠心信金刚与不怕死信金刚
·超级厚黑评三国:评曹操杀死吕伯奢
·超级厚黑评三国:评刘备三请诸葛亮
·评刘逸明《白毛女为什么就不能嫁给黄世仁?》
·牛顿真的谦虚吗?- 郭知熠的怀疑
·从鲁迅先生“嫖妓”所想到的
·“强盗”与“拦路虎”论
·超级厚黑评三国:刘备为什么能够不屈不挠?
·评房向东《非议鲁迅现象面面观》
·评郭知熠的狂妄, 兼论毛泽东的狂妄
·我为秦始皇策划:如何让秦朝江山万代相传?
·秦始皇究竟错在哪里?
·评鲁迅的爱情观:焦大会不会爱上林妹妹 ?
·再谈林彪争当国家主席
·论郭知熠的奇怪文风
·论苦难
·幸福离我们究竟有多远?
·评李忠民:团结就是力量——只有团结中国民主才能实现
·幸福究竟是什么?
·他人的苦难就是我们的幸福?
·写在2009的岁末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中国人成不了思想家的真正理由


   
   
   作者:郭知熠
   前一些时候,笔者曾写过一篇题为《怎样才能算是一个思想家?》的文章。在该文中,笔者提出了一个问题请大家思考,这个问题我在这里重新叙述如下:
   为什么中国人中产生不了思想家?或者说,什么是中国人成不了思想家的真正障碍?这些障碍是明显地存在的,但这些障碍究竟是什么?
   从开始写那篇文章起,郭知熠先生一直在思考这个问题。我将在本文中给出我对这个问题的初步解答。同样,这个初步解答只具备抛砖引玉的作用。而且,笔者在这里所提出的解答仅仅是一些主要的理由。也许还有很多非主要的理由也有讨论的必要。请大家也对这个问题进行一些思考。
   笔者觉得,这个问题是一个真正值得我们思考,也值得我们进一步探索的问题。它的重要性远远地超过中国的思想界在那里不停地引进西方的新思想,新学说和新理论,也远远地超过中国的思想界在那里对西方的新学说进行那些不具任何意义的评价。这些评价如果不是毫无意义的,也是不得要领的。
   远在五四运动的时候,中国的思想界就在高叫“拿来主义”。可惜我们在那里高叫“拿来主义”这么多年,中国人却没有自己的贡献。毫无疑问这是很可悲的。我们只要还在那里继续高叫“拿来”,“拿来”,“拿来”,我们的思想界就永远地在别人后面亦步亦趋。
   “拿来主义”何时停止?!笔者觉得,我们应该停一停了。我们应该反省,我们应该停下来反省。为什么我们没有自己的新创造?!为什么我们对世界思想界没有什么新贡献?!郭知熠先生觉得,先解决这个问题比我们继续高叫“拿来主义”更具备重要性和必要性。因为我们这么多年没有自己的创造一定有极其重要的理由。这个(或者这些)理由妨碍了中国产生思想家,而我们已经到了找出这些理由,改进我们的环境,抛开我们的束缚,争取中国人在世界思想界有所作为的时代了。
   为什么中国人成不了思想家?!当然,这个问题不是什么新问题。笔者不知道谁首先提出这个问题。但真正重要的其实是解决这个问题。林思云先生在《中国不需要思想家》这篇文章中,给这个问题提供了一个他自己的解答。这个解答是令人吃惊的,甚至是令很多人愤怒的。林思云说:
   
   “现在中国人虽然学到了一些西方的科学知识,却怎么也学不到西方人的理性思维方法。也许老祖宗遗传给我们的遗传因子中,根本就没有‘理性’这根弦。要中国人学会理性思考,似乎就象让猴子学会说话一样,在生物学原理上是不可能的事情。
   
   基于这样的观点,林思云得出结论说:
   “从生物学原理看,就象牛不需要音乐家,狗不需要经济学家,老鼠不需要哲学家一样,中国不需要思想家。”
   这个结论是令很多人愤怒的。因为从这个结论出发,我们可以直接推导出,中国人是不如西方人的。这种不如不仅仅是暂时的,而是基于我们中国人的遗传,基于中国人的基因,因而是不可改变的,是永远的。因此,中国人不要瞎忙乎了,中国永远产生不了一个思想家。
   如果这样的结论成立,笔者就完全没有写这一篇文章的必要了。其实要驳斥林思云的观点非常容易。有些人用进化论的所谓现代观点,用遗传学的新发现来驳斥林思云的观点,看起来似乎很高深,实际上使人更糊涂了。要驳斥林思云,简单的逻辑就足够了。
   林思云的推理是不充分的,因而是有大漏洞的。在林思云看来,因为中国五千年的文化没有产生一个重要的思想家,因此,中国人的脑部结构一定有问题。这个推理本身是不成立的,因为中国人的脑部结构有问题只是中国产生不了思想家的众多可能理由中的一种。
   由中国人的脑部结构一定有问题(譬如猴子,狗,牛,老鼠等等,它们的脑部结构和人相比,一定有问题),我们确实可以推导出中国人中产生不了思想家。就象猴子的社会里产生不了思想家一样。但是,这个事实并不能导出,中国人中没有思想家,那么,中国人的脑部结构就一定有问题。这就好象说,一个人得了感冒,他就是病了,但我们不能由此推导出,一个人病了,他一定是得了感冒一样。这个推理是显然不成立的。
   因此,林思云的这个观点我们尽可以不必理会。笔者猜测,林先生的意思并不是为了诅咒中国人,而是为了以一种极端的方式提醒中国人对这个问题的重视。如果林思云不在那里“骂娘”,“骂祖宗”,中国人闭起眼睛来,外面打雷也休想将他们震动一下。郭知熠先生不觉得林先生会真的这么想。
   如果我们不从中国人的脑子有问题这个角度来考察,那么,我们就只有从中国人所处的环境(这个环境包括外在的和内在的两种)来找原因了。笔者以为,为什么中国人中产生不了思想家,其真正的原因有三种。在这三种原因中,有两种原因是外在的环境,有一种原因是内在的思维环境。其中,内在的思维环境是更加重要的原因,它是中国迄今为止还没有产生思想家的第一因。笔者以为,只要这个问题不解决,中国就永远产生不了一个真正意义上的思想家。我们在后面将对这个内在的原因进行更详细的讨论。
   我们先来考察一下中国人成不了思想家的外在的理由。据笔者的考察,我们至少有两种外在的理由。
    一
   第一个外在的理由是中国没有思想家产生所需要的土壤。一个思想家的产生需要土壤,就象农作物的生长需要空气和土壤一样。中国人一向有重经验,轻视理论的倾向,他们没有重视理论的习惯。按照笔者在《怎样才能算是一个思想家?》一文中的讨论,一个思想家往往需要一个思想体系。这个思想体系就是一个理论体系。因此,思想家与理论是有着紧密联系的。
   可以说,中国人完全缺少对于理论的兴趣,他们的兴趣都是有实用目的的。如果你向一个中国人介绍一个新东西,他首先感兴趣的是这个东西有什么实际用途。这个东西能够创造什么财富。
   
   在中国产生的有影响的任何思想的东西,都与经验和教条有关,都与实际的行为有关。孔子的很多教训都是道德的教训。他在那里教导你该怎么做,而不是考察实际的行为,提出理论体系,所以,孔子的东西没有一个理论体系。它不过是一些规则的堆砌而已。
   在这种缺少思想的理论体系的社会里,任何有思想的理论体系都是不受欢迎的,是受到排斥的。这就是笔者所说的“土壤”,这个土壤排斥任何有思想理论体系的东西,那么,中国的思想家还有什么希望?!读者诸君,也许你会反驳我,那些西方的理论体系不是也得到了中国人的欢迎和承认吗?笔者承认,你的这个观察是完全正确的。但这个事实与我前面的陈述并不矛盾。
   中国人只对得到了外国人承认的理论体系感兴趣。笔者不想用崇洋媚外这个词来伤害有些人的感情。如果我们不用崇洋媚外来解释,那么,我们只有一种可能的解释。那就是,中国人因为从来不重视思想理论,他们完全没有对于理论的评判力,他们需要外国人对于一个理论体系先给出评判,然后,他们也不重新评判(笔者说过,他们没有评判的能力),剩下来的是盲目崇拜。这也解释了为什么在外国流行的理论在中国个个都极端流行。
   
   也许你对笔者的这个结论无法接受。中国不是有那么多的教授吗?有这么多的社会学,哲学,心理学的教授,博士生,甚至博士生导师,难道这些人都是吃闲饭的吗?他们如果没有本领搞出几个理论体系,难道他们也没有本领评判理论体系吗?
   我告诉你,他们没有。他们完全没有这个评判能力。他们可以向你介绍一个国外最新流行的理论。但是,他们没有评判这个流行的理论体系的能力。他们的评判都是毫无意义的。
   如果你在中国提出一个自己的理论体系,你就遇到真正的克星了。中国人完全不感兴趣。笔者敢和你打赌,你的体系有三个人感兴趣就很不错了。中国人完全没有评判理论体系的能力,所以,没有得到西方承认的理论体系,他们也会一概拒绝。反之,任何得到了西方世界承认的理论,他们一概予以承认。
   郭知熠先生不是在这里危言耸听,如果你不信邪,你不妨试一试。
   因此,我们事实上没有思想家产生所需要的土壤。郭知熠先生不怕人讨厌,在这里呼吁我们要改良这种土壤。笔者相信,只有我们充分地认识了这个问题,我们才有可能提高中国人对于理论体系的鉴赏水平。
   二
   中国人成不了思想家的第二条外在的理由是中国人对权威的无理崇拜。这个崇拜不仅仅是在政治的领域,在思想的领域也同样如此。如果中国没有一个在思想界的权威,我们的“爱国主义者”们就在中国的范围内“提拔”一个或多个权威来。这个现象不管你觉得有多奇怪,可是它还是会一再地发生。
   这个事实自然使得我们想到鲁迅。鲁迅根本不能算一个思想家,可是,我们中国人不仅把他算着一个思想家,还要把他推崇为一个伟大的思想家。当你问一问什么是鲁迅的伟大的思想的时候,我看没有一个人能够答得上来。
   在政治的领域里,情形也是一样。中国人最喜欢“造人为神”。如果不是中国人的这种盲目崇拜,文化大革命的悲剧就不可能在中国发生。我们的历史评价都在那里责备毛泽东,可是,毛泽东哪里有这么大的本事?!他能够单枪匹马搞起文化大革命?不是中国人的盲目崇拜的本性,文化大革命是断断不可能被发动的。难道我们自己没有应该反思的地方吗?难道中国人的这种盲目崇拜就没有值得被责备的地方吗?请中国人反思。
   笔者觉得,尽管毛泽东已经从政治的神坛上走了下来,可是,鲁迅在中国还没有从思想的神坛上走下来。鲁迅在中国的思想界仍然是“神”。中国人在政治上反对关于毛泽东的“两个凡是”,可是,具有讽刺意味的是,中国人在思想上却在有意识无意识地坚持关于鲁迅的“两个凡是”。谁敢批评鲁迅,谁就会遭到围攻。你不觉得这是咄咄怪事吗?!
   为什么对权威的无理崇拜会妨碍真正思想家的产生呢?
   对于这个问题,我们应该从两个方面来看。第一个方面是中国思想界的权威是名不副实的。如果我们把不是思想家的人推崇为思想家,或者伟大的思想家,我们就设下了一个错误的标准。这个标准是害人非浅的。它使得中国的思想界永远走不出这个标准的阴影。
   我们把鲁迅捧为一个伟大的思想家,于是,李敖先生就拼命地向鲁迅学习,到处战斗。到头来,李敖说,我是比鲁迅更重要的思想家。我的文章写得比他多,我骂的人不知道比他多到哪儿去了,我的全集超过了多少多少万字。我活得也比他长(李敖先生连活得比鲁迅长都算上了)。读者诸君,如果你好奇,问问李敖他的最重要的思想是什么,我向你保证,李敖的辩才就没有了。李敖一定会开始骂娘,发脾气说,鲁迅不是也没有什么够得上思想家的思想吗?为什么你们独独要求我?!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