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郭罗基作品选编
[主页]->[独立中文作家笔会]->[郭罗基作品选编]->[17自由的冲突与和谐]
郭罗基作品选编
·著作目录
·思想要解放 理论要彻底
·谁之罪?
·补好真理标准讨论这一课 教育问题要来一次大讨论
·政治问题是可以讨论的*
·中国社会的说谎机制
·中国人需要民主的训练——参加学自联第五次代表大会的联想
·中国人权在世界人权大会期间的声明
·从和平运动到人权运动——参加维也纳世界人权大会归来
·魏京生案结束了吗?
·魏京生和中国民主运动*
·评第二次魏京生审判
·中国民主运动的战略方针
·促邓力群们成派立党
·中国官方的人权观念的迷思
·天安门事件的教训
·反对政府血腥镇压 消化民运失败教训
·中国民主化的起点——在哈佛大学“剑桥新语”讲座的演讲
·搬起邓小平的石头砸江泽民的脚——评中共“左”派第三份万言书
·就中国政府的黑名单向江泽民抗议的严正声明
·中国海外民主运动的分野——评由王炳章“闯关”引起的争论
·谁相信“革命派”会给中国带来民主*
·请克林顿总统带两份名单到北京
·海外民运要联合、配合,不要混合、凑合
·是给人看,还是照着干?
·安琪:从亚洲金融危机看民族主义——专访美国哈佛大学法学院资深研究员郭罗基
·没有政党政治就没有民主制度——评李鹏对德国《商报》记者思立志的谈话
·评中国政府的人权策略——在中国人权理事会一九九九年年会上的发言
·全世界的人们联合起来,保护地球,探索宇宙!
·论人权和主权
·行为规范中有自由
·在不自由中争自由
·每个人的自由发展和一切人的自由发展
·自由和民主必须协调
·普遍的自由就是平等
·自由不能没有限制
·法律是自由的界限
·人身自由是最低限度的自由
·居住自由是人身自由的延伸
·表达自由是精神的基本利权
·思想能否统一 ?
·言论自由
·何谓“煽动颠覆国家政权” ?
·新闻出版自由
·“舆论一律”有什么好处 ?
·结社自由
·镇压反对党能求稳定吗 ?
·“争自由”是人类永恒的主题
·个人自由和社会自由
·自由的界限是法律
·人身自由和居住自由
·思想自由与“统一思想”
·言论自由与“煽动颠覆国家政权”
·新闻出版自由与“把握舆论导向”
·结社自由和组党自由
·自由和民主的根源是人权
·人权在中国
·人权问题上的分歧是什么?
·人权的结构
·自由的冲突与和谐
·人权的共同标准和不同标准
·追求人权的历史过程
·人权和国权、主权
·根本问题不是换人,而是换制度
·抗萨斯,弘扬什么精神?
·评李长春的“三 贴 近”
·治国不能没有政治教练员
·退行曲何时变成进行曲 ?
·冲突与融合
·念耀邦
·我为什么会被列入“黑名单”?
·弔小平
·哲人已逝留遗恨——悼若水
·瞎子阿炳长街行 《二泉映月》是叹息
·我申请回国探亲的经过
·周扬是按名单抓右派
·久违了,朋友们!
·看不见的鸿沟
· 以马克思主义哲学为指导,加速发展我国的科学技术*
·走出马克思主义的“牛 顿 时 代”——纪念王若水
·我怎样起诉中国共产党?
·宪法权威的源泉(一):政治民主化是宪法的前提
·宪法权威的源泉(二):宪法是否有权威取决于权利和权力的关系
·宪法权威的源泉(三):中国如何树立宪法的权威?
·中国的人权和法制
·论“收容审查”的违宪性
·实行无罪推定原则
·“严 打”是破坏法制的
·《共产党违法案纪实》封面
·《共产党违法案纪实》序言
·《共产党违法案纪实》目录
·《共产党违法案纪实》诉讼纪实(一)
·《共产党违法案纪实》诉讼纪实(二)
·《共产党违法案纪实》诉讼纪实(三)
·《共产党违法案纪实》我对“六 四”事件的保留意见
·《共产党违法案纪实》我对核心人物邓小平的批评
·《共产党违法案纪实》我对重大政治问题的三点看法
·《共产党违法案纪实》抗议书
·《共产党违法案纪实》控告书
·《共产党违法案纪实》告别书
·《共产党违法案纪实》对国家教委主任李铁映、南京大学校长曲钦岳、哲学系主任林德宏的起诉书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17自由的冲突与和谐

   §§个人自由只能实现社会之中
   
   人与自然打交道是以社会为主体的。人和人结成社会关系才能发生人和自然的关系。一只羊与一群羊,在自然界的生存方式没有什么区别。人就不同了。人的生存方式只能是社会,离开了社会的个人,不可能具有人的生存方式。印度曾发现“狼孩”。它是人的后代,但在狼群里长大,离开了社会,没有社会性,就不成其为人。人认识自然的必然性,利用自然、爱护自然,是以社会为主体的自由。马克思说:“人的类特性恰恰就是自由的自觉的活动。”⑴自由是人的特性,但只能是作为自然界的一个类的特性,不是个人的特性;个人作为类存在物、作为类的一个分子才具有自由的特性。人作为一个类的自由,就是社会自由;这种自由表现为一定历史阶段上的社会支配自然的总体能力。有些自由主义者认为,自由只能是、永远是个人自由。人在自然界不可能有个人自由,只有社会自由;个人自由是实现于社会自由之中,以社会自由为前提;社会自由也不是个人自由的简单相加。
   
   人类社会和自然的关系制约着社会内部的人和人的关系。人类早期,从自然界获取生活资料十分艰难,共同劳动,勉为生计,不得不维持人和人之间的平等关系。当生产有所发展还没有高度发展,生产的结果有了剩余但并不能充分满足社会全体的需要,一些人占有另一些人的劳动是不可避免的。于是社会划分为阶级。在阶级社会中,没有普遍的社会自由,只有某些阶级作为社会集团的自由。人们追求自由就是在阶级的自由中实现个人自由。

   
   问题还有另一方面。在社会中人和人的关系不断调整,逐渐合理化,更多地释放出人的能量,又会提高利用自然、爱护自然的能力,进一步认识自然的必然性,在自然面前越来越自由。
   
   社会自由必须通过无数的个人来实现,否则是虚幻的。无数的个人自由的发展又提高了总体的社会自由。但在阶级社会中,一部分人的个人自由得以发展,另一部分人的个人自由却受到压制。这是自由的冲突。统治阶级的个人自由的辉煌是以被统治阶级的个人自由的牺牲为代价的。只有在革命的年代,被统治阶级中才会涌现出一些自由发展的杰出人士,从长工到王侯,从农奴到将军,从文盲到作家等等。可见,平时埋没了多少人才!资本主义社会,取消了等级制度和人身依附,在法律上、名义上每个人都享有个人自由。由于存在着资本主义的财产制度,事实上富人和穷人的个人自由是不相等的。
   
   §§每个人的自由发展促进一切人的自由发展
   
   一个合理的社会,不论法律上还是事实上,每一个人的个人自由都应得到充分发展。每一个人的个人自由充分发展,必将极大地促进总体的社会自由的高度发展。人类将激发出何等巨大的创造力!这就是马克思的理想。《共产党宣言》中说:“代替那存在着阶级和阶级对立的资产阶级旧社会的,将是这样一个联合体,在那里,每个人的自由发展是一切人的自由发展的条件。”⑵恩格斯认为,这一段话最能表达马克思和他本人提出的关于未来社会的“基本原则”。最能表达马克思和恩格斯思想的这一段话却最不能为人们所理解,因而常常遭到歪曲。⑶
   
   迄今为止,都是以一部分人的自由发展为条件的社会,理想社会是以每一个人的自由发展为条件的社会。没有每个人的自由发展,也没有一切人的自由发展,有的是部分人作为某些阶级的自由发展。只有每个人的自由发展才能达到一切人的自由发展;但每个人的自由发展也仅仅是条件,一切人的自由发展才能迅速提升社会自由。组成社会的每一个人和每一个人连结为社会的一切人,都能得到自由发展,这是自由的和谐。这样的理想社会,叫做“自由人的联合体”。每个人和一切人的自由的和谐,就是“彻头彻尾、彻里彻外”的自由,难道不是自由达于“化”吗?社会主义应当是自由化的社会,至少是向着自由化前进的社会。邓小平的反自由化,就是反对社会主义;既要反对自由化,又要标榜“坚持社会主义”,只能是坚持封建的社会主义。
   
   西方的自由主义者强调个人的自由发展而忽略了群体的自由发展;受传统文化影响的东方意识形态强调群体的自由发展而忽略了个人的自由发展。只讲个人的自由发展是个人主义,只讲群体的自由发展是集体主义,各自都有片面性;以个人主义反对集体主义,以集体主义反对个人主义,更是双料的片面性。个人主义和集体主义的结合,才能消除片面性。在中国,认为个人主义是“万恶之源”,又将个人主义等同于资本主义、集体主义等同于社会主义,因而常常以集体的名义扼杀个人自由。这一切还是在“马克思主义”的旗号下进行的,实际上完全和马克思的理想背道而驰。
   
   §§人类社会一定会进入自由王国
   
   “自由人的联合体”表明社会进入了自由王国。自由王国是相对于必然王国而言。人面对自然,是以社会为主体认识自然的必然性。社会的存在和发展,也有自身的必然性。认识社会的必然性,对于社会作为主体来说,就是自我认识。社会的自我认识比社会对自然的认识更加困难。人们不认识社会的必然性,社会照样在发展,但不可避免地发生无谓的冲突和混乱,必须付出痛苦的代价。为必然性所支配而盲目行动的社会是必然王国;认识了必然性而自觉行动的社会是自由王国。人类几百万年的社会史、几千年的文明史,都是必然王国的历史。社会的发展必将进入自由王国。正象个人在成熟的阶段达到自我认识一样,社会在成熟的阶段也会达到自我认识。人类历史一定会出现从必然王国到自由王国的飞跃。进入自由王国,就结束了象动物界一样被必然性所支配的历史,开始支配必然性而创造真正的人的历史。完成从必然王国到自由王国的飞跃,社会必须具备成熟的经济、政治和文化条件。这种条件的具备,是遥远的将来的事;具备了这种条件才能进入社会主义。
   
   §§主观社会主义不是自由王国
   
   苏联和中国在并不具备成熟的条件下,企图跳过资本主义,建立社会主义,宣称自己进入了自由王国。他们自以为掌握了社会发展的规律,实际是独断专横地推行一套僵死的教条。苏联的“自由王国”烟消云散了,中国的“自由王国”又被迫转入市场经济的必然王国。20世纪的社会主义试验都是在落后国家进行的,而且越是落后越性急。苏联从取得政权到进入社会主义还花了19年,中国比俄国更落后,取得政权后7年就进入社会主义了。柬埔寨比中国和其他社会主义国家还要落后,布尔波特的共产党取得政权的第二天就进入社会主义了。落后国家的社会主义,不是从经济、政治、文化的发展中生长出来的,而是运用权力、仅凭愿望人为地制造出来的,这种不讲条件的社会主义叫做主观社会主义。
   
   马克思的社会主义是以资本主义生产力的充分发展为“绝对必须的实际前提”,“因为如果没有这种发展,那就只会有贫穷的普遍化;而在极端贫困的情况下,就必须重新开始争取必需品的斗争,也就是说,全部陈腐的东西又要死灰复燃。”⑷苏联、东欧的社会主义的崩溃,证明了马克思早就告诫的那种从贫穷的普遍化到全部陈腐的东西死灰复燃的主观社会主义的破产,而不是马克思的社会主义的破产。
   
   社会主义国家的“社会主义”不是垮台就是变质,不可避免,因为它违反社会发展的必然性;而发达的资本主义国家的社会主义因素却在增长,不可阻挡,因为它符合社会发展的必然性。正反两方面的事实都证明,资本主义社会必将被更加公平、合理的社会所代替,但是还没有进入或没有走完资本主义的历程,不可能出现更加公平、合理的社会。社会主义在“社会主义国家”消失了,在发达的资本主义国家却又冒了出来。20世纪在落后国家进行的社会主义试验结束了,21世纪在发达国家进行的社会主义试验必将重新开始。人类社会从资本主义向着社会主义前进确实是历史的必然性。
   
   
   注:
   
   ⑴《马克思恩格斯全集》,第42卷,第96页。
   
   ⑵《马克思恩格斯选集》,第1卷,第273页。
   
   ⑶在这方面,马克思主义的批评者往往以自己想当然的理解为根据来责难马克思主义。随便举一个例证。《自由、民主、人权》丛书(郑宇硕主编)中的《人权的理念与实践》(叶保强著,天地图书,香港,1991年)说:“个人在共产主义社会内是没有独立的价值,而平等关怀与尊重的原则基本上无法用得上。”(第56页)这种断语,与马克思所说的“以每个人的自由发展为条件的一切人的自由发展”毫不相干,只是作者本人头脑中的偏见。形成这种偏见是有原因的,那就是对苏联和中国的现实的观照。但苏联和中国的现实不是遵循而是违反了马克思主义的理论。
   
   ⑷《马克思恩格斯全集》,第3卷,第39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