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郭罗基作品选编
[主页]->[独立中文作家笔会]->[郭罗基作品选编]->[一个离奇的 "利益冲突" 案——郭罗基访谈录之二十一]
郭罗基作品选编
·民主集中制并非民主制
·法律制度和国家权力
·法律和所有权、所有制
·国家权力的集权和分权
·公正立法是法治的前提
·行政权必须受监督
·没有司法独立就没有法治
·无效的诉讼 有益的开拓
·多起诉,少起义──对郭罗基先生的专访
·以“非法组织”的罪名抓人才是非法的
·不是反对立法,而是反对立恶法
·追究江泽民的危害国家安全罪
·中国的现代化需要新启蒙——“五四”以来70年的启示
·邓小平和反右派——兼为章伯钧、罗隆基翻案
·北京大学的传统需要更新
2004
·突破僵化的斯大林哲学体系的艰难历程——纪念冯定逝世20周年*
·梦里依稀慈母泪
《论“依法治国”》
·《论“依法治国”》封面
·出版说明
·目录
第一章 “依法治国”与宪政
·01“依法治国”是什么样的法治?
·02实行法治必须树立宪法的权威
·03宪法是否有权威首先在于如何立宪
·04宪法是否有权威还在于如何修宪
·05宪法的内容
·06宪法的精神
·07宪法和宪政
第二章 “依法治国”与民主
·08宪政是近代的新型民主
·09中国人怎样理解民主?
·10民主不是多数压制少数
·11民主不是错误服从正确
·12民主不是为了集中
·13民主集中制不是民主制
·14民主必须和自由协调
第三章 “依法治国”与自由
·15行为规范和人的自由
·16在不自由中争自由
·17自由的冲突与和谐
·18普遍的自由就是平等
·19自由不能没有限制
·20自由的界限是法律
·21人身自由是最低限度的自由
·22居住自由是人身自由的延伸
·23思想自由是精神的天性
·24能否“统一思想”?
·25言论自由是利权不是义务
·26何谓“煽动颠覆国家政权”?
·27新闻出版自由是利权不是权力
·28“舆论一律”有什么好处?
·29结社自由是人身自由和表达自由的结合
·30组党自由是公民的参政利权
·31自由和民主的根源是人权
第四章 “依法治国”与人权
·32人权在中国
·33人权问题上的分歧是什么?
·34中国政府在人权问题上的迷思
·35人权的共同标准和不同标准
·36人权的结构
·37追求人权的历史过程
·38人权和国权、主权
·39人权和公民权
·40国际人权宪章和中国公民利权
·41公民的基本利权和义务
·42人权和法律
第五章 “依法治国”与法律
·43什么是法律?
·44人民为什么要守法?
·45政府为什么要守法?
·46政府的合法性何在?
·47法律和经济
·48市场经济是法治经济
·49法律和所有权、所有制
·50法律和道德
·51法律和正义
·52法律和宗教
·53行为规范和社会秩序
·54法律制度和法律文化
第六章 “依法治国”与政权
·55法律制度和国家权力
·56国家权力的集权和分权
·57立法权
·58行政权
·59司法权
·60取消一党专权
·作者自传
2005
·论赵紫阳的意义——为“赵紫阳与中国改革”研讨会所作的书面发言
·论赵紫阳之为人
·政党窃国 公器私用
·不懂马克思主义的人在“坚持马克思主义”
·构建和谐社会从公正处理六四开始
《关于“中国人权”事件的郭罗基访谈录》
·“中国人权”创业史上的可敬人物 ——郭罗基访谈录之一
·《我和刘青:从民主墙到“中国人权”》——郭罗基访谈录之二
·2004年理事年会是一个转折点——郭罗基访谈录之三
·刘青把人权事业当作私人领地——郭罗基访谈录之四
·赌徒管钱财如同老鼠守油瓶——郭罗基访谈录之五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一个离奇的 "利益冲突" 案——郭罗基访谈录之二十一

茉莉
   

   在“中国人权”2005年理事会上,为了抵赖自己的种种违法违规行为,把水搅浑,刘青以攻为守,抛出了一个“关于郭罗基理事与中国人权利益冲突、伤害组织的申请调查提案”。
   
   这个报复性提案摆了一个大乌龙,所指控的内容无一条可以成立。就连刘青的战友也觉得这个提案“水平太低”。虽然该提案被刘青当场收回,但其中的内容却被加油添醋,颠倒黑白,在私下传播。为此,茉莉专门做这一个访谈,让郭罗基先生把真实情况如实道来,并请有关人士为此作证。
   
   另外,针对郭罗基先生的谣言还包括“桃色事件”,这种好玩的绯闻也在此一并报道,以飨读者。
    ………………………………………………………………
    茉莉:
   郭先生,我们在以前的访谈中已经预告,将谈谈斯卡特要你解释 “利益冲突”
   
   问题,以及刘青提案对你的指控。现在,请你详细介绍一下有关情况。
   郭罗基:
   1月8日的理事会上,在讨论刘青问题时,斯卡特忽然转移视线,对着我说:“郭先生,你作为理事接受了'中国人权’ 的人道援助,也构成利益冲突了,请你作出解释。”
   
   我说,这个问题与刘青提案中的某些内容有关,下面讨论刘青提案时我再作解释。
   有人以为抓住我的弱点了,在一边起哄:“现在就讲!” “快讲!”
    茉莉: 他们起哄要你交代,慢一点解释都不行?
   郭罗基:
   我楞住不讲,出现了冷场。丛苏并不了解情况,但她对我是有信心的,劝我说:
   “你就讲给他们听听。”
   我说,好吧,我就来讲讲。
    茉莉: 请从头讲起。
   郭罗基: 1992年,我来美国的时候,亚洲人权观察资助我12,000.钱是
   经 “中国人权” 转交的。但"中国人权” 只付了$10,000. 还欠$2,000.当
   时,我考虑到“中国人权”的财政困难,而我在哥伦比亚大学已领得一
   份薪水,所以没有追讨这一笔欠款。
    茉莉:
   这就是说,还有2000美元的资助,“中国人权”没有转给你。
    郭罗基:
   去年8月,我对谭竞嫦说,现在情况不同了,“中国人权”
   
   年收入三百多万美元,已不在乎这两千美元了,所以我希望他们归还。
    茉莉:
   这笔钱放在那里十多年了,你怎么去年才想起要他们归还?
    郭罗基: 如果还是当年的
   “中国人权”,我确实不想要了。但现在的
   
   “中国人权”挥霍浪费,还有贪污嫌疑,我的钱为什么要让他们糟蹋?
    茉莉: 谭竞嫦怎么回答你?
   郭罗基: 谭竞嫦说,是你的钱应当归还,但那时我不在“中国人权”,
   我一定调查清楚,给你答复。
    茉莉: 她给你什么样的答复?
   
   郭罗基:后来,我收到一张“中国人权”寄来的$3,000.支票,以为这就是
    她给我的答复,心想大概归还$2,000.加上十多年的利息。
    茉莉: 是连本带息还给你?
   郭罗基: 一问,不是。刘青说,这是 “暂时帮助”。我特地写信询问:
   “什么是‘暂时帮助’?不清不楚的钱我不能要。”他们不作回答。于
   是,我把钱退回去了。这次他们同时给三个人,每人发$3,000.的暂时帮
   助”,只有我一个人如数退回。
   茉莉: 你不要不清不白的“暂时帮助”,把钱退回去,反倒构成 “利
   益冲突”了?
    郭罗基: 是啊,我反而有错了。
    茉莉:
   你把$3,000.退回了,谭竞嫦有没有归还原来属于你的那笔$2,000.?
    郭罗基: 没有。
   茉莉: 这就奇怪了,欠你的钱十几年不还,反倒说是 "暂时帮助”。即使他
   们真的是“暂时帮助”你这流亡者,也是应该的啊,怎么能说构成 “利益冲
   突” 了?
   郭罗基: 所以,我说这是他们设置的圈套。这个圈套有三部曲。第一部,
   先寄一张支票给我,说是"暂时帮助”。我问:什么是“暂时帮助”?他们
   不作回答。看来,这是故意的,否则这圈套就玩不下去了; 第二部,把
   “暂时帮助” 说成 “人道援助”,而且不让我知道;第三部,把 “人道援
   助” 说成 “利益冲突” , 这才向我亮出来。
   茉莉: 我看看时间,在这件事发生之前,你已经和其他理事对刘青的问
   题发难了,所以他们需要给你设置一个 "利益冲突” 的圈套。
   郭罗基: 当时,我指出他们这个圈套有三个重大的漏洞:第一,我没有向
   “中国人权” 申请 "人道援助”,我的要求是归还欠款。即我没有提出任何
   “利益” 的要求,何来 “冲突”?第二,我作为理事没有参与“人道援助”
   的讨论,不可能争“利益”,也无所谓“冲突”。第三,即使我得到“人道
   援助”,决定权在他们手里。如果“人道援助” 构成 “利益冲突”,全部责
   任就在他们自己身上。
    茉莉: 道理是这样的。
   郭罗基: 我讲完后,丛苏问他们:“有什么问题?没有问题!”那些人无话
   可说。
    茉莉: 哈!哑巴了。
   郭罗基: 事后我还了解到,这是斯卡特律师和谭竞嫦律师商量后,又咨询了
   几位同行律师,作了充分准备,才由斯卡特律师在会上发难的。那几位同行大
   概也是这种水平。
   茉莉: 他们不但是水平问题,而且是心术不正。这事你完全清白,为什么开
   头楞住不讲?
   郭罗基: 因为刘青在他的 “关于郭罗基理事与中国人权利益冲突、伤害组织
   的申请调查提案”中有一条与此相关。他说:我 "向中国人权索要十年前捐给中
   国人权的二千美元”。我想在讨论他的提案时揭露他的谎言。有头脑的人可以
   想想,一个刚从中国来到美国的人,有捐赠两千美元的财力吗?而且,这件事
   根本与刘青无关,经手人是王渝和萧强,王渝付现金、开支票,萧强写信作说明。
    茉莉:
   这个问题我向经手人王渝求证,她证明说:“事情就是郭罗基先生所
    陈述的。”请问,萧强的原信是怎样写的?
   郭罗基: 萧强给我的一封信中说:“寄上一张$XXXX.XX的支票,凑满一万,还
   有两千,以后再付。”但以后一直没有再付。如果我有捐赠的意愿,只能对王渝、
   萧强说,不会对刘青说。
   茉莉: 我又找王渝证明一下,她说:当时我们不是故意不付,而是疏忽。原来
   “中国人权”王渝兼任会计,此事由她经手。后来有了专职会计,移交工作时忘
   了交待这件事。大家都忘了,郭罗基也没有提醒我们。
    郭罗基: 王渝在这段话里已经说得很清楚了。
   茉莉: 斯卡特律师和谭竞嫦律师,再加他们几位同行律师,精心准备了一发针
   对你的炮弹,结果打出来是个哑炮。接下来他们怎么打?
   郭罗基: 第一炮没有打响,指控我与“中国人权”利益冲突的仗,接下来就没法
   打了。刘青用蚊子叫的声音嘟囔了一句:“我撤销我的提案。”
    茉莉:
   刘青自知理亏,撤销了提案,这事就不在会上说了?
    郭罗基:
   我觉得很遗憾,因为他撤销提案,我就失去了辩驳的机会。在此之前,
   
   李进进对我说:“我们都认为刘青的提案水平太低,大家建议他自己撤销。”
   他说的 “我们”、“大家”,当然是指在刘青周围支持他的人们。所以,刘青是在
   “我们”、“大家”的压力下才采取行动的。
    茉莉:
   李进进也是学法律的,单就这一点看,他比那些美国律师还稍强一点。
   郭罗基:
   看到李进进有此善意的表示,我对他说,你是中国宪政俱乐部的重要成员,
   中国宪政俱乐部的主要负责人都是鼓吹暴力革命的,与“中国人权”的宗旨不合,你
   应当在这次会上表个态。他说不知道有此事。我立即给他两份从网上下载的打印文
   件,一份是中国宪政俱乐部章程,另一份是中国宪政俱乐部在费城以实弹射击作为成
   立仪式的报道。
    茉莉: 看了这些文件他怎么说?
   郭罗基: 随后,李进进在会上发表声明,宣布退出中国宪政俱乐部,还特别强调:
   “请记录在案。”
    茉莉:
   后来李进进在博讯网站发表声明,说他不是中国宪政俱乐部的成员。
   郭罗基: 因为“中国人权”
   理事会2005年1月8日的会议已经记录在案,李进进发表
   声明退出中国宪政俱乐部,所以他后来就不是中国宪政俱乐部的成员了。
    茉莉: 请问当时刘青有没有说明撤销提案的理由?
    郭罗基: 没有。我想,他不会承认自己的提案
   “水平太低”,而是另有缘故。
    茉莉: 另外有什么缘故?
   郭罗基: 刘青的指控,第一条是“成立其他组织写信伤害中国人权”,后面有
   括弧“信件内容”。第二条是 "在理事会散发对刘青的不实指控”,后面的括弧注
   明有“信件一、信件二”。他的指控有三大类,总共是8条,最后说:“以上内容
   基本都有信件为证,时间匆促,容后提供。”看来,他搜索到的我的信件还真不少,
   不知用的是什么办法?
    茉莉:
   谭竞嫦不是说要搞间谍网虫监视你们理事吗?刘青也有一些心腹向他汇报,
    他们的能耐可不小。但这些都是私人信件吧?
    郭罗基: 是的。如果讨论刘青指控我的提案,那么我将逼他
   “提供” 信件。刘青是
   “法盲”,他不知道在美国擅自公布别人的信件是违反隐私法的。但刘青周围的人并
   非都是“法盲”,有人告诉他:“这些信件你是不能拿出来的。”刘青声言指控都有
   信件为证,又不能拿出来,何以成立?怎么讨论?
    茉莉:
   刘青撤销了自己的提案,是不是意味着他否定了提案的内容?
   郭罗基:
   按理说应该如此,事实上并非如此。会后,刘青提案却广为流传。我接到三
   次电话,因为提案内容太离奇,都想问个究竟。
   茉莉:
   我也听好几个人告诉我,有些人还真相信了刘青的谎言,以为郭先生你真的有
   什么“利益冲突”问题。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