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郭罗基作品选编
[主页]->[独立中文作家笔会]->[郭罗基作品选编]->[表达自由是精神的基本利权]
郭罗基作品选编
·改造、培育法律文化
·国家权力和法律制度
·集权和分权
·立法权
·行政权
·司法权
·取消一党专权
·法制和法治
·何谓“社会主义法治”?
·法治:宪法至上
·立宪和修宪
·以人民争取利权运动兑现宪法
·一党专权违宪论
·宪政是近代的新型民主
·民主的原则怎样遭到歪曲?
·民主集中制并非民主制
·法律制度和国家权力
·法律和所有权、所有制
·国家权力的集权和分权
·公正立法是法治的前提
·行政权必须受监督
·没有司法独立就没有法治
·无效的诉讼 有益的开拓
·多起诉,少起义──对郭罗基先生的专访
·以“非法组织”的罪名抓人才是非法的
·不是反对立法,而是反对立恶法
·追究江泽民的危害国家安全罪
·中国的现代化需要新启蒙——“五四”以来70年的启示
·邓小平和反右派——兼为章伯钧、罗隆基翻案
·北京大学的传统需要更新
2004
·突破僵化的斯大林哲学体系的艰难历程——纪念冯定逝世20周年*
·梦里依稀慈母泪
《论“依法治国”》
·《论“依法治国”》封面
·出版说明
·目录
第一章 “依法治国”与宪政
·01“依法治国”是什么样的法治?
·02实行法治必须树立宪法的权威
·03宪法是否有权威首先在于如何立宪
·04宪法是否有权威还在于如何修宪
·05宪法的内容
·06宪法的精神
·07宪法和宪政
第二章 “依法治国”与民主
·08宪政是近代的新型民主
·09中国人怎样理解民主?
·10民主不是多数压制少数
·11民主不是错误服从正确
·12民主不是为了集中
·13民主集中制不是民主制
·14民主必须和自由协调
第三章 “依法治国”与自由
·15行为规范和人的自由
·16在不自由中争自由
·17自由的冲突与和谐
·18普遍的自由就是平等
·19自由不能没有限制
·20自由的界限是法律
·21人身自由是最低限度的自由
·22居住自由是人身自由的延伸
·23思想自由是精神的天性
·24能否“统一思想”?
·25言论自由是利权不是义务
·26何谓“煽动颠覆国家政权”?
·27新闻出版自由是利权不是权力
·28“舆论一律”有什么好处?
·29结社自由是人身自由和表达自由的结合
·30组党自由是公民的参政利权
·31自由和民主的根源是人权
第四章 “依法治国”与人权
·32人权在中国
·33人权问题上的分歧是什么?
·34中国政府在人权问题上的迷思
·35人权的共同标准和不同标准
·36人权的结构
·37追求人权的历史过程
·38人权和国权、主权
·39人权和公民权
·40国际人权宪章和中国公民利权
·41公民的基本利权和义务
·42人权和法律
第五章 “依法治国”与法律
·43什么是法律?
·44人民为什么要守法?
·45政府为什么要守法?
·46政府的合法性何在?
·47法律和经济
·48市场经济是法治经济
·49法律和所有权、所有制
·50法律和道德
·51法律和正义
·52法律和宗教
·53行为规范和社会秩序
·54法律制度和法律文化
第六章 “依法治国”与政权
·55法律制度和国家权力
·56国家权力的集权和分权
·57立法权
·58行政权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表达自由是精神的基本利权

    人在精神世界的基本需求是运用自己的头脑输入信息和输出信息,输入信息就是进行认识,输出信息就是进行表达。首先必须认识,才能有所表达;表达的内容是认识的结果。人人都有认识和表达的利权。但认识的利权是实现于表达的利权之中,一个人只有在表达的时候才能确证他如何认识。表达自由就是人作为精神存在所应有的基本利权。根据《世界人权宣言》第19条和《公民利权和政治利权国际公约》第19条,表达自由包括三方面:
    一,人人有权持有主张、坚持观点。人们怀有何种理念、情感、意志,不受干涉。在这方面,具体表现为思想自由、信仰自由等等。
    二,人人有权发表意见、进行辩论。人们怀有的理念、情感、意志,外露不受干涉。在这方面,具体表现为言论自由、创作自由等等。
    三,人人有权寻求信息、传递思想。人们外露的理念、情感、意志,交流不受干涉。在这方面,具体表现为通讯自由、新闻自由、出版自由以及现代的电子信息自由等等。
    《公约》特别规定,在行使这些自由时,“不论国界,也不论口头的、书写的、印刷的、采取艺术形式的、或通过他所选择的任何其他媒介。”“其他媒介”应包括电脑网络,这是当代最迅速、最有效的传播媒介。

    行使表达自由,人们必须互相承认在思想中自己拥有而别人不知道的东西需要表达。思想只能存在于人的头脑中,自己不表达,无人能知道。思想是人脑的内部活动,既不会妨碍别人,别人也无法阻止,因此思想的天性就是自由的。思想如果只是封闭在头脑中,任凭深思遐想或胡思乱想,别人都管不着,那就没有思想不自由的问题了。一旦讲出某种思想受到惩罚,于是痛感思想不自由了。所以,思想自由作为表达自由的一部分才是有意义的。
    思想在头脑中纵横驰骋好像是自由自在的,其实也不然。每个人、每个时代的人形成什么样的思想,是有限制的。每个人的思想受到社会环境、本人经历、文化水平、认知能力等等的限制。这是客观条件的局限性。每个时代的人思想受到物质生活方式、社会发展程度、科学技术水平、地区交往条件等等的限制。这是历史赋予人的局限性。客观条件的局限性和历史的局限性是内在于思维过程的限制,无法摆脱,也不是过错或缺陷。思想不自由,不是指这种内在于思维过程的限制,而是外在于思维过程的限制,即在表达中设置的限制。在表达中禁止某种思想,或宣布某种思想为有罪,或因发表某种思想而失去利益,或强迫不同的思想统一于某种思想,等等,这就剥夺了思想自由。剥夺思想自由是通过限制思维的结果来改变思维的过程,使人不敢那样想,不得不这样想。如果以思想来影响思想,人们自愿放弃自己的思想而接受别人的思想,这不是思想不自由,正是进行选择的思想自由。以一种思想来改变另一种思想,背後有权力的强制,才是思想不自由。对思想进行权力的强制,因为它是当权者不同意、不赞成、不接受的思想;当权者同意、赞成、接受的思想肯定能畅行无阻,所以思想自由的实质就在于当权者不同意、不赞成、不接受的思想能否得到表达。思想自由是一种消极自由,只要取消权力的强制,什么都不做,便能立即实现。
    剥夺思想自由,总能说出某些理由。毛泽东说:“凡是错误的思想,凡是毒草,必须批判,决不能让它们自由泛滥。”因为是“错误的思想”和“毒草”,所以必须剥夺思想自由。这种理由能否成立?第一,判断“错误的思想”和“毒草”的标准是什么?那是当权者的思想。以当权者的思想取舍一切正是思想不自由的原因;某些思想被宣布为“错误的思想”和“毒草”,已经是思想不自由的结果。第二,谁赋予“批判”的权力?“批判”盛行也是思想不自由的原因。批判者和被批判者是不平等的,不是因为有了“错误的思想”和“毒草”才引出“批判”,而是有了批判者才产生被批判者。第三,压制思想是否有必要?任何思想都不可能构成对他人的损害。反动思想也仅仅是思想不是行为;反动思想不过是主观精神状态的表达,反动行为才能造成客观的危害他人的结果。纪律和法律惩罚的对象都是行为,不是思想;惩罚思想倒真是反动的。即使思想需要惩罚,也只能限于思想,不能及于人身。为了惩罚思想而侵害人身,不是搞错对象了吗?之所以将对思想的惩罚转移到人身,因为对思想无法惩罚;针对无法惩罚的对象施加惩罚,那就是完全没有必要的。
    为了惩罚思想而侵害人身,是荒唐的,人类因这种荒唐而付出了极大的代价。一个时代的独立见解,往往被视为异端,思想者因而受到迫害。16世纪的布鲁诺因坚持地球围绕太阳旋转的认识而被教会烧死在罗马的鲜花广场。20世纪的张志新因坚持对“文化大革命”的批判性见解而被割断了喉管再加以杀害。强权可以毁灭布鲁诺、张志新的人身,但丝毫没有改变他们表达的思想。布鲁诺的身後,地球围绕太阳旋转成了无可置疑的真理。张志新的身後,否定“文化大革命”成了人所共知的结论。先进的思想是不可阻挡的,打击、排斥、迫害先进的思想者是徒劳的。发生这种可悲的现象是不合理的社会、不文明的历史;人类应当改造这种不合理的社会、告别这种不文明的历史。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