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郭罗基作品选编
[主页]->[独立中文作家笔会]->[郭罗基作品选编]->[言论自由与“煽动颠覆国家政权”]
郭罗基作品选编
·少数服从多数不是多数压迫少数
·少数服从多数不是错误服从正确
·少数服从多数不是民主服从集中
·民主集中制不是民主制
·民主和人权
·公民的利权和义务
·国际人权公约和中国公民利权
·人权和法律
·什么是法律 ?
·人民为什么要守法 ?
·政府为什么要守法 ?
·政府的合法性何在 ?
·法律和经济
·市场经济是法治经济
·法律和所有权
·法律和道德
·法律和正义
·法律和宗教
·行为规范和社会秩序
·改造、培育法律文化
·国家权力和法律制度
·集权和分权
·立法权
·行政权
·司法权
·取消一党专权
·法制和法治
·何谓“社会主义法治”?
·法治:宪法至上
·立宪和修宪
·以人民争取利权运动兑现宪法
·一党专权违宪论
·宪政是近代的新型民主
·民主的原则怎样遭到歪曲?
·民主集中制并非民主制
·法律制度和国家权力
·法律和所有权、所有制
·国家权力的集权和分权
·公正立法是法治的前提
·行政权必须受监督
·没有司法独立就没有法治
·无效的诉讼 有益的开拓
·多起诉,少起义──对郭罗基先生的专访
·以“非法组织”的罪名抓人才是非法的
·不是反对立法,而是反对立恶法
·追究江泽民的危害国家安全罪
·中国的现代化需要新启蒙——“五四”以来70年的启示
·邓小平和反右派——兼为章伯钧、罗隆基翻案
·北京大学的传统需要更新
2004
·突破僵化的斯大林哲学体系的艰难历程——纪念冯定逝世20周年*
·梦里依稀慈母泪
《论“依法治国”》
·《论“依法治国”》封面
·出版说明
·目录
第一章 “依法治国”与宪政
·01“依法治国”是什么样的法治?
·02实行法治必须树立宪法的权威
·03宪法是否有权威首先在于如何立宪
·04宪法是否有权威还在于如何修宪
·05宪法的内容
·06宪法的精神
·07宪法和宪政
第二章 “依法治国”与民主
·08宪政是近代的新型民主
·09中国人怎样理解民主?
·10民主不是多数压制少数
·11民主不是错误服从正确
·12民主不是为了集中
·13民主集中制不是民主制
·14民主必须和自由协调
第三章 “依法治国”与自由
·15行为规范和人的自由
·16在不自由中争自由
·17自由的冲突与和谐
·18普遍的自由就是平等
·19自由不能没有限制
·20自由的界限是法律
·21人身自由是最低限度的自由
·22居住自由是人身自由的延伸
·23思想自由是精神的天性
·24能否“统一思想”?
·25言论自由是利权不是义务
·26何谓“煽动颠覆国家政权”?
·27新闻出版自由是利权不是权力
·28“舆论一律”有什么好处?
·29结社自由是人身自由和表达自由的结合
·30组党自由是公民的参政利权
·31自由和民主的根源是人权
第四章 “依法治国”与人权
·32人权在中国
·33人权问题上的分歧是什么?
·34中国政府在人权问题上的迷思
·35人权的共同标准和不同标准
·36人权的结构
·37追求人权的历史过程
·38人权和国权、主权
·39人权和公民权
·40国际人权宪章和中国公民利权
·41公民的基本利权和义务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言论自由与“煽动颠覆国家政权”

思想如果能禁止,头脑停止活动,就不需要表达了。思想如果能统一,头脑完全相同,又不必要表达了。问题就在于思想既不能禁止也无法统一,人们的头脑各不相同,不得不进行表达。表达思想必须通过言论,思想自由只有通过言论自由才能实现。一七八九年法国的《人权和公民权宣言》最早宣布言论自由为平等的人权:“无拘束地表达思想和意见是人类最宝贵的利权之一,每个公民都有言论、著述和出版的自由”。一七九一年,美国国会通过的宪法修正案第一条规定,国会不得制定法律剥夺人民的言论自由和出版自由。国会不得制定这方面的法律,行政当局剥夺人民的言论自由就属非法。请注意,这里的表述是“不得剥夺”,不是正面的规定,而是反面的规定,表明美国开国时期创制者们思虑的深刻性。这意味着,承认言论自由是人民的天然利权,固已有之,不需要政府作什么规定,只要不去剥夺,自然而然就实现了。言论自由也是一种消极自由,不要求政府做什么,只要求政府不做什么。实现言论自由的保障在于限制政府权力。
    言论自由是利权不是义务
    为什么要实行言论自由?理由很简单,言论自由是做人的基本利权;不能说出自己想说的一切,就不是一个有尊严的人。对实行言论自由的理由作过分的论证,适得其反。有人认为各种不同的意见中可能存在正确的成分,发表出来对别人有用。即使是错误的意见,可以在讨论中促成正确意见的发展,实行民主,发表出来对社会有利。言论自由当然会产生好的效果,但它的根本出发点不在于言论是否对别人有用或是否对社会有利,而是表达本人的思想,为实现自我、表现自我之所需。以对别人有用、对社会有利作为理由,恰恰是为反对言论自由的人们提供论据:因为某些言论被认为对别人无用甚至有害、对社会不利甚至危险,所以必须限制、制止、禁止。你看毛泽东,他说:“我们采取放的方针,因为这是有利于我们国家巩固和文化发展的方针。”什么是“放”?“放,就是放手让大家讲意见,使人敢于讲话,敢于批评,敢于争论”。⑴让大家讲意见是因为对“国家巩固和文化发展”有利;一旦他认为(仅仅是他认为)对“国家巩固和文化发展”不利,立即不让大家讲意见,“放”就转变为“收”。讲意见是每个人的利权,国家和社会不得剥夺;要求讲意见对国家和社会有利,这就变成了义务。主张限制言论自由的人,错把利权当义务;如果承认言论自由是每个人的利权,则无论如何不得加以限制。

    反对别人的言论自由的人,并不反对自己的言论自由。专制主义、法西斯主义、极权主义是扼杀言论自由的,但鼓吹专制主义、法西斯主义、极权主义的言论却是完全自由的。按本人的需要,人人都应当享有言论自由。实行言论自由的障碍在于别人和外界的反对。反对的理由,无非是以别人的态度、以外界的评价为根据。表面上,不是一概地反对言论自由,只是限制某些言论的发表;实际上,只要限制某些言论的发表,也就葬送了全部言论自由。这种反对的理由能否成立?为什么要实行言论自由的问题,可以转换为:为什么不应当反对、打击、取消别人的言论自由?因为任何人都不反对自己的言论自由。既然自己需要以言论来自由表达思想,与自己同样的人也有同样的需要。反对、打击、取消别人的言论自由,就是损害别人的尊严;损害别人的尊严,也就失却自己为人的尊严。
    言论自由的两个规定
    行使言论自由可以运用各种手段,包括书写工具、报纸、杂志、书籍、电台、电视台、电脑网络等等。如果没有这些手段,张开嘴巴讲话就是行使言论自由。任何人,终其一生,随时随地,都有必要和可能行使言论自由;反之,没有言论自由,任何人,终其一生,随时随地,都会感到莫大的痛苦。
    究竟什么是言论自由?言论自由的概念本身作出了两方面的规定:
    第一,言论自由只适用于言论。言语(包括口头的和书面的),通俗地说,就是讲话和写作,并非都是言论。美国联邦法院大法官霍姆斯(Oliver Wendell Holmes)在一个判例中提出的著名论断,说:言论自由不会保护一个在剧场里谎叫“着火了”因而引起大家恐慌的人。⑵在剧场里谎叫“着火了”,导致秩序大乱,甚至挤伤、挤死了人,这是行为的後果。这个人要对这种後果负责。他张开嘴巴讲话不是表达自己的思想,而是向别人发出信息(根据虚假的事实),影响、推动别人采取行为。希特勒手下的将军,许多人并没有亲手杀人,为什么把他们送上纽伦堡法庭进行审判?因为他们口头发布命令、书面签署文件都是一种行为,这种行为开动战争机器,推动别人去杀人。动口的将军比动手的士兵罪行更为严重。用讲话和写作来表达自己的思想,是言论;用讲话和写作来影响、推动别人采取行为,就不是言论,而是具有社会後果的行为的一部分。是言论,属于言论自由;是行为,不属于言论自由。
    第二,言论自由适用于一切言论。只要是言论,不管什么样的言论,都是自由的。不能说只有正确言论、革命言论、高尚言论可以自由发表,不正确言论、不革命言论、不高尚言论同样可以自由发表。只要在言论领域划出一个禁区,不是还有部分言论自由,而是全部言论自由立即消失。官方机构、主流社会认可的言论,本来就没有不自由的问题;官方机构、主流社会不认可的言论能否发表,才是言论自由的实质所在。
    划清思想和行为的界限
    对自由是需要限制的,对言论自由是否需要限制?言论自由已经是一种有限制的自由,“言论”就是对自由的限制,仅仅规定为言论方面的自由,而不是任意的自由。如果一定要谈论对言论自由的限制,不能针对言论的内容,只能规定言论的边界。也就是说,不应当限制什么样的言论能自由发表、什么样的言论不能自由发表,只应当限制什么是言论、什么不是言论。在限定的作为言论的范围内,不论什么样的内容都可以自由发表。具有自由主义传统的美国加里福尼亚大学柏克莱分校的校园里,有一处象征言论自由的标志。在一块大理石上刻了一个巨大的圆圈,圆圈里面写着:THIS SOIL AND THE AIR SPACE EXTENDING ABOVE IT SHOULD NOT BE A PART OF ANY NATION AND SHALL NOT BE SUBJECT ANY ENTITY'S JURISDICTION.(这片土地以及在它之上延伸的空间不应该是任何国家的一部分,也不会属于任何机构管辖。)这是对言论自由极好的形象化的解释。言论自由的界限就在于为言论划定一个圆圈,在圆圈之外不属于言论自由的领域,在圆圈之内言论自由不再有任何的限制,不受任何权力的干预。言论自由的空间不是属于任何国家,而是属于人。更进一步说,言论自由的界限在于区分思想和行为;思想的表达是属于言论自由,行为的信息不属于言论自由。而在表达思想的界限内不应再设置界限。
    区分语言的两种功能
    划清思想和行为的界限,又必须区分语言的两种功能。在人类生活中,语言既有表达功能,又有交往功能。语言是表达思想的形式,又是人们在实际活动中交往的工具。发表言论就是利用语言作为形式进行思想交流,发出行为信息就是利用语言作为工具进行交往活动。张开嘴巴讲话可以是言论问题,也可以是行为问题;利用语言表达思想的言论与利用语言进行交往的行为,不能混为一谈。例如,有人以不实之词吹嘘自己,这是表达思想,虽然表达了不健康的思想,还是属于言论的范围,吹牛不犯法。有人以不实之词从别人那里得到利益,这是欺诈。有人以不实之词对别人设置圈套,这是诬陷。欺诈和诬陷虽然也是通过讲话或写作来进行的,那不是言论,而是发出行为的信息,造成的结果导致对他人的危害,就构成违法犯罪。虽说都是不实之词,一种是自我表现,一种是作用于他人;前者是言论,後者是行为。中国政府和为它服务的官方法学家,认为“言论可以构成违法犯罪”。⑶他们的手法就是混淆语言的两种功能,将讲话等同于言论,把利用语言发出信息进行交往的行为也列入了言论,因而“言论”可以构成违法犯罪。当“言论可以构成违法犯罪”的命题确立後,就十分方便地对不同政见以言治罪。或者说,他们以不是言论的“言论”来论证“言论可以构成违法犯罪”,又以“言论可以构成违法犯罪”来对付真正的言论。
    谈论言论自由走向言论不自由
    古典专制是根本不讲言论自由的。现代专制却不妨大谈言论自由,而是通过对言论自由的限制问题来扼杀言论自由。苏联、东欧变革以前,世界上二十八个一党专权(包括共产党和非共产党)的国家中,60%以上的宪法都写上了有关言论自由、出版自由等等的漂亮词句,但不准备实行之。一方面,说明言论自由的普遍价值吸引人心,无法抗拒;另一方面,也说明宪法上规定了言论自由并不等于公民在事实上享有言论自由。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共同纲领》和四部宪法都有关于言论自由的规定,但五十多年中没有一天实行了言论自由。以言论抓“胡风反革命集团”,以言论戴“右派分子”帽子,以言论判“恶毒攻击”罪,以言论打“反革命”,以言论定“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以言获罪而受惩罚、掉脑袋的,何可胜数?在历次运动中,形成高压气团,强迫表态,人人过关,人民非但没有讲话的自由,甚至也没有不讲话的自由。
    为什么宪法上规定的言论自由不能实行?因为对言论自由流行一种官方解释。从毛泽东时代到邓小平时代再到江泽民时代,总是强调“言论自由是相对的,不是绝对的”。“相对的”是什么意思?据说,不是一切言论都能自由发表,有害言论就不能发表,发表了就要给予制裁。谈论言论自由,玩弄相对和绝对的辩证法词句,结果是论证言论不自由。
    自由是相对的,言论自由是绝对的
    因为一般来说自由是相对的,能否引申出言论自由也是相对的?自由是相对的,这是一个正确的命题;言论自由是相对的,这是一个不正确的命题。
    无条件地行使自由,可以侵犯他人的自由,因而对自由必须加以限制。但行使言论自由不可能侵犯他人的言论自由,因而对言论自由不需要加以限制。仅仅是言论,不会危害他人;能够危害他人的,就不是言论。有害言论不是可以扰乱人心吗?开口发出言论和开枪发出子弹不一样:向谁发出子弹,谁就是被动的受害者,无法避免;向谁发出言论,谁就是主动的应对者,可以选择。对任何人的言论,可以接受也可以不接受,接受还有正面的接受和反面的接受。一种言论能够扰乱人心,想必是为众人所接受;反对扰乱人心,只能让众人接受另一种言论。归根到底,必须用言论来对付言论,而不能禁止言论。任何人发表意见并不妨碍别人发表意见,即使“打棍子”也不可怕,你拿棍子打过来,我可以拿棍子打过去,彼此彼此。只有权势者“打棍子”才无法招架。
    之所以说自由是相对的,它必须具体地限制为人身自由、居住自由、思想自由、言论自由等等。言论自由已经是一种受限制的自由,它不能超出言论的范围;在言论的范围内,自由是不受限制的。因为有言论不自由,才需要争取言论自由;言论自由的确立,必须反对言论不自由。如果没有言论不自由,言论自由就没有价值了;如果不反对言论不自由,言论自由就没有力量了。言论自由与言论不自由绝对不能调和,也就是说,在言论的范围内自由是绝对的。这就是相对中的绝对。所以说,自由是相对的,言论自由是绝对的。如果在言论自由中还是只有相对的自由,在有限制的自由中还要加以限制,就是言论不自由。所谓“言论自由的相对性”,即有些言论有自由、有些言论没有自由,那就根本没有言论自由。对于有限制的自由还要加以限制,照此推论,有限制的限制,还可以限制下去。自由不是绝对的,难道限制是绝对的吗?反对无限制的自由,却走向无限制的“限制”。辩证法认为,相对之中有绝对。对于相对主义来说,相对只是相对,相对是排斥绝对的。排斥相对自由中的绝对自由,是相对主义;推崇无限制的“限制”,又是绝对主义。毛泽东、邓小平、江泽民讲起“党的领导”来,也只讲绝对,特别强调“党对军队的绝对领导”,那是一丝一毫都容不得相对的。他们的思维方法,不是相对主义,就是绝对主义,完全是辩证法的反面。扼杀言论自由的根源是极权主义。分析扼杀言论自由的理由,也可以看出极权主义的思维之随心所欲,缺乏理性。 以“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扼杀言论自由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