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郭罗基作品选编
[主页]->[独立中文作家笔会]->[郭罗基作品选编]->[怀着痛苦走出“中国人权”——郭罗基访谈录之二十]
郭罗基作品选编
·国家权力的集权和分权
·公正立法是法治的前提
·行政权必须受监督
·没有司法独立就没有法治
·无效的诉讼 有益的开拓
·多起诉,少起义──对郭罗基先生的专访
·以“非法组织”的罪名抓人才是非法的
·不是反对立法,而是反对立恶法
·追究江泽民的危害国家安全罪
·中国的现代化需要新启蒙——“五四”以来70年的启示
·邓小平和反右派——兼为章伯钧、罗隆基翻案
·北京大学的传统需要更新
2004
·突破僵化的斯大林哲学体系的艰难历程——纪念冯定逝世20周年*
·梦里依稀慈母泪
《论“依法治国”》
·《论“依法治国”》封面
·出版说明
·目录
第一章 “依法治国”与宪政
·01“依法治国”是什么样的法治?
·02实行法治必须树立宪法的权威
·03宪法是否有权威首先在于如何立宪
·04宪法是否有权威还在于如何修宪
·05宪法的内容
·06宪法的精神
·07宪法和宪政
第二章 “依法治国”与民主
·08宪政是近代的新型民主
·09中国人怎样理解民主?
·10民主不是多数压制少数
·11民主不是错误服从正确
·12民主不是为了集中
·13民主集中制不是民主制
·14民主必须和自由协调
第三章 “依法治国”与自由
·15行为规范和人的自由
·16在不自由中争自由
·17自由的冲突与和谐
·18普遍的自由就是平等
·19自由不能没有限制
·20自由的界限是法律
·21人身自由是最低限度的自由
·22居住自由是人身自由的延伸
·23思想自由是精神的天性
·24能否“统一思想”?
·25言论自由是利权不是义务
·26何谓“煽动颠覆国家政权”?
·27新闻出版自由是利权不是权力
·28“舆论一律”有什么好处?
·29结社自由是人身自由和表达自由的结合
·30组党自由是公民的参政利权
·31自由和民主的根源是人权
第四章 “依法治国”与人权
·32人权在中国
·33人权问题上的分歧是什么?
·34中国政府在人权问题上的迷思
·35人权的共同标准和不同标准
·36人权的结构
·37追求人权的历史过程
·38人权和国权、主权
·39人权和公民权
·40国际人权宪章和中国公民利权
·41公民的基本利权和义务
·42人权和法律
第五章 “依法治国”与法律
·43什么是法律?
·44人民为什么要守法?
·45政府为什么要守法?
·46政府的合法性何在?
·47法律和经济
·48市场经济是法治经济
·49法律和所有权、所有制
·50法律和道德
·51法律和正义
·52法律和宗教
·53行为规范和社会秩序
·54法律制度和法律文化
第六章 “依法治国”与政权
·55法律制度和国家权力
·56国家权力的集权和分权
·57立法权
·58行政权
·59司法权
·60取消一党专权
·作者自传
2005
·论赵紫阳的意义——为“赵紫阳与中国改革”研讨会所作的书面发言
·论赵紫阳之为人
·政党窃国 公器私用
·不懂马克思主义的人在“坚持马克思主义”
·构建和谐社会从公正处理六四开始
《关于“中国人权”事件的郭罗基访谈录》
·“中国人权”创业史上的可敬人物 ——郭罗基访谈录之一
·《我和刘青:从民主墙到“中国人权”》——郭罗基访谈录之二
·2004年理事年会是一个转折点——郭罗基访谈录之三
·刘青把人权事业当作私人领地——郭罗基访谈录之四
·赌徒管钱财如同老鼠守油瓶——郭罗基访谈录之五
·“中国人权” 的黑箱是如何揭开的?—郭罗基访谈录之六
·“中国人权”组织的制度缺陷———郭罗基访谈录之七
·查账和调查——郭罗基访谈录之八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怀着痛苦走出“中国人权”——郭罗基访谈录之二十

茉莉
     
   

   当年,胡适的好友、地质学家丁文江针对靠政治吃饭的政客,说了这么一句掷地有声的话:“我们是救火的,不是趁火打劫的。”
   
   以救火为职责的“中国人权”出了有人趁火打劫的丑闻,并不奇怪,因为人权组织也是凡人工作的地方。但重要的问题是,要看一个组织怎样处理自己内部的丑闻,这是衡量它的健康程度的标尺。
   
   现实令人痛心疾首:制造丑闻的人继续当主席,而揭露丑闻的人被迫怀着痛苦离开。这只能证明:这个组织已经病入膏肓了。
    …………………………………………………………………
    茉莉:
   
   郭先生,我们上次谈到2005年理事会第二天的情况。当时改革派理事预见表决结果将会处于弱势,想要通过制造“休会”的办法,把刘青的问题留待来年,所以,苏晓康等8位理事没有再与会,只有你和丛苏参加了第二天的会议。
   
   在刘青的支持者中,罗宾、韩东方等强调必须就刘青问题做一个表决,还有人让你们自动撤销提案。最后,理事会还是把郭罗基等提出的“关于免去刘青的‘中国人权’主席职务的提案”付诸表决。现在请你继续谈表决的情况。
    郭罗基:
   当时,主持会议的李录说:“赞成郭罗基等提案的请举手。”结果是2票:丛苏、郭罗基。
   
   反对郭罗基等提案的请举手,是12票:伯恩斯坦父子、斯卡特、黎安友、刘青、谭竞嫦、韩东方、胡平、李进进、罗斌、关卓中、石文安。
    弃权,2票:方励之、李录。
    茉莉: 最后的结果怎样?
    郭罗基:
   
   有人指出:根据章程的规定,利益冲突的当事人应回避,不能参加投票。故在反对票中去掉刘青的一票。最后宣布:以11票反对、2票赞成否决郭罗基等提案。
    茉莉:
   那8位没有与会的理事呢,怎么就不把他们算在里面了?
    郭罗基:
   
   我一个人对付他们十几个人的车轮战,脑子不够用了,没有发觉他们玩的是双重标准。在逼迫我们撤销提案时,胡平说第一天出席而第二天不来的人是弃权;但在统计投票结果时,他没有要求加上那8名弃权票。所以真正的投票结果应是:2:11:10.
    茉莉: 按照这个算法,结果意味着什么?
    郭罗基:
   
   照我们的算法,刘青的支持者没有足够的反对票形成多数,郭罗基等提案并未被否决。会后,我们发表了一个声明,纠正投票结果的统计,要求更改会议记录。
    茉莉:
   网上有人发表议论说:提案被否决和没有通过,结果反正都一样,不知辞职理事为什么非要争一个没有被否决?
    郭罗基:
   我们声明说这个提案没有被否决,看来好象没有什么实际意义,但重要的是坚持合法程序,反对玩弄双重标准。
    茉莉:
   过去有人误以为辞职理事不重视程序,现在我们可以看到,真正坚持程序正义的是辞职理事。
    下面请你继续谈表决之后的情况。
    郭罗基:
   
   表决以后,我发言:“虽然我们的提案被否决了,‘中国人权’的问题依然存在。两天来,只讨论了刘青的经济问题,由于一些人的阻挠,毫无结果。而更为严重的是违背人权理念和民主原则的问题,我本来准备了一个发言(摇晃了一下手里的打印稿),看来不是时候了。”
    会议主席李录说:“还有时间,您讲一讲吧。”
   我说:“不讲了,没有必要了。”
    茉莉: 他们大获全胜,很得意吧?
    郭罗基:
   
   他们有些人显得很轻松,面有得意之色,他们自以为是胜利者,就以凯旋的姿态来安抚别人了。除了斯卡特之外,其他人一个接一个的发言,对我猛表扬,把不来的理事骂了一通。
    茉莉:
   保卫腐败者庆幸他们成功了,于是给你这失败者施舍一点表扬。他们说了些什么?
    郭罗基:
   当时我在转动脑筋,考虑最后还能采取什么动作?所以他们讲我的好话一句也没记住。
    茉莉:
   这件事如此违反美国法制和社会公理,他们就不怕事情被曝光?
    郭罗基:
   
   他们轻松了一回儿,忽然想到今后的问题,神经又紧张起来。李进进说,散会后,会议的内容不能各自表述。黎安友说,要注意保密。理事会最后一个决定是,以谭竞嫦为新闻发言人,只有她可以介绍理事会讨论的内容,其他人都不能乱讲。
    茉莉: 他们要求保密,多少有点心虚了吧。
    郭罗基:
   
   当时我的脑子还是不够用,又有一个疏忽。会上提出的提案总共有四个,刘青提案自己撤销了,郭罗基等提案付诸表决了,还有韩东方提案、黎安友提案既没有讨论也没有表决。他们的目的就在于否决郭罗基等提案,其他的事情都无所谓了,连提案人本人韩东方、黎安友都不要求讨论。我应当请他们继续讨论和表决韩东方提案、黎安友提案,看他们怎样收场。这些,事后才想到。
    茉莉: 你一个人在那里对付那么多人,难免考虑不周。
    郭罗基:
   会议结束后,伯恩斯坦又跑来和我沟通。他希望我为“中国人权”多作贡献,还说:“你有什么要求尽管提。”
    茉莉: 你提要求了吗?
    郭罗基:
   
   我知道他的意思,假装听不懂。我说:“我的要求都被你们否定了,还有什么可提的?”他说:“我知道你有意见,请继续提。”我说:“好,我简单提两点:第一点,为时已晚;第二点,你们的麻烦在后头。”这是我对他的最后忠告。
    茉莉:
   这时候你是否感到万念俱灰?所有可能做的努力,你都尽最大的努力去做了,此时你不愿再和他们多言了。
    郭罗基: 是的。
    茉莉:
   伯恩斯坦这位美国人,能够理解此时此刻,中国人权活动家对这个组织的心情吗?
    郭罗基:
   我想,伯恩斯坦当时没有听懂我的话,不然我们后来辞职的时候,他不会那样感到意外。
    茉莉: 你们就这样告别了?
    郭罗基:
   
   在我穿好衣服将要离开的时候,谭竞嫦来送我,说:“郭老师,你是理事中最关心‘中国人权’的。我们的经验不够,缺点很多,今后请你多多指导。”
    茉莉: 这人真会演戏。
    郭罗基:
   
   我回答谭竞嫦说:“我确是关心‘中国人权’,甚至为它而痛苦。至于今后,恐怕无能为力了。”这就是我走出“中国人权”大门的告别词。
    茉莉:
   后来有人说,你们这次理事会开成了对刘青的“批斗会”,是这样的吗?
    郭罗基:
   
   有这种说法。理事关卓中(加拿大籍的香港人)向加拿大媒体发表谈话时也说,“中国人权”理事会像“文化大革命”中的“批斗会”。
    茉莉: 这个会上到底谁批斗了谁?
    郭罗基:
   
   是啊,问题是谁批斗谁?第一天的会,是李进进、斯卡特批斗童屹,还是童屹批斗李进进、斯卡特?第二天的会,是十来个人批斗郭罗基一个人,还是郭罗基一个人批斗十来个人?
    茉莉:
   你在我的访谈里已经有诚实的叙述,如果他们有另外一个批斗会的版本,也请如实写出来,让公众看看。
    郭罗基:
   
   说起关卓中,他也是一个值得一提的角色。在会前的电子邮件战中,他仗义执言,在玮琳问题上驳斥黎安友,还要玮琳从洛杉矶到纽约来作证。关卓中打电话给玮琳说:“你在门口等着,我提议让你进来作证,你可以讲15分钟。”玮琳问我怎么办?我说,你请他向执委会建议,由执委会通知你。他个人说了不算数的。
    茉莉: 为什么关卓中后来的态度来了一个180度大转弯?
    郭罗基:
   
   据说是某人和他通了一次电话,到了会上,他就完全变了,非但没有为玮琳伸张正义,相反,站在黎安友一边来反对我们。玮琳得知后说:“幸好没有听他的,否则上了大当,白跑一趟。”
    茉莉: 会议就这样结束了,你有什么感想?
    郭罗基:
   
   第一天讨论刘青问题的理事会表明,“中国人权”内部已无实质正义可言。刘青的账目不清、非法转钱、贪污嫌疑摆到桌面上,他本人不回答质疑,另外一批人不是督促刘青回答质疑,而是反对质疑以至攻击质疑者。对于根本不讲道理的人,如何同他们讲道理?
    茉莉:
   
   这是留给后来的历史学家研究的一个课题,在美国搞人权的一批人为何如此不讲道理?上个世纪30年代"中国人权保障同盟"的纷争,至今还有人在研究。"中国人权"
   风波将会是更值得研究的历史事件。
    郭罗基:
   
   第二天表决的理事会表明,“中国人权”内部也无形式正义可言。后来有人责备辞职理事:你们为什么不在“中国人权”内部利用民主程序解决问题?
    茉莉: 曾有不少人这样指责你们,你怎么看这个问题?
    郭罗基:
   
   我首先要问:“中国人权”内部还有什么民主程序可供利用?我们按照章程提议召开理事会特别会议,不开。我们提出理事会议案,不列入议程。我们的发言被粗暴打断,会议主席不加制止。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