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郭知熠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郭知熠文集]->[关于女人“性放纵”答悠彩]
郭知熠文集
·我为什么要自称伟人?
·世界上为什么存在着爱情?
·尼采疯了,我该怎么办?
·我为什么这么兴奋?
·郭知熠的爱情公式:爱情 = 爱情尊重感 + 暧昧
·闲话爱情, 以及我关于爱情的理论
·谁是国宝? 我就是国宝!
·论现代人爱情痛苦之缘由
·大学生是否有性交权
·论中国不缺观点家,中国只缺思想家
·从一位女大学生手淫说起
·论狂妄的感觉就是好!
·传统文化与不肖子孙
·人生之美
·文字狱,中国人心中摆不脱的孽根
·哎呀,我喜欢
·历史
·鲁迅啊,鲁迅!你也成了落水狗?
·我就是中国唯一的思想家
·论中国的“屁民”以及“屁民观点家”
·韩寒,你傻呀,中国最应该出口思想和主义
·可怜的中国人:中国人集体精神分裂吗?
·让人民更加幸福也许是一件难办的事
·如何使得中国人生活的更有尊严?
·我也许应该首先做一个“观点家”
·韩寒和刘谦的“战争”以及“屁民同乐”
·奥巴马是出于无奈,难道中国就应该选择沉默?
·评“乌鸦”黎鸣:中国人没有思想
·祝贺我女儿获匹兹堡青年艺术家奖
·郭知熠对话录:关于超级厚黑学
·“乌鸦”黎鸣对中国的思想界是有贡献的,明显地超过鲁迅
·我对“性善论”与“性恶论”之争的“权威”解答
·马斯洛的心理学理论之错误以及我的修正
·我就是中国唯一的思想家, 为何没人敢应战?
·中国的思想界还没有走出拿来主义的阴影
·波普的三个世界理论以及我的“四个世界”
·毛泽东对于项羽的评价也是人云亦云?
·“超级厚黑学”是结构主义在历史中的运用
·女人不坏,男人不爱吗?
·爱情骗子为什么能够得逞?
·郭知熠对话录:我为什么要和鲁迅过不去?
·郭知熠对话录:厚黑学和超级厚黑学
·我为什么要讨论爱和性?
·郭知熠对话录:我喜欢毛泽东的狂妄
·被色情迷住的中国:生殖器展览是主旋律
·郭知熠对话录:论鬼魂
·中国的知识分子其实很可怜,我为郭沫若“翻案”
·论“超级厚黑学”远比“厚黑学”重要
·驳杨恒均:中国人更应该关心政治, 西方人可以不关心政治
·春天之模样
·为什么崇拜容易产生爱情?
·究竟杨恒均与吴祚来该不该“变脸”?
·为什么说黎鸣的重要性超过了鲁迅?兼论中国思想界之四大领域
·如果共产主义能够实现,人类的爱情会是什么模样?
·中国的官员们, 你们应该学习刘备的“虚伪”
·李士生先生走了,但理由很奇怪
·柏拉图的爱情理论批判
·关于我就是中国唯一思想家的一点随想
·从鼓吹民主到提倡“宽容”:变脸是杨恒均的必然之路
·跪着的美女乞丐,你其实并没有错
·杨恒均爬树摘桃子,李悔之在一旁瞎起哄
·王益碰到刘芳菲,要他不贪都不行
·杨李应该道歉:从对“宽容”的不宽容看中国人的真正渴求
·如何用我的人生哲学解释毛泽东与刘少奇的恩怨?
·刘芳菲究竟爱不爱王益?
·贪官王益的公开信:贪官是杀不绝的
·蒋介石比毛泽东更算得上伟大领袖?
·毛泽东是孙悟空,蒋介石是什么?
·为李银河说句公道话
·斯腾伯格的爱情三角理论究竟是什么东西?
·对取消聚众淫乱罪的进一步思考
·女大学生要嫁“富二代”,印证爱情渗透理论
·盲人版成人杂志问世,盲人也有性权利?
·女大学生要嫁富二代与哲学教育有关?
·毛泽东逝世为什么我们会哭?
·女生要嫁富二代,男生该怎么办?
·秦始皇究竟是暴君还是明君?
·我的“毛泽东情结”:理性还是感性?
·举国哀悼日,为死者的亲人们祈祷
·中国要实现民主能不能绕过毛泽东?
·中国现在贪污腐败的根源在于毛泽东?
·汤唯和汤加丽之比较:天哪,她们太相似了
·汤唯为什么容易得到人们的同情?
·极端反毛派事实上是在为贪官污吏辩护
·毛泽东是否真打算让林彪接班?
·关于毛泽东是现今贪腐之根源答贾明
·奥巴马也有性丑闻?
·为什么我的《爱情渗透理论》是一个伟大的理论?
·49年,毛泽东不走美式民主的道路有错吗?
·论毛泽东对当今腐败完全没有责任,答易延年
·宋江投降,真是愚蠢透顶
·我看袁腾飞事件
·评毛泽东44年的民主言论
·论毛泽东是一个好皇帝
·文革能够被发动的真实原因
·毛泽东的文革与蒋介石的内战
·论应该让人放屁
·为什么秦始皇要被世代责骂?
·全裸女模遇到乡村老汉
·祝贺我女儿在世界钢琴比赛中获奖
·毛泽东为什么不可能学习华盛顿?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关于女人“性放纵”答悠彩

   
   
   
   
   作者:郭知熠

   
   
   首先笔者要说的是,悠彩的文章《就女“性放纵”问题请教郭知熠先生》(简称“文二”)过于客气了。“请教”不敢当,我看还是用“驳斥”比较合适些。当然,不管是“请教”还是“驳斥”,郭知熠还是需要作一些解释的。
   
   悠彩的第一篇文章《女“性解放”祸源男“性荒淫”》(简称“文一”),将如今中国女人性解放的原因完全推给了男人。站在一个女士的角度,悠彩发表如此的评论,笔者是能够理解的。男人们站在男人的角度为男人辩护,而女人们站在女人的角度为女人伸冤,这是完全正常的。悠彩在“文二”中说,“当今中国的‘色情与性服务’泛滥成灾的原因与后果,才是我们值得去讨论的问题,这是一个时代,一个社会的问题,与是男人的错还是女人的错无关,本人并无推卸责任给男性的含意”。但如果我们再读一遍悠彩的“文一”,我们就会发现悠彩自相矛盾的地方,因为悠彩在“文一”中确实把过错完全推给了男人。
   
   笔者再就悠彩在“文二”中的讨论一一作答:
   
   悠彩说,“社会从形成的一开始,就是以男权为主的社会。撇开原始社会不论,从奴隶社会开始,奴隶主就利用他们的权力和地位,开始了对女性的性占有,我指的是除了一名有名份的配偶之外的女性,奴隶主可以拥有任何一个他想要占有的奴隶女子,请教郭知熠先生,这是否与女性的性高潮和女性的性放纵有关呢?”
   
   郭知熠评论:“这确实与女性的性高潮和女性的性放纵无关。但也与我们最初的讨论无关。”
   
   悠彩说,“到了封建社会,这个男权问题就更加严重了,不仅仅是封建统治者可以享受一男多女的性生活,这种特权逐渐向下发展,发展到社会最基本的单元--平民家庭之中的男性们。每个家庭里的男性,如果他们想要,都可以拥有多个他们能够拥有的女性,如果他们所拥有的女性离开人世,男性们可以再娶纳。而女性们,在她们所隶属的男性去世之后,则必须守寡,甚至陪葬!我想,这就是郭知熠先生所认同的女性贞洁,不能够容忍‘女性的性放纵’”。
   
   郭知熠评论:“这是封建道德所造成的。本人从来没有提倡封建道德,相反,本人一直在指责封建道德的残忍和虚伪。不知道悠彩何以在这里加以指责?悠彩在这里偷换了概念: 我们在讨论女性‘性放纵’的原因,可是,封建时代守寡的女人与‘性放纵’之原因是毫无相关的。”
   悠彩说,“中国目前的这种社会本身,就是滋生女性‘性放纵’,或者是‘性解放’的温床,这是时代的产物。请教郭知熠先生,靠指责女性的‘性放纵’,或者是‘性解放’能够从根本上解决问题吗?一个下岗的工人家庭,女儿考上了大学,学费高达几万元,让这个家庭如何解决学费和生活费用?女大学生只好傍大款,傍不上大款,就去夜总会歌舞厅酒吧。一个农民家庭的女儿,在农村没有钱读书,生了病没有钱去医院看病,一年到头在地里劳作,年收入不到一千元,她跟着同村姐妹,到了县城的按摩院做了三年,寄钱回家,把村子里父母住的破房子翻修一新,请教郭知熠先生,这个农民的女儿是应该在农村里种地,还是该去按摩院做小姐?”
   
   郭知熠评论:“郭知熠从来没有说,靠指责女性‘性放纵’可以解决任何社会问题。本人甚至没有指责女性‘性放纵’本身。悠彩整段话的逻辑好象是说,一个下岗工人家庭出身的女儿只能去傍大款,一个农民家庭的女儿只能去按摩院做‘小姐’,笔者不敢苟同。一个农民的女儿情愿去按摩院做‘小姐’,这是她的选择,但不是任何人或者任何势力能够强迫的了的。她有这个选择的权利,但她不是不能做其它的选择。”
   
   悠彩又说,“中国一个省市有关领导的会议上,有官员感慨地说,那些色情服务行业,那些包养无业女性的男人们,为社会解决了一大批就业的问题,有利于社会的安定,有利于经济的稳定发展。请教郭知熠先生,你难道没有这些领导们一样的感慨吗?”
   
   郭知熠评论:“这个首先与我们讨论的主题无关。再则,笔者不关心就业的问题,而这些官员关心就业的问题,所以,任何事情都往就业问题上靠,也情有可原。”
   
   读完“文二”,笔者弄懂了悠彩的原意。悠彩在“文二”中完全否认了她自己在“文一”中的观点。在“文一”中,悠彩宣称女性性放纵的原因是男人。悠彩说,“其实,女‘性解放’的祸源,来自于男‘性荒淫’ 。不相信?用最简单的市场调节道理来解释,如果没有众多的男性对女性的性需求,又何来满街的女性提供的性服务?”。可是,悠彩在“文二”中完全抛弃了这个观点。那么,女人“性放纵”的原因究竟是什么?悠彩又把它抛给了更加模糊的“社会”了。
   
   悠彩在“文二”中一直在攻击一个观点,这个观点就是“女人性放纵的原因是因为女人本身”,可惜,这个观点并非郭知熠的观点。如果我们再回到笔者的文章,《也谈女“性解放”与男“性荒淫”》,笔者从来没有把女人“性放纵”的原因完全归结为女人。在笔者看来,女人“性放纵”的原因既有女人的原因,也有男人的原因,而女人的原因是内因,男人的原因是外因。这二者共同造成现代女人的“性放纵”。
   
   悠彩在最后提到毛泽东。悠彩说,“在我看来,毛泽东还是办了一些好事的,那就是‘男女同工同酬’,‘妇女能顶半边天’,‘破四旧,立四新’,彻底铲除了毒,赌,黄。”笔者以为,在毛泽东时代,大多数人都经历了很强的性压抑。这是一个稍有风流韵事就身败名裂的时代,笔者不认为在性与爱这个问题上,这个时代有任何值得人们怀念的地方。
   
   
   写于2005年11月24日,首发于《华夏快递》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