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郭罗基作品选编
[主页]->[独立中文作家笔会]->[郭罗基作品选编]->[46政府的合法性何在?]
郭罗基作品选编
·11民主不是错误服从正确
·12民主不是为了集中
·13民主集中制不是民主制
·14民主必须和自由协调
第三章 “依法治国”与自由
·15行为规范和人的自由
·16在不自由中争自由
·17自由的冲突与和谐
·18普遍的自由就是平等
·19自由不能没有限制
·20自由的界限是法律
·21人身自由是最低限度的自由
·22居住自由是人身自由的延伸
·23思想自由是精神的天性
·24能否“统一思想”?
·25言论自由是利权不是义务
·26何谓“煽动颠覆国家政权”?
·27新闻出版自由是利权不是权力
·28“舆论一律”有什么好处?
·29结社自由是人身自由和表达自由的结合
·30组党自由是公民的参政利权
·31自由和民主的根源是人权
第四章 “依法治国”与人权
·32人权在中国
·33人权问题上的分歧是什么?
·34中国政府在人权问题上的迷思
·35人权的共同标准和不同标准
·36人权的结构
·37追求人权的历史过程
·38人权和国权、主权
·39人权和公民权
·40国际人权宪章和中国公民利权
·41公民的基本利权和义务
·42人权和法律
第五章 “依法治国”与法律
·43什么是法律?
·44人民为什么要守法?
·45政府为什么要守法?
·46政府的合法性何在?
·47法律和经济
·48市场经济是法治经济
·49法律和所有权、所有制
·50法律和道德
·51法律和正义
·52法律和宗教
·53行为规范和社会秩序
·54法律制度和法律文化
第六章 “依法治国”与政权
·55法律制度和国家权力
·56国家权力的集权和分权
·57立法权
·58行政权
·59司法权
·60取消一党专权
·作者自传
2005
·论赵紫阳的意义——为“赵紫阳与中国改革”研讨会所作的书面发言
·论赵紫阳之为人
·政党窃国 公器私用
·不懂马克思主义的人在“坚持马克思主义”
·构建和谐社会从公正处理六四开始
《关于“中国人权”事件的郭罗基访谈录》
·“中国人权”创业史上的可敬人物 ——郭罗基访谈录之一
·《我和刘青:从民主墙到“中国人权”》——郭罗基访谈录之二
·2004年理事年会是一个转折点——郭罗基访谈录之三
·刘青把人权事业当作私人领地——郭罗基访谈录之四
·赌徒管钱财如同老鼠守油瓶——郭罗基访谈录之五
·“中国人权” 的黑箱是如何揭开的?—郭罗基访谈录之六
·“中国人权”组织的制度缺陷———郭罗基访谈录之七
·查账和调查——郭罗基访谈录之八
·执委会六月会议爆发危机——郭罗基访谈录之九
·“中国人权” 的 “死结”何在? ——郭罗基访谈录之十
·理事提案被泼一瓢冷水—郭罗基访谈录之十一
·黎安友教授“有损学者身份”—郭罗基访谈录之十二
·权力保卫战拉开帷幕——郭罗基访谈录之十三
·信心十足去“度假” ——郭罗基访谈录之十四
·理事会第一天四个提案——郭罗基访谈录之十五
·谭竞嫦和刘青的工资之谜——郭罗基访谈录之十六
·“十几万美元是小钱” ——郭罗基访谈录之十七
·谁查账谁就是“麦卡锡主义”——郭罗基访谈录之十八
·程序游戏——郭罗基访谈录之十九
·怀着痛苦走出“中国人权”——郭罗基访谈录之二十
·一个离奇的 "利益冲突" 案——郭罗基访谈录之二十一
·辞职前后——郭罗基访谈录之二十二
2006
·宾雁,宾雁,魂归何处
·民主运动和维权运动
·为什么"中国出了个毛泽东"?
·解读刘宾雁──《刘宾雁纪念文集》序
2007
·与达赖喇嘛的一次会见
·《历史的漩涡—— 一九五七》
·审视反右五十年(一)
·审视反右五十年(二)
·审视反右五十年(三)
·哀沈元(一)
·哀沈元(二)
·哀沈元(三)
·哀沈元(四)
·推翻“反党反社会主义有罪”论
2008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46政府的合法性何在?

   §§统治的合法性在于被统治者的同意

   宪政主义所要求的政府的合法性是人民的同意和认可。民主制度是多数人的统治。多数人怎样统治?只有通过多数人同意和认可的政府来行使权力,才能进行统治。北美《独立宣言》宣告:“政府的正当权力,来自被统治者的同意。”就是说,统治的合法性在于被统治者的同意。政府不守法,当然就丧失了合法性;政府守法也不能一劳永逸地具有合法性,政府必须定期地得到人民的同意和认可,才具有连续的合法性。人民表达同意和认可的有效方式就是选举。通过选举,人民不断地审查政府的合法性。

   §§中国对政权合法性的传统论证

   中国古代对政权的合法性的论证有三个方面:

   第一,符合正统。从合法性的政权继承而来,所以也有了合法性。皇帝们为了说明自己的身分,往往是从“高祖太宗”说起;祖宗太多了,数不过来,就说“列祖列宗到而今”,表示合法政权一脉相承,正统所在。

   第二,符合道统。以思想理论的正确性来说明政治统治的合法性。自从汉武帝“罢黜百家,独尊儒术”以后,孔子的学说成了千年道统。康有为在戊戌变法前著《孔子改制考》,把孔子描绘成改良主义的鼻祖,显然不符合事实,但,是为了争道统。

   第三,符合天命。改朝换代,继承断裂,合法性从何而来?据说来自天命。《易》记载:“汤武革命,顺乎天而应乎人。”“革命”的原意是变革天命。成汤是第一个变革天命的人,为后代所效法。推翻一个政权,取而代之,就说受命于天。故皇帝自称“真命天子”。连农民起义也往往要借老天的名义来创造合法性,汉朝的黄巾起义打的旗号是“苍天当死,黄天当立”。正统、道统归根到底也是符合天命。一切都是奉天承运。“天何言哉?”天命是可以任意解释的。实际上不是根据合法性取得政权,而是取得政权以后用一种合法性的标签来为自己辩护。专制政权存在的真正的根据是暴力,无非“打江山者坐江山”。

   §§当代中国政府如何说明合法性?

   传统的合法性的论证,在当代中国还在起作用。

   华国锋得了毛泽东的一张条子:“你办事,我放心!”就足以代表正统,当上了“伟大领袖”之后的“英明领袖”。现在,江泽民以“第三代领导核心”自居,把他的名字和照片排列在毛泽东、邓小平之后,表示他继承了共产党的“第一代领导核心”、“第二代领导核心”的正统。因为他不可能得到人民的同意和认可,所以只能到毛泽东、邓小平的亡灵那里去寻求合法性。

   华国锋坚持两个“凡是”,表明他继承了毛泽东思想的道统。邓小平反对两个“凡是”,提倡“完整、准确地理解毛泽东思想”,表示他才是真正高举毛泽东思想的旗帜,也是为了争道统。江泽民又把“邓小平理论”当作道统。道统的祖师爷当然是马克思,马克思在中国充当了现代的孔夫子,成为共产党道统的第一象征。共产党的道统具有连续性,完整的表述是马克思列宁主义、毛泽东思想、邓小平理论。其实,马克思主义和列宁主义是不同的思想体系,把马克思主义和列宁主义连成一体,是斯大林的杰作。马克思列宁主义实际是斯大林主义。从斯大林主义到毛泽东思想、再到邓小平理论,逐级蜕化,离马克思主义越来越远。邓小平的文选,连马克思的词句都没有,怎么会有马克思主义的精神?如今的中国共产党非但不理解马克思,根本就不相信马克思。他们只是挥舞马克思的旗帜,用来建立一种官方意识形态,进行思想垄断。作为共产党的道统的什么主义、什么思想,是不允许批评的,因为一批评就是挑战合法性。

   《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对政权的合法性的论证是“革命”。序言中写道:“以毛泽东主席为领袖的中国共产党领导中国各族人民,……取得了新民主主义革命的伟大胜利,建立了中华人民共和国。从此,中国人民掌握了国家权力,成为国家的主人。”因为“革命”是合法性的根据,所以“反革命”就是非法、违法,被定义为刑法上的严重罪行。“革命”的含义和古代不同,但论证的方法和古代相同,认为一次短暂的革命可以成为政权长期存在的合法性根据。革命是用暴力夺取政权的手段,不是政权合法性的根据。相反,用暴力夺取的政权只有得到人民的同意和认可,才能充分证实革命的正义性。中国共产党领导的革命是由群众广泛参与、得到人民拥护的,但垄断政权并未为人民所同意和认可。

   §§对政府的认可和不认可是人民选择的利权

   一个政府是否经人民认可,首先可以用相反的命题来证明:它是否允许人民不认可?如果不许不认可,认可也就没有意义。只有允许人民不认可的政府,才需要和可能得到人民的认可。事实上,中国政府是一个不许人民不认可的政府。人民面临一个不能选择的政府,任何不认可的表示都被认为是反对政府,反对政府就是“反革命”,成了政府镇压人民的理由。当然,少数人不认可不能废立政府。即使不认可的理由并不正确,但他们有此种利权。其实,有时被当作不认可的表示不过是人民对政府的正当的批评。不许人民不认可,这就是中国政府侵犯人权、公民权的根源。认可和不认可是同一种选择的利权。只许认可、不许不认可,是侵犯了人民选择的利权。在特殊的情况下,也会发生另一种偏向。“文化大革命”中的“造反派”,对某些地方政府只许人们不认可、不许认可,谁认可就是“老保”(保守派),必欲置之死地而后快。这也是侵犯了选择的利权。在未来中国政治转型的过程中,改革派、民主派要学会尊重人民选择的利权。

   一个不许人民不认可的政府,镇压反对派,迫害持不同政见者,是否有好处?一时可以维持表面强大,从长远来说必将内囊空虚。镇压行动即使从肉体上消灭了人,并不能消灭人的思想,同样的思想也会在别人的头脑中出现。镇压行动又会引起更多的不同政见。为了维护第一次镇压就需要进行第二次镇压,维护第二次镇压又引出第三次镇压,如此形成加大的恶性循环。一个政府走上了侵犯人权、公民权的道路,终究要爆发合法性危机。丧失了合法性的政府,也就没有存在的理由了。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