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郭罗基作品选编
[主页]->[独立中文作家笔会]->[郭罗基作品选编]->[追求人权的历史过程]
郭罗基作品选编
·梦里依稀慈母泪
《论“依法治国”》
·《论“依法治国”》封面
·出版说明
·目录
第一章 “依法治国”与宪政
·01“依法治国”是什么样的法治?
·02实行法治必须树立宪法的权威
·03宪法是否有权威首先在于如何立宪
·04宪法是否有权威还在于如何修宪
·05宪法的内容
·06宪法的精神
·07宪法和宪政
第二章 “依法治国”与民主
·08宪政是近代的新型民主
·09中国人怎样理解民主?
·10民主不是多数压制少数
·11民主不是错误服从正确
·12民主不是为了集中
·13民主集中制不是民主制
·14民主必须和自由协调
第三章 “依法治国”与自由
·15行为规范和人的自由
·16在不自由中争自由
·17自由的冲突与和谐
·18普遍的自由就是平等
·19自由不能没有限制
·20自由的界限是法律
·21人身自由是最低限度的自由
·22居住自由是人身自由的延伸
·23思想自由是精神的天性
·24能否“统一思想”?
·25言论自由是利权不是义务
·26何谓“煽动颠覆国家政权”?
·27新闻出版自由是利权不是权力
·28“舆论一律”有什么好处?
·29结社自由是人身自由和表达自由的结合
·30组党自由是公民的参政利权
·31自由和民主的根源是人权
第四章 “依法治国”与人权
·32人权在中国
·33人权问题上的分歧是什么?
·34中国政府在人权问题上的迷思
·35人权的共同标准和不同标准
·36人权的结构
·37追求人权的历史过程
·38人权和国权、主权
·39人权和公民权
·40国际人权宪章和中国公民利权
·41公民的基本利权和义务
·42人权和法律
第五章 “依法治国”与法律
·43什么是法律?
·44人民为什么要守法?
·45政府为什么要守法?
·46政府的合法性何在?
·47法律和经济
·48市场经济是法治经济
·49法律和所有权、所有制
·50法律和道德
·51法律和正义
·52法律和宗教
·53行为规范和社会秩序
·54法律制度和法律文化
第六章 “依法治国”与政权
·55法律制度和国家权力
·56国家权力的集权和分权
·57立法权
·58行政权
·59司法权
·60取消一党专权
·作者自传
2005
·论赵紫阳的意义——为“赵紫阳与中国改革”研讨会所作的书面发言
·论赵紫阳之为人
·政党窃国 公器私用
·不懂马克思主义的人在“坚持马克思主义”
·构建和谐社会从公正处理六四开始
《关于“中国人权”事件的郭罗基访谈录》
·“中国人权”创业史上的可敬人物 ——郭罗基访谈录之一
·《我和刘青:从民主墙到“中国人权”》——郭罗基访谈录之二
·2004年理事年会是一个转折点——郭罗基访谈录之三
·刘青把人权事业当作私人领地——郭罗基访谈录之四
·赌徒管钱财如同老鼠守油瓶——郭罗基访谈录之五
·“中国人权” 的黑箱是如何揭开的?—郭罗基访谈录之六
·“中国人权”组织的制度缺陷———郭罗基访谈录之七
·查账和调查——郭罗基访谈录之八
·执委会六月会议爆发危机——郭罗基访谈录之九
·“中国人权” 的 “死结”何在? ——郭罗基访谈录之十
·理事提案被泼一瓢冷水—郭罗基访谈录之十一
·黎安友教授“有损学者身份”—郭罗基访谈录之十二
·权力保卫战拉开帷幕——郭罗基访谈录之十三
·信心十足去“度假” ——郭罗基访谈录之十四
·理事会第一天四个提案——郭罗基访谈录之十五
·谭竞嫦和刘青的工资之谜——郭罗基访谈录之十六
·“十几万美元是小钱” ——郭罗基访谈录之十七
·谁查账谁就是“麦卡锡主义”——郭罗基访谈录之十八
·程序游戏——郭罗基访谈录之十九
·怀着痛苦走出“中国人权”——郭罗基访谈录之二十
·一个离奇的 "利益冲突" 案——郭罗基访谈录之二十一
·辞职前后——郭罗基访谈录之二十二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追求人权的历史过程

人权是人所固有的,但发现人权、认知人权、追求人权是一个历史过程。人权的实现,以享受人权的主体来说,是从个体人权到群体人权、再到人类人权的历史过程;以享受人权的内容来说,是从公民利权、政治利权到经济、社会、文化利权,再到国际人权的历史过程。现实中人权结构的三个层次,是由历史上三个时代的人追求的人权演化而来。⑴

   §§第一代人权:个体人权

    自从地球上出现了人,人在生存斗争中一直在观察、研究、对付外部世界,追问“世界是什么?”经过漫长的岁月,到了15世纪欧洲文艺复兴以后才提出“人是什么?”形成了以人为本位的人文主义思潮,表明人在认识外部世界的同时开始认识自我。意大利的人文主义者宣称发现了“人”,要求以人为中心,一切为了人,为了人的幸福。彼得拉克骄傲地说:“我是一个人,凡是人的属性,我无不具有。”⑵将人的追求归结到一点:享有做一个象样的人的利权。最早提出“人权”概念的是诗人但丁。⑶在但丁身上恰好体现了封建的中世纪的终结和近代资本主义的开端。文艺复兴是以恢复被人们遗忘的古希腊、罗马文化为名,反对现实的中世纪文化,发出资产阶级登上历史舞台的先声,促成人类历史上的伟大变革。中国古代思想家对人的关怀和思考早于文艺复兴时代,但中国是以义务为本位的社会,由于利权观念不发达,没有出现人权思潮。西方的人权呼喊,也可以说是被神权和王权逼出来的。因为有神权和王权压迫人,人就要站起来说,人活着不是为了神灵和君王,而是为了人自己。 最初的人权运动追求人的价值,推崇人格独立,赞美个人尊严,提倡个性解放,强调人身自由、思想自由、信仰自由、言论自由以及要求财产权、平等权、参政权等等。人生来就有做人的利权,所以叫做“天然利权”(natural rights),要求不受教会和政府的干预,做自己愿意做的事,做自己愿意做的人。这是以人的个体为主体所享有的人权,人权的内容大部分是有关公民利权、政治利权的消极利权(negative rights),即只要排除外部的干预就能实现的利权。经过英国立宪运动、美国独立运动和法国革命运动等重大历史事件,冲破对人的束缚,消极利权才得以实现。17、18世纪是实现个体人权的辉煌时期。 人,一开始作为人而存在,就有存在的利权。在历史上,人存在的利权寓于各种各样的利权和义务关系中,人权并没有自成一体,也没有成为人的自我意识。近代人权观念的提出,以及自觉地为维护人权而奋斗,标志着人的觉悟。人的觉悟是从个体开始的。追求个体人权是第一代人权,标志着人的个体的觉悟。

   §§第二代人权:群体人权

    19世纪,欧洲先进国家兴起社会主义思潮,批判资本主义的弊病。从英国和法国的空想社会主义到德国的科学社会主义,社会主义思潮引起社会主义运动;社会主义运动延伸到20世纪,激起殖民地和附属国的民族解放运动。社会主义运动又刺激发达的资本主义社会走向福利国家。在这一时代背景下,人权运动从追求个体人权转向群体人权,是以阶级、阶层、政党、社团、民族、种族、国家等群体为主体的人权。 1834年,英国的空想社会主义者欧文在伦敦的群众大会上宣告《人权宪章》的诞生,他以此作为“生产阶级的大宪章”与国王的“非生产阶级大宪章”《自由大宪章》相对立。1864年,马克思为国际工人协会起草的《临时章程》提出,工人们有责任不仅为自己而且为每一个人要求人权和公民权。⑷1919年,国际劳工组织制定了符合人权的国际劳动标准。 人权的主体发生了变化,人权的内容也发生了变化。个体人权主要是追求公民利权和政治利权。群体人权包含了公民利权和政治利权而又强调经济、社会、文化利权。例如,工作权(包括接受工作和选择工作),休息权,参加和组织工会权(以上是工人群体争取的人权),受教育权,妇女平等权,未成年人受保护权,组织团体、政党的结社权,民族自决权,民族发展权,反对种族歧视、种族隔离、种族灭绝的种族平等权,不受外来干涉的国家主权,还有各种特殊社群的利权,如难民利权、侨民利权、犯人利权、消费者利权等等。这些利权主要是积极利权(positive rights),它的实现,不是象从前那样只求国家不干预而已,而是国家必须扮演积极的角色。第一代人权是要求国家不要妨碍人们想做的事,第二代人权是要求国家保证人们想做的事。第二代人权出现以后,第一代人权的实施也起了变化,国家同样也必须采取积极措施,例如,为保证公民利权和政治利权的行使,建立针对政府官员可能滥用权力的监督系统;训练警察和司法人员;为穷人设置免费的法律援助项目;等等。追求群体人权是第二代人权,标志着人的群体的觉悟。

   §§第三代人权:人类人权

    20世纪下半叶,由于生产和科学技术的发展,在现代化的同时出现了全球化。全球经济一体化,全球信息网络化,人类正在联合成为地球村。另一方面,资源的过度开发,环境的严重破坏,威胁到人类的生存。前者提供了可能,后者产生了必要,地球人必须以人的全体即以人类为主体来安排自己的事情。 70年代以来,联合国和各种国际组织,将国内人权引向国际社会,讨论和规范了人类的共同利权,制定和发布了一系列宣言、协议、公约和法律。这就是人类人权,需要国际合作才能实施的人权。1978年,联合国通过的《为各社会共享和平生活作好准备宣言》指出:“个人、国家和全人类享有和平生活的利权”,“尊重此项利权,正如尊重其他利权一样,是全人类的共同利益所在”。⑸这是第一次在国际法上将个人、国家和全人类的人权统一起来。 人类人权的内容包含了一切人的公民利权、政治利权和经济、社会、文化利权,还有群体人权和个体人权所不能具有的国际人权,例如,国际和平权(发展大规模毁灭性武器、发动战争,无论针对什么人,都是违反人类人权)、国际安全权(恐怖主义是反人类的暴行,必须由国际上的联合加以制止)、国际人道主义援助权、继承人类共同遗产权、文化交流权、分享地球和太空资源权,特别应当重视的是人类环境权,即人人得有享受良好的生活环境、生态环境的利权,无论发生在什么地方的破坏环境的行为,都是违反人类人权。1972年,欧洲理事会建议,将环境权提升为人权。联邦德国政府建议将环境权列入《欧洲人权公约》的附加议定书中。同年,联合国召开的人类环境会议发表了《人类环境宣言》(或称《斯德哥尔摩环境宣言》),其中指出:“人类有权在一种能够过尊严和福利的生活环境中,享有自由、平等和充足的生活条件的基本利权,并且负有保护和改善这一代和未来世世代代的环境的庄严责任。”⑹地球是人类共同的环境,大气和海洋,山脉和河流,都是不受国界限制的。消灭热带雨林,污染江湖河海,大量排放二氧化碳,虽然发生在个别国家,最终是破坏全球的环境,损害人类的生存条件,国际社会有权加以干预。 人类人权的主体不仅是现在的地球人,还有未来的地球人。地球只有一个,是我们和后代共同的栖息之所。一代人不能将地球的资源耗尽,必须尊重子孙们享有的利权。 追求人类人权是第三代人权,但尚处于萌发时期,它标志着人的全体的觉悟。第三代人权具有全新的特点。在1979年召开的国际人权协会第十届研究会议上,主席卡莱尔·瓦萨克(Karel Vasak)的开幕演讲中论说了这些特点:第三代人权“新就新在它们表示了新的渴望;新就新在从人权的观点来看,它们把人类的范畴输入到经常被忽视的领域……;新就新在它们既可以用来反对国家,又可以要求从国家那里得到保障。但首要的是,只有通过这个社会舞台上个人的和国家的、公共的和私人的、团体的和国际的所有社会角色的共同努力,这些利权才能实现。”⑺ 人类人权的实施,不仅需要各个国家的保证,而且需要国家联合的国际秩序的保证。欧洲人权法院的建立,是在国际间保障人权的创举。形成国际秩序的规则是国际法。现在没有一个世界政府来执行立法任务,国际法只能存在于国际条约、国际习惯、一般法律原则以及权威性的哲学、法学、政治学的学说之中。国际法与国内法的不同是缺乏应有的强制性。在人类仍然被分割为不同国家的情况下,以国际法保证人类人权的实施是极其困难的。美国总统布什上台伊始,拒绝执行限制二氧化碳排放量的《京都议定书》。对于这种违反人类人权的不智行为,国际社会并无有效的反制手段。为了充分实施人类人权,地球人必须联合起来。

   §§三代人权是完整的发展过程

    三代人权形成人权发展的链条,每一代人权是链条上的一个环节。从第一代人权到第二代人权,从第二代人权到第三代人权,不是一个取消另一个,而是保留了已有的积极成果走向发展的更高的阶段。新一代人权的出现,使前代人权的实施更有保障。是不是还会出现第四代人权、第五代人权……?从个体人权到群体人权再到人类人权,完成了发展的一个周期。人类人权充分发展之后,也会呈现不同的阶段,那是发展的新的周期,不是三代人权的次第继续。 三代人权的发展是自然历史过程。中国的理论家们却认为群体人权和个体人权是对立的:“与资产阶级以个人主义和无政府主义为核心的所谓‘人权’相反,社会主义则首先强调群众的利权、集体的利权。在她看来,集体、群众若没有获得解放和享有人权,个人就谈不上什么‘人权’。”⑻中国的理论家们按照阶级人权论,把三代人权割裂开来、对立起来,第一代人权被说成资产阶级人权,即个人主义人权,第二代人权被说成无产阶级人权或社会主义人权,即集体主义人权。那么,第三代人权——人类人权是什么阶级的人权?他们没有能力加以说明了,只能否认人类人权。否认人类人权,怎么能走向人类解放?放弃人类解放,怎么能叫做马克思主义?所以,“具有中国特色”的“马克思主义”从理论到实践根本就不是马克思主义。

   §§普遍人权的批判功能和实践功能

    应有人权是抽象的。不同的阶级和不同的社会在不同的历史时期都可以加以具体化。正因为它是抽象的,才能是普遍的。发现人权是与资产阶级登上历史舞台的活动相联系的,因此它具有特殊的阶级背景;同时,发现人权又是人类认识能力提高、社会历史发展的结果,因此它也有全人类的普遍意义。普遍人权是一种理念,虽然一时不能成为现实,它具有强大的批判功能。人权曾是资产阶级手中反封建的锐利武器,它对封建阶级这样说:“我们都是同样的人,血管里流着同样的血,为什么你比我高贵?”所以,封建主义的等级特权是荒谬的,应当取消。资产阶级以追求人权来实现自己的阶级利益,但人权并非资产阶级的专利。同样的,无产阶级也以人权为武器来反对资产阶级,它可以对资产阶级这样说:“我们都是同样的人,血管里流着同样的血,为什么你比我富有?”所以,资本主义的财产制度也是荒谬的,应当取消。虽然在人权的名义下仍存在着特权,不应当因此而否定或颠覆普遍人权,相反,只有伸张普遍人权,才能逼退阶级特权。 西方资产阶级在17、18世纪鼓吹人权的同时,正是在世界范围内贩卖人口、贩卖鸦片,掠夺殖民地的疯狂年代。他们以优秀民族自居,只有他们是人,而落后民族根本不是人。被压迫民族反对帝国主义、霸权主义的侵略和奴役,也应当拿起人权的武器。 普遍人权不仅具有批判功能,又有实践功能,指引人们去克服与人权不符的社会弊病。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