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郭罗基作品选编
[主页]->[独立中文作家笔会]->[郭罗基作品选编]->[查账和调查——郭罗基访谈录之八]
郭罗基作品选编
·以“非法组织”的罪名抓人才是非法的
·不是反对立法,而是反对立恶法
·追究江泽民的危害国家安全罪
·中国的现代化需要新启蒙——“五四”以来70年的启示
·邓小平和反右派——兼为章伯钧、罗隆基翻案
·北京大学的传统需要更新
2004
·突破僵化的斯大林哲学体系的艰难历程——纪念冯定逝世20周年*
·梦里依稀慈母泪
《论“依法治国”》
·《论“依法治国”》封面
·出版说明
·目录
第一章 “依法治国”与宪政
·01“依法治国”是什么样的法治?
·02实行法治必须树立宪法的权威
·03宪法是否有权威首先在于如何立宪
·04宪法是否有权威还在于如何修宪
·05宪法的内容
·06宪法的精神
·07宪法和宪政
第二章 “依法治国”与民主
·08宪政是近代的新型民主
·09中国人怎样理解民主?
·10民主不是多数压制少数
·11民主不是错误服从正确
·12民主不是为了集中
·13民主集中制不是民主制
·14民主必须和自由协调
第三章 “依法治国”与自由
·15行为规范和人的自由
·16在不自由中争自由
·17自由的冲突与和谐
·18普遍的自由就是平等
·19自由不能没有限制
·20自由的界限是法律
·21人身自由是最低限度的自由
·22居住自由是人身自由的延伸
·23思想自由是精神的天性
·24能否“统一思想”?
·25言论自由是利权不是义务
·26何谓“煽动颠覆国家政权”?
·27新闻出版自由是利权不是权力
·28“舆论一律”有什么好处?
·29结社自由是人身自由和表达自由的结合
·30组党自由是公民的参政利权
·31自由和民主的根源是人权
第四章 “依法治国”与人权
·32人权在中国
·33人权问题上的分歧是什么?
·34中国政府在人权问题上的迷思
·35人权的共同标准和不同标准
·36人权的结构
·37追求人权的历史过程
·38人权和国权、主权
·39人权和公民权
·40国际人权宪章和中国公民利权
·41公民的基本利权和义务
·42人权和法律
第五章 “依法治国”与法律
·43什么是法律?
·44人民为什么要守法?
·45政府为什么要守法?
·46政府的合法性何在?
·47法律和经济
·48市场经济是法治经济
·49法律和所有权、所有制
·50法律和道德
·51法律和正义
·52法律和宗教
·53行为规范和社会秩序
·54法律制度和法律文化
第六章 “依法治国”与政权
·55法律制度和国家权力
·56国家权力的集权和分权
·57立法权
·58行政权
·59司法权
·60取消一党专权
·作者自传
2005
·论赵紫阳的意义——为“赵紫阳与中国改革”研讨会所作的书面发言
·论赵紫阳之为人
·政党窃国 公器私用
·不懂马克思主义的人在“坚持马克思主义”
·构建和谐社会从公正处理六四开始
《关于“中国人权”事件的郭罗基访谈录》
·“中国人权”创业史上的可敬人物 ——郭罗基访谈录之一
·《我和刘青:从民主墙到“中国人权”》——郭罗基访谈录之二
·2004年理事年会是一个转折点——郭罗基访谈录之三
·刘青把人权事业当作私人领地——郭罗基访谈录之四
·赌徒管钱财如同老鼠守油瓶——郭罗基访谈录之五
·“中国人权” 的黑箱是如何揭开的?—郭罗基访谈录之六
·“中国人权”组织的制度缺陷———郭罗基访谈录之七
·查账和调查——郭罗基访谈录之八
·执委会六月会议爆发危机——郭罗基访谈录之九
·“中国人权” 的 “死结”何在? ——郭罗基访谈录之十
·理事提案被泼一瓢冷水—郭罗基访谈录之十一
·黎安友教授“有损学者身份”—郭罗基访谈录之十二
·权力保卫战拉开帷幕——郭罗基访谈录之十三
·信心十足去“度假” ——郭罗基访谈录之十四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查账和调查——郭罗基访谈录之八

   
   
   
   
   

   
   
   
    茉莉
   
   
   
   
   
    在本次访谈中,郭罗基先生谈到对刘青的权力腐败承担责任的问题。茉莉认为:由于一部分辞职理事在2004年5月就提出了亡羊补牢的建议,在一定程度上弥补了过去的失误,那么,后来中国人权组织继续腐败的责任,就应该由仍然坚持错误的现存理事会承担。
   
   
   
   
   
   
   
   茉莉: 郭先生,前几次访谈,谈的是2004年理事会之后,正当你们调查刘青的问题,思考“中国人权” 的教训的时候,玮琳的揭发又为“中国人权” 的黑箱打开了一道裂缝。对于这一切,“中国人权” 的当权者作出何种反应?
   
   
   
   郭罗基: 2004年2月11日,执行委员会开会,作出两项决定。
   
   
   
   茉莉: 哪两项决定?
   
   
   
   郭罗基: 第一,接受理事会的建议,成立三人小组,管理人道援助基金。除
   
   刘青外,推选斯卡特 ( Scott Greathead ) 和童屹参加,并由他们两人负责查账。
   
    第二,受理玮琳对刘青的控告,由黎安友和童屹进行调查。
   
   
   
   茉莉: 这两项决定都非常好。
   
   
   
   郭罗基: 好是好,但有一点非常奇怪。童屹是资历最浅的理事兼执委,两项重任─ ─查账和调查却都落在她的肩上。一些资深的理事兼执委被排除在外。有人大概以为,由两个美国人把关,年轻的中国女性童屹是好唬弄的。但他们低估了童屹。
   
   
   
   茉莉: 调查进行得怎样?
   
   
   
   郭罗基: 执委会作出调查玮琳对刘青的控告后,仅仅事隔一天,即2月13日,刘青通知玮琳:“自2004年2月16日终止你在‘中国人权’的工作,工资也以2月16日为结算日。”案件还没有开始调查,刘青先行手为强,把玮琳赶出“中国人权” 。这就是中国大陆人士常说的,腐败分子“顶风作案”。而“中国人权” 的理事会和执委会竟熟视无睹。
   
   
   
   茉莉: 刘青早已经习惯了耍威风。
   
   
   
   郭罗基: 刘青以自己的行为更进一步证实了玮琳的揭发,他搞的那一套,确实就是独裁。
   
   
   
   茉莉: 看起来要查刘青的账,调查玮琳案件,都不是容易的事情。
   
   
   
   郭罗基: 斯卡特和童屹到“中国人权”办公室查阅发放人道援助的账目,刘青只交出2002年、2003年和2004年初的账,而且也不是痛痛快快交出来的,是逐步挤出来的。他交出的账有两种:“中国人权” 的账是英文的,刘青自己记的账是中文的。
   
   
   
   茉莉: 美国人斯卡特懂中文吗?
   
   
   
   郭罗基: 不懂。
   
   
   
   茉莉: 不懂中文怎么查?
   
   
   
   郭罗基: 所以,他去了一次,再也不去了。查账都是童屹单独进行的。按照美国的规矩,查账委员会必须至少由三人组成,最后以查账委员会的结论,向董事会(理事会)报告。“中国人权” 的事,怪就怪在有些美国人不按美国的规矩办。查账由两个人进行,如果最后各执一词怎么办?而实际上,任命了两个人却只有一个人从事查账。
   
   
   
   茉莉: 童屹在查账的同时还要调查玮琳案件,是不是?
   
   
   
   郭罗基: 是。除了核实玮琳提出的问题外,在调查过程中,刘青、谭竞嫦还节外生枝,说玮琳从来不是“中国人权” 的正式员工,是她与人串通做了手脚;又说给她买医疗保险是属於特殊照顾等等。黎安友和童屹又要去查“中国人权” 的人事档案,以及工资单和医疗保险记录等等。
   
   
   
   茉莉: 人道援助查账和玮琳案件调查的结果如何?
   
   
   
   郭罗基: 这两项结果,下次再谈。现在是谈过程。
   
   
   
    有一个时期,童屹花了大量的时间,到“中国人权” 办公室查人道援助的账目和调查玮琳案件。童屹如此投入,对于某些人来说,是不好理解的。他们用有色眼镜一看,认为她别有所图,一定是想取代刘青当“中国人权”主席。童屹被当作刘青的挑战者,成了主要的打击对象。所以,她不仅付出辛劳,还要承受精神压力。后来,他们发觉罪魁祸首是郭罗基,于是改变了打击方向。
   
   
   
   茉莉: 他们说你这个老头子想取代刘青当“中国人权” 主席?恐怕没有人会相信。
   
   
   
   郭罗基: 改变一套说词还不容易。
   
   
   
   茉莉: 你怎么会被他们视为罪魁祸首?
   
   
   
   郭罗基: 因为我联合其他理事提了一个提案。
   
   
   
    2004年初的理事会之后,我调查了刘青的问题,研究了章程,又从玮琳的揭发中窥探到“中国人权” 黑箱的一些内幕,这一切唤起了我作为理事的责任心。我和刘宾雁、苏晓康发起,又得到黄默、丛苏、张伟国、郑心元的联署,提议在2004年下半年召开一次理事会特别会议。2月11日的执委会会议决定,下一次的会议将于6月1日召开。我们的提议就是向6月1日的执委会会议提出的。
   
   
   
   茉莉: 你们提议召开理事会特别会议,想要解决什么问题?
   
   
   
   郭罗基: 总起来说,是专门讨论“中国人权”自身的组织建设问题。
   
   
   
   茉莉: 这个建议很好啊!请具体说说。
   
   
   
   郭罗基: 理事会特别会议面临的问题有三个:
   
   
   
    一,修改章程。经认真讨论,提出修改意见,然后任命一个章程修
   
   改委员会,综合修改意见,提出草案,交明年的理事会,必须表决,才能通过。
   
   
   
   二,讨论官员的选举和任期。
   
   
   
    三,继续讨论通过一月份所没有通过的年度预算。(这个预算始终
   
   未经理事会表决,官员们就执行了。他们的眼里哪有理事会?何在乎程序?)
   
   
   
   茉莉: 这些问题都非常重要。
   
   
   
   郭罗基: 大家商量的结果,认为理事会特别会议讨论三个问题,太多。论重要
   
   性,第一个问题最重要;论迫切性,第二个问题最迫切。理事会特别会议只需解决最迫切的问题,首先实现组织上的更新,然后再解决最重要的章程和制度问题。
   
   
   
    5月下旬,我们发出如下简短的信件:
   
   
   
   “‘中国人权’理事会共同主席方励之、伯恩斯坦先生:
   
    近年来,‘中国人权’在组织制度的建设上取得了一定进展,但是在官员的任期和选
   
   举问题上,仍然程序不完善,已有的程序也没有严格执行。我们认为,这些问题已经影响到‘中国人权’的组织健康、国际声誉和实际工作质量,成为一个必须解决的紧迫问题。
   
    根据《中国人权章程》,组织官员包括主席(president) 、执行主任(executive director)、秘书(secretary)和财务(treasurer)可以连选连任,但没有规定这些职务连任的次数,等于认可终身制。实际上,在这四个职务中,现任主席自1992年理事会以来,12年中从来没有选举过。我们提议,今年下半年召开理事会特别会议,专门就上述问题进行讨论。
   
   
   
   
   
   ‘中国人权’理事
   
   
   
   郭罗基、黄默、刘宾雁、苏晓康、丛苏、张伟国、郑心元”
   
   
   
   茉莉: 官员没有连任的限制,是否就等同于终身制?
   
   
   
   郭罗基: 并不等同。中国的宪法和共产党的党章起先没有连任的限制,也没有规定实行终身制。但在政治体制改革中,人们强烈地反对 “党和国家领导职务事实上存在的终身制” 。“中国人权”也一直在反对中国的这种 “事实上存在的终身制” ,而自己又在搞 “事实上存在的终身制” 。
   
   
   
    我们在访谈中已经多次强调一个观点:“中国人权” 公然反对在中国实行的东西,往往自己也在悄悄地实行。“中国人权” 反对在中国实行人治,自己实行的也是人治。“中国人权” 反对中国的权力腐败,自己也在搞权力腐败。
   
   
   
   茉莉: 你们这个提议被主事者接受了吗?
   
   
   
   郭罗基: 没有。我们被告知,提议可以在理事会的年度会议上讨论。但2005年
   
   的理事会年度会议公布的议程中,并没有将我们的提议列入。这是后话。
   
   
   
   茉莉: 所以在2005年理事会以后,“中国人权” 主席刘青还是未经选举继续连任。
   
   
   
   郭罗基: “中国人权”的主要官员长期没有选举,在2004年6月以前,全体理事
   
   都负有责任,但所负责任的程度是不一样的,制定理事会议程的人们负有主要的责任,因为他们从来没有将选举问题列入议程。
   
   
   
   茉莉: 办公室拿薪水的专职人员,他们应该根据章程,及时安排选举事宜,这是他们的本职工作。
   
   
   
   郭罗基: 2004年6月以后,由部分理事提议召开理事会特别会议,讨论选举和
   
   任期问题,却引起紧张局势。可见,制定理事会议程的人们认为,不将选举列入议程是正常的,而由理事们提出选举的议程就不正常了。部分理事提议召开理事会特别会议,以及后来在2005年的年度理事会上提出《关于免去刘青的“中国人权” 主席职务的提案》,都是为了改正以往的过失,他们对主要官员长期没有选举不能继续负责了,全部的责任就在反对者身上。
   
   
   
    所以,最后出现“中国人权” 主席十三年不经选举继续连任的结果,不能说错误人人有份,全体理事(包括辞职理事)都要负同样的责任。
   
   
   
   茉莉: 我赞同你对责任的区分。你们辞职理事在2004年就提出了亡羊补牢的建
   
   议,在一定程度上弥补了过去的失误,以后的责任就不是你们的了。
   
   
   
   郭罗基: 可以说,提议召开理事会特别会议的一方是遵守程序、坚持程序,要求按程序解决“中国人权” 的问题;而反对召开理事会特别会议的一方就是阻挠按程序解决“中国人权” 的问题。
   
   
   
   茉莉: 说得对,后来中国人权组织继续腐败的责任,就应该由坚持错误的现存理事会承担。郭先生,今天就谈到这里,下次我们接着谈执委会六月会议拒绝部分理事提议,那是中国人权组织内部爆发危机的开始。
   
   
   
   原载《议报》第211期 2005-8-14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