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郭罗基作品选编
[主页]->[独立中文作家笔会]->[郭罗基作品选编]->[实行无罪推定原则]
郭罗基作品选编
·居住自由是人身自由的延伸
·表达自由是精神的基本利权
·思想能否统一 ?
·言论自由
·何谓“煽动颠覆国家政权” ?
·新闻出版自由
·“舆论一律”有什么好处 ?
·结社自由
·镇压反对党能求稳定吗 ?
·“争自由”是人类永恒的主题
·个人自由和社会自由
·自由的界限是法律
·人身自由和居住自由
·思想自由与“统一思想”
·言论自由与“煽动颠覆国家政权”
·新闻出版自由与“把握舆论导向”
·结社自由和组党自由
·自由和民主的根源是人权
·人权在中国
·人权问题上的分歧是什么?
·人权的结构
·自由的冲突与和谐
·人权的共同标准和不同标准
·追求人权的历史过程
·人权和国权、主权
·根本问题不是换人,而是换制度
·抗萨斯,弘扬什么精神?
·评李长春的“三 贴 近”
·治国不能没有政治教练员
·退行曲何时变成进行曲 ?
·冲突与融合
·念耀邦
·我为什么会被列入“黑名单”?
·弔小平
·哲人已逝留遗恨——悼若水
·瞎子阿炳长街行 《二泉映月》是叹息
·我申请回国探亲的经过
·周扬是按名单抓右派
·久违了,朋友们!
·看不见的鸿沟
· 以马克思主义哲学为指导,加速发展我国的科学技术*
·走出马克思主义的“牛 顿 时 代”——纪念王若水
·我怎样起诉中国共产党?
·宪法权威的源泉(一):政治民主化是宪法的前提
·宪法权威的源泉(二):宪法是否有权威取决于权利和权力的关系
·宪法权威的源泉(三):中国如何树立宪法的权威?
·中国的人权和法制
·论“收容审查”的违宪性
·实行无罪推定原则
·“严 打”是破坏法制的
·《共产党违法案纪实》封面
·《共产党违法案纪实》序言
·《共产党违法案纪实》目录
·《共产党违法案纪实》诉讼纪实(一)
·《共产党违法案纪实》诉讼纪实(二)
·《共产党违法案纪实》诉讼纪实(三)
·《共产党违法案纪实》我对“六 四”事件的保留意见
·《共产党违法案纪实》我对核心人物邓小平的批评
·《共产党违法案纪实》我对重大政治问题的三点看法
·《共产党违法案纪实》抗议书
·《共产党违法案纪实》控告书
·《共产党违法案纪实》告别书
·《共产党违法案纪实》对国家教委主任李铁映、南京大学校长曲钦岳、哲学系主任林德宏的起诉书
·《共产党违法案纪实》对中国共产党南京大学委员会的起诉书
·《共产党违法案纪实》上诉书
·《共产党违法案纪实》申诉书
·《共产党违法案纪实》公民上书(一)
·《共产党违法案纪实》公民上书(二)
·《共产党违法案纪实》公民上书(三)
·《共产党违法案纪实》公民上书(四)
·《共产党违法案纪实》公民上书(五)
·《共产党违法案纪实》结语:废弃“以暴易暴”,开创“以法易法”
·把共产党放到被告席上----亚 衣:访哈佛大学法学院高级研究员郭罗基
·“权利”应是“利权”
·究竟是什么样的法治?
·法治和宪法
·立宪、修宪和护宪
·宪法和宪政
·什么是宪法精神 ?
·利权和权力
·宪政和民主
·中国人怎样理解民主 ?
·少数服从多数不是多数压迫少数
·少数服从多数不是错误服从正确
·少数服从多数不是民主服从集中
·民主集中制不是民主制
·民主和人权
·公民的利权和义务
·国际人权公约和中国公民利权
·人权和法律
·什么是法律 ?
·人民为什么要守法 ?
·政府为什么要守法 ?
·政府的合法性何在 ?
·法律和经济
·市场经济是法治经济
·法律和所有权
·法律和道德
·法律和正义
·法律和宗教
·行为规范和社会秩序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实行无罪推定原则

    即使法律没有问题,法律的执行还可能有问题。
    《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通过以后审理的第一个案件就是魏京生案。魏京生被判处十五年徒刑,剥夺政治权利三年。社会各界纷纷鸣不平,徒劳无功。过了几年,邓小平自己揭示了一个秘密。一九八七年,中共中央一号文件公布了邓小平的“反对资产阶级自由化至少还要搞二十年”的谈话,说:“我们不是把魏京生抓起来了吗?难道中国的名誉就变坏了吗?既然抓了就不放,中国的形象并没有因此而变坏,我们的名誉还是一天比一天好起来。”邓小平那里有一个秘而不宣的司法原则——“既然抓了就不放”。魏京生究竟有没有犯罪?在“既然抓了就不放”的原则面前,没有罪也要搞成有罪;而法律条文听“既然抓了就不放”的原则摆布,还有什么公正可言?邓小平的那个谈话收入《建设有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增订本)时,上述一段话修改了,变成这样:“前几年,我们不是对那几个搞自由化并且触犯了刑律的人依法处理了吗?难道中国的名誉就坏了吗?中国的形象并没有因此而变坏,我们的名誉还是在一天比一天好起来。”(第150页)主要之点“既然抓了就不放”,没有了。一时不小心泄露了天机,赶紧收藏起来,相应地对魏京生也故隐其名。欲盖弥彰,用后一段话替代前一段话,可见所谓“依法处理”就是“既然抓了就不放”。
    既然抓了,必定有罪,所以就不放。这个原则在法学上叫做有罪推定。从推定、认定、肯定有罪,再在法庭上证明有罪;其实这种证明已是多余的了。所以有罪推定只能是专横、专权、专制的原则。有罪推定的方法论必然是逼、供、信。中国几千年的封建社会,始终实行有罪推定。不管什么人,被押上公堂就有罪,老爷喝令:“从实招来!”如若招不出来,先打四十大板再说。“既然抓了就不放”,很象戏曲舞台上一个古代糊涂官讲的话,居然出之于当今号称社会主义改革“总设计师”的邓小平之口,正如马克思所说“已故先辈的传统还象梦魇一样纠缠着活人的头脑”。
    古代的“从实招来”现在演变成“坦白从宽,抗拒从严”。抓了人,叫人家“坦白”,就是首先推定有罪。无罪的人被抓,无可“坦白”,接着又是“抗拒从严”。事实上,因推定有罪而“坦白”变得更有罪。所以在牢里的人发出慨叹:“‘坦白从宽’,牢底坐穿;‘抗拒从严’,顶多一年。”“既然抓了就不放”和“坦白从宽,抗拒从严”成了配套的有罪推定。
    资产阶级革命时,针对专制主义的有罪推定提出无罪推定:任何人在没有作出有罪判决之前,应当被看作无罪。无罪推定是保障人权的原则。一七八九年,法国《人权和公民权宣言》确认无罪推定的原则。一七九一年,法国宪法采用《人权和公民权宣言》为序言。

    人,生来是无罪的。任何罪犯都是从无罪的人变成的,没有天生的罪犯。变成罪犯的历史过程是:无罪——被告——有罪。证明犯罪的逻辑过程应当和变成罪犯的历史过程相一致。历史从哪里开始,逻辑也从哪里开始。有罪是法律证明的结果,不是起点;法律证明应从无罪开始。从无罪去证明有罪,证明失败,仍然无罪;证明成功就可以作出有罪判决,课以刑罚。从有罪推定出发,证明失败,仍然有罪。冤、假、错案的发生,无一不是有罪推定的产物。
    中国的司法机关和官方法学家在表面上是反对有罪推定的,因为有罪推定的名声太坏。反对有罪推定就应当实行无罪推定,然而也不,他们更是拼命反对,认为无罪推定是资产阶级的原则。一九五七年,谁主张无罪推定就是“资产阶级右派分子”。
    中国的司法制度究竟实行什么原则?一九八零年,全国人大法制委员会张友渔、王汉斌的答新华社记者问,被认为是一种“权威性解释”。十一月二十一日,他们说:“我们坚持的原则是以事实为根据,以法律为准绳。法院在审理终结前,既不肯定被告有罪,也不否定被告无罪。”十二月十日,又说:“按照《刑事诉讼法》的规定,我国的诉讼程序不是无罪推定,也不是有罪推定,而是以事实为根据,以法律为准绳。”
    “以事实为根据,以法律为准绳”是超乎有罪推定和无罪推定二者之上的神圣原则吗?
    “以事实为根据”的意义是不完全的,完全的说法应是“以事实为根据证明原来无罪的人有罪”。无罪是不需要证明的;有罪是需要证明的。法庭上宣布“无罪”,应该说是证明“有罪”失败,不能改变无罪的身分。如果从“有罪”的推定出发,任意搜集的事实都可以作为“有罪”的证明。这种证明事先就确保成功了。冤、假、错案的定罪也并不缺少事实,问题是对事实作了歪曲的解释,而这种歪曲解释的框架在搜集事实以前就确定了。所以,“以事实为根据”隐藏着两个不同的前提:究竟是从“无罪”出发去搜集事实,还是从“有罪”出发去搜集事实?
    “以法律为准绳”的意义也是不完全的,完全的说法应是“以法律为准绳判定原来无罪的人有罪”。“以事实为根据”是对“有罪”的证明,“以法律为准绳”是对“有罪”的判定。判定“有罪”必须以证明“有罪”为前提,证明“有罪”必须以“无罪”的推定为前提。无罪的人犯了罪,才能“以法律为准绳”判定“有罪”。“犯罪”一词的主语就是无罪的人;如果不肯定被告人初始的无罪的身分,怎么能判他犯罪?以“有罪”的推定为前提,本来有罪就无所谓犯罪,根本不需要再“以法律为准绳”作出判定。
    “以事实为根据,以法律为准绳”只有以无罪推定为前提才是正确的,否则就成了这样:事实的根据没有或不足以证明被告有罪,不能说无罪;法律的准绳没有或不足以判定被告有罪,也不能说无罪。张友渔、王汉斌说:宣判之前,“既不肯定被告有罪,也不否定被告无罪”。听起来似乎很客观、公正。不肯定被告有罪就是无罪,不否定被告无罪就是有罪;意为既可以是无罪也可以是有罪。但是,换一种说法同样能够成立:“既不肯定被告无罪,也不否定被告有罪”。不肯定被告无罪就是有罪,不否定被告有罪还是有罪。所以,“以事实为根据,以法律为准绳”必须在无罪推定和有罪推定二者之间择一,不实行无罪推定,实际上还是有罪推定。
    中国的司法机关和官方法学家认为,有罪推定和无罪推定都是错误的,声称“我们的原则是实事求是”。中国人天天喊“实事求是”,就因为生活中不实事求是的地方太多了。无罪推定正是法学中的实事求是。用“实事求是”来反对无罪推定,恰恰是不懂实事求是。
    几十年中,政治运动连绵不断。每次运动也都强调实事求是,结果,没有一次达到起码的实事求是。原因之一就是将法庭上的有罪推定推广到法庭之外,成为有错推定、有问题推定。运动之初提出一个“指标”,这就是有问题推定的量化。在某种推定之下进行大检举、大揭发。虽然声言运动后期“落实政策”,已经把水搅浑就很难澄清了。口号是打击“一小撮”,事实是伤害一大片。
    法律上、政治上的有罪推定、有错推定,推广到伦理上又成为有恶推定。凡是个人必有个人主义,个人主义是万恶之源。毛泽东的“要斗私批修”,林彪的“灵魂深处爆发革命”,就是有恶推定的修身原则。
    有罪推定、有错推定、有恶推定、有X推定、……,有各种各样的推定。人是什么?就看被推定成什么?被推定成什么,又看由谁来推定?怎样推定?生活在这样的国度,自由何在?平等何在?人权何在?一些人被人推定,丧失尊严;一些人推定别人,享有特权。
    首先取消法律上的有罪推定,才能取消其他方面的有X推定。保障人权必须实行无罪推定;无罪推定的实行,也将进一步改变中国人的人权观念。
   
   
   《大路》月刊(美国)1995年8月15日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