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郭罗基作品选编
[主页]->[独立中文作家笔会]->[郭罗基作品选编]->[23思想自由是精神的天性]
郭罗基作品选编
·自由和民主必须协调
·普遍的自由就是平等
·自由不能没有限制
·法律是自由的界限
·人身自由是最低限度的自由
·居住自由是人身自由的延伸
·表达自由是精神的基本利权
·思想能否统一 ?
·言论自由
·何谓“煽动颠覆国家政权” ?
·新闻出版自由
·“舆论一律”有什么好处 ?
·结社自由
·镇压反对党能求稳定吗 ?
·“争自由”是人类永恒的主题
·个人自由和社会自由
·自由的界限是法律
·人身自由和居住自由
·思想自由与“统一思想”
·言论自由与“煽动颠覆国家政权”
·新闻出版自由与“把握舆论导向”
·结社自由和组党自由
·自由和民主的根源是人权
·人权在中国
·人权问题上的分歧是什么?
·人权的结构
·自由的冲突与和谐
·人权的共同标准和不同标准
·追求人权的历史过程
·人权和国权、主权
·根本问题不是换人,而是换制度
·抗萨斯,弘扬什么精神?
·评李长春的“三 贴 近”
·治国不能没有政治教练员
·退行曲何时变成进行曲 ?
·冲突与融合
·念耀邦
·我为什么会被列入“黑名单”?
·弔小平
·哲人已逝留遗恨——悼若水
·瞎子阿炳长街行 《二泉映月》是叹息
·我申请回国探亲的经过
·周扬是按名单抓右派
·久违了,朋友们!
·看不见的鸿沟
· 以马克思主义哲学为指导,加速发展我国的科学技术*
·走出马克思主义的“牛 顿 时 代”——纪念王若水
·我怎样起诉中国共产党?
·宪法权威的源泉(一):政治民主化是宪法的前提
·宪法权威的源泉(二):宪法是否有权威取决于权利和权力的关系
·宪法权威的源泉(三):中国如何树立宪法的权威?
·中国的人权和法制
·论“收容审查”的违宪性
·实行无罪推定原则
·“严 打”是破坏法制的
·《共产党违法案纪实》封面
·《共产党违法案纪实》序言
·《共产党违法案纪实》目录
·《共产党违法案纪实》诉讼纪实(一)
·《共产党违法案纪实》诉讼纪实(二)
·《共产党违法案纪实》诉讼纪实(三)
·《共产党违法案纪实》我对“六 四”事件的保留意见
·《共产党违法案纪实》我对核心人物邓小平的批评
·《共产党违法案纪实》我对重大政治问题的三点看法
·《共产党违法案纪实》抗议书
·《共产党违法案纪实》控告书
·《共产党违法案纪实》告别书
·《共产党违法案纪实》对国家教委主任李铁映、南京大学校长曲钦岳、哲学系主任林德宏的起诉书
·《共产党违法案纪实》对中国共产党南京大学委员会的起诉书
·《共产党违法案纪实》上诉书
·《共产党违法案纪实》申诉书
·《共产党违法案纪实》公民上书(一)
·《共产党违法案纪实》公民上书(二)
·《共产党违法案纪实》公民上书(三)
·《共产党违法案纪实》公民上书(四)
·《共产党违法案纪实》公民上书(五)
·《共产党违法案纪实》结语:废弃“以暴易暴”,开创“以法易法”
·把共产党放到被告席上----亚 衣:访哈佛大学法学院高级研究员郭罗基
·“权利”应是“利权”
·究竟是什么样的法治?
·法治和宪法
·立宪、修宪和护宪
·宪法和宪政
·什么是宪法精神 ?
·利权和权力
·宪政和民主
·中国人怎样理解民主 ?
·少数服从多数不是多数压迫少数
·少数服从多数不是错误服从正确
·少数服从多数不是民主服从集中
·民主集中制不是民主制
·民主和人权
·公民的利权和义务
·国际人权公约和中国公民利权
·人权和法律
·什么是法律 ?
·人民为什么要守法 ?
·政府为什么要守法 ?
·政府的合法性何在 ?
·法律和经济
·市场经济是法治经济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23思想自由是精神的天性

人在精神方面的基本需求是运用自己的头脑输入信息和输出信息;输入信息就是进行认识,输出信息就是进行表达。首先必须认识,才能有所表达;表达的内容是认识的结果。认识是从客观到主观,表达是从主观到客观;认识是精神的内化,表达是精神的外化。实践(行为)也是从主观到客观。虽然同为从主观到客观,表达是属于精神范畴,而实践是物质活动;表达是主观精神转化为客观精神,实践是主观精神转化为客观物质。人人都有头脑,也就人人都有认识和表达的利权;如何认识,如何表达,完全是个人的自由。认识和表达必须在行动中完成;认识自由和表达自由依赖于实践。但认识的利权是实现于表达的利权之中,一个人只有在表达的时候才能确证他如何认识。表达自由就是人作为精神存在所应有的基本利权。丧失了表达自由,公民就会对社会生活和政府决策无能为力。无声的人民,不是民主国家的公民,而是专制统治的臣民。
   《世界人权宣言》第十九条和《公民利权和政治利权国际公约》第十八、十九条,以及《欧洲人权公约》第十条、《美洲人权公约》第十三条,都对表达自由有所规定,但对表达自由应包括的自由项和层次关系缺乏应有的界定。精神自由是人的天然利权,不需要由法律来规定;表达自由需要由法律来规定,是以天然利权为依据的法定利权。人的精神世界包括理智、情感、意志。表达理智、情感、意志的自由实现于三个方面:
   一,人人有权持有主张、坚持观点。人们怀有何种理智、情感、意志,不受干涉。在这方面,具体表现为思想自由、信仰自由等等。

   二,人人有权发表意见、进行辩论。人们怀有的理智、情感、意志,外露不受干涉。在这方面,具体表现为言论自由、创作自由、学术自由、表演自由、礼拜自由等等。
   三,人人有权寻求信息、传播思想。人们外露的理智、情感、意志,交流不受干涉。在这方面,具体表现为通讯自由、新闻自由、出版自由以及现代的电子信息自由等等。这是人与人相互之间行使表达自由,即交流自由。
   《公约》特别规定,在行使这些自由时,“不论国界,也不论口头的、书写的、印刷的、采取艺术形式的、或通过他所选择的任何其他媒介。”采取艺术形式的表达自由,包括绘画、摄影、音乐、舞蹈、时装、戏剧、电影、电视等等。《公约》制定和通过时,世界上还没有电脑互联网,幸而“其他媒介”一词预留了空间。电脑互联网是当代最迅速、最有效的传播媒介。所以,《加拿大利权和自由宪章》除了列举现有的媒介外,特别指出,包括“其他现在还不存在的媒介”。表达自由不仅指表达内容的自由,还包括表达形式的自由,无言的表达也是一种表达形式。表达自由同时蕴涵不表达的自由,即沉默的自由。有时沉默不语比无论多少言语的表达还要来得丰富,“此是无声胜有声”。人们需要表达时禁止表达以及人们不愿表达时强制表达,都是对表达自由的侵犯。
   §§思想是天生自由的
   行使表达自由,首先必须承认有东西要表达,这就是思想。表达的冲动在于自己的思想中拥有而别人不知道的东西需要让人知道。思想只能存在于人的头脑中,自己不表达,无人能知道。外部的信息输入头脑,进行加工,就成为思想。思想的来源在人脑的外部,但将信息加工为思想,完全是人脑内部的活动。人脑内部的活动,既不会妨碍别人,别人也无法阻止,因此思想自由是天然的。
   思想在头脑中纵横驰骋好象是自由自在的,其实也不然。每个人、每个时代的人怎样思想,是受限制的。每个人的思想受到社会环境、本人经历、文化水平、认知能力等等的限制。这是客观条件的局限性。每个时代的人的思想受到社会发展程度、科学技术水平、地区交往条件等等的限制。这是历史赋予的局限性。古代百科全书式的学者亚里斯多德,在今天看来,他连许多中学生知道的东西都不知道,例如万有引力、电磁感应、化学元素、生物细胞等等。他的知识无论多么渊博,他的思想无论多么精深,还是受制于那个时代。亚里斯多德还赞扬奴隶制是合乎正义的。在一个时代被认为常识性的真理,后代人看来,可能是束缚人的谬见或偏见。客观条件的局限性和历史的局限性是内在于思维过程的限制,无法摆脱,也不是过错或缺陷。思想不自由,不是指这种内在于思维过程的限制,而是外在于思维过程的限制,即在表达中设置的限制。
   §§思想不自由是外部的强制
   如果思想只是活跃在头脑中,倒也罢了,任凭深思遐想或胡思乱想,别人都管不着,那就没有思想不自由的问题了。问题是思想具有强烈的表达的欲望。一旦思想跃出头脑受到惩罚,于是痛感思想不自由了。思想自由的要求就在于思想在头脑的外部与在头脑的内部应当具有同样的自由。所以,思想自由作为表达自由的一部分才有意义。
   在表达中禁止某种思想,或宣布某种思想为有罪,或因发表某种思想而受到歧视、失去利益,或强迫不同的思想统一于某种思想,等等,这就剥夺了思想自由。剥夺思想自由是通过限制思维的结果来改变思维的过程,使人不敢这样想,不得不那样想;非但不许想什么,而且必须想什么。如果以思想来影响思想,人们自愿放弃自己的思想而接受别人的思想,这不是思想不自由,正是进行选择的思想自由。以一种思想来改变另一种思想,背后有权力的强制,才是思想不自由。对某种思想进行权力的强制,因为它是当权者不同意、不赞成、不接受的思想;当权者同意、赞成、接受的思想肯定能畅行无阻。所以思想自由的实质就在于当权者不同意、不赞成、不接受的思想能否得到表达。思想自由是一种消极自由,只要取消权力的强制,什么都不做,便能立即实现。
   思想不自由也仅仅是外部的强制,任何权力不可能改变内部的思维过程。对于追求自由的心灵来说,在思想不自由的外部环境中,仍然可以保持内部的思想自由。在中国的历史上和现实中,都不乏以沉默、隐逸为堤防来保护那些当权者不同意、不赞成、不接受的思想继续活跃在自己的头脑中。
   §§思想自由是做功的支点
   思想自由给予各种不同的思想——好思想和坏思想、正确思想和错误思想都有自由表达的机会。思想自由是一个支点,它本身并不做功,但有了它方能做功。在思想自由的环境中,才能形成思想理论的高峰,产生伟大的思想家。中国的春秋战国时期,因为没有一种力量可以压倒一切,思想言论充分自由,因而出现诸子蜂起、百家争鸣的局面。秦始皇统一六国之后,建立了专制主义的中央集权,自以为有资格从一切方面包括思想上统治人民,严酷钳制舆论。结果,有秦一代是中国历史上思想最为贫乏的朝代,不要说思想家未曾出现一个,就连好文章都没有留下一篇。《古文观止》中的秦文,仅有李斯的《谏逐客书》一篇,还是他在秦王政灭六国以前写的。
   据梁启超观察,西方近代政治、学术之飞速发展,不过二百年,胜过中国几千年,原因是思想自由。数学、物理学进步最快,因为在这些领域中自由发表意见,无所顾忌;政治学、伦理学、宗教学进步较慢,原因是“为古来圣贤经典所束缚,为现今政术风俗所牵制”。他的结论是:“思想之自由,真理之所从出也。”⑴马克思主义主张埋葬资本主义,却只能在思想自由的资本主义社会才能产生。马克思主义在中国的传播,始于蔡元培倡导“兼容并蓄”的北京大学。没有思想自由,马克思主义既不能产生也不能传播。马克思主义的生存条件就是思想自由。共产党的统治以马克思主义实行思想垄断,反而使马克思主义陷入了危机。
   §§剥夺思想自由的理由
   1949年的《共同纲领》第五条规定,中华人民共和国人民有思想自由权。后来的几部《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都没有关于思想自由的规定,相反却有思想不自由的规定。1975年宪法和1978年宪法将“中华人民共和国指导思想是马克思主义、列宁主义、毛泽东思想”列入了总纲。1975年宪法竟规定“努力学习马克思列宁主义、毛泽东思想”是公民的义务。难道不学习或学习而不努力,还要依法追究吗?现行宪法虽然取消了这种义务,序言中仍然说,中国人民必须接受“马克思列宁主义、毛泽东思想、邓小平理论的指引”。以某种思想为指引,即排斥其他的思想,也就没有思想自由可言。
   剥夺思想自由,总能说出某些理由。毛泽东说:“凡是错误的思想,凡是毒草,凡是牛鬼蛇神,都应该进行批判,决不能让它们自由泛滥。”⑵因为是“错误的思想”,是“毒草”,所以必须剥夺思想自由。这种理由能否成立?
   第一,判断“错误的思想”和“毒草”的标准是什么?无非是当权者的思想。以当权者的思想取舍一切正是压制思想自由的原因;某些思想被宣布为“错误的思想”和“毒草”,已经是思想不自由的结果。
   第二,谁有权力进行“批判”?不是因为有了“错误的思想”和“毒草”才引出“批判”,而是有了“批判”的权力才寻找出“错误的思想”和“毒草”。“批判”盛行也是压制思想自由的原因,从批判者产生了被批判者。“文化大革命”中就是出于“大批判”的需要而到处搜罗批判对象。思想和思想的交锋是平等的。通过平等的思想交锋,并经实践的检验,才能发现真理、证明真理。而所谓“批判”,批判者和被批判者是不平等的,是预先区分了真理和谬误、革命和反动、左派和右派、无产阶级和资产阶级而进行的一方对另一方的思想审判,不是双方的思想交锋。
   第三,压制思想自由是否有必要?任何思想都不可能构成对他人的损害。反动思想也仅仅是思想,不是行为;反动思想不过是主观精神状态的表达,反动行为才能造成客观的危害他人的结果。纪律和法律惩罚的对象都是行为,不是思想;惩罚思想倒真是反动的。即使思想需要惩罚,也只能限于思想,不能及于人身。为了惩罚思想而侵害人身,不是搞错对象了吗?之所以将对思想的惩罚转移到人身,因为对思想无法惩罚;针对无法惩罚的对象施加惩罚,那就是完全没有必要的。
   荷兰哲学家斯宾诺莎说:“人的心是不可能完全由别一个人处置安排的,因为没有人会愿意或被迫把他的天赋的自由思考判断之权转让与人的。因为这个道理,想法子控制人的心的政府,可以说是暴虐的政府。”⑶中国政府就是一个极力“控制人的心的政府”,控制不了,就横施暴虐。中国在物质生产方面已进入火箭时代,而在精神生产方面似乎还没有走出青铜时代。
   §§迫害思想者不能消灭思想
   为了惩罚思想而侵害人身,是荒唐的,人类因这种荒唐而付出了血的代价。一个时代的独立见解,往往被视为异端,思想者因而受到迫害。法国启蒙思想家伏尔泰说:“迫害的风气是人类的大敌。它导致宗教裁判所的建立,……宗教裁判官剥夺你的一切,一直到你的思想。他搜索你的灵魂,力图搜出些什么来,以便能够把你的身体烧成灰烬。”⑷16世纪的布鲁诺因坚持地球围绕太阳旋转的学说而被宗教裁判所烧死在罗马的鲜花广场。20世纪的张志新因坚持对“文化大革命”的批判性见解而被割断了喉管再加以杀害。强权可以把布鲁诺、张志新的“身体烧成灰烬”,但丝毫没有能够改变他们表达的思想。布鲁诺的身后,地球围绕太阳旋转成了无可置疑的真理。张志新的身后,否定“文化大革命”成了人所共知的结论。先进的思想是不可阻挡的,打击、排斥、迫害先进的思想者是徒劳的。产生这种可悲的现象是不合理的社会、不文明的历史;人类应当改造这种不合理的社会、告别这种不文明的历史。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