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郭罗基作品选编
[主页]->[独立中文作家笔会]->[郭罗基作品选编]->[镇压反对党能求稳定吗 ?]
郭罗基作品选编
·行政权
·司法权
·取消一党专权
·法制和法治
·何谓“社会主义法治”?
·法治:宪法至上
·立宪和修宪
·以人民争取利权运动兑现宪法
·一党专权违宪论
·宪政是近代的新型民主
·民主的原则怎样遭到歪曲?
·民主集中制并非民主制
·法律制度和国家权力
·法律和所有权、所有制
·国家权力的集权和分权
·公正立法是法治的前提
·行政权必须受监督
·没有司法独立就没有法治
·无效的诉讼 有益的开拓
·多起诉,少起义──对郭罗基先生的专访
·以“非法组织”的罪名抓人才是非法的
·不是反对立法,而是反对立恶法
·追究江泽民的危害国家安全罪
·中国的现代化需要新启蒙——“五四”以来70年的启示
·邓小平和反右派——兼为章伯钧、罗隆基翻案
·北京大学的传统需要更新
2004
·突破僵化的斯大林哲学体系的艰难历程——纪念冯定逝世20周年*
·梦里依稀慈母泪
《论“依法治国”》
·《论“依法治国”》封面
·出版说明
·目录
第一章 “依法治国”与宪政
·01“依法治国”是什么样的法治?
·02实行法治必须树立宪法的权威
·03宪法是否有权威首先在于如何立宪
·04宪法是否有权威还在于如何修宪
·05宪法的内容
·06宪法的精神
·07宪法和宪政
第二章 “依法治国”与民主
·08宪政是近代的新型民主
·09中国人怎样理解民主?
·10民主不是多数压制少数
·11民主不是错误服从正确
·12民主不是为了集中
·13民主集中制不是民主制
·14民主必须和自由协调
第三章 “依法治国”与自由
·15行为规范和人的自由
·16在不自由中争自由
·17自由的冲突与和谐
·18普遍的自由就是平等
·19自由不能没有限制
·20自由的界限是法律
·21人身自由是最低限度的自由
·22居住自由是人身自由的延伸
·23思想自由是精神的天性
·24能否“统一思想”?
·25言论自由是利权不是义务
·26何谓“煽动颠覆国家政权”?
·27新闻出版自由是利权不是权力
·28“舆论一律”有什么好处?
·29结社自由是人身自由和表达自由的结合
·30组党自由是公民的参政利权
·31自由和民主的根源是人权
第四章 “依法治国”与人权
·32人权在中国
·33人权问题上的分歧是什么?
·34中国政府在人权问题上的迷思
·35人权的共同标准和不同标准
·36人权的结构
·37追求人权的历史过程
·38人权和国权、主权
·39人权和公民权
·40国际人权宪章和中国公民利权
·41公民的基本利权和义务
·42人权和法律
第五章 “依法治国”与法律
·43什么是法律?
·44人民为什么要守法?
·45政府为什么要守法?
·46政府的合法性何在?
·47法律和经济
·48市场经济是法治经济
·49法律和所有权、所有制
·50法律和道德
·51法律和正义
·52法律和宗教
·53行为规范和社会秩序
·54法律制度和法律文化
第六章 “依法治国”与政权
·55法律制度和国家权力
·56国家权力的集权和分权
·57立法权
·58行政权
·59司法权
·60取消一党专权
·作者自传
2005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镇压反对党能求稳定吗 ?

    结社自由包括组党自由。有的国家(例如德国)在结社法之外另有政党法,多数国家有关结社自由的法律规定都适用于组党自由。
    政党也是社团,但在社团中具有特殊性,特殊性就在于它是公民们有组织地行使问政、议政、参政的利权,提出自己的政治纲领,力求影响政府的政策,以至执掌政府的权力。政党最活跃的舞台是选举。在选举中,不同的政党为了接受人民的挑选而进行激烈的竞选。德国《政党法》规定,如果六年内不能提出竞选名单参加联邦议院或州议院的选举,一个政党就失去法律地位。
    政党政治代替王朝政治是世界近代史上从专制制度转变为民主制度的标志。
    王朝政治有三个特点:第一,权力是不可转移的。王朝的统治是家天下。对于一代人来说是终身制,对于几代人来说是继承制。第二,权力是不可分割的。所有的权力都集中到帝王一家、一人,君临一切,生杀予夺,立法、行政、司法合而为一。第三,权力是不可制约的。因为是终身制、继承制,人民无法制约;又因为权力不可分割,权力与权力之间也无法制约。所以,王朝政治必然是专制主义。
    政党政治的特点与王朝政治的特点正好相反:第一,从权力的来源来说,是人民授权制。人民通过定期选举授权予在竞争中优胜的政党进行执政,可以上台也可以下台,不是终身制,也不是继承制。因此,权力不是不可转移的。第二,从权力的性质来说,立法、行政、司法是分立的。因此权力不是不可分割的。第三,从权力的行使来说,受制于人民的授权和权力的分立。因此权力不是不可制约的。所以,政党政治必然是民主主义。

    政党政治的原则是多党竞争。政权归于在选举中的获胜者,多党轮替执政,或由几个政党联合执政。在多党竞争中,两党占有明显的优势,而且势均力敌,往往由两党轮替执政。多党竞争,一党独大,连续执政,如日本的自由民主党、瑞典的社会民主党,也是民主的。因为它是选举中稳定的获胜者。美国在1932-1952年由民主党长期执政,以後又进入两党轮替的时期。所以,一党独大不过是两党轮替或多党轮替的一种特殊情形。不论哪一种情形,都是多党平等竞争的结果。在多党竞争中上台的执政党制定政策、组织政府,其他的政党就成为反对党。民主政治的反对党不是造反党,反对党和执政党的关系是既合作又反对。反对党的责任在于挑剔政策、监督政府。没有反对党,执政党就会成为独裁党。同时,反对党在反对现状时提出不同政见,也是为政党轮替作好准备。由多党竞争引出轮替执政、公开反对,这种制度赋予社会活力。一旦执政党的政策出现失误或偏差,总会有人反对,而且定期轮替,不会一错就是几十年。
    在中国,政党和民主制度是脱节的。国民党执政时,实行一党专权。共产党起而反对,但它不是反对党,而是造反党。共产党是作为武装集团以暴力夺取政权的,不懂得政党政治的规则;执政以後,同样也实行一党专权,而且不允许国民党成为合法的反对党。除了共产党以外,还有八个“民主党派”,叫做“共产党领导下的多党合作制”。由于不实行多党竞争,所以形成一幅有政党而没有政党政治的漫画。
    在政党和政权的关系上,共产党是“执政党”,“民主党派”是“参政党”,不可轮替。共产党不但垄断了政权,而且,共产党本身也变成了权力机构,各级党组织都可以对政权机关、社会团体和人民群众发号施令。共产党的地方组织是地方的权力中心,共产党的中央机关是全国的权力中心。共产党对国家事务和社会生活进行全面控制,成了国中之国、权上之权。“民主党派”的成员参政,祗是出于共产党统战的需要。“民主党派”与政权的关系是点缀民主的花瓶党。
    在政党和政党的关系上,共产党和“民主党派”的地位是不平等的。名义上实行“长期共存,互相监督”的方针,而互相监督必须遵守毛泽东提出的“六条政治标准”。共产党可以按照自己的政治标准监督“民主党派”;“民主党派”却不能提出自己的政治标准监督共产党,而是必须按共产党的政治标准来监督共产党,等于没有监督。“民主党派”没有也不能提出自己的政治纲领,全部的活动只是“拥护共产党的领导”,没有独立自主可言。共产党不允许“民主党派”成为反对党。所谓“共产党和民主党派的政治协商制度”,不过是共产党对“民主党派”居高临下的垂询,实际是对少数上层人物的安抚。“民主党派”与共产党的关系是随声附和的尾巴党。
    在政党和人民的关系上,不同的政党不能代表人民中的不同利益集团,进行协调。共产党自以为天然就代表全中国人民的根本利益。这是一个虚伪的假定。最近江泽民的“三个代表”论又把这个虚伪的假定重新鼓吹一番。既然共产党已经代表了全体人民,“民主党派”还有什么可代表的?所以,“民主党派”与人民的关系就成了没有根基的浮萍党。政党政治的前提是:人民必须由不同的政党来代表。不同的政党各自代表不同的阶级、不同的阶层、不同的界别、不同的群体,或不同群体的某一共同方面(如绿党代表各界在环境保护方面的共同利益)。通过多党竞争,进行折衷调和,达到平衡,才能体现社会上多数人的利益。执政党的艺术就在于从自己代表的利益出发去协调全社会的利益。全世界没有一个政党是直接代表全体人民的。共产党的创始人是怎样认为的呢?《共产党宣言》中说,共产党只是代表无产阶级,并非代表包罗万象的全体人民。而且无产阶级也不是只能由共产党来代表,“共产党人不是同其他工人政党相对立的特殊政党。”(《马克思恩格斯选集》第1卷第264页)理论上,共产党应当代表无产阶级;实际上,中国共产党连无产阶级也不能代表,而是代表特权阶层。《共产党宣言》还反对高居于人民之上的“天然尊长”。中国共产党的“绝对领导”正是不经选举、毋需授权的“天然尊长”。所以,现今的中国共产党既不符合政党的一般规定,也不符合共产党的本来规定。
    辛亥革命早已推翻了王朝,但王朝政治的特点在中国的大地上依然如故。国民党和共产党先後以政党为名,继承了王朝政治的特点,党权也像王权一样:党权是不可转移的,党权是不可分割的,党权是不可制约的。稍有一点变化,不过是党天下代替了家天下。清朝末年洋务派提出的口号,“中学为体,西学为用”,历来是中国人对待外来事物的经典公式。政党在西方是民主的工具,到了中国却变成专制的工具。这就是王朝政治为体,政党政治为用。幸而国民党在台湾放弃了一党专权,转到多党竞争;在多党竞争中实现了政党轮替,民进党由反对党而成为执政党。中国人看到了政党政治和民主制度的必然联系。
    中国大陆目前的一党(共产党)和多党(“民主党派”),都不符合现代政党的定义。人民中有人组织现代的反对党——中国民主党,却遭到镇压。中国政府和共产党认为,镇压的必要性在于维护稳定。为什么反对党的出现会影响稳定?在民主国家,执政党和反对党每天都在争吵,社会并没有不稳定。相反,政党政治正是维护社会稳定的杠杆。社会上不同利益集团的摩擦和争斗,通过作为代表的不同政党进行调整和妥协,矛盾就得以化解。反对党的出现之所以被认为影响稳定,是因为共产党的一党专权不允许存在反对党。法院给民主党人士编派的罪名是“颠覆国家政权”,实际上共产党担心的是颠覆一党专权。所谓维护稳定不过是维护一党专权的固有秩序。而一党专权才是社会不稳定的真正原因。由于一党专权的权力缺乏制约,发生了腐败;腐败导致社会不公,人民产生了怨愤;共产党回应人民的呼声是镇压;镇压人民的权力更无法制约;更无法制约的权力就更腐败;……这就是制造不稳定的恶性循环。在哪一环上可以突破这个恶性循环?只有使权力受到制约。开放党禁,实行多党竞争,执政党和反对党良性互动,这是民主制度制约权力的常规。按照中国的实情,在多党竞争中,共产党一党独大,还是可以继续执政,但不用担心不稳定了。如果共产党不允许出现理性的反对党,逼得人民进行非理性的反抗,那末非但没有稳定可言,只好等着被人民推翻拉倒。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