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郭罗基作品选编
[主页]->[独立中文作家笔会]->[郭罗基作品选编]->[中国人权在世界人权大会期间的声明]
郭罗基作品选编
·16在不自由中争自由
·17自由的冲突与和谐
·18普遍的自由就是平等
·19自由不能没有限制
·20自由的界限是法律
·21人身自由是最低限度的自由
·22居住自由是人身自由的延伸
·23思想自由是精神的天性
·24能否“统一思想”?
·25言论自由是利权不是义务
·26何谓“煽动颠覆国家政权”?
·27新闻出版自由是利权不是权力
·28“舆论一律”有什么好处?
·29结社自由是人身自由和表达自由的结合
·30组党自由是公民的参政利权
·31自由和民主的根源是人权
第四章 “依法治国”与人权
·32人权在中国
·33人权问题上的分歧是什么?
·34中国政府在人权问题上的迷思
·35人权的共同标准和不同标准
·36人权的结构
·37追求人权的历史过程
·38人权和国权、主权
·39人权和公民权
·40国际人权宪章和中国公民利权
·41公民的基本利权和义务
·42人权和法律
第五章 “依法治国”与法律
·43什么是法律?
·44人民为什么要守法?
·45政府为什么要守法?
·46政府的合法性何在?
·47法律和经济
·48市场经济是法治经济
·49法律和所有权、所有制
·50法律和道德
·51法律和正义
·52法律和宗教
·53行为规范和社会秩序
·54法律制度和法律文化
第六章 “依法治国”与政权
·55法律制度和国家权力
·56国家权力的集权和分权
·57立法权
·58行政权
·59司法权
·60取消一党专权
·作者自传
2005
·论赵紫阳的意义——为“赵紫阳与中国改革”研讨会所作的书面发言
·论赵紫阳之为人
·政党窃国 公器私用
·不懂马克思主义的人在“坚持马克思主义”
·构建和谐社会从公正处理六四开始
《关于“中国人权”事件的郭罗基访谈录》
·“中国人权”创业史上的可敬人物 ——郭罗基访谈录之一
·《我和刘青:从民主墙到“中国人权”》——郭罗基访谈录之二
·2004年理事年会是一个转折点——郭罗基访谈录之三
·刘青把人权事业当作私人领地——郭罗基访谈录之四
·赌徒管钱财如同老鼠守油瓶——郭罗基访谈录之五
·“中国人权” 的黑箱是如何揭开的?—郭罗基访谈录之六
·“中国人权”组织的制度缺陷———郭罗基访谈录之七
·查账和调查——郭罗基访谈录之八
·执委会六月会议爆发危机——郭罗基访谈录之九
·“中国人权” 的 “死结”何在? ——郭罗基访谈录之十
·理事提案被泼一瓢冷水—郭罗基访谈录之十一
·黎安友教授“有损学者身份”—郭罗基访谈录之十二
·权力保卫战拉开帷幕——郭罗基访谈录之十三
·信心十足去“度假” ——郭罗基访谈录之十四
·理事会第一天四个提案——郭罗基访谈录之十五
·谭竞嫦和刘青的工资之谜——郭罗基访谈录之十六
·“十几万美元是小钱” ——郭罗基访谈录之十七
·谁查账谁就是“麦卡锡主义”——郭罗基访谈录之十八
·程序游戏——郭罗基访谈录之十九
·怀着痛苦走出“中国人权”——郭罗基访谈录之二十
·一个离奇的 "利益冲突" 案——郭罗基访谈录之二十一
·辞职前后——郭罗基访谈录之二十二
2006
·宾雁,宾雁,魂归何处
·民主运动和维权运动
·为什么"中国出了个毛泽东"?
·解读刘宾雁──《刘宾雁纪念文集》序
2007
·与达赖喇嘛的一次会见
·《历史的漩涡—— 一九五七》
·审视反右五十年(一)
·审视反右五十年(二)
·审视反右五十年(三)
·哀沈元(一)
·哀沈元(二)
·哀沈元(三)
·哀沈元(四)
·推翻“反党反社会主义有罪”论
2008
·一个奇才和一部奇书
·一场伟大而又短暂的思想解放运动(一)
·一场伟大而又短暂的思想解放运动(二)
·一场伟大而又短暂的思想解放运动(三)
·一场伟大而又短暂的思想解放运动(四)
·一场伟大而又短暂的思想解放运动(五)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中国人权在世界人权大会期间的声明

    一九九三年六月十五日
   
   
   
    由一百多个国家的政府和一千多个非政府组织参加的世界人权大会,是联合国成立以来召开的最大盛会,标志着世界人权运动的高涨,具有重大的历史意义。

    第二次世界大战结束以后的冷战年代,人们不希望冷战重新导致热战,全世界普遍关心的问题是和平。五十年代的和平运动显示了全世界人民的团结和力量。在后冷战年代,全世界普遍关心的问题是人权。从全世界范围内争取和平到地争取人权,是二十世纪的巨大进步。人权运动必将超过当年的和平运动而成为影响深远的历史运动。
    人权运动最初是国内问题。十七、十八世纪,欧洲和美洲的一些国家,以人权反对君权和神权,扫除了历史前进的障碍。经过几个世纪的发展,为人权而奋斗,已从国内问题成为国际问题。从人权的本义来说,人所应当享有的权利,只有地球上的一切人的联合和协作才能充分实现。
    中国人权是非政府、超党派的国际人权组织。中国人权的理事,包括五大洲的著名人士。我们站在维护一切人的人权的立场上,特殊地关注中国的人权问题。
    中国是一个大国。中国的人口超过世界的五分之一。中国应当对世界的人权事业作出较大的贡献。但是,非常遗憾,几十年来,中国政府在国内留下了不良的人权记录,在国际人权会议上经常发出刺耳的声音。
    五十年代以后,中国政府发动的历次政治运动都是大规模侵犯人权的运动,“文化大革命”达到登峰造极的程度。七十年代末,北京西单民主墙响亮地提出“要人权”的口号。中国共产党和中国政府的领导人却把它叫做“资产阶级的口号”,予以拒绝。西单民主墙遭取缔,活动分子受监禁。在排斥人权的前提下,设计了改革开放。十年改革开放纵然成绩很大,也难以抵消“六四”流血事件这一悲惨结局。
    近年中国政府也不得不谈论人权了。从不谈人权到谈论人权,这是一种明显的转变,值得欢迎。
    谈论人权,可以有不同的谈法。究竟是掩饰不良的人权记录、拒绝国际社会的批评,还是改善自己的人权记录、积极参与人权的国际合作?根据中国政府的表现,看来还是属于前者。
    中国政府坚持自己的特殊的人权标准,不接受国际上共同的人权标准。我们尊重民族文化的多样性,同时也坚持人权价值的普遍性。人权标准不是某一国、某一党的标准。否定人权的共同标准,也就是否定人权的普遍性,从而否定了一切人所应有的人权本身。
    中国政府认为主权高于人权,以“不许干涉内政”为借口,拒绝人权的国际保护。我们坚持普遍人权的价值,反对以国家主权的名义侵犯个人人权、否定普遍人权。侵犯个人人权、否定普遍人权的国家主权,已经不是正当的国家主权,而是少数人的特权和专权。
    中国政府片面强调生存权,又把生存权仅仅说成吃饱肚子,以此掩盖其他方面的人权问题。我们坚持各项人权不可分割和相互依存的原则,不能牺牲一些权利来换取另一些权利。吃饱肚子只是动物式的活命,还不是具有人的尊严的生存方式。把人民的人权要求降低为吃饱肚子,也是对人民的蔑视。先让人民吃饱肚子,再让人民吃子弹,究竟是维护了人权还是侵犯了人权?
    中国政府提出的错误主张是为制造了“六四”流血事件而又不愿改变反人权的立场辩护。这一切,中国政府自己把自己置于世界人权运动的众矢之的的地位。
    我们希望在此次世界人权大会之后,中国政府能够转变立场、改善形象。为此,必须切切实实做几件象样的事情。
    一九八九年北京发生的“六四”流血事件的严重后果,至今尚未消除。中国大陆的人民强烈要求为所谓的“反革命暴乱”平反,但由于没有言论自由和新闻自由,人民的呼声难以表达。我们中国人权有责任向世界人权运动呼吁,敦促中国政府实行以下各条:
    一,公布“六四”流血事件死者、伤者的人数。
    二,公布“六四”流血事件死者、伤者的名单(死者家属、伤者本人不愿公布者除外)。⑴
    三,公布“六四”后全部被捕者名单。
    四,释放“六四”后被捕至今仍在狱服刑者,释放前允许家属和人权组织探视。
    五,撤销对八九民运人士的通辑令。
    六,取消因参加八九民运而受到的不公正待遇,诸如给于处分、不予毕业、扣发工资、吊销户口、失去工作等等。
    七,抚恤死者家属和伤者本人。
    八,对被捕、判刑以及其他受到不公正待遇的人们赔偿损失。
    九,承认人权运动、民主运动的合法性,改变“反革命暴乱”和“反革命暴徒”等诬蔑性称呼。
    十,追究“六四”流血事件制造者的法律责任。
    除了突出的反人权事件以外,中国大陆还存在着制度性的反人权现象,主要是收容审查、劳动教养和留场就业等。中国政府提出的收容审查、劳动教养和留场就业的规定,违反了本国的宪法和法律,因而是非法的。行政机关执行的时候,又不按规定办,任意处置,严重违法。中国人权在本次大会期间提出的《中国的任意羁押》的报告,列举了事实,进行了分析,提请世界人权运动注意,敦促中国政府切实改正。
    为了改善和促进中国的人权状况,需要国际保护和国际合作。我们敦促中国政府加入两个国际人权公约,即《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公约》和《经济、社会和文化权利公约》。现在全世界已有七十多个国家加入了这两个公约。中国站在这两个公约之外,和它的安全理事会常任理事国的地位是不相称的。从中国的国内状况来看,中国的宪法关于公民权利的规定,虽有言论自由、集会结社自由等条款,事实上并未实行。中国在经济上实行开放政策的同时,政治上也应当实行开放政策。两个人权公约具有国际法的约束力,中国政府的加入,将在国际保护和国际合作的条件下实现中国人应当享有的公民、政治和经济、社会、文化权利。
    中国要成为中国人具有人的尊严、享受人的幸福的国土!
   
   
   (为中国人权起草的声明)
   
   
   注:
    ⑴国内外的舆论强烈要求中国政府公布“六四”事件中死伤人数。李鹏说,死伤者家属不愿公布名单。故声明中将公布人数和公布名单分作两条,而且将家属不愿公布者除外。还有什么可说?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