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郭罗基作品选编
[主页]->[独立中文作家笔会]->[郭罗基作品选编]->[24能否“统一思想”?]
郭罗基作品选编
·什么是宪法精神 ?
·利权和权力
·宪政和民主
·中国人怎样理解民主 ?
·少数服从多数不是多数压迫少数
·少数服从多数不是错误服从正确
·少数服从多数不是民主服从集中
·民主集中制不是民主制
·民主和人权
·公民的利权和义务
·国际人权公约和中国公民利权
·人权和法律
·什么是法律 ?
·人民为什么要守法 ?
·政府为什么要守法 ?
·政府的合法性何在 ?
·法律和经济
·市场经济是法治经济
·法律和所有权
·法律和道德
·法律和正义
·法律和宗教
·行为规范和社会秩序
·改造、培育法律文化
·国家权力和法律制度
·集权和分权
·立法权
·行政权
·司法权
·取消一党专权
·法制和法治
·何谓“社会主义法治”?
·法治:宪法至上
·立宪和修宪
·以人民争取利权运动兑现宪法
·一党专权违宪论
·宪政是近代的新型民主
·民主的原则怎样遭到歪曲?
·民主集中制并非民主制
·法律制度和国家权力
·法律和所有权、所有制
·国家权力的集权和分权
·公正立法是法治的前提
·行政权必须受监督
·没有司法独立就没有法治
·无效的诉讼 有益的开拓
·多起诉,少起义──对郭罗基先生的专访
·以“非法组织”的罪名抓人才是非法的
·不是反对立法,而是反对立恶法
·追究江泽民的危害国家安全罪
·中国的现代化需要新启蒙——“五四”以来70年的启示
·邓小平和反右派——兼为章伯钧、罗隆基翻案
·北京大学的传统需要更新
2004
·突破僵化的斯大林哲学体系的艰难历程——纪念冯定逝世20周年*
·梦里依稀慈母泪
《论“依法治国”》
·《论“依法治国”》封面
·出版说明
·目录
第一章 “依法治国”与宪政
·01“依法治国”是什么样的法治?
·02实行法治必须树立宪法的权威
·03宪法是否有权威首先在于如何立宪
·04宪法是否有权威还在于如何修宪
·05宪法的内容
·06宪法的精神
·07宪法和宪政
第二章 “依法治国”与民主
·08宪政是近代的新型民主
·09中国人怎样理解民主?
·10民主不是多数压制少数
·11民主不是错误服从正确
·12民主不是为了集中
·13民主集中制不是民主制
·14民主必须和自由协调
第三章 “依法治国”与自由
·15行为规范和人的自由
·16在不自由中争自由
·17自由的冲突与和谐
·18普遍的自由就是平等
·19自由不能没有限制
·20自由的界限是法律
·21人身自由是最低限度的自由
·22居住自由是人身自由的延伸
·23思想自由是精神的天性
·24能否“统一思想”?
·25言论自由是利权不是义务
·26何谓“煽动颠覆国家政权”?
·27新闻出版自由是利权不是权力
·28“舆论一律”有什么好处?
·29结社自由是人身自由和表达自由的结合
·30组党自由是公民的参政利权
·31自由和民主的根源是人权
第四章 “依法治国”与人权
·32人权在中国
·33人权问题上的分歧是什么?
·34中国政府在人权问题上的迷思
·35人权的共同标准和不同标准
·36人权的结构
·37追求人权的历史过程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24能否“统一思想”?

   
   将所有人的思想统一于一种正确的思想、革命的思想、高尚的思想,岂不善哉?扼杀思想自由的罪过正是来自“统一思想”的努力。
   
   §§行动的统一和思想的不统一
   

   统一行动是合理的,统一思想是不合理的。统一行动在于对具体行动的同意,同意是以不同的思想为背景的;统一思想却是对任何行动不许不同意。而且,行动是可以统一的,思想是不可统一的。在天安门前游行的仪仗队,行动整齐划一;谁能证明每个人头脑中的思想此时此刻也是整齐划一的?行动的统一不能保证思想同样的统一;思想的不统一并不妨碍行动的统一。
   
   为什么要实行民主?因为有人群的地方,必然意见纷纭。老是意见纷纭,一个群体将一事无成。实行多数决定、少数服从多数的原则就是为了解决这个难题:一方面,一个群体要按多数人的意见采取行动;另一方面,一个群体要尊重少数人的保留意见。民主的前提是承认思想的不统一;实行民主的结果是保证行动的统一而允许思想的不统一。强求思想的统一,侵犯了发表不同意见、保留不同意见的利权,是对民主原则的破坏。凡是进行权力强制、思想垄断的地方,根本就不可能实行民主。
   
   权力强制,思想垄断,是中国历史上专制主义的明显特征。中国第一个专制主义中央集权的秦王朝建立以后,推行“焚书坑儒”,采纳韩非的主张“以吏为师”,结束了“百家争鸣”的时代。这是对思想进行权力强制的开端。汉武帝接受董仲舒的建议,“罢黜百家,独尊儒术”,进一步形成思想垄断,延续了两千多年。历代统治者都把自己需要的东西加进儒家学说,后来的儒家学说与孔夫子本人的学说已大有出入,孔夫子是被用来作为进行思想统治的符号。共产党治理的中国,依然是传统的一脉相承,不过改变了思想统治的符号而已,马克思代替了孔夫子。
   
   §§以马克思主义统一思想是糟蹋马克思主义
   
   马克思主义的创始人之一恩格斯说:“我们不知道有任何一种权力能够强制那处于健康而清醒状态中的每一个人接受某种思想。”⑴马克思主义本身当然也是不能运用权力强制别人接受的;运用权力强制别人接受的思想,那就不是马克思主义。马克思主义在19世纪中叶诞生以后,依靠理论的逻辑力量,半个世纪之间传遍了全世界。在苏联、中国等社会主义国家,运用权力强制那“处于健康清醒状态中”的人们接受,却使马克思主义遭受厄运。
   
   从苏联到中国,“统一思想”的符号越来越多,因为马克思主义一再发生变异。传入中国的马克思主义,不是原版,而是经俄国转手的。马克思主义传入俄国发生了一次变异,从俄国传入中国又发生二度变异。所以,马克思主义之后又有列宁主义、毛泽东思想、邓小平理论,说不定还有江泽民的什么名堂。重要的是后面的符号。“文化大革命”中,违反马克思主义不算什么,违反毛泽东思想必定大祸临头。现在的中国,统一思想的规格根本不是马克思主义。符号太多了不好掌握,于是就简化为一个公式:“政治上、思想上同党中央保持一致”。谁代表党中央就同谁保持一致。可以要求共产党员在政治上(行动上)同党中央保持一致,不可以要求共产党员在思想上同党中央保持一致。强求思想上的一致,就是在行动一致之外不许发表不同意见、不许保留不同意见。要求全国人民“政治上、思想上同党中央保持一致”,更是无理。这都是反民主的原则。
   
   §§统一思想是权力和思想的较量
   
   中国古代的帝王以儒家学说来统一思想,当今的共产党以马克思主义来统一思想;不管使用什么符号,都是确立一套官方意识形态。“统一思想”的确是“中国特色”。国民党统治时期也有“一个主义,一个政党,一个领袖”的口号。美国虽然流行实用主义,从来没有一届政府以实用主义来统一思想。
   
   无论是古代的儒家学说还是当今的马克思主义,都是被统治者改造过、变了味的。作为统一思想的工具,体现了权力意志,完全是为巩固政治统治的现实需要服务的。思想不统一怎么办?官方意识形态背后的权力意志立即露出狰狞面目。所以,“统一思想”并不是思想和思想的较量,而是权力和思想的较量;权力和思想的较量,又不是针对思想本身,而是惩罚思想者的人身。思想和行动不一样,行动的后果是客观存在的,有目共睹;而思想是可以作不同解释的。中国古代,因思想而冤遭杀身之祸的各种各样的“文字狱”不绝于史书。时至现代,自由的钟声、民主的号角响彻全球,而中国的传统却依然如故。60年代,有一位作家刘建彤写了一部小说《刘志丹》。康生告发,毛泽东钦定,被说成“利用小说反党是一大发明”。作者本人以及他的朋友、访问对象、提供材料者,出版社的编辑、社长,受株连而遭受迫害者,多达上万人,长达17年。公众舆论却看不出该小说究竟如何“反党”。因“统一思想”而滥施淫威,是统治者最任性的方面。
   
   §§承认思想不统一有利于达成共识
   
   一个政党、一个团体、一种宗教,一致地信奉某种主义、某种学说、某种神祗,这是社会上一部分人的自由选择,完全合理;要求全社会一致地信奉某种主义、某种学说、某种神祗,这是不许选择因而扼杀了思想自由、信仰自由,完全不合理。即使在同一政党、团体、宗教内部,也不可能完全一致。共产党信奉马克思主义,但对马克思主义可以有不同的理解,共产党员的思想是既一致又不一致的。某些国家以伊斯兰教为国教,全国确立唯一的、共同的信仰。但伊斯兰教内部又分成不同的教派,互相指责为异教徒,同一宗教内部也出现了类似不同宗教之间的纷争。自愿选择某种主义、学说、神祗的人们思想和信仰都不可能完全一致,更何况作出不同选择的人们?
   
   人们的行动是受思想支配的,思想不一致,行动如何能一致?的确,行动一致必须以某种共识为基础,但在一定时间内、一定条件下、一定问题上达成的共识,并不是思想的完全统一,更不是统一于某种主义。敌对的双方,经过谈判,可以签订协议;不同利益的集团,经过协商,可以订立合同。这都是以一定的共识为基础的,但各自并没有放弃利益,也不会统一于别人的思想。达成共识之所以必要,因为思想本来就不统一。达成共识的途径只能是讨论、争论、辩论,而不是以一种思想来统一其他的思想。承认思想不统一而又不强求统一,在思想自由的条件下,便于开展讨论、争论、辩论,恰恰有利于达成共识。“文化大革命”中的派别,声称“大联合”,不是以承认思想的不统一为前提来达成共识,而是强求思想的统一,结果反而导致日甚一日的分裂。
   
   任何社会、任何时候,以承认思想的不统一为前提来达成共识,有利于维护稳定。强制统一思想,只能助长不同意见在暗中流行,加剧矛盾;一旦爆发,不可收拾。
   
   §§“统一思想”形成说谎机制
   
   按思想的本性是不可统一的,统治者非要统一,正面的结果是思想僵化,反面的结果更坏。因为思想不统一会受到惩罚,老百姓就要想法对付。以受害者为鉴,其他人不统一也要假装统一。所以,在中国,古代的孔孟之徒出了许多的假道学、伪君子。现在又有一门学问特别发达,叫做“表态学”。“表态学”研究的是如何以假话满足上面“统一思想”的需要,掩饰真实思想,求得自我保护。久而久之,许多人说同样的假话,不说还不行。彼此知道是假话,不信也不行。人们都讨厌假话,又需要假话。大家都说假话,因此不必担心假话被拆穿。在说谎运动中,说谎者不会受到谴责,相反,不说谎者被视为异类,倒成了打击对象。说谎,本是个人品质的缺陷;许多人普遍说谎,那是因为社会上存在着说谎机制,强迫人们说谎。社会的说谎机制造就了一大批言不由衷、表里不一、双重人格的人,公众场合的活动成了“假面舞会”。既然假话公然流行,还有什么不能造假?精神转化为物质,假话转化为假货。由于市场上利益的驱动,于是假药、假酒、假烟、假钞、假画、假化肥、假农药、假发票、假文凭……泛滥成灾了。演员有假唱,统计有假数据,报纸有假新闻,当官的有假政绩、假廉洁,甚至连“打假”也有假。⑵社会风气败坏源自说谎机制;说谎机制源自“统一思想”。人人痛恨做假,屡屡“打假”无效,就是因为没有层层追根溯源。
   
   
   注:
   
   ⑴《马克思恩格斯选集》,第3卷,第125页。
   
   ⑵2001年6月14日出版的《远东经济评论》,发表一篇题为《骗子人民共和国》(People's Republic of Cheats 本来应该是People's Republic of China, China[中国]被 Cheats[骗子]取代了。)的报道,作者是该刊驻北京记者 Bruce Gilly. 报道中说:“下面所列是关于中国经济中欺骗行为蔓延程度的数字,这些都是最近官方公布的:
    ──中国总计40亿份已签署的合同中有50%存在某种程度的欺骗;
    ──私营经济中的逃税额占应交税的50%,而逃税带来的损失为每年1,000亿人民币;
    ──假冒伪劣产品占全国所有产品的40%,每年造成2,000亿元的损失;
    ──大型国营企业中有2/3虚报帐目;
    ──基建项目平均有15%-20%的资金损失在行贿、诈骗和质量低劣上。”
    另据中国企业联合会理事长张彦宁在参加福建企业家活动时透露:中国每年因为不诚信而造成的经济损失高达5,855亿元;其中由于逃避债务造成的直接损失约1,800亿元,由于合同欺诈造成的直接损失约55亿元,由于产品质量低劣和制假售假造成的损失至少有2,000亿元,由于“三角债”和现款交易增加造成的财务费用约有2,000亿元。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