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郭罗基作品选编
[主页]->[独立中文作家笔会]->[郭罗基作品选编]->[辞职前后——郭罗基访谈录之二十二]
郭罗基作品选编
·反对政府血腥镇压 消化民运失败教训
·中国民主化的起点——在哈佛大学“剑桥新语”讲座的演讲
·搬起邓小平的石头砸江泽民的脚——评中共“左”派第三份万言书
·就中国政府的黑名单向江泽民抗议的严正声明
·中国海外民主运动的分野——评由王炳章“闯关”引起的争论
·谁相信“革命派”会给中国带来民主*
·请克林顿总统带两份名单到北京
·海外民运要联合、配合,不要混合、凑合
·是给人看,还是照着干?
·安琪:从亚洲金融危机看民族主义——专访美国哈佛大学法学院资深研究员郭罗基
·没有政党政治就没有民主制度——评李鹏对德国《商报》记者思立志的谈话
·评中国政府的人权策略——在中国人权理事会一九九九年年会上的发言
·全世界的人们联合起来,保护地球,探索宇宙!
·论人权和主权
·行为规范中有自由
·在不自由中争自由
·每个人的自由发展和一切人的自由发展
·自由和民主必须协调
·普遍的自由就是平等
·自由不能没有限制
·法律是自由的界限
·人身自由是最低限度的自由
·居住自由是人身自由的延伸
·表达自由是精神的基本利权
·思想能否统一 ?
·言论自由
·何谓“煽动颠覆国家政权” ?
·新闻出版自由
·“舆论一律”有什么好处 ?
·结社自由
·镇压反对党能求稳定吗 ?
·“争自由”是人类永恒的主题
·个人自由和社会自由
·自由的界限是法律
·人身自由和居住自由
·思想自由与“统一思想”
·言论自由与“煽动颠覆国家政权”
·新闻出版自由与“把握舆论导向”
·结社自由和组党自由
·自由和民主的根源是人权
·人权在中国
·人权问题上的分歧是什么?
·人权的结构
·自由的冲突与和谐
·人权的共同标准和不同标准
·追求人权的历史过程
·人权和国权、主权
·根本问题不是换人,而是换制度
·抗萨斯,弘扬什么精神?
·评李长春的“三 贴 近”
·治国不能没有政治教练员
·退行曲何时变成进行曲 ?
·冲突与融合
·念耀邦
·我为什么会被列入“黑名单”?
·弔小平
·哲人已逝留遗恨——悼若水
·瞎子阿炳长街行 《二泉映月》是叹息
·我申请回国探亲的经过
·周扬是按名单抓右派
·久违了,朋友们!
·看不见的鸿沟
· 以马克思主义哲学为指导,加速发展我国的科学技术*
·走出马克思主义的“牛 顿 时 代”——纪念王若水
·我怎样起诉中国共产党?
·宪法权威的源泉(一):政治民主化是宪法的前提
·宪法权威的源泉(二):宪法是否有权威取决于权利和权力的关系
·宪法权威的源泉(三):中国如何树立宪法的权威?
·中国的人权和法制
·论“收容审查”的违宪性
·实行无罪推定原则
·“严 打”是破坏法制的
·《共产党违法案纪实》封面
·《共产党违法案纪实》序言
·《共产党违法案纪实》目录
·《共产党违法案纪实》诉讼纪实(一)
·《共产党违法案纪实》诉讼纪实(二)
·《共产党违法案纪实》诉讼纪实(三)
·《共产党违法案纪实》我对“六 四”事件的保留意见
·《共产党违法案纪实》我对核心人物邓小平的批评
·《共产党违法案纪实》我对重大政治问题的三点看法
·《共产党违法案纪实》抗议书
·《共产党违法案纪实》控告书
·《共产党违法案纪实》告别书
·《共产党违法案纪实》对国家教委主任李铁映、南京大学校长曲钦岳、哲学系主任林德宏的起诉书
·《共产党违法案纪实》对中国共产党南京大学委员会的起诉书
·《共产党违法案纪实》上诉书
·《共产党违法案纪实》申诉书
·《共产党违法案纪实》公民上书(一)
·《共产党违法案纪实》公民上书(二)
·《共产党违法案纪实》公民上书(三)
·《共产党违法案纪实》公民上书(四)
·《共产党违法案纪实》公民上书(五)
·《共产党违法案纪实》结语:废弃“以暴易暴”,开创“以法易法”
·把共产党放到被告席上----亚 衣:访哈佛大学法学院高级研究员郭罗基
·“权利”应是“利权”
·究竟是什么样的法治?
·法治和宪法
·立宪、修宪和护宪
·宪法和宪政
·什么是宪法精神 ?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辞职前后——郭罗基访谈录之二十二

本次访谈介绍郭罗基等一批改革派理事辞职前后的情况。在和金钱操控的利益集团进行了长达一年的抗争之后,他们终於到了忍无可忍的地步。
   
   十几年来,“中国人权”组织里进行的几乎是一种逆向选择:那些诚实的、奉献的和负责任的人们,一个个被排挤出局;而那些玩弄权术者、利己主义者和丧失道德顾忌的人,却逐渐起支配性的作用。这一切都证明理性的脆弱,以及追求民主法治秩序的艰难。
   
   《郭罗基访谈录》在此告一段落。作为采访者,我认为萨特对加缪的一段评价也同样适合郭罗基先生:“他逆历史而动,是这种悠久的道德主义传统在本世纪的现时继承人,……,在反对不择手段的权变家以及实用主义对金钱的崇拜上,他那顽强的拒绝态度,反而对我们时代的道德行为的存在重新做出了肯定。”

    ……………………………………………………………………
    茉莉:
   郭先生,上次我们谈到2005年理事会第二天的情况,你怀着痛苦走出了“中国人权”的大门。这之后发生了什么?你们后来是怎样酝酿辞职的?你对这整个事件有何感想?这些大家都想知道,请你介绍一下。
    郭罗基:
   1月8日中午,2005年年度理事会结束。下午,没有出席会议的朋友都来向方励之和我了解讨论情况。我们为之寄托希望、付出热情的“中国人权”,已经沦为丧失正义的利益集团,大家非常痛心,极度沮丧。尤其是作为创始人之一的李晓蓉,正如林培瑞教授所形容的,她的确是“肝肠寸断”。几位女士过于动情,连日来吃不下饭、睡不好觉。
   茉莉:
   我可以想象她们的眼泪和辛酸。你当时也是疲累不堪,心情沮丧的吧?
    郭罗基:
   是有一点疲惫。会后,林培瑞和童屹夫妇邀请我们到他们家休息休息。其他人有事,方励之、王渝和我坐火车到了新泽西。在林家也休息不了,电话不断,谈的都是“中国人权”的事情。特别是我的朋友,居然电话一个一个接力,追至林家找到了我,也是迫不及待地要知道“中国人权”
   讨论的结果。听罢,不禁叹息:“完了,完了!”
   茉莉:
   很多人都为此感到绝望。
   郭罗基:
   方励之和王渝当晚回纽约,我在那里住了一夜,次日上午去看望刘宾雁。
   
   宾雁早就发觉“中国人权”的问题,但他有点情绪化,谈不拢就不去开会,已有多年不参加理事会。2004年理事会后,我去看他。这时“中国人权”的问题已经暴露得很明显,我们准备采取行动,改变现状。他兴奋地说:“好极了,无论什么行动都算上我一个。”所以,后来我们的历次提案,他都是提案人之一。
   
   05年理事会之前,宾雁给了我一份《委托授权书》。我在理事会上散发了《委托授权书》的复印件,表明我的发言是代表刘宾雁和我两个人的意见。但是,多一重身分也没有增加什么发言的力量,我们的提案还是被否决了。我有责任向他作个交待。
   茉莉:
   刘宾雁先生当时已经癌症病重,你和他谈了些什么?
   郭罗基:
   当时宾雁重病在身,为了不让他过分操心,我说起"中国人权”,三言两语就带过。我总想找点愉快的事情说说,但说不了几句,话题又回到“中国人权”,而且宾雁还要刨根问底。
   茉莉:
   于是你只好把真实发生的情况一一告知他。
   郭罗基:
   我们说到刘青提案,刘青特别说明对我的指控“基本都有信件为证”。宾雁问:“是谁向他提供的信件?”
    我说:“我知道其中有一位女士。”
   茉莉:
   你怎么会知道有一位女士?
    郭罗基:
   因为刘青指控我的第一条是“成立其他组织写信伤害中国人权”,他在口头陈述提案时露了马脚,我一听就知道,正是我给那位女士信中的内容。
   茉莉:
   到底是怎么回事?
   郭罗基:
   去年,“中国人权”执委会6月会议之后,分歧日益严重。部分理事和独立作家笔会的部分会员合作,在网上形成一个内部讨论小组,讨论如何为国内的维权运动服务。
   茉莉:
   当时我也参加了这个讨论小组。
    郭罗基:
   苏晓康注意到,有一位女士在接受《多维》记者采访时,就重庆万州骚乱事件、四川汉
   源暴动事件提出一些问题,苏晓康因此建议在我们小组内就这些问题进行讨论。我想,何不请她也来参加?于是写了一信,邀请她加入我们的小组。她婉言谢绝了。我们尊重本人的意愿。可见她就维权问题接受采访,不过是高谈阔论,要干实事就不来了。不料,她对参加讨论不感兴趣,对讨论的内容却很感兴趣,她也知道刘青更感兴趣。
   我问宾雁:“她干这种事,你没有想到吧?”
   茉莉:
   刘宾雁先生曾对那位女士有过很高的评价。
    郭罗基:
   这一次,宾雁对我说,有些人的顽强抵抗是意料之中的,但是弄不明白,为什么另外一些
   聪明人(包括这位女士)对如此黑白分明的事情都看不清楚?他想了一想,说:“中国的知识分子中,为数不少的人具有理智和正义的冲突。按照思考能力,他们是富有理智的;按照行为方式,他们是缺乏正义的。”我接着他的话说:“这也可以叫做头脑和良心的矛盾,这些人是有头脑无良心。”
   茉莉:
   这些聪明人,在利益和道义的冲突中,毫不犹豫地选择了利益。
   郭罗基:
   当时我看宾雁气色不错,嗓音响亮,心中暗自高兴。谁知这次见面竟成永诀,年初年
   尾,阴阳隔绝。
   
   李晓蓉告诉我,她在陪同宾雁家属护送遗体去火葬场的途中,流泪不止,向宾雁沉痛
   忏悔。
   茉莉:
   蓉为什么要忏悔?
    郭罗基:
   2000年,晓蓉在普林斯顿大学当访问学者,宾雁和她的几次谈话都说到"中国人权”向钱看的转向,他很担忧。当时晓蓉还一再为刘青他们辩护。宾雁说:“你看,你和王渝都是这样,我每次谈起‘中国人权’的问题,你们总是给我打保票,说问题不大!”因此,晓蓉深感对不起宾雁。
    茉莉:
   这些曾给刘青打保票的人都被迫起来反对他们了,说明“中国人权”的问题确实是纸里包不住火了。
   后来你们怎么就辞职了呢?
   郭罗基:
   方励之回到亚利桑那的第二天,即1月9日,发出信件,辞去“中国人权”理事会共同主席和执行委员会委员的职务。他有言在先,曾对伯恩斯坦和谭竞嫦等人说:“如果一定要表决郭罗基等提案,我辞职。”
   
   那些人自己常常说话不算数,以为方励之也只是说说而已,不料他认真起来了,前一天表决,后一天就辞职。
   茉莉:
   原来是方励之先生首先辞职的。
    郭罗基:
   方励之的这一辞职行动并没有和我们商量。长久以来,他总是斡旋、调停,力求缓解矛盾,实际上他所受的气比我们更多。后来,他对人说:“实在是忍无可忍”。
    茉莉:
   方励之先生这么温和理性的科学家,在见识谭竞嫦一帮子人的手段之后,说出“简直是黑社会”这样严厉的话来,可见对方的所作所为是怎样超出了他容忍的底线。
   郭罗基:
   紧接着,1月10日李晓蓉辞去执行委员会委员的职务,11日童屹辞去执行委员会委员和“中国人权”秘书的职务。暂时,他们三人仍保留理事职务。
   茉莉:
   听说本来还想召集中国理事开个会?
    郭罗基:
   在1月8日的理事会上,方励之有两项建议:一项是郭罗基等提案不要付诸表决;另一项是理事会结束之后,专门召开一次中国理事座谈会,解决矛盾。他的第一项建议没有被接受,第二项建议通过了,还指定胡平为召集人。谭竞嫦慷慨地说,一切费用由“中国人权”报销。
   茉莉:
   这个座谈会为什么没开成?
    郭罗基:
   我们首先磋商如何对待这个中国理事座谈会。除了我之外,大家都认为这个座谈会一定开不好,毫无意义,因此没有必要参加了。干脆辞职算了。
   茉莉:
   为什么大家认定此会一定开不好?
   郭罗基:
   他们说了三点理由:
   
   第一,胡平作为召集人缺乏公信力,他不但站在刘青一边,对我们的提案投了反对票,还在整个事件中暴露了他为人的弱点。说起胡平,大家免不了议论一番。他的表现是很令人失望的。按照他的思维能力,“中国人权”的问题是不难分析清楚的。他什么都评论,国际、国内,政治、经济,台独、藏独,爱滋病、法轮功,……
   唯独不评论身在其中的“中国人权”。
    茉莉:
   不知这是否可以叫做“选择性正义”?即只批评中共腐败,不批评自己阵营的腐败。这种现象在异议阵营里比较普遍。
    郭罗基:
   可以这么说。胡平选择站在刘青一边,其实损失很大;物质上没有受损失,或许还有益处,但主要是精神上的损失。胡平和刘青不一样,刘青在物质上富有,在精神上是穷光蛋。胡平著述颇丰,精神上是富有的。但自“中国人权”风波之后,他的精神财富就大大地贬值了。
   茉莉:
   为什么说胡平的精神财富贬值了?
   郭罗基:
   胡平痛贬犬儒病的作品,赢得了好评。但在“中国人权”风波中,不少读者忽然发现,作者本人就是犬儒。他所确认的那些犬儒病症莫非是他自己的心灵描写?他究竟是要别人当犬儒还是不要当犬儒?读他的作品,叫人不要当犬儒;看他的行为,别人为什么不可以像他一样当犬儒?读了他的作品,又看他的行为,再读他的作品,能有几多价值?
    茉莉:
   这就叫做“波斯纳之箭”,即公共知识分子射向他人的利箭,在飞行中拐弯改道,然后恰恰射中自己这名射手。在“中国人权”风波后,有人在网上声明从此不看胡平的文章。
   郭罗基:
   不过,不能因人废言,胡平的文章还是可以看的。
    茉莉:
   事实上,我一直比较喜欢胡平文章。但问题在于,人们对有享有文名的学者、理论家,内心里是有期待的。但冷不丁发现,这些学者其实并不按自己说的那样去做,那么就太失望了。
   
   这里牵涉到作文和做人、言和行的问题。言行不一是中国知识分子的普遍弱点,我本人也不能幸免。但胡平的文章比一般人的要好,所以他在这个事件上的表现特别令人注目。很多人都为他扼腕叹息。
    郭罗基:
   除了胡平缺乏公信力的原因之外,大家认为中国理事座谈会一定开不好的另外两点理由是:
   
   第二,刘青已经死硬到底,他的看家本领就是不争论、不回应、不啃声。他根本不是讨论和沟通的对象。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