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郭罗基作品选编
[主页]->[独立中文作家笔会]->[郭罗基作品选编]->[信心十足去“度假” ——郭罗基访谈录之十四]
郭罗基作品选编
·法律和正义
·法律和宗教
·行为规范和社会秩序
·改造、培育法律文化
·国家权力和法律制度
·集权和分权
·立法权
·行政权
·司法权
·取消一党专权
·法制和法治
·何谓“社会主义法治”?
·法治:宪法至上
·立宪和修宪
·以人民争取利权运动兑现宪法
·一党专权违宪论
·宪政是近代的新型民主
·民主的原则怎样遭到歪曲?
·民主集中制并非民主制
·法律制度和国家权力
·法律和所有权、所有制
·国家权力的集权和分权
·公正立法是法治的前提
·行政权必须受监督
·没有司法独立就没有法治
·无效的诉讼 有益的开拓
·多起诉,少起义──对郭罗基先生的专访
·以“非法组织”的罪名抓人才是非法的
·不是反对立法,而是反对立恶法
·追究江泽民的危害国家安全罪
·中国的现代化需要新启蒙——“五四”以来70年的启示
·邓小平和反右派——兼为章伯钧、罗隆基翻案
·北京大学的传统需要更新
2004
·突破僵化的斯大林哲学体系的艰难历程——纪念冯定逝世20周年*
·梦里依稀慈母泪
《论“依法治国”》
·《论“依法治国”》封面
·出版说明
·目录
第一章 “依法治国”与宪政
·01“依法治国”是什么样的法治?
·02实行法治必须树立宪法的权威
·03宪法是否有权威首先在于如何立宪
·04宪法是否有权威还在于如何修宪
·05宪法的内容
·06宪法的精神
·07宪法和宪政
第二章 “依法治国”与民主
·08宪政是近代的新型民主
·09中国人怎样理解民主?
·10民主不是多数压制少数
·11民主不是错误服从正确
·12民主不是为了集中
·13民主集中制不是民主制
·14民主必须和自由协调
第三章 “依法治国”与自由
·15行为规范和人的自由
·16在不自由中争自由
·17自由的冲突与和谐
·18普遍的自由就是平等
·19自由不能没有限制
·20自由的界限是法律
·21人身自由是最低限度的自由
·22居住自由是人身自由的延伸
·23思想自由是精神的天性
·24能否“统一思想”?
·25言论自由是利权不是义务
·26何谓“煽动颠覆国家政权”?
·27新闻出版自由是利权不是权力
·28“舆论一律”有什么好处?
·29结社自由是人身自由和表达自由的结合
·30组党自由是公民的参政利权
·31自由和民主的根源是人权
第四章 “依法治国”与人权
·32人权在中国
·33人权问题上的分歧是什么?
·34中国政府在人权问题上的迷思
·35人权的共同标准和不同标准
·36人权的结构
·37追求人权的历史过程
·38人权和国权、主权
·39人权和公民权
·40国际人权宪章和中国公民利权
·41公民的基本利权和义务
·42人权和法律
第五章 “依法治国”与法律
·43什么是法律?
·44人民为什么要守法?
·45政府为什么要守法?
·46政府的合法性何在?
·47法律和经济
·48市场经济是法治经济
·49法律和所有权、所有制
·50法律和道德
·51法律和正义
·52法律和宗教
·53行为规范和社会秩序
·54法律制度和法律文化
第六章 “依法治国”与政权
·55法律制度和国家权力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信心十足去“度假” ——郭罗基访谈录之十四

茉莉
    从本次访谈起,郭罗基先生开始回忆2005年理事会召开的情景。这些证词般的叙述让我们看到,一些违反国际惯例做理事又拿钱的人,是怎样利用这次理事会的机会,把自己人拉进来,然后把正直的理事逐步排挤出去。而郭先生所代表的改革派一方却比较天真,他们完全没有预料到:金钱加权势竟然有如此强大的操纵力量。

   …………………………………………………………………………………………
   茉莉: 郭先生,在我们的访谈录之十三《权力保卫战拉开帷幕》中,你谈到在2005年中国人权组织理事会之前的一场角力。当时,你们一批多次提出改革议案的理事,再加上共同主席方励之先生,提出的解决方案又被刘青等人拒绝。而此时理事会会议召开在即。我想知道,你们这些理事从各地前往美国纽约的情况。
   郭罗基: 伯恩斯坦先生曾经对人说,理事们到纽约开会,像是去度假似的。
   茉莉: 他的说法对不对?你们开会期间是否受到款待?
   郭罗基: 他的说法又对又不对。通常,我们到纽约开一天的会,住两个晚上,“中国人权”办公室并没有为我们提供什么“度假”的条件。方励之每次到纽约开会的机票都是自己掏钱。我为了替“中国人权”节省旅馆费,总是挤在刘青的家里。有一年,我到于浩成住的旅馆一看,一个小间,一把椅子,一张单人床,恐怕在纽约再也找不到比这更简陋的旅馆了。
   茉莉: 这样看来,你们这些理事义务工作,没花“中国人权”什么钱。
   郭罗基: “中国人权”招待理事们“度假”的地方,与帝国大厦豪华的办公室是很不相称的。不过,享受这种“度假”待遇的只是中国理事,外国理事如何“度假”不得而知。
   茉莉: 住的条件差一点没有关系,只要心情好就行。
   郭罗基: 是的,我们都不在乎居住条件。换一个角度看,伯恩斯坦的说法也不无道理。平时,不拿薪水的理事们都有自己的事情,很忙碌,每年到“中国人权”开会就成了放松活动。事先大家不知道会议讨论什么问题,无从准备。会上,谭竞嫦、刘青滔滔不绝,理事们也毋需多说。会下说的比会上说的多。一年一度见见老朋友,倒也很开心。
   茉莉: 这次理事会恐怕不同寻常吧?
   郭罗基: 2005年度的理事会与以往大不相同。这次预定的会期不再是一天,而是两天,看来会议的主持者知道一天完不了。而且会前一个多月,电邮、电话来往频繁,争论就开始了。争论的双方都意识到,这次去纽约,决不是“度假”,而是较量。
   茉莉: 对,是改革派和“保刘派”的一次较量。
   郭罗基: 大家都在进行会前的准备。我为了进一步说明“关于免去刘青的‘中国人权’主席职务的提案”,写了一个系统发言,打印出来有10页。当时,我信心十足。所以事先起草了一份《关于免去刘青的“中国人权”主席职务的决议》(“中国人权”理事会2005年年度会议,2005年1月7日)(草案)。只要我们的提案得到通过,我可以马上拿出一个决议草案来。
   茉莉: 你信心十足,可见理想主义者总是免不了天真。你预料免去刘青职务的提案会被顺利通过,还准备了下一步改革的草案。
   郭罗基: 这时,恰好大赦国际美国分部(Amnesty International USA)在他们的网站上发表了两个文件,一个是关于中国维权运动的新闻报道,一个是关于中国维权运动的专题报告《中华人民共和国的维权人士在危险中》(People's
   Republic of China, Human Rights Defenders at Risk)。
   茉莉: 大赦国际的工作做得不错。
   郭罗基: 他们对中国维权运动报导之详尽、研究之深入,使我大为吃惊;吃惊之余,就是惭愧。这原是“中国人权”应该做的,我们没有做,别人代我们做了。
    我准备将大赦国际美国分部和“中国人权”的工作进行对比。例如,“中国人权”向联合国任意羁押工作组呈交的案例中,把北京的医生徐永海说成“山东宗教活跃人士”;说胡石根“1992年在筹划纪念六四活动后被羁押,稍后以反革命罪被判刑20年。”其实他是因1991年组织中国自由民主党及其外围中华进步同盟而判刑的。
   茉莉: 大赦国际组织的中国部,一般都是外国人在为中国工作。谭竞嫦这种“黄皮白心”的华裔美国人对中国的了解还比不上他们。
   郭罗基: 是啊,“中国人权”里面的专业人权工作者,连这种起码的事实都搞错了,这不能不说是另一种吃惊。我特意把大赦国际美国分部的专题报告打印出来,共41页,本来想请几位朋友分工译成中文,时间来不及了。我还进行了其他准备工作。谁知这些准备工作都没有派上用场,会议的实际进程完全出乎意外。
   茉莉: 说一句“事后诸葛亮”的话:你们太相信“正义必胜”了,不懂社会现实的冷酷,用金钱捆成的“利益纽带”比正义伦理要强韧牢固得多。这个道理,我也是最近才痛心地悟出来的。
   郭罗基: 你的批评也许有道理。此外,我和刘宾雁先生交换了意见,他因病不能出席会议。我们在所有的问题上观点一致,他郑重其事地给我签署了一份《委托授权书》。我在会上散发了这份《委托授权书》的复印件,我的发言是代表刘宾雁和我两个人的。刘宾雁的委托授权并没有使我的发言增加什么分量,只是表明会外还有一个人牵挂着会议的进展。
   茉莉: 刘宾雁先生患了癌症,难为他还这么牵挂这个组织。
   郭罗基: 按照惯例,“中国人权”理事会开会前一天的晚上,总是举行 Party.
   以前的Party 比较简单,但自从谭竞嫦上任以后,大肆铺张,每次都是西式大餐,“葡萄美酒夜光杯”。这也许可以说如伯恩斯坦所言的“度假”的唯一节目。
   茉莉: 用人道捐款来大肆铺张开Party,那“葡萄美酒”里多少有人权受害者的血泪吧。
   郭罗基: 历次Party 的参加者,除了理事以外,还有人权运动的活跃人士、与“中国人权”工作上有来往的关系户等等。今年1月6日晚上的 Party, 气氛不比往常,大家都很严肃。
   茉莉: 我可以想见当时“权力保卫战”之前的紧张气氛。
   郭罗基: 只有一对夫妇——程晓农和何清涟,似乎颇为得意。程晓农既非人权运动活跃人士,又非关系户,怎么也来参加了?当时我搞不清,后来才明白。
   茉莉: 正式会议开始的情况如何?
   郭罗基: 1月7日上午9:30理事会开会,方励之主持会议。按照“会议议程草案”的安排,这天上午的主要节目是两个:一,讨论通过黎安友、胡平提出的“理事会重组计划”,增选新理事。二,“财务报告和审批06年会计年度的预算”。
   茉莉: 不是“草案”吗?什么时候成了定案?
   郭罗基: 会议开完了也没有定案。这就是说,会议的议程并未经民主程序通过。今年的议程很特别。往年都是从工作报告开始,选举事宜放在后面。这一次却把“理事会重组计划”放在第一位,先来选举。其中的奥妙,我下面会讲到。这种议程首先就经不起讨论,干脆不让大家讨论。
   茉莉: 黎安友、胡平的“理事会重组计划”是什么内容?
   郭罗基: 所谓“理事会重组计划”,即改选理事会成员的一半,分别在奇数年和偶数年进行。这是每年的例行公事,从来没有像今年这样突出。我立即发言:我们8位理事和名誉理事的《紧急动议》中已经提出,在讨论“理事会重组计划”时应列入“中国人权”主席的任免问题。
    韩东方说,他也有提案。黎安友又说,他也有提案。他建议,所有的提案在下午讨论,上午还是按原计划进行。他的建议得到多数人同意。
    改选理事会成员的一半,是一揽子地举手通过的。增选新理事则进行投票。
   茉莉: 这个“重组理事会计划”要达到的目的是什么?
   郭罗基: 执委会本来有一个改造理事会的计划。原有理事30人,拟精简机构,减至23人。在目前的形势下,非但不减反而增加3人。
   茉莉: 新理事的候选人是哪些人?
   郭罗基: 等额选举,三位新理事只有三位候选人,他们是:李进进、陆恭慧、罗宾(Robin Munro)。李进进是已在“中国人权”上班的主席接班人。陆恭慧是谭竞嫦和韩东方共同物色的香港名人。而罗宾则是韩东方的直接帮手。他本是“中国人权”的理事,因久已不参与活动,成了名誉理事。现在形势需要,又把他增选为理事。
   茉莉: 我认识罗宾,他原来在“亚洲观察”工作,我逃亡香港时他给我提供过帮助。
   郭罗基: 罗宾自从离开“亚洲观察”后,有一段时间找不到工作,生计无着,是韩东方的那个“中国劳工通讯”收留了他,据说报酬不菲,故他对韩东方特别卖力。而韩东方和刘青有多重关系,所以罗宾也竭力支持刘青。
   茉莉: 据我了解,在你们2005年理事会召开之际,韩东方手下的工作人员,在紧张地找理事为刘青拉票。当时你们这些书生气的理事却没有拉票的意识。
   郭罗基: 我们确实没有想到要在会下拉票,因为我们有信心在会上说服别人。
   茉莉: 你们不拉票他们拉,结果怎样?
   郭罗基: 从最后的投票结果来看,他们的拉票是见效的。更加见效的是,3位新理事加强了刘青、谭竞嫦阵营的力量。这是比拉票更保险的加票。另一方面,改革派成员、多次重要提案的提案人之一张伟国,被搞成名誉理事,失去了投票权。这样,不算拉票,一出一入,力量对比就差了4票。这一点,我们事先没有估计到。掌权的人可以运用权力左右形势,改变多数和少数的比例。今年会议的议程之所以特别,因为先来选举,后面讨论任何问题,表决起来,就可以体现这个“加票”的比例。
   茉莉: 金钱和权力结合,是一种很厉害的操纵力量。
   郭罗基: 我们忽然清醒,这一年可能是“最后的斗争”了。以后刘宾雁、苏晓康、黄默和我都将被搞成名誉理事,有权发言,无权投票。我们的力量在于正义,我们的手段唯有言论,所以,要改变“中国人权”的局面,必须大声发言,伸张正义,以舆论的优势施加强大的压力,靠投票是越来越不行了。
   茉莉: 黎安友当理事也多年了,他为什么不把自己也搞成无投票权的“名誉理事”?当时你们投票的情况如何?
   郭罗基: 三位新理事自然顺利当选。会议结束后我才得知,我投的票竟是废票。因为我在三个候选人中只选了两个。“中国人权”创造了一个奇特的选举规则:要么全选,要么全不选。但事先又不宣布。我误中机关,在三个候选人中选了两个,就成废票。中国大陆的等额选举常为人所垢病,但在等额选举中,对候选人还可以作出赞成、反对、弃权三种选择。“中国人权”在选举规则上胜过了共产党,非但是等额选举,还是零和游戏。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