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郭罗基作品选编
[主页]->[独立中文作家笔会]->[郭罗基作品选编]->[谁查账谁就是“麦卡锡主义”——郭罗基访谈录之十八]
郭罗基作品选编
·立宪和修宪
·以人民争取利权运动兑现宪法
·一党专权违宪论
·宪政是近代的新型民主
·民主的原则怎样遭到歪曲?
·民主集中制并非民主制
·法律制度和国家权力
·法律和所有权、所有制
·国家权力的集权和分权
·公正立法是法治的前提
·行政权必须受监督
·没有司法独立就没有法治
·无效的诉讼 有益的开拓
·多起诉,少起义──对郭罗基先生的专访
·以“非法组织”的罪名抓人才是非法的
·不是反对立法,而是反对立恶法
·追究江泽民的危害国家安全罪
·中国的现代化需要新启蒙——“五四”以来70年的启示
·邓小平和反右派——兼为章伯钧、罗隆基翻案
·北京大学的传统需要更新
2004
·突破僵化的斯大林哲学体系的艰难历程——纪念冯定逝世20周年*
·梦里依稀慈母泪
《论“依法治国”》
·《论“依法治国”》封面
·出版说明
·目录
第一章 “依法治国”与宪政
·01“依法治国”是什么样的法治?
·02实行法治必须树立宪法的权威
·03宪法是否有权威首先在于如何立宪
·04宪法是否有权威还在于如何修宪
·05宪法的内容
·06宪法的精神
·07宪法和宪政
第二章 “依法治国”与民主
·08宪政是近代的新型民主
·09中国人怎样理解民主?
·10民主不是多数压制少数
·11民主不是错误服从正确
·12民主不是为了集中
·13民主集中制不是民主制
·14民主必须和自由协调
第三章 “依法治国”与自由
·15行为规范和人的自由
·16在不自由中争自由
·17自由的冲突与和谐
·18普遍的自由就是平等
·19自由不能没有限制
·20自由的界限是法律
·21人身自由是最低限度的自由
·22居住自由是人身自由的延伸
·23思想自由是精神的天性
·24能否“统一思想”?
·25言论自由是利权不是义务
·26何谓“煽动颠覆国家政权”?
·27新闻出版自由是利权不是权力
·28“舆论一律”有什么好处?
·29结社自由是人身自由和表达自由的结合
·30组党自由是公民的参政利权
·31自由和民主的根源是人权
第四章 “依法治国”与人权
·32人权在中国
·33人权问题上的分歧是什么?
·34中国政府在人权问题上的迷思
·35人权的共同标准和不同标准
·36人权的结构
·37追求人权的历史过程
·38人权和国权、主权
·39人权和公民权
·40国际人权宪章和中国公民利权
·41公民的基本利权和义务
·42人权和法律
第五章 “依法治国”与法律
·43什么是法律?
·44人民为什么要守法?
·45政府为什么要守法?
·46政府的合法性何在?
·47法律和经济
·48市场经济是法治经济
·49法律和所有权、所有制
·50法律和道德
·51法律和正义
·52法律和宗教
·53行为规范和社会秩序
·54法律制度和法律文化
第六章 “依法治国”与政权
·55法律制度和国家权力
·56国家权力的集权和分权
·57立法权
·58行政权
·59司法权
·60取消一党专权
·作者自传
2005
·论赵紫阳的意义——为“赵紫阳与中国改革”研讨会所作的书面发言
·论赵紫阳之为人
·政党窃国 公器私用
·不懂马克思主义的人在“坚持马克思主义”
·构建和谐社会从公正处理六四开始
《关于“中国人权”事件的郭罗基访谈录》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谁查账谁就是“麦卡锡主义”——郭罗基访谈录之十八

茉莉
   

   鲁迅先生曾说:“在中国,搬动一张桌子都要流血。”广东番禺太石村的村民为了搬动村官而付出了血的代价,村民代表和维权律师遭到殴打和监禁。
   
   想不到,身处尊重民主法制的美国,为了搬动一个人权组织的主席,有关人员也会遭受打击。受“中国人权”执委会之命调查刘青帐目的前理事童屹律师,其处境虽然比太石村的维权律师好得多,但她在忠诚履行公务时,做梦都没有料到,自己竟会遭到如此恶劣的对待。
   
   当童屹在理事会汇报查账结果时,保卫刘青的人们一个个出来搅局。有人冲着她大喊大叫:“我们不要听你讲这一套”,有人给她扣上“麦卡锡主义”的帽子,……这一切,都是企图制止她的汇报,以保护有贪污嫌疑的刘青过关。
   
   既然太石村的打手没法跑到美国和欧洲来抓人打人,我们因此没有理由不继续追问刘青的问题。
    茉莉:
   
   郭先生,上一次我们谈到你们在2005年理事会第一天下午讨论刘青问题。当时童屹忠于职守,如实报告了她初步发现的刘青5个方面的经济问题。现在请你继续介绍童屹发言的情况。
    郭罗基:
   2005年1月6日,即理事会开会的前一天,童屹在执委会上报告查账所发现的新疑点,并要求刘青作出解释。
    茉莉: 哪几个新疑点?
    郭罗基:
   
   一,2003年,刘青的太太韩晓榕捐出4,000给“中国人权”。刘青以“中国人权”的名义电汇$1,000给韩晓榕的弟弟,开出$3,000的支票给韩晓榕的妹妹。
   
   二,2004年1月以前,刘青提供的中文账目记载:$1,000给韩某某(韩晓榕的弟弟),$1,000给韩某某(韩晓榕的妹妹),$2,000给帅某(指明是“手术费”)。
   
   三,2004年夏天,童屹打电话给韩晓榕,问帅某是谁?韩不回答。经一再追问,她说:“他与民运间接有关。”既然只是“与民运间接有关”,那就是说,他并非民运人士,为什么要给他送钱?而且还是与人权迫害无关的“手术费”。
   
   四,2004年1月4日,刘青向童屹和黎安友交出的名单中,韩晓榕的妹妹的名字没有了,$3,000都记在帅某的名下。童屹又一次追问:“帅某究竟是谁?”刘青说:“是一位国内人士。”完全是废话。童屹说:“我当然知道是国内人士,是什么样的国内人士?”刘青拒不说明帅某的身分。
    茉莉:
   
   这就奇怪了。刘青的太太拿出$4,000,名为给“中国人权”的捐款,结果都转给了自己的弟妹和一位身分不明的人。对这同一件事情,为什么刘青有三种不同的说法?
    郭罗基:
   刘青和韩晓榕对帅某的身分遮遮掩掩,其中一定有鬼。童屹理所当然地要他作出解释。
    茉莉: 对。
    郭罗基:
   可是,童屹在理事会上发言的过程中,居然有人大喊一声:“我们不要听你讲这一套!”
    茉莉: 这个人是谁?
    郭罗基: 主席接班人李进进。
    茉莉:
   这位“主席接班人”可真有意思,不要听童屹发言,他来开会做什么?
    郭罗基:
   我立即制止李进进的叫喊:“你不要听可以不听。你不能代表我们,我们要听。童屹,继续讲下去!”
    茉莉: 童屹坚持讲完了吗?
    郭罗基:
   
   等童屹讲完了,斯卡特又态度蛮横,指手划脚,摇晃着手里的一摞纸,比作童屹的查账报告,指责她是“实行麦卡锡主义”,意思是对刘青进行了迫害。
    茉莉:
   
   这位美国律师如此差劲,给童屹戴上“麦卡锡主义”的帽子可谓贻笑大方!五十年代“麦卡锡非美活动调查小组委员会”是在意识形态方面展开清查,搞反共的白色恐怖,对左翼人士进行迫害。而童屹只是一个普通理事,她克尽职守,按照执委会的要求去调查刘青的帐目,既是合法的又是正义的。童屹迫害谁了?她又能迫害谁?
    郭罗基:
   
   对斯卡特这种乱扣帽子打击童屹的行为,苏晓康当场提出抗议。苏晓康认为,在理事会上对理事的发言采取如此恶劣的态度是不能容忍的。他要求斯卡特向童屹道歉。
    茉莉:
   苏晓康先生做得对!一个人权组织不能允许这样乱扣帽子,干扰查账人员履行职责。
    郭罗基:
   但斯卡特拒不道歉。在此之前,斯卡特早就有恶劣的表现。
    茉莉: 是吗?
    郭罗基:
   
   在理事会开会的前一天,1月6日的执委会上,童屹要求刘青对转钱作出解释,追问帅某是谁?刘青哭了,捂着鼻子说:“我的家庭成员为我受累……。”
    茉莉:
   拿高薪的人权组织主席,只记得自家人曾经受累,他可想过那些无人救助的中国政治犯、良心犯的家属?
    郭罗基:
   刘青的眼泪赢得了同情,斯卡特指责童屹是进行“人身攻击”(personal attack)。
    茉莉:
   童屹履行公务调查刘青的帐目,怎么就是“人身攻击”了?
    郭罗基:
   就这样,刘青在这些美国人的庇护下,有恃无恐,对于账目不清、非法转钱、贪污嫌疑的一系列质疑,不作解释。
    茉莉:
   
   有人在网上发表言论,说刘青动用自己的亲属冒着危险为“中国人权”送钱,是“非常高尚的和令人敬佩的”。你怎么看?
    郭罗基:
   
   明明是刘青的太太给她的弟妹送钱,但是这些钱先是作为韩晓榕给“中国人权”的捐款,再由刘青转手汇给他们,这样一来,刘青太太这些汇给亲戚的钱,就可以获得免税的好处。给“中国人权”的捐款是可以免税的。韩晓榕冒充捐款的$4,000,就可以在报税时扣除。
   
   如果真的是“非常高尚的和令人敬佩的”行为,完全可以理直气壮地说明,为什么在一再追问之下坚不吐实?
    茉莉: 是啊,他们经不起这些追问。
    郭罗基:
   
   斯卡特的恶劣表现还没有说完。还是在1月6日的执委会上,有人指出,刘青利用“中国人权”的免税账号,多次为其他政治性质的组织转钱,是违法的。斯卡特说:“转钱的数额很小。即使违法,法规对此只有三年的有效期statue
   of limitation)。”
    茉莉: 他的意思是什么?
    郭罗基:
   
   意思是只要拖过2006年、不去揭露,就可以不受有关法规的管辖。可见,斯卡特律师是知法犯法。而且,蓄意钻法律的空子,企图拖过有效期,逃避法律监督。
    茉莉: 请问童屹被他们气势汹汹的态度吓倒了吗?
    郭罗基:
   
   李进进的叫喊、斯卡特的帽子,并没有吓退童屹。为了弄清刘青是否非法转钱,童屹在理事会上穷追不舍,她提问:“从2003年到2004年,刘青转钱的时候,‘公民议政’是否已经获得(501)C(3)免税账号?”斯卡特说不知道。在场的“公民议政”成员刘青、韩东方、胡平都不回答。
    茉莉:
   会场上他们不回答,后来却发表了一个公开声明。
    郭罗基:
   
   待到辞职理事在《公开声明》中揭露刘青的非法转钱后,“公民议政”(已由韩东方取代刘青为主席)也发了一个声明,说:“‘公民议政’于2004年3月30日才正式注册成立,5月11日开设银行账户,故不可能在此前的2002年和2003年与任何组织发生金钱上的关系。”
    茉莉:
   此话有逻辑问题。即使该组织没有正式注册,和其他组织发生金钱关系的可能性也是不能排除的。
    郭罗基:
   
   他们对问题缺乏理解能力。殊不知这个声明正好证实了童屹所揭露的刘青转钱的非法性质。“公民议政”在2004年3月30日正式注册以前,已经建立了办公室,就在帝国大厦“中国人权”的楼下,设有专职人员,并且进行了经常性的活动。但他们尚未得到免税账号,所以“公民议政”的成员拿出钱来充当活动经费时,先就作为给“中国人权”的捐款,经刘青一转,就可获得免税的好处。
    茉莉:
   王渝在辞职信中最先揭露此事,她认为“这是一个严重的违法问题”。
    郭罗基:
   
   已经发现的,刘青利用“中国人权”的免税账号为“公民议政”转钱,为他的太太韩晓榕转钱,这两项数额不算很大,但事件的非法性质是确定无疑的。法律上的问题虽不严重,却表明道德上的问题更为恶劣,能贪就贪,连小钱都不放过,这一群人是什么样的人品?
   
   我们认为,先要定性,然后定量。既然在局部问题上存在非法行为,再铺开审查,核实全部的非法行为。
    茉莉:
   在理事会上,你们就这些问题向刘青本人核实了吗?
    郭罗基:
   
   1月7日下午黎安友主持的理事会,名曰讨论刘青问题,但刘青本人对理事们的质疑不作回答。他只是就一个枝节问题哼哼唧唧地讲了几句,我们听了不知所云。重大问题他一个都没有作出解释。
    茉莉: 其他理事发表了一些什么样的意见?
    郭罗基:
   
   除了李进进、斯卡特上阵之外,还有一些人为刘青辩护。陆恭惠站出来说,郭罗基等的提案缺乏逻辑性。她说,如果说刘青连任13年主席未经过选举,那么,逻辑性的结论就是提出一个议案要求举行选举,而不是要求罢免他。
   
   陆恭惠的逻辑缺乏常识性。选举应按章程定期进行,是不需要提案的。正因为13年未经选举,违反了章程,我们才用提案来纠正。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