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郭罗基作品选编
[主页]->[独立中文作家笔会]->[郭罗基作品选编]->[个人自由和社会自由]
郭罗基作品选编
·搬起邓小平的石头砸江泽民的脚——评中共“左”派第三份万言书
·就中国政府的黑名单向江泽民抗议的严正声明
·中国海外民主运动的分野——评由王炳章“闯关”引起的争论
·谁相信“革命派”会给中国带来民主*
·请克林顿总统带两份名单到北京
·海外民运要联合、配合,不要混合、凑合
·是给人看,还是照着干?
·安琪:从亚洲金融危机看民族主义——专访美国哈佛大学法学院资深研究员郭罗基
·没有政党政治就没有民主制度——评李鹏对德国《商报》记者思立志的谈话
·评中国政府的人权策略——在中国人权理事会一九九九年年会上的发言
·全世界的人们联合起来,保护地球,探索宇宙!
·论人权和主权
·行为规范中有自由
·在不自由中争自由
·每个人的自由发展和一切人的自由发展
·自由和民主必须协调
·普遍的自由就是平等
·自由不能没有限制
·法律是自由的界限
·人身自由是最低限度的自由
·居住自由是人身自由的延伸
·表达自由是精神的基本利权
·思想能否统一 ?
·言论自由
·何谓“煽动颠覆国家政权” ?
·新闻出版自由
·“舆论一律”有什么好处 ?
·结社自由
·镇压反对党能求稳定吗 ?
·“争自由”是人类永恒的主题
·个人自由和社会自由
·自由的界限是法律
·人身自由和居住自由
·思想自由与“统一思想”
·言论自由与“煽动颠覆国家政权”
·新闻出版自由与“把握舆论导向”
·结社自由和组党自由
·自由和民主的根源是人权
·人权在中国
·人权问题上的分歧是什么?
·人权的结构
·自由的冲突与和谐
·人权的共同标准和不同标准
·追求人权的历史过程
·人权和国权、主权
·根本问题不是换人,而是换制度
·抗萨斯,弘扬什么精神?
·评李长春的“三 贴 近”
·治国不能没有政治教练员
·退行曲何时变成进行曲 ?
·冲突与融合
·念耀邦
·我为什么会被列入“黑名单”?
·弔小平
·哲人已逝留遗恨——悼若水
·瞎子阿炳长街行 《二泉映月》是叹息
·我申请回国探亲的经过
·周扬是按名单抓右派
·久违了,朋友们!
·看不见的鸿沟
· 以马克思主义哲学为指导,加速发展我国的科学技术*
·走出马克思主义的“牛 顿 时 代”——纪念王若水
·我怎样起诉中国共产党?
·宪法权威的源泉(一):政治民主化是宪法的前提
·宪法权威的源泉(二):宪法是否有权威取决于权利和权力的关系
·宪法权威的源泉(三):中国如何树立宪法的权威?
·中国的人权和法制
·论“收容审查”的违宪性
·实行无罪推定原则
·“严 打”是破坏法制的
·《共产党违法案纪实》封面
·《共产党违法案纪实》序言
·《共产党违法案纪实》目录
·《共产党违法案纪实》诉讼纪实(一)
·《共产党违法案纪实》诉讼纪实(二)
·《共产党违法案纪实》诉讼纪实(三)
·《共产党违法案纪实》我对“六 四”事件的保留意见
·《共产党违法案纪实》我对核心人物邓小平的批评
·《共产党违法案纪实》我对重大政治问题的三点看法
·《共产党违法案纪实》抗议书
·《共产党违法案纪实》控告书
·《共产党违法案纪实》告别书
·《共产党违法案纪实》对国家教委主任李铁映、南京大学校长曲钦岳、哲学系主任林德宏的起诉书
·《共产党违法案纪实》对中国共产党南京大学委员会的起诉书
·《共产党违法案纪实》上诉书
·《共产党违法案纪实》申诉书
·《共产党违法案纪实》公民上书(一)
·《共产党违法案纪实》公民上书(二)
·《共产党违法案纪实》公民上书(三)
·《共产党违法案纪实》公民上书(四)
·《共产党违法案纪实》公民上书(五)
·《共产党违法案纪实》结语:废弃“以暴易暴”,开创“以法易法”
·把共产党放到被告席上----亚 衣:访哈佛大学法学院高级研究员郭罗基
·“权利”应是“利权”
·究竟是什么样的法治?
·法治和宪法
·立宪、修宪和护宪
·宪法和宪政
·什么是宪法精神 ?
·利权和权力
·宪政和民主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个人自由和社会自由

个人自由只能实现于社会之中
    人与自然打交道是以社会为主体的。人和人结成社会关系才能发生人和自然的关系。一只羊与一群羊,在自然界的生存方式没有什么区别。人就不同了。人的生存方式只能是社会,离开了社会的个人,不可能具有人的生存方式。印度曾发现“狼孩”。它是人的後代,但在狼群里长大,离开了社会,没有社会性,就不成其为人。人认识自然的必然性,利用自然、爱护自然,是以社会为主体的自由。马克思说:“人的类特性恰恰就是自由的自觉的活动。”⑴自由是人作为自然界的一个类的特性,不是个人的特性,个人只有作为类存在物,作为类的一个分子才具有自由的特性。人作为一个类的自由,就是社会自由;这种自由表现为一定历史阶段上的社会支配自然的总体能力。有些自由主义者认为,自由只能是、永远是个人自由。人在自然界不可能有个人自由,只有社会自由;个人自由是实现于社会自由之中,社会自由不是个人自由的简单相加。
    在阶级社会中,没有普遍的社会自由,只有某些阶级作为社会集团的社会自由。人们在社会中追求个人自由就是在阶级的自由中实现个人自由。
    社会自由也必须通过无数的个人来实现,否则是虚幻的。无数的个人自由的发展又提高了总体的社会自由。但在阶级社会中,一部分人的个人自由得以发展,另一部分人的个人自由却受到压制。统治阶级的个人自由的辉煌是以被统治阶级的个人自由的牺牲为代价的。资本主义社会,取消了等级制度和人身依附,在法律上、名义上每个人都享有个人自由。由于存在著资本主义的财产制度,事实上富人和穷人的个人自由是不相等的。

    每个人的自由发展促进一切人的自由发展
    一个合理的社会,不论法律上还是事实上,每一个人的个人自由都应得到充分发展。每一个人的个人自由充分发展,必将极大地促进总体的社会自由的高度发展。人类将激发出何等巨大的创造力!这就是马克思的理想。《共产党宣言》中说:“代替那存在著阶级和阶级对立的资产阶级旧社会的,将是这样一个联合体,在那里,每个人的自由发展是一切人的自由发展的条件。”⑵恩格斯认为,这段话最能概括马克思和他本人的思想。迄今为止,都是以一部分人的自由发展为条件的社会。理想社会是以每一个人的自由发展为条件的社会。没有每个人的自由发展,也没有一切人的自由发展,有的是部分人即某些阶级的自由发展。只有每个人的自由发展才能达到一切人的自由发展;但每个人的自由发展也仅仅是条件,一切人的自由发展才能迅速提升社会自由。组成社会的每一个人和每一个人连结为社会的一切人,都能得到自由发展,这样的理想社会叫做“自由人的联合体”。西方的自由主义者强调每个人的自由发展而忽略了一切人的自由发展;受传统文化影响的东方意识形态强调一切人的自由发展而忽略了每个人的自由发展。这些都是片面的自由论。在中国,将个人自由归结为个人主义,又将个人主义谴责为“万恶之源”,认为个人自由是“资产阶级自由”,因而常常以集体的名义扼杀个人自由。这一切是在“马克思主义”的旗号下进行的,实际上完全和马克思的理想背道而驰。
    人类一定会进入自由王国
    “自由人的联合体”表明社会进入了自由王国。自由王国是相对于必然王国而言。人面对自然,是以社会为主体认识自然的必然性。社会的存在和发展也有自身的必然性,认识社会的必然性,对于社会作为主体来说就是自我认识。社会的自我认识比社会对自然的认识更加困难。人们不认识社会的必然性,社会照样在发展,但不可避免地发生无谓的冲突和混乱,必须付出痛苦的代价。为必然性所支配而盲目行动的社会是必然王国;认识了必然性而自觉行动的社会是自由王国。人类几百万年的社会史、几千年的文明史,都是必然王国的历史。社会的发展必将进入自由王国,正像个人在成熟的阶段达到自我认识一样,社会在成熟的阶段也会达到自我认识。人类历史一定会出现从必然王国到自由王国的飞跃。进入自由王国,就结束了像动物界一样被必然性所支配的历史,开始支配必然性而创造真正的人的历史。完成从必然王国到自由王国的飞跃,社会必须具备成熟的经济、政治和文化条件。这种条件的具备,是遥远的将来的事。本来,社会主义应当具备这种条件。苏联和中国在并不具备成熟的条件下,企图跳过资本主义,建立社会主义,宣称自己进入了自由王国。他们自以为掌握了社会发展的规律,实际是独断专横地推行一套僵死的教条。苏联的“自由王国”烟消云散了。中国的“自由王国”又被迫转入市场经济的必然王国。社会主义国家的“社会主义”不是垮台就是变质,不可避免,因为它违反社会发展的必然性;而资本主义国家的社会主义因素却在增长,不可阻挡,因为它符合社会发展的必然性。正反两方面的事实都证明,资本主义必将被更加公平、合理的社会所的代替。但是还没有进入或还没有走完资本主义的历程,也不可能出现更加公平、合理的社会。社会主义在“社会主义国家”消失了,但在资本主义国家又冒出来了。可见,人类社会从资本主义向著社会主义前进确实是历史的必然性。
    普遍的自由就是平等
    在“自由人的联合体”中,自由人和自由人才能平等。
    奴隶主和奴隶之间没有平等,但奴隶之间是平等的,平等地遭受奴役。奴隶没有自由,但奴隶主是自由的,自由地享受特权。没有自由的平等是奴役;没有平等的自由是特权。卢梭说,在暴君面前,“一切个人之所以是平等的,正是因为他们都等于零。”⑶暴君享有没有平等的自由,臣民就只能享有没有自由的平等,平等地等于零。一个社会不可能没有任何自由,区别在于:是少数人的特权还是所有人的普遍利权?作为特权,少数人享有自由的同时,多数人没有自由或只有很少的自由;作为普遍利权,人人都有自由。有自由,不一定平等;人人都有自由,才是平等。所以,普遍的自由就是平等。资本主义社会要求普遍的自由,同时必然要求人人平等。这种平等不是一切方面的平等,而是利权的平等,叫做“法律面前人人平等”。
    最初提出的平等要求是个人平等,即作为公民的平等。法国大革命中,第三等级要求取消等级特权,与僧侣等级、贵族等级平等。空想社会主义者进一步要求取消阶级特权,让受苦受难的劳动阶级与有产阶级平等。作为阶级的平等,就不仅是法律上的平等,而且是事实上的平等。但阶级的平等在资本主义社会是做不到的。十九世纪无产阶级的平等要求就提出消灭阶级;不是作为公民,不是作为等级,不是作为阶级,而是作为人的平等。消灭阶级的条件是改变生产资料的资本主义私有制。
    人并非生来平等
    十七、十八世纪的启蒙思想家们也像讲自由那样,又讲人生来是平等的。明明人生活在不平等之中,为什么说人生来是平等的?他们说,人在“自然状态”是平等的。所谓“自然状态”,是那个时代思想家们的虚构,却十分方便地成了论证新思想的历史前提和逻辑前提。他们论述自由、平等、人权等等,都是从“自然状态”提出问题,而霍布士、洛克、卢梭等人想象出来的“自然状态”又互不相同,因为无从证明。人类社会之前的“自然状态”是动物状态;出现了人就进入社会状态,又不是“自然状态”。既是人又是“自然状态”,历史上不存在,逻辑上不成立。平等与不平等是人的社会关系,根本不能用“自然状态”来论证。法国《人权宣言》中关于自由、平等的规定,完全是针对现实中的不自由、不平等提出来的,也不是来自“自然状态”。要求平等的理由是什么?人,按照做人的利权即人权应当是平等的,陷入不平等的社会关系是违反人的本性的。十七、十八世纪的启蒙思想家们混淆了两个不同的问题:应当如何,事实如何。人应当是自由、平等的,这是生来具有的人权;但事实并非如此,所以不能说生来就是自由、平等的。大多数启蒙思想家都是从“自然状态”出发,抽象地谈论平等,只有孟德斯鸠将平等作为一定的政治体制的原则。他认为,平等是共和政体的原则,专制政体和君主政体的原则是不平等。“爱共和国就是爱民主政治;爱民主政治就是爱平等。”⑷
    启蒙思想家们提出自由、平等的新思想是有当时的现实根据的,但他们并没有自觉地意识到这种根据,在说明提出的理由时却远离了现实,求助于上古的“自然状态”,或是抽象的理性甚至虚幻的上帝。自由、平等的现实根据是资本主义的生产方式和生活方式。资本主义的生产方式是占有生产资料的资本家雇佣工人进行生产,需要能够自由地出卖己的劳动力。劳动力的所有者是卖方,货币的所有者是买方,法律上必须肯定双方的平等关系,才能在市场上进行交换。自由、平等无非是资本主义的商品交换的产物。鼓吹自由、平等也是为了反对专制主义的不自由、不平等。
    平等不是平均
    在前资本主义社会,被压迫人民为了改善自己的处境也提出了平等的要求,但并不是作为利权的平等,因而常常被误用为平均。中国的农民起义就有“均贫富,等贵贱”的口号。完全的平均主义事实上做不到,一旦开始实行平均主义必将破坏社会生产力。无产阶级开始提出革命要求时,也是平均主义。《共产党宣言》中说:“随著这些早期的无产阶级运动而出现的革命文献,就其内容来说必然是反动的。这种文献倡导普遍的禁欲主义和粗陋的平均主义。”⑸即使是无产阶级的革命文献,提倡平均主义也是反动的。在中国的“马克思主义者”看来,批评无产阶级的革命文献内容反动,岂不是没有站稳阶级立场吗?按照“具有中国特色”的标准,马克思、恩格斯恐怕都不是马克思主义者。毛泽东所赞扬的湖南农民运动,到地主老财家“杀猪出谷”,和古代农民的“均贫富,等贵贱”也差不多。一九五八年大跃进,“跑步进入共产主义”是以平均主义冒充共产主义。按照《共产党宣言》的标准,中共中央《关于在农村建立人民公社问题的决议》就是反动的“革命文献”。
    从法律上的平等到事实上的平等
    资本主义社会的平等,一方面克服了历史上的平均主义,具有进步意义;另一方面又以形式上的平等掩盖事实上的不平等。资本主义的财产关系导致贫穷和富裕的对立,同一标准应用到事实上不相同的人身上,结果还是不相同。俗话说,“财大气粗”。有钱人可以办报纸、电台、电视台,发出自己的声音。按照法律的规定,穷人也有同样的利权。富人可以嘲弄穷人:“你也可以办呀!”没有必要的物质手段,怎么办?穷人也就无从发出自己的声音。十九世纪法国的空想社会主义者傅立叶揭露:“许多写在纸上的利权,都是不现实的。把这些利权赋予那些毫无办法实现的人,那是对他们的一种污辱。”⑹资本主义社会的原则是“法律面前人人平等”,实际上就是在富人和穷人不平等的前提下的平等。穷人犯了罪,请不起律师,得不到有力的辩护。富人犯了罪,可以请律师或律师团,尽量钻法律的空子,导致重罪轻判甚至有罪难判(如O.J.辛普森案)。所以马克思说,在资本主义社会存在著原则和实践的矛盾;原则是平等,实践的结果却往往是不平等。矛盾的根源是决定资本主义财产制度的生产资料私有制。矛盾的解决,不是抛弃原则,而是修正实践的结果。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