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郭罗基作品选编
[主页]->[独立中文作家笔会]->[郭罗基作品选编]->[《共产党违法案纪实》控告书]
郭罗基作品选编
·梦里依稀慈母泪
《论“依法治国”》
·《论“依法治国”》封面
·出版说明
·目录
第一章 “依法治国”与宪政
·01“依法治国”是什么样的法治?
·02实行法治必须树立宪法的权威
·03宪法是否有权威首先在于如何立宪
·04宪法是否有权威还在于如何修宪
·05宪法的内容
·06宪法的精神
·07宪法和宪政
第二章 “依法治国”与民主
·08宪政是近代的新型民主
·09中国人怎样理解民主?
·10民主不是多数压制少数
·11民主不是错误服从正确
·12民主不是为了集中
·13民主集中制不是民主制
·14民主必须和自由协调
第三章 “依法治国”与自由
·15行为规范和人的自由
·16在不自由中争自由
·17自由的冲突与和谐
·18普遍的自由就是平等
·19自由不能没有限制
·20自由的界限是法律
·21人身自由是最低限度的自由
·22居住自由是人身自由的延伸
·23思想自由是精神的天性
·24能否“统一思想”?
·25言论自由是利权不是义务
·26何谓“煽动颠覆国家政权”?
·27新闻出版自由是利权不是权力
·28“舆论一律”有什么好处?
·29结社自由是人身自由和表达自由的结合
·30组党自由是公民的参政利权
·31自由和民主的根源是人权
第四章 “依法治国”与人权
·32人权在中国
·33人权问题上的分歧是什么?
·34中国政府在人权问题上的迷思
·35人权的共同标准和不同标准
·36人权的结构
·37追求人权的历史过程
·38人权和国权、主权
·39人权和公民权
·40国际人权宪章和中国公民利权
·41公民的基本利权和义务
·42人权和法律
第五章 “依法治国”与法律
·43什么是法律?
·44人民为什么要守法?
·45政府为什么要守法?
·46政府的合法性何在?
·47法律和经济
·48市场经济是法治经济
·49法律和所有权、所有制
·50法律和道德
·51法律和正义
·52法律和宗教
·53行为规范和社会秩序
·54法律制度和法律文化
第六章 “依法治国”与政权
·55法律制度和国家权力
·56国家权力的集权和分权
·57立法权
·58行政权
·59司法权
·60取消一党专权
·作者自传
2005
·论赵紫阳的意义——为“赵紫阳与中国改革”研讨会所作的书面发言
·论赵紫阳之为人
·政党窃国 公器私用
·不懂马克思主义的人在“坚持马克思主义”
·构建和谐社会从公正处理六四开始
《关于“中国人权”事件的郭罗基访谈录》
·“中国人权”创业史上的可敬人物 ——郭罗基访谈录之一
·《我和刘青:从民主墙到“中国人权”》——郭罗基访谈录之二
·2004年理事年会是一个转折点——郭罗基访谈录之三
·刘青把人权事业当作私人领地——郭罗基访谈录之四
·赌徒管钱财如同老鼠守油瓶——郭罗基访谈录之五
·“中国人权” 的黑箱是如何揭开的?—郭罗基访谈录之六
·“中国人权”组织的制度缺陷———郭罗基访谈录之七
·查账和调查——郭罗基访谈录之八
·执委会六月会议爆发危机——郭罗基访谈录之九
·“中国人权” 的 “死结”何在? ——郭罗基访谈录之十
·理事提案被泼一瓢冷水—郭罗基访谈录之十一
·黎安友教授“有损学者身份”—郭罗基访谈录之十二
·权力保卫战拉开帷幕——郭罗基访谈录之十三
·信心十足去“度假” ——郭罗基访谈录之十四
·理事会第一天四个提案——郭罗基访谈录之十五
·谭竞嫦和刘青的工资之谜——郭罗基访谈录之十六
·“十几万美元是小钱” ——郭罗基访谈录之十七
·谁查账谁就是“麦卡锡主义”——郭罗基访谈录之十八
·程序游戏——郭罗基访谈录之十九
·怀着痛苦走出“中国人权”——郭罗基访谈录之二十
·一个离奇的 "利益冲突" 案——郭罗基访谈录之二十一
·辞职前后——郭罗基访谈录之二十二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共产党违法案纪实》控告书

   中共江苏省委员会
   中共江苏省纪律检查委员会:
   
    南京大学哲学系党总支书记郭广银向我传达了南京大学党委的决定,以“政治审查不合格”为由,取消我当教授的资格。究竟怎样才算政治上合格?究竟是谁可称政治上合格?南京大学党委认为我“政治上不合格”;在我看来,南京大学党委才是政治上不合格的。反正二者必居其一。不过,在目前这是争论不休的问题。我暂时不谈政治原则方面的问题。现在,仅就法制和组织原则方面,对南京大学党委的错误做法提出控告。
    关于高等学校教师的职称,原教育部曾颁布一个《条例》,现国家教委并未宣布废除。这是作为合法依据的行政法规。《条例》中没有赋予学校党委以任何理由取消教师职称资格的权力。党章规定:“党必须在宪法和法律的范围内活动。”南京大学党委的活动违反了政府部门制定的行政法规,因而也违反了党章。确定教师职称是高等学校的行政工作,不是党的工作。党委插手干涉行政事务已属不当,而且还要决定某一个人是否具备资格,更是错误。党的十三大的报告提出解决“党政不分,以党代政”的问题已有三年多了,南京大学党委仍然我行我素,何以如此?

    南京大学党委制定了一个《关于在专业技术职务评聘中加强思想政治考核的实施意见》(征求意见稿),说是“征求意见稿”,未见定稿和正式决定就传达执行了。党应当在一切方面(包括“专业技术职务评聘”)加强思想政治工作,但不是在一切方面行使政治上的否决权。思想政治工作必须结合业务工作去进行。这个《实施意见》是实施政治和业务分家。南京大学党委自己赋予自己在专业技术职务评聘中具有先在的决定权,不仅决定党员还可以决定非党员的资格。这是超越职权。至于文件内容概念不周延、自相矛盾等等就不去说它了。而具体做法又不按《实施意见》办,完全是随心所欲。《实施意见》规定,“政治审查不合格”有九种情况,“凡考核未通过者,所在单位党组织应向本人说明未通过的原因和问题,帮助本人提高政治思想认识”。我追问哲学系总支书记,我何以“政治审查不合格”?她说:“不知道,党委没有讲。”《实施意见》还规定,政治审查由“总支委员会进行集体评议,然后采取无记名投票表决”。我被认为“政治审查不合格”,哲学系总支委员会既没有集体评议,也没有投票表决,而是由南京大学党委直接决定。《实施意见》又规定,专业技术职务评聘的思想政治考核在本人申报后、学科评议组评议前进行,不合格者应通知本人。我在1990年12月15日申报后,没有得到“思想政治考核不合格”的通知。1991年1月2日却直接得到哲学系评审组“不予通过”的书面《通知》。实际上对我的申报根本没有进行投票,这是一纸谎言。1月28日我打电话询问,总支书记郭广银才告诉我是南京大学党委的决定。法院的判决还有一个上诉期,在我们党内一旦作出处置就是终审判决。这是党内民主制度的缺陷。南京大学党委充分利用了这种缺陷,而且作了终审判决还迟迟不告诉本人。这些,说明南京大学党委毫无法制观念:第一,不遵守政府部门颁布的行政法规;第二,擅自立法,胡乱立法;第三,自己立的法又不依法办事。
    南京大学党委说我“政治审查不合格”究竟根据什么?
    在两次支部大会上以及党总支书记、党支部书记找我谈话的时候,我对“反对资产阶级自由化”、“平息北京反革命暴乱”和“党员重新登记”等问题谈了自己的看法。我谴责反马克思主义的口号,就因为我坚持马克思主义;我谴责反人民的行为,就因为我热爱人民;我谴责反党章的做法,就因为我遵守党章。遵守党章,热爱人民,坚持马克思主义,这是我作为一个共产党员的根本立场。我的具体看法可能有错误,但现在还没有认识到。究竟孰是孰非,按照《关于党内政治生活的若干准则》,只能“留待以后进一步研究和经过实践来解决”。
    党章规定,党员有“不隐瞒自己的政治观点”的义务。我履行了党员的义务,是对党忠诚老实的表现。现在,隐瞒自己的政治观点,公开一套、背后一套,对党不老实的大有人在。这样的人,在被南京大学党委认为“政治审查合格”者中,我可以有名有姓地举出几个来。老实人的“政治审查”不合格,不老实的人的“政治审查”倒是合格的。南京大学党委的做法是惩罚老实人、纵容不老实的人,从而败坏了党风。
    党员还有对党的政策和决议声明保留的权利。我在1986年就向中央声明,对“反对资产阶级自由化”持保留意见。邓小平说:“郭罗基没有改变自己的观点,……你的观点可以保留,只要你没有反党反社会主义的行动。”这些话已经作为中共中央1987年一号文件的内容传达到全国。一般来说,党员声明保留意见是不需要批准的;而认可我的保留意见还有一个中央文件,应该说这就更加合理合法了。1989年又用“资产阶级自由化思潮的泛滥”来解释发生在春夏之交的政治风波,我当然要表示继续保留自己的意见。这是我在“六四”前后的一贯态度。如果将我的保留意见作为“政治审查不合格”的依据,那是完全错误的。南京大学党委的做法,既妨碍我履行党员的义务,又侵犯我享有党员的权利,严重违反了党章,而且直接违反了中共中央1987年一号文件。这是一种政治迫害。我在党内受到政治迫害已经不是第一次了。
    我在声明保留自己的意见的同时和以后,严格遵守党的各项纪律。如果我在党外宣传自己的保留意见,那是违反党纪的。但我没有这样做。倒是南京大学党委在与校长、副校长联席会议上向党外人士泄露了我在党内的保留意见,同样是违反党纪的,应予追究。
    1989年的政治风波之前,南京大学学术委员会曾通过我的博士研究生导师的资格(还不是我自己主动申请的,而是校、系两级通过以后让我填表的)。那时,我早就提过关于“反对资产阶级自由化”的保留意见了。到了1991年,已经获得博士研究生导师资格的人连教授的资格都没有了。我还是我,我的政治态度没有变化;两年前合格而如今不合格,完全是南京大学党委的非法干预造成的混乱。
    我对南京大学党委的错误做法曾经提出抗议。我深知,现在抗议也没有用。但立此存照,以备将来检验。当然,对有些人来说是不管什么将来不将来的。之所以只顾现在、无视将来,就在于迷信权势,揶揄真理。在历史上已经有许多事实可以证明:虽然一时权势压倒真理,终究真理比权势更为强大。
    我们党内历来有“宁左毋右”的传统,上下呼应,联成一线。南京大学党委当然也在其中。“宁左毋右”的实质是宁可牺牲别人的利益,宁可牺牲党的利益,也要保住自己的官位。对于我来说,虽然不让当教授对学术上的发展有所不利,但无关大体。毕竟职称、头衔、名利等等是身外之物;我一向采取得之不喜、失之不忧的态度。一个人的人品和学问是身内之物,任何人无法取消、不可剥夺。不够条件而图有教授的虚名,人品和学问不会因此而增色。事实上,南京大学的“草包教授”多的是。够条件而不让当教授,人品和学问不会因此而受损。受损的只能是职称制度,受损的只能是南京大学的声誉。
    我提出如下要求:
    一,就我政治上是否合格以及是否具备教授的条件,在南京大学哲学系教师(还可以推广至研究生、大学生)中,以无记名投票方式进行民意测验;作为对照,还可以将南京大学党委认为“政治审查合格”者进行同样的民意测验。以投票的结果来检验南京大学党委的决定是否正确,是否体现党的群众路线。如不正确,应立即补救。我断定南京大学党委没有这样的雅量和胆量,所以请江苏省纪律检查委员会主持这一工作;
    二,撤销南京大学党委非法制定的《关于在专业技术职务评聘中加强思想政治考核的实施意见》(征求意见稿),宣布这一次政治审查为无效,应当根据政府部门颁布的《条例》重新进行考核;
    三,全面检查南京大学党委的工作,其他方面有无滥用职权、非法违法等情。
    党和国家领导人说,有问题可以通过正常途径解决。我的亲身经历表明,通过正常途径提出问题常常置之不理,更谈不上合理解决了。现在,我再一次试试正常途径的效能。
   
    控告如上,请省委、省纪委研究处理,并将结果告诉我本人。
    致以
   敬意
   
   
    郭罗基
   1991年2月3日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