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郭起真
[主页]->[百家争鸣]->[郭起真]->[千分之二与百分之四的启示--追杀贪官令]
郭起真
·我怕当第二个刘荻!
·三月六日绝食日记
·启动全球绝食狂飙的罪魁祸首到底是谁?
·一个人的道德大厦更值得骄傲和自豪吗?
·我不能让儿子与你们同流合污 --兼致胡温公开信
·“富有”的用500亿买命,“尊贵”的用500万买官
·惊闻“让领导先走”的败类,“荣升”克拉玛依市长有感
·从“美女效应”看女巨贪杨秀珠的发迹和毁灭
·丁俊晖与刘翔一样吗?
·布什总统送给胡绵涛总书记的最昂贵礼品
·安东尼奥尼,你在哪里?
·高智晟律师,他为了什么?
·国外和国内什么多?
·举手表决的可以不是罪恶──致十六大代表的一封公开信
·冲出牢笼的鸟
·郭起真:西安李鸣 好一个“刁民”!
·超前思维所带来的富祸
·谁是中共政府最大的仇人和恩人
·郭起真第四十四次进京上访情况最新通报
·郭起真起诉沧州新华公安分局 索赔一百万
·泊头著名自由撰稿人郭庆海又遭国安警察骚扰
·一个非常值得推敲和分析的凶杀案
·沧州警察比当年日军有过之而无不及
·《血祭黑河》和沧州两起特大凶杀案〈最新消息〉的启示
·从警察下跪看大陆的司法腐败
·从聂树斌被枉杀十年之久,再看沧州的两起近十年的特大杀人冤案
·最使我难忘的二姐
·谁掌握着大陆人民的命运?
·何谓"名师开路"?
·让我说几句实话
·快来救救孩子们!
·大陆供奉着连狗都不如的斯大林!
·中国公民郭起真致布什总统的公开信
·最强烈的抗议沧州市新华区委非法拘禁
·聪明人的最佳选择
·清水君,你到底是为了什么?
·中央电视台,就是将中共送上万劫不复深渊的罪魁祸首!(图片系在中央电视台门前示威)
·株连九族的妖风正在大陆肆虐
·从佘祥林、滕兴善“杀人”案,剖析沧州十年前的一起特大杀人案
·中国大陆什么时候能够公开、公正?
·千分之二与百分之四的启示--追杀贪官令
·“让一部分人先富起来”和 “让一部分人” 没法活
·从“我不敢说”小议日本的领土扩张
·这支枪射向了谁?
·大陆对杨建利的态度说明了什么?
·我和狗日的拼了!
·我所认识的网络作家和社会活动家(一) (二)(三)
·我什么会在沧州市公安局的电视塔上摔落
·举手表决的可以不是罪恶──致十六大代表的一封公开信
·讲政治的危害
·怀念你,张志新
·强烈抗议沧州公安扣押电脑、封锁信箱
·比非典更可怕的是什么?
·我是“老外”
·在大陆谁最幸福?
·状告公安局被驳回 郭起真再递诉状
·斩断倭寇的魔掌
·让我说几句实话
·哪个政府最不人道?哪个国家里最没有人权?哪个政府最应该受到全世界的谴责?
·胡锦涛会象连战这样如此风光吗?
· 从“经济增长”看“兄弟姐妹”---兼给连战和胡锦涛的信
·两个副教授
·谁是中共政府的“敌对势力”?
·“集体”是个什么东西?
·胡锦涛也会大赦天下吗?
·中共三个月就完蛋!
·郭起真狱中书信曝光
欢迎在此做广告
千分之二与百分之四的启示--追杀贪官令

   千分之二与百分之四的启示
   --追杀贪官令
   
   郭起真
   

   前年,负责大陆信访工作的主要官员,在《半月谈》刊物上谈到北京上访冤民,他深有感触的说:“上访人员所反映的问题能够得到圆满解决的,不及彩票的中奖率,仅占所有上访人员的千分之二”。这足以说明胡绵涛上台之后,加大“保先”力度和刻意构建的所谓“和谐社会”,取得的“辉煌成就”!
   
   今天是2006年的4月1日,我的冤案经历了整整十二个年头了!
   
   十二年前的今天,我仅仅与前河北省沧州市房管所所长马桂臣发生了几句口角,马桂臣就呼喊着“快给公安局打电话,将郭起真抓起来!”他见警察没有来给他当打手,就亲自驾车拉来了两名警察,将我抓到公安局,接踵而至的就是,我被警察收审(取保)、逮捕(取保)、判刑(新华法院扣押上诉状)、开除公职;北京召开两会期间,两次又被以颠覆国家政权罪关押(扣押的电脑等物品不开具扣押凭证,至今未归还);我未成年的儿子在学校遭到公安警察的骚扰,学习成绩急剧下降,我爱人(多次遭到跟踪)在单位受到多次骚扰,被单位辞退(至今赋闲);我经常遭到非法的传唤、威胁、恫吓、跟踪、入室骚扰和暴力限制自由(造成身体损伤至今未愈);我几乎被沧州市所有网吧禁止上网,我的稿费支票(2988)遭到扣押,我的电子信箱和主页遭到关闭……,……。
   
   为此,我曾进京上访四十四次之多,多次到天安门广场、国家信访局、公安厅、最高检察院、最高人民法院、河北省政府、省公安厅、沧州市市政府和市委、沧州市公安局示威请愿;在网上给胡绵涛发表七次公开信(肉包子打狗--一去不回!
   
   2005年10月26日上午,我和妻子再一次到沧州市市委示威,遭到新华区法院和没有戴警号标志的警察的阻挠和暴力抢夺示威横幅,使我被迫爬到沧州市公安局院内的电视塔抗议,不慎从20多米处摔落,造成右大腿骨折。事发后我躺在沧州市市委大门口足足有三个小时,新华区政法委才出面送我到医院医治。然而,政法委在支付了不足二万元住院费之后,却拒绝支付任何费用,使我骨折大腿中断治疗,如今面临终身残废。
   
   马桂臣何许人也?
   
   十二年前与我发生口角的马桂臣最早在沧州市评剧团从事二胡伴奏职业,剧团失业后先后到铁四局(修理工)、运输队(修理工)、社队企业局(办事员)、交通局(工作人员)、市政府(副市长秘书和小车队队长)、房管所所长。90年代初终于拜在沧州一位副市长的门下(担任生活秘书),攀上这个高枝正式混入官场。由于马桂臣在担任市政府车队队长时,妄图用暴力征服“统治”司机,遭到一顿强有力的反击,马桂臣住院医疗后却因祸得福,92年从市政府调入新华房管所担任所长。
   
   马桂臣把闯荡江湖的金科玉律和至理名言早已倒背如流、烂熟于心,可以说达到了炉火纯青的登峰造极地步。当他一爬上房管所所长的宝座,就急不可待的立即将失业、待业的少爷、小姐调到沧州市房管局(给局长开车)、工商局,为儿女日后的平步青云、飞黄腾达、贪污受贿和违法乱纪奠定了坚实的基础。他还没有忘记将自己的直系亲属安插到房管所担任主管会计,为日后的为所欲为打下坚实的基础。
   
   马桂臣自从担任沧州市房管所所长之后,自任房地产开发总经理,在任职期间挥霍公款购买三辆轿车,他刚愎自用、唯我独尊、不学无术暴露无遗;暴戾、乖张,并经常的辱骂职工,甚至在小区内竟敢与警察相互勾结,将因房产纠纷引起口角的人拘留;利欲熏心、狂征暴敛,任职期间先后更换三辆轿车,将下岗待业的儿女调入工商局和房管局;又利用手中的权力顶风作案,将房管所开发的(商品楼房)三套公有商品楼房,分别为自己和儿子、弟弟各窃取一套商品房。其中马桂臣未居住前的荷花池小区七号楼302室(现在倒卖中),早已出售给了原沧州地区金属公司的总经理孙晓波;原告的弟弟现所居住的荷花池小区五号楼(商品楼)601以前已出售给了沧县百货总公司杨经理的儿子;马桂臣利用职权将下岗的儿子调入房管局,并在荷花池小区为儿子窃 取八号楼四楼一套三室一厅的商品楼房;马桂臣在任职期间恨不得一手遮天,他私自出售商品房,随心所欲地哄抬和降低商品楼房的价格,甚至于违反售房规定,指使或亲自填写虚假的售房协议书,即近十万元的楼房,仅填写三万二万,狂征暴敛,大发不义之财,仅在出售商品楼办理房产证,偷漏国家税收,给国家直接造成的损失就高达数十万元。
   
   就是这个沧州人民人人皆知的贪得无厌的贪官,竟然到新华法院起诉我名誉侵权,而新华法院在继95年扣押我上拆状之后,置马桂臣的犯罪事实于不顾,又于2004年12月15日判我向马桂臣陪礼道歉; 2004年1月30日我依法向中级人民法院提起上诉,法庭延期审理。2004年5月8日下午沧州市新华法院送来“驳回上诉,维持原判”终审判决书;2004年5月19日我正式向中院和新华法院提起再审申请,没有得到再审,新华法院却于2004年7月14日下达强制执行通知。
   
   尊敬的各位看官:94沧州市新华法院违反了相关法律法规,受理了不应该受理自诉案,并枉法对我作出我有罪判决之后,又扣押了我法定时间内的上诉状。十年之后,2004年又受理了不应该受理的马桂臣所谓的侵权案件,再次枉法判处我向马桂臣陪礼道歉;95年沧州市中级人民法院不受理我起诉新华法院的扣押我上诉状的诉讼请求,2005年却又枉法驳回我的上诉,维持新华法院对我的判决;2004年5月19日我正式向中院和新华法院提起再审申请,(法律规定七个月内必须对再审申请做出书面答复),至今没有下文!
   
   百分之四说明了什么?
   
   二月下旬,胡锦涛在中央政治局扩大会议上再一次警告亡党危机加剧了。他说:我党正面临着的亡党危机,近年不是减弱、缓和,而是加剧、激化。社会各种矛盾日益激化,主要矛盾是人民群众的利益与党的执政和政策的矛盾。在部分地方、部门的领导班子,领导权已经由蜕化变质欺压人民的官僚所把持。这个问题不能再等待了,要组织强有力的工作组、调查组下去,依法按纪予以解决。
   
   胡又警告说:这个被动局面不克服,一场政治性灾难就会发生,这是不以主观意志而改变的规律。
   
   中国人民大学社会学教授周孝正(2006.3.22)接受访问时透露,中国官员腐败风险系数仅为4%,这意味着100个贪官中涉案被捕的仅4人,96人仍过着安逸生活。
   
   百分之4中的“倒楣”蛋袁宝jing,被推上断头台时,才绝望的发出了耐人寻味引人深思的“我不服!”这位中华首富倒出的是人将死言也善的苦衷,还是对中共这个腐败政府的强烈抗议!?
   
   教授周孝正还指出,检察部门去年侦查涉嫌贪污贿赂、渎职犯罪的国家工作人员4万余人,其中厅局级官员196人,部级8人,而涉嫌贪污、贿赂10万元以上和挪用公款百万元以上的官员高达8490人。周孝正称,经调查显示,中国官员腐败潜伏期正逐渐变长,被调查的部级干部犯罪案件中,近年的平均潜伏期为6.31年,最长的达14年。
   
   既然大陆的最高领导人和最具权威的职能部门的专职人员,都敢于承认政府部门存在的严重腐败和由于政府的腐败给亿万人民所带来的深重的灾难,那么做为一个长期上访高达十几年的冤民在这里要大声的拮问中国政府:中共政府怎么样的来惩办仍然过着安逸生活的百分之96?中共政府对仍然逍遥法外的百分之96中的马桂臣、李桂臣有什么样的追究、惩治的具体措施?难道一定要马桂臣达到周教授所称的达到最长时间的14年才能依法严惩吗?难道让无辜的百姓崔海涛(母亲王金如电话:0317-2224398)在沧州的死牢里讫今关押了八年零九个月!)等到像聂树斌那样被拉出去枪毙了,被挖空了五脏六腹(移植给老爷们),再给平反昭雪,才能证明中国共产党的伟大吗?
   
   追杀贪官令!
   
   中华儿女多壮志,敢教日月换新天!(毛泽东语)在中共政府瞻前顾后、忧心忡忡、徘徊不定的时候,在中共政府无动于衷、置若罔闻的时候,在中共政府渎职和犯罪的时候,生活在水深火热之中的亿万人民,难道就是任人宰割的奴隶吗?!且看“国家主人”的心声。
   
   下面是我在聊天群里看到的追杀令
   
   追杀贪官令
   编号:2006.3.27.024
   从古自今,总有为民除害的好汉与英杰,在民不聊生,百姓遇到不公的时候,用手中的利刃为民请命。
   
   苛政自古猛于虎,贪官污吏就是豺狼。革命为什么,不就是消灭贪官污吏吗?革命革什么,不就是铲除贪官污吏的土壤吗?如今革命到底胜利了没有?我说没有,只要有一天贪官分子还大行其道的逍遥法外的时候,革命就在一次的从头开始。
   
   往昔的对象是地主老财,今天的目标就是众多的贪官污吏,以往是批斗教育,今天就是血染五步。
   
   自古法律都是服务于统治阶级的,今天的法律尤为有多少更改,与其被坐山吃空饿死、病死、老死窝囊死、不如倒反西歧图个顶天立地。
   
   世道不公,忍气吞声活的百年不过是个王八,多活无意。生于世间不能上为国家尽力,保父母颐养,下护不住妻儿一日叁餐。这样的境遇,怎算男人。
   
   废弃化,雷厉风行坚决化。
   
   贪官们不是把自己的搜刮的财富转移外国吗?那么我们本土百姓们怎么活,敲诈勒索,绑架撕票也要把这些钱从贪官们手中抢回来,贪官们即使死了儿子女儿也只有哑巴吃黄莲有苦说不出。
   我在天涯的博客
   
   x71方向标 2006.3.27
   
   2006年4月1日于河北沧州
   
   转载自《民主论坛》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