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郭罗基作品选编
[主页]->[独立中文作家笔会]->[郭罗基作品选编]->[28“舆论一律”有什么好处?]
郭罗基作品选编
·公民的利权和义务
·国际人权公约和中国公民利权
·人权和法律
·什么是法律 ?
·人民为什么要守法 ?
·政府为什么要守法 ?
·政府的合法性何在 ?
·法律和经济
·市场经济是法治经济
·法律和所有权
·法律和道德
·法律和正义
·法律和宗教
·行为规范和社会秩序
·改造、培育法律文化
·国家权力和法律制度
·集权和分权
·立法权
·行政权
·司法权
·取消一党专权
·法制和法治
·何谓“社会主义法治”?
·法治:宪法至上
·立宪和修宪
·以人民争取利权运动兑现宪法
·一党专权违宪论
·宪政是近代的新型民主
·民主的原则怎样遭到歪曲?
·民主集中制并非民主制
·法律制度和国家权力
·法律和所有权、所有制
·国家权力的集权和分权
·公正立法是法治的前提
·行政权必须受监督
·没有司法独立就没有法治
·无效的诉讼 有益的开拓
·多起诉,少起义──对郭罗基先生的专访
·以“非法组织”的罪名抓人才是非法的
·不是反对立法,而是反对立恶法
·追究江泽民的危害国家安全罪
·中国的现代化需要新启蒙——“五四”以来70年的启示
·邓小平和反右派——兼为章伯钧、罗隆基翻案
·北京大学的传统需要更新
2004
·突破僵化的斯大林哲学体系的艰难历程——纪念冯定逝世20周年*
·梦里依稀慈母泪
《论“依法治国”》
·《论“依法治国”》封面
·出版说明
·目录
第一章 “依法治国”与宪政
·01“依法治国”是什么样的法治?
·02实行法治必须树立宪法的权威
·03宪法是否有权威首先在于如何立宪
·04宪法是否有权威还在于如何修宪
·05宪法的内容
·06宪法的精神
·07宪法和宪政
第二章 “依法治国”与民主
·08宪政是近代的新型民主
·09中国人怎样理解民主?
·10民主不是多数压制少数
·11民主不是错误服从正确
·12民主不是为了集中
·13民主集中制不是民主制
·14民主必须和自由协调
第三章 “依法治国”与自由
·15行为规范和人的自由
·16在不自由中争自由
·17自由的冲突与和谐
·18普遍的自由就是平等
·19自由不能没有限制
·20自由的界限是法律
·21人身自由是最低限度的自由
·22居住自由是人身自由的延伸
·23思想自由是精神的天性
·24能否“统一思想”?
·25言论自由是利权不是义务
·26何谓“煽动颠覆国家政权”?
·27新闻出版自由是利权不是权力
·28“舆论一律”有什么好处?
·29结社自由是人身自由和表达自由的结合
·30组党自由是公民的参政利权
·31自由和民主的根源是人权
第四章 “依法治国”与人权
·32人权在中国
·33人权问题上的分歧是什么?
·34中国政府在人权问题上的迷思
·35人权的共同标准和不同标准
·36人权的结构
·37追求人权的历史过程
·38人权和国权、主权
·39人权和公民权
·40国际人权宪章和中国公民利权
·41公民的基本利权和义务
·42人权和法律
第五章 “依法治国”与法律
·43什么是法律?
·44人民为什么要守法?
·45政府为什么要守法?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28“舆论一律”有什么好处?


   §§“把握舆论导向”即扼杀多种声音
   中国的新闻出版作为“党的喉舌”,不仅发出党的声音,还要控制别人的声音。不是党的声音也是党愿意听的声音,于是就“舆论一律”了。
   保证“舆论一律”的方针叫做“把握舆论导向”,“把握舆论导向”的执行机关是中共中央和各级党委的宣传部。所谓“把握舆论导向”就是鼓励和放纵某些舆论,压制和反对某些舆论。根据毛泽东留传下来的植物分类学,将所有的舆论分为两类,不是香花就是毒草。是毒草,必须锄掉;保证社会主义舆论阵地香花满园。其实,在花草之间决不止两类,除了香花和毒草,还有毒花和香草,还有不香无毒的花和无毒不香的草,还有既香又毒的花和既毒又香的草;更何况还有许许多多不开花、不是草和既开花、又是草的植物。带上简单僵化的二分法的有色眼镜,自然界的多种多样多姿多彩,一概不见了。舆论的自然状态也是多种多样多姿多彩的,正象自然界不可能只有一种颜色,社会界也不可能只有一种声音。江泽民在联合国的讲坛上说:“世界是丰富多彩的。如同宇宙间不能只有一种色彩一样,世界上也不能只有一种文明、一种社会制度、一种发展模式、一种价值观念。……应充分尊重不同民族、不同宗教和不同文明的多样性。世界发展的活力恰恰在于这种多样性的共存。”⑴说得对呀,可惜中国政府在国际上拼命鼓吹多样性,在国内却极力消灭多样性。牢牢“把握舆论导向”,孜孜以求“舆论一律”,还有什么多样性可言?中国政府因自己所受到的国际待遇而愤愤不平,但他们没有注意到国际政治的规则:一个国家的政府在国际上受到怎样的对待,在很大程度上取决于它在国内怎样对待自己的人民。
   §§社会舆论形成于思想言论自由市场
   社会舆论是怎样形成的?社会舆论形成于“思想言论自由市场”。“思想言论自由市场”的理论是古典自由主义思想家提出的,著名的美国联邦最高法院大法官霍姆斯(Oliver Wendell Holms)又大加发扬,成为审视法律、判决案件的重要依据。⑵自由经济是商品、资本、劳动力的自由市场,民主政治是思想、言论、信息的自由市场。思想、言论、信息的真假、对错、美丑、善恶、优劣必须到自由市场上去见高低,按照竞争的原则,优胜劣败。个别人的思想言论进入自由市场,被人接受,物以类聚,形成舆论。不同舆论的较量,逐渐形成主导的舆论。主导舆论的出现是以不同舆论的存在为条件,而不是压制、消灭不同舆论。不同舆论和主导舆论的形成都是在自由市场竞争中的自然过程。“把握舆论导向”的方针则是舞弄指挥棒,只准唱“主旋律”。设计“主旋律”的前提是,假定一部分人的思想言论高于全社会的思想言论,而且不允许挑战,于是垄断原则代替了竞争原则。事实证明,“把握舆论导向”的人,因为出于垄断的姿态,根本不在乎正确与否,他们的思想言论水平往往比常人还要低。上世纪50年代的“大跃进”,完全违背普通人的常识。60年代的“文化大革命”,彻底毁灭正常人的理性。如果允许不同舆论竞争的话,何至于产生如此严重的灾难?
   人们的思想是主观的精神世界,发表言论,投入自由市场,形成社会舆论,这是客观的精神世界。“把握舆论导向”是企图以少数人的主观精神来改变社会上的客观精神,而且是强制推行,根本就不是运用精神的力量。
   §§舆论决定政府还是政府决定舆论?
   “把握舆论导向”的根据不是思想言论本身的正确性;即使是正确的思想言论,少数人也不能用强制的手段,以主观精神来改变社会上的客观精神。“把握舆论导向”究竟靠什么?靠的是政治权力。
   政府是否有权控制舆论?政府是人民授权的,它的产生和存在取决于人民的同意,也可以说取决于公众舆论。公众舆论表明人心向背,选举则是人心向背的数量化。人民授权就是舆论决定政府;政府决定舆论就不是人民授权。克林顿在北京大学的演讲告诉人们:在华盛顿纪念碑旁有一块小石碑,上面刻着这样的碑文:“美国决不设置贵族和皇室头衔,也不建立世袭制度。国家事务由舆论公决。”这一番话还是出自中国人之口。⑶在美国,政府的政策以及政府的更迭,就是由公众舆论决定的。
   在中国,舆论导向操在政府特别是共产党手中,人民必须“听党的话”。“听党的话”无非是听党的各级干部的话。这种制度早已由两千多年前的秦始皇开创出来,叫做“以吏为师”。人民必须拜官吏为师,官吏中的“伟大领袖”也就是“伟大导师”。所有官吏不仅管政治统治,还要管思想统治。邓小平曾经说过:“十年改革最大的失误是教育。”人们以为他说的是学校教育。“六四”以后他特别说明:“十年最大的失误是教育,这里我主要是讲思想政治教育,不单纯是对学校、青年学生,是泛指对人民的教育。”⑷在他看来,闹事是因为对人民的教育抓得不够,没有彻底消除舆论不一律。
   这种制度把社会上的人分成两部分:一部分是天生的教育者,另一部分是命该的受教育者;同时,一部分“治人”,另一部分“治于人”。确定教育者的身分是因为有权“治人”,“治于人”者只能是受教育者。教育者必须为受教育者“把握舆论导向”。“把握舆论导向”就是多讲、专讲好消息,保证受教育者得到鼓舞;少讲、不讲坏消息,以免受教育者丧失信心。中国舆论界的报喜不报忧不仅仅是思想方法的片面,而是出于将人民视为群氓的根深蒂固的偏见。
   舆论决定政府或政府决定舆论,这是两种制度的对立。
   §§“舆论一律”不是盲从就是作假
   舆论不一律,是社会的常态;“舆论一律”却是社会的变态。民主制度的存在正是以舆论多样化为条件。“舆论一律”是专制制度对人民精神上的强暴。上面“一言堂”,政策“一刀切”,下面“一窝风”,全国上下“一边倒”;没有制约,没有灵活,没有交流,没有平衡。“舆论一律”从社会的变态渐成病态。不能说中国政府和共产党没有感觉到病情的严重,不然他们为什么大力提倡“精神文明”?但他们只是针对症状,没有针对病因。在维护“舆论一律”的条件下大力提倡“精神文明”,结果还是精神堕落。近几年,中国文坛上调侃文学、痞子文学、颓废文学、色情文学纷纷出笼,就是对“舆论一律”的厌恶和逃避。
   舆论本来是不一律的,非要搞成一律,只有两种可能,不是盲从就是作假。
   盲从和作假首先严重腐蚀了人民。对政府是否有好处?
   统治者是喜欢别人盲从的,提倡盲从的人就会得到奖赏。上世纪50年代上海市市长柯庆施鼓吹“相信毛主席要相信到迷信的程度,服从毛主席要服从到盲从的程度”。结果,柯庆施得以提拔为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60年代林彪鼓吹“紧跟毛主席”,“理解的要执行,不理解的也要执行”。结果,林彪作为“毛主席的亲密战友”成了载入党章的法定接班人。林彪垮台以后,出现信任危机、信仰危机、信心危机,盲从者从一概都相信变成一概都不相信。原先的一概都相信并非建立在理性的基础上,随风跟进,也很容易随风飘去。盲从的前提是追随的对象绝对正确,事实上不可能有绝对正确,只要一旦被人发现不是绝对正确,盲从者就会走向反面。所以,任何人物、政党、政府被人盲从不是好事,同时也潜伏着被人抛弃的危险。
   作假更不是好事。要求人们不发自己的声音而发党愿意听的声音,这就是演戏,根据剧情勾画脸谱、扮演角色,不作真人、不说真话。英国17世纪的哲学家弗兰西斯.培根说,人们犯错误的原因之一是受了“剧场假相”的蒙蔽。所谓“舆论一律”就是由人们演戏产生的“剧场假相”。演戏的人是不会受蒙蔽的,受蒙蔽的是看戏的人,是对“剧场假相”表示欣赏、从中得到安慰的人。林彪上演“四个伟大”,毛泽东受骗最深。所以他后来把“亲密战友”恨恨地称作“政治骗子”。被“剧场假相”害得最惨的是齐奥塞斯库。他自以为总统的地位固若金汤。1989年12月20日,他刚从外面回国,就把人民召集起来训话,照例是旗帜飘扬,热烈鼓掌。你看那,总统的威风气吞山河。谁料得,事隔两天,总统府陷落了;又隔一天,总统偕夫人死于非命。齐奥塞斯库制造了“剧场假相”,又深深地被自己制造的“剧场假相”所蒙蔽。又一个被自己制造的“剧场假相”所蒙蔽的独裁者是南斯拉夫的米洛舍维奇。他为了谋求总统连任,推翻事先制定的规则,决定由公民直接投票选举。自以为稳操胜卷,结果选举落败,滚下台来,阶下作囚。“剧场假相”的制造者总是自食其果!
   §§“舆论一律”破坏预警机制
   既然政府还要由人民来决定,人民发出什么舆论怎么能由政府来决定?政府决定舆论,舆论支持政府,不用选举,不会下台,有人认为这种巧妙的设计便能长治久安。实际上,“舆论一律”的制造者总是事与愿违,其后果不是长治久安,而是危机四伏。舆论不一律,社会矛盾得以及时揭露,导致政策改变以至政府更迭,都可以在和平的程序中进行。这是民主制度的好处。“舆论一律”,掩盖矛盾,社会危机往往在不可预期的时间、意想不到的问题上突然爆发。齐奥塞斯库的一朝覆亡,苏联的顷刻瓦解,其实危机早已潜藏在“舆论一律”的迷雾之中。中国也经历过很多了。1976年的天安门事件、1989年的天安门事件、1999年的法轮功信徒包围中南海事件,有谁料到?不是连“党和国家领导人”也惊惶失措吗?“舆论一律”破坏了预警机制,政府也就失去了安全行事的保证。
   一个政府迷上了“舆论一律”就象抽上了鸦片,表面上自我感觉良好,实质上戕害自己的健康;而且越是内囊空虚,越是依赖“舆论一律”来提精神,越是需要“剧场假相”作自我安慰。嗜好上了瘾,陷入恶性循环。
   “舆论一律”究竟有什么好处?对人民固然没有好处,其实对政府也没有好处。那么,为什么还要迷恋?
   注:
   ⑴《在联合国千年首脑会议上的讲话》,《人民日报》海外版,2000年9月7日。
   ⑵See Abram v. United States, 250 U.S. 616.630 (1919) (Holmes,J., dissentony).
   ⑶见《中国公民人权读本》,第489页,经济日报出版社,1998年。清朝人徐继畲(
   1795-1873)推崇美国的政体,在《瀛寰志略》中写道:“米利坚……不设王侯之号,不循世及之规,公器付之公论。”1853年,被浙江宁波府镌刻于石,赠送美国。
   ⑷《邓小平文选》,第3卷,第306页。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