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郭罗基作品选编
[主页]->[独立中文作家笔会]->[郭罗基作品选编]->[52法律和宗教]
郭罗基作品选编
·什么是法律 ?
·人民为什么要守法 ?
·政府为什么要守法 ?
·政府的合法性何在 ?
·法律和经济
·市场经济是法治经济
·法律和所有权
·法律和道德
·法律和正义
·法律和宗教
·行为规范和社会秩序
·改造、培育法律文化
·国家权力和法律制度
·集权和分权
·立法权
·行政权
·司法权
·取消一党专权
·法制和法治
·何谓“社会主义法治”?
·法治:宪法至上
·立宪和修宪
·以人民争取利权运动兑现宪法
·一党专权违宪论
·宪政是近代的新型民主
·民主的原则怎样遭到歪曲?
·民主集中制并非民主制
·法律制度和国家权力
·法律和所有权、所有制
·国家权力的集权和分权
·公正立法是法治的前提
·行政权必须受监督
·没有司法独立就没有法治
·无效的诉讼 有益的开拓
·多起诉,少起义──对郭罗基先生的专访
·以“非法组织”的罪名抓人才是非法的
·不是反对立法,而是反对立恶法
·追究江泽民的危害国家安全罪
·中国的现代化需要新启蒙——“五四”以来70年的启示
·邓小平和反右派——兼为章伯钧、罗隆基翻案
·北京大学的传统需要更新
2004
·突破僵化的斯大林哲学体系的艰难历程——纪念冯定逝世20周年*
·梦里依稀慈母泪
《论“依法治国”》
·《论“依法治国”》封面
·出版说明
·目录
第一章 “依法治国”与宪政
·01“依法治国”是什么样的法治?
·02实行法治必须树立宪法的权威
·03宪法是否有权威首先在于如何立宪
·04宪法是否有权威还在于如何修宪
·05宪法的内容
·06宪法的精神
·07宪法和宪政
第二章 “依法治国”与民主
·08宪政是近代的新型民主
·09中国人怎样理解民主?
·10民主不是多数压制少数
·11民主不是错误服从正确
·12民主不是为了集中
·13民主集中制不是民主制
·14民主必须和自由协调
第三章 “依法治国”与自由
·15行为规范和人的自由
·16在不自由中争自由
·17自由的冲突与和谐
·18普遍的自由就是平等
·19自由不能没有限制
·20自由的界限是法律
·21人身自由是最低限度的自由
·22居住自由是人身自由的延伸
·23思想自由是精神的天性
·24能否“统一思想”?
·25言论自由是利权不是义务
·26何谓“煽动颠覆国家政权”?
·27新闻出版自由是利权不是权力
·28“舆论一律”有什么好处?
·29结社自由是人身自由和表达自由的结合
·30组党自由是公民的参政利权
·31自由和民主的根源是人权
第四章 “依法治国”与人权
·32人权在中国
·33人权问题上的分歧是什么?
·34中国政府在人权问题上的迷思
·35人权的共同标准和不同标准
·36人权的结构
·37追求人权的历史过程
·38人权和国权、主权
·39人权和公民权
·40国际人权宪章和中国公民利权
·41公民的基本利权和义务
·42人权和法律
第五章 “依法治国”与法律
·43什么是法律?
·44人民为什么要守法?
·45政府为什么要守法?
·46政府的合法性何在?
·47法律和经济
·48市场经济是法治经济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52法律和宗教

   宗教首先是对超自然力量、超人间力量的信仰;因共同的信仰而组成教会、寺院等组织;在宗教组织内部推行教规、戒律、教会法、寺院法等等行为规范。那么,宗教行为规范与法律行为规范是什么关系?
   
   §§宗教的性质
   
   对超自然力量、超人间力量的信仰起源于原始社会。由于生产力极端低下造成人自身的软弱,想象出自然之上、人间之上有一种神秘的力量在支配自己。信仰是宗教的前提,并非就是宗教,在一定条件下才成为宗教。由最初的万物有灵、图腾崇拜、祖先崇拜发展到神灵崇拜。苦难产生宗教。在阶级社会,由于身受痛苦而又向往幸福的人们,只能寄希望于天国或来世。于是,形成共同的信仰,进行有组织的活动,才是宗教。地区性宗教发展成为民族性宗教,民族性宗教又发展成为世界性宗教。目前世界上流行的三大宗教是基督教、佛教、伊斯兰教。

   
   中国的官方人士只知道马克思讲过“宗教是人民的鸦片”,形成偏见,不知道马克思还讲过宗教是对“现实的苦难的抗议”、“宗教是被压迫生灵的叹息,是无情世界的感情”。⑴宗教本身是在无情世界中表达人民愿望的,可惜是一种错误的表达,只能沦为无谓的叹息。宗教是消极的抗议;这一特点具有双重作用,可以为不同的阶级所利用。因为它毕竟是一种抗议,如果为被压迫阶级所利用,消极的抗议可以转化为积极的抗议。中国古代的农民起义就常常利用宗教作为动员和组织群众的手段。又因为它是消极的,如果被统治阶级所利用,就成为麻痹人民的鸦片。基督教产生于被压迫者的运动,最初是奴隶、穷人和无产者的宗教。当它被尊为罗马国教后,便沦为统治者的工具。
   
   §§宗教和政治
   
   历史上,宗教对于巩固统治阶级的国家起过重要作用,有些国家甚至实行政教合一,法律与教规浑然一体。古代巴比伦的《汉穆拉比法典》、印度的《摩奴法典》都是法律禁令和宗教戒律的合二为一。这些法典把王权神圣化,以王作为神的化身。违反法律即亵渎神灵,不仅受国家的制裁,还要遭宗教的惩罚。
   
   中世纪,基督教成为欧洲封建制度的主要支柱,教会凌驾于国家之上。在一些国家,宗教支配政治,法律服从教规;在另一些国家,教规就是国法。教会还行使司法权,建立自己的“宗教裁判所”,以制裁“异端邪说”为名,肆意迫害人民。1600年,意大利的科学家布鲁诺,因为坚持“日心说”,被烧死在罗马的鲜花广场。1633年,另一个科学家伽利略被宗教裁判所宣告有罪,遭长期监禁。西班牙的“宗教裁判所”,从1483年起,在首席法官多尔克威马特任职的15年内被宣布为“异端分子”而处以火刑烧死的就有8,220人,被判处其他刑罚的还有89,326人。以教规代替法律的中世纪是欧洲历史上最黑暗的岁月。
   
   文艺复兴和宗教改革以后,宗教和国家的关系发生了变化,从宗教控制法律到法律规范宗教。在现代资本主义国家,一般都实行政教分离,宗教退出政治、退出学校,完全成为私人领域的事务;但法律保护公民个人的宗教信仰自由。
   
   由于历史的原因,有些民族国家直至现代仍维系政教不分。如伊朗,宪法就是由宗教人士所制定,宗教领袖就是国家领导人,伊斯兰教义可以作为法院判决的依据,学校也必须讲授伊斯兰教的古兰经。再如埃及,宪法第二条规定:“伊斯兰教是国教,……伊斯兰教的原则是立法的主要依据。”
   
   全世界约有35亿多的人信仰各种宗教,占了总人口的60%以上。宗教在现代社会仍有广泛的影响,宗教规范在社会调整系统中具有不可忽视的作用。
   
   §§宗教规范和法律规范
   
   宗教教规是由一定的宗教团体制定、或在共同的宗教活动中自发形成的,它是适用于宗教团体内部的行为规范,可以是成文的,也可以是不成文的。教规通常规定信仰的基本原则、宗教组织的结构、神职人员和一般教徒在宗教组织内的利权和义务,有的宗教教规还对教徒的世俗生活作出某些规定。佛教和道教都制定了戒律。道教的基本戒律是五戒,又扩展为八戒、十戒、六十戒、三百戒,以至多达一千戒。教规是以神学世界观作为基础的,因此,它既是行为规范,又是思想准则。
   
   宗教规范与法律规范互相区别,各有适用的领域。
   
   法律体现国家的意志,对于国家的全体公民都具有拘束力。教规体现“神”的意志,实际上是教会和全体教徒的意志,只对教徒具有拘束力,对非教徒没有拘束力。而教徒同时还必须受法律的拘束。宗教徒多了一种行为规范,总是对社会调整系统有利的。
   
   与法律规范相比较,宗教规范更接近道德规范。宗教教义都包含某种伦理观念,从教义引申出来的教规,必然带有道德准则的色彩,劝人弃恶从善。这是宗教在现代社会仍然得以存在的重要原因。在科学技术发达的西方社会,许多人信奉宗教主要不是出于“神”的观念,而是伦理上的需要。因为教义和教规是社会公共道德的重要来源。宗教在现代资本主义国家是调整社会关系的重要力量。
   
   §§中国的宗教信仰自由没有保障
   
   中国本土的宗教是道教。始于东汉顺帝(125-144在位)时的五斗米道,奉600多年前的老子为教主,以《道德经》为经典,后世称道教。佛教是东汉时从印度传入的。基督教在唐朝时从西方传入,名景教,曾中断,鸦片战争后才流传渐广。伊斯兰教也是在唐朝时传入中国的,元朝以后改名回教。
   
   在中国,不同的宗教——儒(孔子的学说并非严格的宗教)、释(佛教)、道可以互相通融,三教合流,没有异教攻伐,更没有类似于西方的宗教战争。这是中国宗教史的一个特点。另一个特点是,中国从来没有出现过宗教干预政治。由于历史上皇权特别强大,皇权压制了宗教,还常常摧毁宗教。大规模的灭佛事件发生过四次,北魏太武帝灭佛,北周武帝灭佛,唐武宗灭佛,后周世宗灭佛,史称给佛教带来“法难”的“三武一宗”。中国的统治阶级只会压制宗教而不善于利用宗教。
   
   宗教在现代西方是社会稳定的因素。当今中国政府却把宗教看作不稳定的因素,原因在于政府对宗教人士和宗教活动采取的歧视和压制引起了反弹,是错误的政策造成的不稳定。
   
   中国的宪法规定:“中华人民共和国公民有宗教信仰自由。”宗教信仰自由的含义包括:
   
   一,精神上的信仰自由。包括信教的自由和不信教的自由;信这种宗教的自由或信那种宗教的自由,信这种教派的自由或信那种教派的自由;从不信教到信教的自由或从信教到不信教的自由。
   
   二,行为上的礼拜自由。包括基督教的礼拜、祷告、忏悔,佛教和道教的法会、道场等诵经礼拜仪式。传教、布道、弘法当然也是属于宗教行为的自由。
   
   三,宗教上的结社自由。包括组织宗教团体,举行团体活动,建立教堂、庙宇等等。
   
   事实上宗教信仰自由在中国并没有得到保障。上述宗教信仰自由的第一方面,是内在的自由,无从限制;而第二方面和第三方面是外在的自由,限制甚多。因为没有宗教信仰的行为自由和结社自由,才出现“地下教会”,出现了“地下教会”就镇压,更没有宗教信仰自由。法轮功并非严格意义上的宗教,中国政府却把它归入宗教,而且是“邪教”,予以取缔。对宗教的镇压总是事与愿违,往往从反面刺激宗教的发展。恩格斯批评用强制手段“消灭宗教”的做法,说它是“替上帝效劳”的蠢举。现在宗教的队伍在中国反而扩大了,就是中国政府“替上帝效劳”的结果。
   
   
   注:
   
   ⑴《马克思恩格斯选集》,第1卷,第2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