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郭罗基作品选编
[主页]->[独立中文作家笔会]->[郭罗基作品选编]->[《共产党违法案纪实》序言]
郭罗基作品选编
·宪法权威的源泉(二):宪法是否有权威取决于权利和权力的关系
·宪法权威的源泉(三):中国如何树立宪法的权威?
·中国的人权和法制
·论“收容审查”的违宪性
·实行无罪推定原则
·“严 打”是破坏法制的
·《共产党违法案纪实》封面
·《共产党违法案纪实》序言
·《共产党违法案纪实》目录
·《共产党违法案纪实》诉讼纪实(一)
·《共产党违法案纪实》诉讼纪实(二)
·《共产党违法案纪实》诉讼纪实(三)
·《共产党违法案纪实》我对“六 四”事件的保留意见
·《共产党违法案纪实》我对核心人物邓小平的批评
·《共产党违法案纪实》我对重大政治问题的三点看法
·《共产党违法案纪实》抗议书
·《共产党违法案纪实》控告书
·《共产党违法案纪实》告别书
·《共产党违法案纪实》对国家教委主任李铁映、南京大学校长曲钦岳、哲学系主任林德宏的起诉书
·《共产党违法案纪实》对中国共产党南京大学委员会的起诉书
·《共产党违法案纪实》上诉书
·《共产党违法案纪实》申诉书
·《共产党违法案纪实》公民上书(一)
·《共产党违法案纪实》公民上书(二)
·《共产党违法案纪实》公民上书(三)
·《共产党违法案纪实》公民上书(四)
·《共产党违法案纪实》公民上书(五)
·《共产党违法案纪实》结语:废弃“以暴易暴”,开创“以法易法”
·把共产党放到被告席上----亚 衣:访哈佛大学法学院高级研究员郭罗基
·“权利”应是“利权”
·究竟是什么样的法治?
·法治和宪法
·立宪、修宪和护宪
·宪法和宪政
·什么是宪法精神 ?
·利权和权力
·宪政和民主
·中国人怎样理解民主 ?
·少数服从多数不是多数压迫少数
·少数服从多数不是错误服从正确
·少数服从多数不是民主服从集中
·民主集中制不是民主制
·民主和人权
·公民的利权和义务
·国际人权公约和中国公民利权
·人权和法律
·什么是法律 ?
·人民为什么要守法 ?
·政府为什么要守法 ?
·政府的合法性何在 ?
·法律和经济
·市场经济是法治经济
·法律和所有权
·法律和道德
·法律和正义
·法律和宗教
·行为规范和社会秩序
·改造、培育法律文化
·国家权力和法律制度
·集权和分权
·立法权
·行政权
·司法权
·取消一党专权
·法制和法治
·何谓“社会主义法治”?
·法治:宪法至上
·立宪和修宪
·以人民争取利权运动兑现宪法
·一党专权违宪论
·宪政是近代的新型民主
·民主的原则怎样遭到歪曲?
·民主集中制并非民主制
·法律制度和国家权力
·法律和所有权、所有制
·国家权力的集权和分权
·公正立法是法治的前提
·行政权必须受监督
·没有司法独立就没有法治
·无效的诉讼 有益的开拓
·多起诉,少起义──对郭罗基先生的专访
·以“非法组织”的罪名抓人才是非法的
·不是反对立法,而是反对立恶法
·追究江泽民的危害国家安全罪
·中国的现代化需要新启蒙——“五四”以来70年的启示
·邓小平和反右派——兼为章伯钧、罗隆基翻案
·北京大学的传统需要更新
2004
·突破僵化的斯大林哲学体系的艰难历程——纪念冯定逝世20周年*
·梦里依稀慈母泪
《论“依法治国”》
·《论“依法治国”》封面
·出版说明
·目录
第一章 “依法治国”与宪政
·01“依法治国”是什么样的法治?
·02实行法治必须树立宪法的权威
·03宪法是否有权威首先在于如何立宪
·04宪法是否有权威还在于如何修宪
·05宪法的内容
·06宪法的精神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共产党违法案纪实》序言

    “六四”开枪以后,我站出来抗议镇压。抗议招致迫害,我又以起诉对付迫害。我在维护公民权利的名义下,利用合法的程序,谴责镇压人民的暴行,反对共产党一党专权,历时三年多。我争得了被剥夺的出国的权利,应邀来到美国。
    当年,我的发言和演讲曾在民间口头流传,我的法律文书被大量复印。国内的朋友们多次带信来,希望将这些材料结集出版,以便研究和传播合法斗争的经验。现在事情又过去三年多了。检阅书稿,惊奇地发现,居然还没有过时。这就是说,产生这些材料的环境并没有改变。在社会科学方面,时间上、空间上的远距离观察,反而看得更清楚。
    “六四”以后,我处心积虑一步步地走向法庭。当我还没有走到这一步时,王蒙已先我上了法庭。王蒙的一篇小说《坚硬的稀粥》,被《文艺报》的文章批评为影射攻击邓小平。王蒙告《文艺报》主编郑伯农等人对他诬陷。但王蒙的诉状只是与郑伯农等人比对邓小平的忠诚。没有其他的意义,不过是为了一碗“坚硬的稀粥”而已。
    我在诉讼过程中,确立了一个命题:共产党违法。提出“共产党违法案”,是我的小小的发明;但我并不拥有专利,希望更多的人来推广运用。
    提出“共产党违法案”的意义在于:

    第一,把法的权威置于共产党的权威之上;
    第二,反党无罪;
    第三,对共产党违法必须依法处置。
    如果将这些意义加以扩充,必将动摇一党专权的根基。
    常人欲求自己的著作不朽,我却希望这本书很快过时。根据中国的现实,人们对本书不再感兴趣,比之对本书大加赞扬,更使我欣慰。
   
   1996年1月
   于哈佛大学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