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郭罗基作品选编
[主页]->[独立中文作家笔会]->[郭罗基作品选编]->[程序游戏——郭罗基访谈录之十九]
郭罗基作品选编
·追求人权的历史过程
·人权和国权、主权
·根本问题不是换人,而是换制度
·抗萨斯,弘扬什么精神?
·评李长春的“三 贴 近”
·治国不能没有政治教练员
·退行曲何时变成进行曲 ?
·冲突与融合
·念耀邦
·我为什么会被列入“黑名单”?
·弔小平
·哲人已逝留遗恨——悼若水
·瞎子阿炳长街行 《二泉映月》是叹息
·我申请回国探亲的经过
·周扬是按名单抓右派
·久违了,朋友们!
·看不见的鸿沟
· 以马克思主义哲学为指导,加速发展我国的科学技术*
·走出马克思主义的“牛 顿 时 代”——纪念王若水
·我怎样起诉中国共产党?
·宪法权威的源泉(一):政治民主化是宪法的前提
·宪法权威的源泉(二):宪法是否有权威取决于权利和权力的关系
·宪法权威的源泉(三):中国如何树立宪法的权威?
·中国的人权和法制
·论“收容审查”的违宪性
·实行无罪推定原则
·“严 打”是破坏法制的
·《共产党违法案纪实》封面
·《共产党违法案纪实》序言
·《共产党违法案纪实》目录
·《共产党违法案纪实》诉讼纪实(一)
·《共产党违法案纪实》诉讼纪实(二)
·《共产党违法案纪实》诉讼纪实(三)
·《共产党违法案纪实》我对“六 四”事件的保留意见
·《共产党违法案纪实》我对核心人物邓小平的批评
·《共产党违法案纪实》我对重大政治问题的三点看法
·《共产党违法案纪实》抗议书
·《共产党违法案纪实》控告书
·《共产党违法案纪实》告别书
·《共产党违法案纪实》对国家教委主任李铁映、南京大学校长曲钦岳、哲学系主任林德宏的起诉书
·《共产党违法案纪实》对中国共产党南京大学委员会的起诉书
·《共产党违法案纪实》上诉书
·《共产党违法案纪实》申诉书
·《共产党违法案纪实》公民上书(一)
·《共产党违法案纪实》公民上书(二)
·《共产党违法案纪实》公民上书(三)
·《共产党违法案纪实》公民上书(四)
·《共产党违法案纪实》公民上书(五)
·《共产党违法案纪实》结语:废弃“以暴易暴”,开创“以法易法”
·把共产党放到被告席上----亚 衣:访哈佛大学法学院高级研究员郭罗基
·“权利”应是“利权”
·究竟是什么样的法治?
·法治和宪法
·立宪、修宪和护宪
·宪法和宪政
·什么是宪法精神 ?
·利权和权力
·宪政和民主
·中国人怎样理解民主 ?
·少数服从多数不是多数压迫少数
·少数服从多数不是错误服从正确
·少数服从多数不是民主服从集中
·民主集中制不是民主制
·民主和人权
·公民的利权和义务
·国际人权公约和中国公民利权
·人权和法律
·什么是法律 ?
·人民为什么要守法 ?
·政府为什么要守法 ?
·政府的合法性何在 ?
·法律和经济
·市场经济是法治经济
·法律和所有权
·法律和道德
·法律和正义
·法律和宗教
·行为规范和社会秩序
·改造、培育法律文化
·国家权力和法律制度
·集权和分权
·立法权
·行政权
·司法权
·取消一党专权
·法制和法治
·何谓“社会主义法治”?
·法治:宪法至上
·立宪和修宪
·以人民争取利权运动兑现宪法
·一党专权违宪论
·宪政是近代的新型民主
·民主的原则怎样遭到歪曲?
·民主集中制并非民主制
·法律制度和国家权力
·法律和所有权、所有制
·国家权力的集权和分权
·公正立法是法治的前提
·行政权必须受监督
·没有司法独立就没有法治
·无效的诉讼 有益的开拓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程序游戏——郭罗基访谈录之十九

茉莉
   

   执行主任谭竞嫦口袋里装着一本《罗伯特议事规则》。这个优良武器,她只是为保卫刘青的人们准备的。按照这本美国规则,主持会议的人不能让会议成为“吵架场所”,绝不允许持不同意见的人在对方发言时强行插嘴。
   
   当童屹在理事会上汇报刘青帐目问题时,有人冲着她大喊大叫,有人高声斥责。谭竞嫦女士很能沉住气,她不必在此时把《罗伯特议事规则》掏出来。在第二天的会议上,谭竞嫦女士终于掏出了这本珍贵的美国经典,用来制服反对派理事玩的“休会”程序游戏。
   
   西方法律女神的眼睛是蒙起来的,她因此不看对象只执行法律的形式正义;身为美国法律教授的谭竞嫦女士执行规矩时,眼睛却睁得大大的,异常明亮。
    …………………………………………………………………………
    茉莉:
   郭先生,上次你谈到1月7日下午黎安友主持理事会,讨论刘青问题,刘青本人哼哼唧唧不知所云,李进进和斯各特等人干扰童屹汇报查账工作,黎安友对这些违规的做法听之任之,会议开得一团糟。今天请你继续回忆事态的发展。
    郭罗基:
   1月7日下午的理事会争吵了一通,“会议议程草案”原定的节目都已打乱。会上决定,由方励之和谭竞嫦商量,明天的会议怎么开。
    茉莉: 方励之和谭竞嫦商量出什么结果了吗?
    郭罗基:
   晚上,方励之回来,告诉我们他们商量的情况。当时除了方励之和谭竞嫦外,一些刘青的支持者也留下来“商量”了,还有几个既非理事又非执委的香港人参与。他们不是商量会议怎么开,而是策划怎么否决“郭罗基等的提案”。
    茉莉: 他们准备怎样否决你们的提案?
    郭罗基:
   刘青的支持者设想了几套方案,最妙的一个方案是:如果票数不够,先宣布休会,等外地人离开了纽约,再复会。
    茉莉:
   那些人大都住在纽约,有的吃人权专业饭,有足够的手段和时间对付你们这些外地来的业余选手。
    郭罗基:
   是啊,这才发现,我们这一群人,除了丛苏,都是外地人。他们多么会算计!方励之愤慨地说:“简直是黑社会!”
    茉莉: 确实够黑的。你们怎么办?
    郭罗基:
   他们的目标是否决郭罗基等提案,我们就不能让他们轻易否决。事先预料,我们的提案将会以微弱多数得到通过。
   
   没想到,他们一下子增加了三个新理事,而且新理事又马上参加投票,形势一变,我们的提案将会被他们的微弱多数所否决。
    茉莉: 情势确实不妙。
    郭罗基:
   当时我们的想法是,让这个提案挂在“中国人权”的历史上,一年以后东山再起。他们在玩程序游戏,我们为什么不可以玩程序游戏?他们要制造一次休会,我们为什么不可以制造一次休会?由此得到启发。如果会议的出席者不到法定人数,必须休会,我们的提案就可以避免被否决。
   
   于是大家决定,明天不去开会。有几位理事本来就打算第二天退出会场,以表示对第一天会上斯各特骂童屹“搞麦卡锡主义”而拒不道歉的抗议。
    茉莉:
   这就是说,你们这时候并没有打算辞职,而是不愿意看到提案被否决,希望借程序游戏,制造休会,把此案挂起来,等待明年?
    郭罗基:
   是的。一般会议都有规定,如果出席者不足法定人数,主席必须宣布休会。
    茉莉:
   既然你们当时的目的是制造“休会”,为什么辞职理事在《公开声明》中说:第二天“愤而拒绝参加会议”。
    郭罗基:
   由于前一天刘青的支持者在会场大吵大闹的恶劣表现,我们很气愤,这是实情。但我们在气愤之中,还是做了冷静的分析,与其提案被否决,不如使它成为悬案留待以后解决。如果不去开会,会议不到法定人数,就不可能进行表决。在《辞职书》中,我们没有把这一点表达清楚,被人误以为我们只是情绪化的行动。这个责任在我们自己,考虑不周。
    茉莉: 大家都玩"休会" ,你们和他们有什么不同?
    郭罗基: 我们是按程序合法地玩"休会" 。他们玩"休会"
   是企图把外地人骗走,从而剥夺我们的投票权。
    茉莉:
   是有本质的不同:你们这一方玩的是正常的程序游戏,目的是实现实质正义;他们那一方作为会议的掌控者,利用权力操纵程序,目的是破坏实质正义。
    那么,第二天其他人都不去开会了,你却还是去了?
    郭罗基:
   我是提案代表人,不能不去;再说,刘青提出一个指控我的提案,我当然要去应战,不去就显得胆怯了。除了我以外,都可以不去。丛苏是台湾来的,她说,从来没有见过这种场面,还要去看热闹。
    茉莉: 这一天的会议有什么热闹好看的?
    郭罗基:
   1月8日的理事会由李录主持。李录是一位资历不深的理事,不知他以什么身分主持会议。大家知道,这一天的理事会谁也不愿意主持,李录能够站出来就算不错了,所以没有人质疑他的身分。
    茉莉: 第二天的与会人数是多少?
    郭罗基:
   我提出清点会议出席人数。理事总数是33人,出席者17人为最低法定人数,会议才有效。起初出席者为15人,黎安友迟到,会议结束时是16人。
    茉莉: 那么这个会议应该是无效的了?
    郭罗基:
   我原来以为会议应该宣布无效了。但谭竞嫦知道我的用意,她先发制
   人,说:根据《罗伯特议事规则》(Robert's Rules of
   Order),第二天会议是第一天会
   议的继续,第一天会议出席的人数是24人,第二天适用第一天的出席人数,所以会议是有效的。
    茉莉: 谭竞嫦拿出这本美国经典做武器了,你们怎么办?
    郭罗基:
   这时,我觉得失算了。会前作了很多准备工作,就是没有研究议事规
   则,《罗伯特议事规则》这本书也没有随身带。我们玩休会没玩成;他们在会上占了绝对多数,也没有必要玩休会了。
   
   既然第二天适用第一天的出席人数,第二天作出决议时,应是超过第一天出席人数24人
   的半数以上,即至少13人才有效。后来否决我们的提案时,却又采用第二天的出席人数,即16人的多数。
    茉莉: 为什么他们采用不同的计算方法?
    郭罗基:
   他们这是实行双重标准。对我们来说,是疏忽;对谭竞嫦等人来说,
   是故意,因为他们事先研究了《罗伯特议事规则》。
    茉莉: 双重标准就没有程序正义可言了。请继续介绍会议情况。
    郭罗基:
   第一天的会议是我们强调刘青问题,第二天的会议却是他们要咬住
   刘青问题,目的是最终否决我们的提案。
   
   乱军中杀出一个罗宾,问:“刘青究竟有什么问题?”我说:“昨天童屹罗列了那么多
   的问题,你们都没有听见?好吧,我重复一两个。”
    茉莉: 你重复了哪一两个问题?
    郭罗基:
   我重复的第一个问题是:“童屹指出,刘青从银行提取大量的现金,
   2002、2003年共提取九万一千美元。他曾一次性地提取两万五千美元,当时连Sharon(谭竞嫦)都有意见。是不是问题?”我想让谭竞嫦来谈刘青问题。
    茉莉:
   王渝曾经在接受我采访时说,最早发现问题的就是这位谭竞嫦律师。那
   次刘青一次性提取两万五千美元后,谭竞嫦认为“问题十分严重”。
    郭罗基:
   谭竞嫦最早发现了问题,按照规矩应当向理事会报告呀。她非但不报
   告,我点到她头上,她还一直沉默不语。
    茉莉: 这是严重的失职行为。
    郭罗基:
   在这次会议上,他们为了一致对外,有意见也不提了。可见,“中国
   人权”理事会上讨论问题,不是以原则论是非,而是划线站队。以刘青问题划线,维护刘青的人们站成一队,主要的目标是反对质疑刘青的人们。
    茉莉: 他们为刘青辩护的理由是什么?
    郭罗基:
   谭竞嫦不讲话,其他人说:后来规定了限额,2004年后就没有再发
   生过。我说:“以后没有发生过不能反证以前没有问题。”
    茉莉: 当时你重复的第二个问题是什么?
    郭罗基:
   我重复的另一个问题是:“刘青将他太太韩晓榕的支票存入‘中国人
   权’的账户,又转给她的弟妹。是不是问题?如果利用‘中国人权’的账户洗钱,被国税局查出来,可以导致取消免税账户。”
    茉莉: 他们怎么回答?
    郭罗基:
   斯卡特气势汹汹地对我说:“你指控刘青洗钱,这是一个严重的罪
   名,你在法庭上要负责任!”
   
   我回答道:“斯卡特你弄错了。这不是法庭,这是‘中国人权’的理事会。我就是要理
   事会来讨论,要刘青来交待,弄清楚了,再上法庭不迟。你不要性急。”这时李录出来打圆场,说:“郭先生不是那个意思。”
    茉莉: 这个美国律师斯各特乱插嘴,威胁人,多次违反《罗伯特议事规
   则》。
    郭罗基: 斯卡特发言时提到,他曾担任纽约副检察长助理,还有为 NGO
   当律师30年的经历。丛苏不无讽刺地说:“我还不知道,我们是和一个大人物在一起开
   会。”
    茉莉: 这是一个令美国丢脸的“大人物”。
    郭罗基: 斯卡特说:“刘青的账,查过了,没有问题。”
    茉莉:
   刘青的帐目是中文记的,斯各特不会中文,这帐目他怎样查?
    郭罗基:
   我说:“斯卡特,你没有资格讲这个话。执委会决定,让你和童屹
   去查账,你去了一次就不去了,这是不负责任。刘青记的中文账,你看不懂,这是没有能力。你怎么能说刘青的账没有问题?”
    茉莉: 别的理事怎么说?
    郭罗基: 有一位美国理事 Ann Thurston
   建议,邀请“中国人权”以外的人来
   查帐。这是美国公司发生财务纠纷惯用的做法。后来,荣誉理事、纽约大学教授、纽约科学院科学家人权委员会主席
   Joseph Birman 给伯恩斯坦和全体理事写信,也支持这个建议。
    茉莉: 这个建议很好啊!
    郭罗基:
   建议很好,但当权者不采纳。斯卡特和其他人都说,审计公司查过
   三遍了,还要怎么查?我问:“审计公司的人懂中文吗?他们能发现中文账与英文账不符
   吗?”谭竞嫦脱口而出:“审计公司来查账的时候,童屹在场,她做的翻译。”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