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郭罗基作品选编
[主页]->[独立中文作家笔会]->[郭罗基作品选编]->[言论自由与“煽动颠覆国家政权”]
郭罗基作品选编
·《共产党违法案纪实》诉讼纪实(二)
·《共产党违法案纪实》诉讼纪实(三)
·《共产党违法案纪实》我对“六 四”事件的保留意见
·《共产党违法案纪实》我对核心人物邓小平的批评
·《共产党违法案纪实》我对重大政治问题的三点看法
·《共产党违法案纪实》抗议书
·《共产党违法案纪实》控告书
·《共产党违法案纪实》告别书
·《共产党违法案纪实》对国家教委主任李铁映、南京大学校长曲钦岳、哲学系主任林德宏的起诉书
·《共产党违法案纪实》对中国共产党南京大学委员会的起诉书
·《共产党违法案纪实》上诉书
·《共产党违法案纪实》申诉书
·《共产党违法案纪实》公民上书(一)
·《共产党违法案纪实》公民上书(二)
·《共产党违法案纪实》公民上书(三)
·《共产党违法案纪实》公民上书(四)
·《共产党违法案纪实》公民上书(五)
·《共产党违法案纪实》结语:废弃“以暴易暴”,开创“以法易法”
·把共产党放到被告席上----亚 衣:访哈佛大学法学院高级研究员郭罗基
·“权利”应是“利权”
·究竟是什么样的法治?
·法治和宪法
·立宪、修宪和护宪
·宪法和宪政
·什么是宪法精神 ?
·利权和权力
·宪政和民主
·中国人怎样理解民主 ?
·少数服从多数不是多数压迫少数
·少数服从多数不是错误服从正确
·少数服从多数不是民主服从集中
·民主集中制不是民主制
·民主和人权
·公民的利权和义务
·国际人权公约和中国公民利权
·人权和法律
·什么是法律 ?
·人民为什么要守法 ?
·政府为什么要守法 ?
·政府的合法性何在 ?
·法律和经济
·市场经济是法治经济
·法律和所有权
·法律和道德
·法律和正义
·法律和宗教
·行为规范和社会秩序
·改造、培育法律文化
·国家权力和法律制度
·集权和分权
·立法权
·行政权
·司法权
·取消一党专权
·法制和法治
·何谓“社会主义法治”?
·法治:宪法至上
·立宪和修宪
·以人民争取利权运动兑现宪法
·一党专权违宪论
·宪政是近代的新型民主
·民主的原则怎样遭到歪曲?
·民主集中制并非民主制
·法律制度和国家权力
·法律和所有权、所有制
·国家权力的集权和分权
·公正立法是法治的前提
·行政权必须受监督
·没有司法独立就没有法治
·无效的诉讼 有益的开拓
·多起诉,少起义──对郭罗基先生的专访
·以“非法组织”的罪名抓人才是非法的
·不是反对立法,而是反对立恶法
·追究江泽民的危害国家安全罪
·中国的现代化需要新启蒙——“五四”以来70年的启示
·邓小平和反右派——兼为章伯钧、罗隆基翻案
·北京大学的传统需要更新
2004
·突破僵化的斯大林哲学体系的艰难历程——纪念冯定逝世20周年*
·梦里依稀慈母泪
《论“依法治国”》
·《论“依法治国”》封面
·出版说明
·目录
第一章 “依法治国”与宪政
·01“依法治国”是什么样的法治?
·02实行法治必须树立宪法的权威
·03宪法是否有权威首先在于如何立宪
·04宪法是否有权威还在于如何修宪
·05宪法的内容
·06宪法的精神
·07宪法和宪政
第二章 “依法治国”与民主
·08宪政是近代的新型民主
·09中国人怎样理解民主?
·10民主不是多数压制少数
·11民主不是错误服从正确
·12民主不是为了集中
·13民主集中制不是民主制
·14民主必须和自由协调
第三章 “依法治国”与自由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言论自由与“煽动颠覆国家政权”

思想如果能禁止,头脑停止活动,就不需要表达了。思想如果能统一,头脑完全相同,又不必要表达了。问题就在于思想既不能禁止也无法统一,人们的头脑各不相同,不得不进行表达。表达思想必须通过言论,思想自由只有通过言论自由才能实现。一七八九年法国的《人权和公民权宣言》最早宣布言论自由为平等的人权:“无拘束地表达思想和意见是人类最宝贵的利权之一,每个公民都有言论、著述和出版的自由”。一七九一年,美国国会通过的宪法修正案第一条规定,国会不得制定法律剥夺人民的言论自由和出版自由。国会不得制定这方面的法律,行政当局剥夺人民的言论自由就属非法。请注意,这里的表述是“不得剥夺”,不是正面的规定,而是反面的规定,表明美国开国时期创制者们思虑的深刻性。这意味着,承认言论自由是人民的天然利权,固已有之,不需要政府作什么规定,只要不去剥夺,自然而然就实现了。言论自由也是一种消极自由,不要求政府做什么,只要求政府不做什么。实现言论自由的保障在于限制政府权力。
    言论自由是利权不是义务
    为什么要实行言论自由?理由很简单,言论自由是做人的基本利权;不能说出自己想说的一切,就不是一个有尊严的人。对实行言论自由的理由作过分的论证,适得其反。有人认为各种不同的意见中可能存在正确的成分,发表出来对别人有用。即使是错误的意见,可以在讨论中促成正确意见的发展,实行民主,发表出来对社会有利。言论自由当然会产生好的效果,但它的根本出发点不在于言论是否对别人有用或是否对社会有利,而是表达本人的思想,为实现自我、表现自我之所需。以对别人有用、对社会有利作为理由,恰恰是为反对言论自由的人们提供论据:因为某些言论被认为对别人无用甚至有害、对社会不利甚至危险,所以必须限制、制止、禁止。你看毛泽东,他说:“我们采取放的方针,因为这是有利于我们国家巩固和文化发展的方针。”什么是“放”?“放,就是放手让大家讲意见,使人敢于讲话,敢于批评,敢于争论”。⑴让大家讲意见是因为对“国家巩固和文化发展”有利;一旦他认为(仅仅是他认为)对“国家巩固和文化发展”不利,立即不让大家讲意见,“放”就转变为“收”。讲意见是每个人的利权,国家和社会不得剥夺;要求讲意见对国家和社会有利,这就变成了义务。主张限制言论自由的人,错把利权当义务;如果承认言论自由是每个人的利权,则无论如何不得加以限制。

    反对别人的言论自由的人,并不反对自己的言论自由。专制主义、法西斯主义、极权主义是扼杀言论自由的,但鼓吹专制主义、法西斯主义、极权主义的言论却是完全自由的。按本人的需要,人人都应当享有言论自由。实行言论自由的障碍在于别人和外界的反对。反对的理由,无非是以别人的态度、以外界的评价为根据。表面上,不是一概地反对言论自由,只是限制某些言论的发表;实际上,只要限制某些言论的发表,也就葬送了全部言论自由。这种反对的理由能否成立?为什么要实行言论自由的问题,可以转换为:为什么不应当反对、打击、取消别人的言论自由?因为任何人都不反对自己的言论自由。既然自己需要以言论来自由表达思想,与自己同样的人也有同样的需要。反对、打击、取消别人的言论自由,就是损害别人的尊严;损害别人的尊严,也就失却自己为人的尊严。
    言论自由的两个规定
    行使言论自由可以运用各种手段,包括书写工具、报纸、杂志、书籍、电台、电视台、电脑网络等等。如果没有这些手段,张开嘴巴讲话就是行使言论自由。任何人,终其一生,随时随地,都有必要和可能行使言论自由;反之,没有言论自由,任何人,终其一生,随时随地,都会感到莫大的痛苦。
    究竟什么是言论自由?言论自由的概念本身作出了两方面的规定:
    第一,言论自由只适用于言论。言语(包括口头的和书面的),通俗地说,就是讲话和写作,并非都是言论。美国联邦法院大法官霍姆斯(Oliver Wendell Holmes)在一个判例中提出的著名论断,说:言论自由不会保护一个在剧场里谎叫“着火了”因而引起大家恐慌的人。⑵在剧场里谎叫“着火了”,导致秩序大乱,甚至挤伤、挤死了人,这是行为的後果。这个人要对这种後果负责。他张开嘴巴讲话不是表达自己的思想,而是向别人发出信息(根据虚假的事实),影响、推动别人采取行为。希特勒手下的将军,许多人并没有亲手杀人,为什么把他们送上纽伦堡法庭进行审判?因为他们口头发布命令、书面签署文件都是一种行为,这种行为开动战争机器,推动别人去杀人。动口的将军比动手的士兵罪行更为严重。用讲话和写作来表达自己的思想,是言论;用讲话和写作来影响、推动别人采取行为,就不是言论,而是具有社会後果的行为的一部分。是言论,属于言论自由;是行为,不属于言论自由。
    第二,言论自由适用于一切言论。只要是言论,不管什么样的言论,都是自由的。不能说只有正确言论、革命言论、高尚言论可以自由发表,不正确言论、不革命言论、不高尚言论同样可以自由发表。只要在言论领域划出一个禁区,不是还有部分言论自由,而是全部言论自由立即消失。官方机构、主流社会认可的言论,本来就没有不自由的问题;官方机构、主流社会不认可的言论能否发表,才是言论自由的实质所在。
    划清思想和行为的界限
    对自由是需要限制的,对言论自由是否需要限制?言论自由已经是一种有限制的自由,“言论”就是对自由的限制,仅仅规定为言论方面的自由,而不是任意的自由。如果一定要谈论对言论自由的限制,不能针对言论的内容,只能规定言论的边界。也就是说,不应当限制什么样的言论能自由发表、什么样的言论不能自由发表,只应当限制什么是言论、什么不是言论。在限定的作为言论的范围内,不论什么样的内容都可以自由发表。具有自由主义传统的美国加里福尼亚大学柏克莱分校的校园里,有一处象征言论自由的标志。在一块大理石上刻了一个巨大的圆圈,圆圈里面写着:THIS SOIL AND THE AIR SPACE EXTENDING ABOVE IT SHOULD NOT BE A PART OF ANY NATION AND SHALL NOT BE SUBJECT ANY ENTITY'S JURISDICTION.(这片土地以及在它之上延伸的空间不应该是任何国家的一部分,也不会属于任何机构管辖。)这是对言论自由极好的形象化的解释。言论自由的界限就在于为言论划定一个圆圈,在圆圈之外不属于言论自由的领域,在圆圈之内言论自由不再有任何的限制,不受任何权力的干预。言论自由的空间不是属于任何国家,而是属于人。更进一步说,言论自由的界限在于区分思想和行为;思想的表达是属于言论自由,行为的信息不属于言论自由。而在表达思想的界限内不应再设置界限。
    区分语言的两种功能
    划清思想和行为的界限,又必须区分语言的两种功能。在人类生活中,语言既有表达功能,又有交往功能。语言是表达思想的形式,又是人们在实际活动中交往的工具。发表言论就是利用语言作为形式进行思想交流,发出行为信息就是利用语言作为工具进行交往活动。张开嘴巴讲话可以是言论问题,也可以是行为问题;利用语言表达思想的言论与利用语言进行交往的行为,不能混为一谈。例如,有人以不实之词吹嘘自己,这是表达思想,虽然表达了不健康的思想,还是属于言论的范围,吹牛不犯法。有人以不实之词从别人那里得到利益,这是欺诈。有人以不实之词对别人设置圈套,这是诬陷。欺诈和诬陷虽然也是通过讲话或写作来进行的,那不是言论,而是发出行为的信息,造成的结果导致对他人的危害,就构成违法犯罪。虽说都是不实之词,一种是自我表现,一种是作用于他人;前者是言论,後者是行为。中国政府和为它服务的官方法学家,认为“言论可以构成违法犯罪”。⑶他们的手法就是混淆语言的两种功能,将讲话等同于言论,把利用语言发出信息进行交往的行为也列入了言论,因而“言论”可以构成违法犯罪。当“言论可以构成违法犯罪”的命题确立後,就十分方便地对不同政见以言治罪。或者说,他们以不是言论的“言论”来论证“言论可以构成违法犯罪”,又以“言论可以构成违法犯罪”来对付真正的言论。
    谈论言论自由走向言论不自由
    古典专制是根本不讲言论自由的。现代专制却不妨大谈言论自由,而是通过对言论自由的限制问题来扼杀言论自由。苏联、东欧变革以前,世界上二十八个一党专权(包括共产党和非共产党)的国家中,60%以上的宪法都写上了有关言论自由、出版自由等等的漂亮词句,但不准备实行之。一方面,说明言论自由的普遍价值吸引人心,无法抗拒;另一方面,也说明宪法上规定了言论自由并不等于公民在事实上享有言论自由。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共同纲领》和四部宪法都有关于言论自由的规定,但五十多年中没有一天实行了言论自由。以言论抓“胡风反革命集团”,以言论戴“右派分子”帽子,以言论判“恶毒攻击”罪,以言论打“反革命”,以言论定“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以言获罪而受惩罚、掉脑袋的,何可胜数?在历次运动中,形成高压气团,强迫表态,人人过关,人民非但没有讲话的自由,甚至也没有不讲话的自由。
    为什么宪法上规定的言论自由不能实行?因为对言论自由流行一种官方解释。从毛泽东时代到邓小平时代再到江泽民时代,总是强调“言论自由是相对的,不是绝对的”。“相对的”是什么意思?据说,不是一切言论都能自由发表,有害言论就不能发表,发表了就要给予制裁。谈论言论自由,玩弄相对和绝对的辩证法词句,结果是论证言论不自由。
    自由是相对的,言论自由是绝对的
    因为一般来说自由是相对的,能否引申出言论自由也是相对的?自由是相对的,这是一个正确的命题;言论自由是相对的,这是一个不正确的命题。
    无条件地行使自由,可以侵犯他人的自由,因而对自由必须加以限制。但行使言论自由不可能侵犯他人的言论自由,因而对言论自由不需要加以限制。仅仅是言论,不会危害他人;能够危害他人的,就不是言论。有害言论不是可以扰乱人心吗?开口发出言论和开枪发出子弹不一样:向谁发出子弹,谁就是被动的受害者,无法避免;向谁发出言论,谁就是主动的应对者,可以选择。对任何人的言论,可以接受也可以不接受,接受还有正面的接受和反面的接受。一种言论能够扰乱人心,想必是为众人所接受;反对扰乱人心,只能让众人接受另一种言论。归根到底,必须用言论来对付言论,而不能禁止言论。任何人发表意见并不妨碍别人发表意见,即使“打棍子”也不可怕,你拿棍子打过来,我可以拿棍子打过去,彼此彼此。只有权势者“打棍子”才无法招架。
    之所以说自由是相对的,它必须具体地限制为人身自由、居住自由、思想自由、言论自由等等。言论自由已经是一种受限制的自由,它不能超出言论的范围;在言论的范围内,自由是不受限制的。因为有言论不自由,才需要争取言论自由;言论自由的确立,必须反对言论不自由。如果没有言论不自由,言论自由就没有价值了;如果不反对言论不自由,言论自由就没有力量了。言论自由与言论不自由绝对不能调和,也就是说,在言论的范围内自由是绝对的。这就是相对中的绝对。所以说,自由是相对的,言论自由是绝对的。如果在言论自由中还是只有相对的自由,在有限制的自由中还要加以限制,就是言论不自由。所谓“言论自由的相对性”,即有些言论有自由、有些言论没有自由,那就根本没有言论自由。对于有限制的自由还要加以限制,照此推论,有限制的限制,还可以限制下去。自由不是绝对的,难道限制是绝对的吗?反对无限制的自由,却走向无限制的“限制”。辩证法认为,相对之中有绝对。对于相对主义来说,相对只是相对,相对是排斥绝对的。排斥相对自由中的绝对自由,是相对主义;推崇无限制的“限制”,又是绝对主义。毛泽东、邓小平、江泽民讲起“党的领导”来,也只讲绝对,特别强调“党对军队的绝对领导”,那是一丝一毫都容不得相对的。他们的思维方法,不是相对主义,就是绝对主义,完全是辩证法的反面。扼杀言论自由的根源是极权主义。分析扼杀言论自由的理由,也可以看出极权主义的思维之随心所欲,缺乏理性。 以“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扼杀言论自由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