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郭罗基作品选编
[主页]->[独立中文作家笔会]->[郭罗基作品选编]->[“舆论一律”有什么好处 ?]
郭罗基作品选编
·哲人已逝留遗恨——悼若水
·瞎子阿炳长街行 《二泉映月》是叹息
·我申请回国探亲的经过
·周扬是按名单抓右派
·久违了,朋友们!
·看不见的鸿沟
· 以马克思主义哲学为指导,加速发展我国的科学技术*
·走出马克思主义的“牛 顿 时 代”——纪念王若水
·我怎样起诉中国共产党?
·宪法权威的源泉(一):政治民主化是宪法的前提
·宪法权威的源泉(二):宪法是否有权威取决于权利和权力的关系
·宪法权威的源泉(三):中国如何树立宪法的权威?
·中国的人权和法制
·论“收容审查”的违宪性
·实行无罪推定原则
·“严 打”是破坏法制的
·《共产党违法案纪实》封面
·《共产党违法案纪实》序言
·《共产党违法案纪实》目录
·《共产党违法案纪实》诉讼纪实(一)
·《共产党违法案纪实》诉讼纪实(二)
·《共产党违法案纪实》诉讼纪实(三)
·《共产党违法案纪实》我对“六 四”事件的保留意见
·《共产党违法案纪实》我对核心人物邓小平的批评
·《共产党违法案纪实》我对重大政治问题的三点看法
·《共产党违法案纪实》抗议书
·《共产党违法案纪实》控告书
·《共产党违法案纪实》告别书
·《共产党违法案纪实》对国家教委主任李铁映、南京大学校长曲钦岳、哲学系主任林德宏的起诉书
·《共产党违法案纪实》对中国共产党南京大学委员会的起诉书
·《共产党违法案纪实》上诉书
·《共产党违法案纪实》申诉书
·《共产党违法案纪实》公民上书(一)
·《共产党违法案纪实》公民上书(二)
·《共产党违法案纪实》公民上书(三)
·《共产党违法案纪实》公民上书(四)
·《共产党违法案纪实》公民上书(五)
·《共产党违法案纪实》结语:废弃“以暴易暴”,开创“以法易法”
·把共产党放到被告席上----亚 衣:访哈佛大学法学院高级研究员郭罗基
·“权利”应是“利权”
·究竟是什么样的法治?
·法治和宪法
·立宪、修宪和护宪
·宪法和宪政
·什么是宪法精神 ?
·利权和权力
·宪政和民主
·中国人怎样理解民主 ?
·少数服从多数不是多数压迫少数
·少数服从多数不是错误服从正确
·少数服从多数不是民主服从集中
·民主集中制不是民主制
·民主和人权
·公民的利权和义务
·国际人权公约和中国公民利权
·人权和法律
·什么是法律 ?
·人民为什么要守法 ?
·政府为什么要守法 ?
·政府的合法性何在 ?
·法律和经济
·市场经济是法治经济
·法律和所有权
·法律和道德
·法律和正义
·法律和宗教
·行为规范和社会秩序
·改造、培育法律文化
·国家权力和法律制度
·集权和分权
·立法权
·行政权
·司法权
·取消一党专权
·法制和法治
·何谓“社会主义法治”?
·法治:宪法至上
·立宪和修宪
·以人民争取利权运动兑现宪法
·一党专权违宪论
·宪政是近代的新型民主
·民主的原则怎样遭到歪曲?
·民主集中制并非民主制
·法律制度和国家权力
·法律和所有权、所有制
·国家权力的集权和分权
·公正立法是法治的前提
·行政权必须受监督
·没有司法独立就没有法治
·无效的诉讼 有益的开拓
·多起诉,少起义──对郭罗基先生的专访
·以“非法组织”的罪名抓人才是非法的
·不是反对立法,而是反对立恶法
·追究江泽民的危害国家安全罪
·中国的现代化需要新启蒙——“五四”以来70年的启示
·邓小平和反右派——兼为章伯钧、罗隆基翻案
·北京大学的传统需要更新
2004
·突破僵化的斯大林哲学体系的艰难历程——纪念冯定逝世20周年*
·梦里依稀慈母泪
《论“依法治国”》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舆论一律”有什么好处 ?

    中国的新闻出版作为“党的喉舌”,不仅发出党的声音,还要控制别人的声音。不是党的声音也是党愿意听的声音,于是就“舆论一律”了。
    控制舆论的方针叫做“把握舆论导向”,“把握舆论导向”的执行机关是中共中央宣传部。所谓“把握舆论导向”就是鼓励和放纵某些舆论,反对和压制某些舆论。根据毛泽东留传下来的植物分类学,将所有的舆论分为两类,不是香花就是毒草。是毒草,必须锄掉;社会主义舆论阵地就成了香花满园。其实,在花草之间至少可以分四类,而不是两类,除了香花和毒草,还有不香的花和无毒的草,更何况还有不开花、不是草和既开花、又是草的植物。带上这种简单僵化的二分法的有色眼镜,自然界的多种多样多姿多彩,一概不见了。社会舆论的自然状态也是多种多样多姿多彩的,正像自然界不可能只有一种颜色,社会舆论也不可能只有一种声音。
    社会舆论是怎样形成的?社会舆论形成于“思想言论的自由市场”。“思想言论自由市场”的理论是著名的美国联邦最高法院大法官霍姆斯(Oliver Wendell Holms)提出的。自由经济是商品、资本、劳动力的自由市场,民主政治是思想、言论、信息的自由市场。思想、言论、信息的真假、对错、美丑、善恶、优劣必须到自由市场上去见高低,按照竞争的原则,优胜劣败。个别人的思想言论进入自由市场,被人接受,物以类聚,形成不同的舆论。不同舆论的较量,逐渐形成主导的舆论。主导舆论的出现是以不同舆论的存在为条件,而不是压制、消灭不同舆论。不同舆论和主导舆论的形成都是在自由市场竞争中的自然过程。按照“把握舆论导向”形成的舆论,前提是假定一部分人的思想言论高于全社会的思想言论,而且不允许挑战,于是垄断原则代替了竞争原则。事实证明,“把握舆论导向”的人,因为出于垄断的姿态,他们的思想言论水平往往比常人还要低。50年代的“大跃进”,60年代的“文化大革命”,如果允许不同舆论竞争的话,何至于产生如此严重的灾难?
    “把握舆论导向”的根据不是思想言论本身的正确性,而是凭借政治权力。那么,政府是否有权控制舆论?政府是人民授权的,它的产生和存在取决于人民的同意,也可以说取决于公众舆论,选举则是公众舆论的数量化。人民授权就是舆论决定政府;政府决定舆论就不是人民授权。在中国,要人民“听党的话”;“听党的话”无非是听党的各级干部的话。党不仅管政治统治,还要管思想统治。这种制度把社会上的人分成两部分:一部分是天生的教育者,一部分是命该的受教育者。所以,教育者必须为受教育者“把握舆论导向”。舆论决定政府或政府决定舆论,这是两种制度的对立。
    舆论不一律,是社会的常态;“舆论一律”却是社会的变态。民主制度的存在正是以舆论多样化为条件。“舆论一律”是专制制度对人民精神上的强暴。上面是“一言堂”,政策是“一刀切”,下面是“一窝风”,全国上下总是“一边倒”;没有制约,没有灵活,没有交流,没有平衡。“舆论一律”从社会的变态渐成病态。

    舆论本来是不一律的,非要搞成一律,只有两种可能,不是盲从就是作假。
    盲从和作假首先严重腐蚀了人民。对政府是否有好处?
    统治者是喜欢别人盲从的,提倡盲从的人就会得到奖赏。50年代上海市市长柯庆施鼓吹“相信毛主席要相信到迷信的程度,服从毛主席要服从到盲从的程度”。结果,柯庆施得以提拔为政治局委员。60年代林彪鼓吹“紧跟毛主席”,“理解的要执行,不理解的也要执行”。结果,林彪成了“毛主席的亲密战友”。林彪垮台以後,出现信任危机、信仰危机、信心危机,盲从者从一切都相信变成一切都不相信。原先的一切都相信并非建立在理性的基础上,所以随风跟进,也很容易随风飘去。盲从的前提是追随的对象绝对正确,事实上不可能有绝对正确,只要一旦被人发现不是绝对正确,盲从者就会走向反面。所以,任何人物、政党、政府被人盲从不是好事,同时也潜伏着被人抛弃的危险。
    作假更不是好事。要求人们不发自己的声音而发党愿意听的声音,这就是演戏,根据剧情勾画脸谱、扮演角色,不作真人、不说真话。英国哲学家弗兰西斯·培根说,人们犯错误的原因之一是受了“剧场假相”的蒙蔽。所谓“舆论一律”就是由人们演戏产生的“剧场假相”。演戏的人是不会受蒙蔽的,受蒙蔽的是看戏的人,是对“剧场假相”表示欣赏、从中得到安慰的人。林彪上演“四个伟大”,毛泽东受骗最深。所以他後来恨恨地把“亲密战友”称作“政治骗子”。
    既然政府还要由人民来决定,人民发出什么舆论怎么能由政府来决定?政府决定舆论,舆论支持政府,不用选举,不会下台,有人认为这种巧妙的设计便能长治久安。实际上,“舆论一律”的制造者总是事与愿违,其後果不是长治久安,而是危机四伏。舆论不一律,社会矛盾得以及时揭露,导致政策改变以至政府更迭,都可以在和平的程序中进行。这是民主制度的好处。“舆论一律”,掩盖矛盾,社会危机往往在不可预期的时间、意想不到的问题上突然爆发。齐奥塞斯库的一朝覆亡,苏联的顷刻瓦解,其实危机早已潜藏在“舆论一律”的迷雾之中。中国也经历过很多了。1976年的天安门事件,1989年的天安门事件,1999年的法轮功信徒包围中南海事件,有谁料到?不是连“党和国家领导人”也惊惶失措吗?“舆论一律”破坏了预警机制,政府也就失去了安全行事的保证。
    “舆论一律”究竟有什么好处?对人民没有好处,对政府也没有好处。那么,为什么还要迷恋?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