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郭罗基作品选编
[主页]->[独立中文作家笔会]->[郭罗基作品选编]->[人身自由是最低限度的自由]
郭罗基作品选编
·01“依法治国”是什么样的法治?
·02实行法治必须树立宪法的权威
·03宪法是否有权威首先在于如何立宪
·04宪法是否有权威还在于如何修宪
·05宪法的内容
·06宪法的精神
·07宪法和宪政
第二章 “依法治国”与民主
·08宪政是近代的新型民主
·09中国人怎样理解民主?
·10民主不是多数压制少数
·11民主不是错误服从正确
·12民主不是为了集中
·13民主集中制不是民主制
·14民主必须和自由协调
第三章 “依法治国”与自由
·15行为规范和人的自由
·16在不自由中争自由
·17自由的冲突与和谐
·18普遍的自由就是平等
·19自由不能没有限制
·20自由的界限是法律
·21人身自由是最低限度的自由
·22居住自由是人身自由的延伸
·23思想自由是精神的天性
·24能否“统一思想”?
·25言论自由是利权不是义务
·26何谓“煽动颠覆国家政权”?
·27新闻出版自由是利权不是权力
·28“舆论一律”有什么好处?
·29结社自由是人身自由和表达自由的结合
·30组党自由是公民的参政利权
·31自由和民主的根源是人权
第四章 “依法治国”与人权
·32人权在中国
·33人权问题上的分歧是什么?
·34中国政府在人权问题上的迷思
·35人权的共同标准和不同标准
·36人权的结构
·37追求人权的历史过程
·38人权和国权、主权
·39人权和公民权
·40国际人权宪章和中国公民利权
·41公民的基本利权和义务
·42人权和法律
第五章 “依法治国”与法律
·43什么是法律?
·44人民为什么要守法?
·45政府为什么要守法?
·46政府的合法性何在?
·47法律和经济
·48市场经济是法治经济
·49法律和所有权、所有制
·50法律和道德
·51法律和正义
·52法律和宗教
·53行为规范和社会秩序
·54法律制度和法律文化
第六章 “依法治国”与政权
·55法律制度和国家权力
·56国家权力的集权和分权
·57立法权
·58行政权
·59司法权
·60取消一党专权
·作者自传
2005
·论赵紫阳的意义——为“赵紫阳与中国改革”研讨会所作的书面发言
·论赵紫阳之为人
·政党窃国 公器私用
·不懂马克思主义的人在“坚持马克思主义”
·构建和谐社会从公正处理六四开始
《关于“中国人权”事件的郭罗基访谈录》
·“中国人权”创业史上的可敬人物 ——郭罗基访谈录之一
·《我和刘青:从民主墙到“中国人权”》——郭罗基访谈录之二
·2004年理事年会是一个转折点——郭罗基访谈录之三
·刘青把人权事业当作私人领地——郭罗基访谈录之四
·赌徒管钱财如同老鼠守油瓶——郭罗基访谈录之五
·“中国人权” 的黑箱是如何揭开的?—郭罗基访谈录之六
·“中国人权”组织的制度缺陷———郭罗基访谈录之七
·查账和调查——郭罗基访谈录之八
·执委会六月会议爆发危机——郭罗基访谈录之九
·“中国人权” 的 “死结”何在? ——郭罗基访谈录之十
·理事提案被泼一瓢冷水—郭罗基访谈录之十一
·黎安友教授“有损学者身份”—郭罗基访谈录之十二
·权力保卫战拉开帷幕——郭罗基访谈录之十三
·信心十足去“度假” ——郭罗基访谈录之十四
·理事会第一天四个提案——郭罗基访谈录之十五
·谭竞嫦和刘青的工资之谜——郭罗基访谈录之十六
·“十几万美元是小钱” ——郭罗基访谈录之十七
·谁查账谁就是“麦卡锡主义”——郭罗基访谈录之十八
·程序游戏——郭罗基访谈录之十九
·怀着痛苦走出“中国人权”——郭罗基访谈录之二十
·一个离奇的 "利益冲突" 案——郭罗基访谈录之二十一
·辞职前后——郭罗基访谈录之二十二
2006
·宾雁,宾雁,魂归何处
·民主运动和维权运动
·为什么"中国出了个毛泽东"?
·解读刘宾雁──《刘宾雁纪念文集》序
2007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人身自由是最低限度的自由

    自由有多少种?凡是无害于他人的行为就是自由,因此自由的种类不可能完全列举。而且,随着社会的进步,自由的种类是不断增加的,也不可能一时穷尽。例如,有了印刷术,就有出版自由;有了报纸,又有新闻自由。有了邮政,就有通讯自由;有了电脑网络,又有电子信息自由。人类历史的发展,就是自由向着广度开拓和深度掘进。假如进行反推,以上这些自由都还没有产生,人作为存在,必须有存在的自由。人是物质存在,也是精神存在。自由虽然不可能完全列举、一时穷尽,但不外乎两大类:人作为物质存在的自由和作为精神存在的自由。这两大类自由都是不断丰富、不断延伸的。
    人作为物质存在的自由首先是人身自由。人身自由是指无害于他人的一切人身活动都是自由的;它的反面是人身奴役、人身侵害。人身自由得到保障,才能谈得上其他的自由。因此人身自由是一种最低限度的自由;也可以说是一种基础性的自由,是衍生其他自由的自由。
    对人身自由的侵犯来自两方面:私人的侵犯和公共权力的侵犯。古代的法律只是禁止私人对人身的侵害。刘邦进入咸阳,发布“约法三章”:“杀人者死,伤人及盗抵罪。”老百姓杀人、伤人侵害人身者,都要治罪,官府杀人、伤人却不在此列。法律虽禁止私人之间的人身侵害,但又不禁止人身奴役,卖身契是合法的。古代社会的人身自由是没有保障的。近代社会反对专制制度建立民主制度是从争取人身自由开始的。民主社会的法律,不仅禁止私人对人身自由的侵犯,更重要的是禁止公共权力对人身自由的侵犯。反之,一个国家的公民,如果人身自由得不到保障,那里决不是民主社会。
    保障人身自由,首先必须承认公共权力侵犯公民人身自由的可能性,然後才能制定严格的法律来预防侵犯的发生,以及已经发生之後的救济,制定了法律还必须切实执行。
    中国政府自称是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的,政府权力假定自己是不会侵犯公民人身自由的,因而也就不需要监督、制约。宪法上虽然提到公民的人身自由不受侵犯,并没有相应的制约政府权力的规定。因为宪法的规定不充分,根据宪法制定的部门法刑法、刑事诉讼法等不得不补充一些原则性的规定,又缺乏落实的程序和措施。法律本身不完善,而不完善的法律也没有得到应有的尊重;法律的执行比法律本身更加缺乏人权精神。

    中国公民的人身自由遭受严重的侵犯,情景是很悲惨的。
    过去的历次政治运动,没有一次不是大规模地侵犯公民的人身自由,导致肉体上、精神上的伤害,以至非正常死亡。一部分人有幸得到“平反”,但没有得到赔偿。特别是1989年的天安门事件,中国政府运用军事暴力对公民侵害人身,造成大量伤亡,至今没有按照法律作出适当处理,而受害者还蒙受“反革命暴徒”的不白之冤。
    中国政府除了日常性的行政行为侵犯公民人身自由外,更严重的是制度性的侵犯,最突出的表现是“收容审查”和“劳动教养”。“收容审查”和“劳动教养”都出自国务院的行政法规。这些法规是违反人权的,也是违反中国现行宪法的。“收容审查”就是“非经人民检察院批准或者决定或者人民法院决定”的逮捕,非法剥夺公民的人身自由,违反了宪法和刑事诉讼法。“劳动教养”是未经法院判决的强迫劳动,构成对公民的人身奴役。由于多年来自由化知识分子的反对和被“收容审查”者的抵制,修订的《刑事诉讼法》否定了“收容审查”。但公安部门积习难改,事实上类似“收容审查”的做法依然存在。而非法的“劳动教养”还在公然推行,继续侵犯公民的人身自由。仅仅到1994年为止的统计,中国有劳教场所235处,被劳教的人员每年达15万人左右。(《中国法律年鉴》1989年--1994年,中国法律年鉴出版社出版)劳教的对象还在不断扩大。近年来,又成了政治打击的方便手段,不经审判、不需证据、不许辩护,公安部门就可以轻易地决定异议人士劳教三年。
    人身自由是最低限度的自由。剥夺了人身自由,连最低限度的自由都没有了,那就是最高限度的惩罚。按规定,劳教的对象是不够刑事处分的违法犯罪分子,事实上,劳教剥夺人身自由、进行强迫劳动的严重程度与刑事罪犯的劳改没有区别。而劳教的期限竟长于部分刑事罪犯。中国刑罚的主刑,最低层次为拘役,拘役的期限为15日以上6个月以下。依次为管制,管制的期限为三个月以上两年以下。然後是有期徒刑,徒刑的期限为6个月以上15年以下。最後是无期徒刑。按行为性质,不追究劳教对象的刑事责任,受罚的程度应在15日拘役以下;按行政法规,劳教对象却必须受一至三年的剥夺人身自由的惩罚。因此,国务院、公安部关于劳教的规定是荒唐的法规。法规的执行是行政机关侵犯公民人身自由的严重违宪行为。严重违宪而长期得不到纠正,又是中国宪法的危机。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